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89 小阎王来了

189 小阎王来了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宋光头和爆狮,一起对我下了诛杀令?!

乐乐的话直接把我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关于我杀了八爪鱼这事,虽然警方没有充分的证据能够抓我,可我被进了局子这么大的事,肯定已经在罗城的道上传遍了。那么爆狮要为八爪鱼报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我在拘留所里消息闭塞,这两天也处在浑浑噩噩之中,对外界的情况也不怎么清楚,完全没有意识到形势已经这么严峻了。

而更过分的是宋光头,当初让我杀八爪鱼的就是他,现在他过河拆桥还不够,还要对我下诛杀令,这无异于雪上加霜,实在是太卑鄙了。

我还想再问乐乐一些详细情况,但是乐乐给我使了一个眼sè,让我暂时安静一下。直到管教把偷袭我的那个大汉拖出号子,乐乐才把我领到一边悄悄说了起来。

原来,爆狮给我下的诛杀令在明,就是直截了当地让手底下的人收拾我,还悬赏了二十万的暗花,说只要干掉我就能领到巨额的钞票。所以他那边的人都是蠢蠢欲动,甚至不惜潜进拘留所也要除掉我。

而宋光头的诛杀令在暗,毕竟还有我舅舅那层的关系,他没敢直接和手下的人说除掉我,只说以后和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但又在私下暗示手下的人可以来对付我。

可以说,现在的我确实危机四伏,呆在拘留所里反而还安全一些,出去以后所遭遇的困境反而更大。当然,拘留所也不安全,之前偷袭我的汉子就是证明,所以我舅舅才让乐乐悄悄潜伏进来,保护我的安全。

说到这里,乐乐对我满腔怨言,说我的警惕性实在太低,混进来个杀手不知道就算了,竟然连他进来都不知道,整天趴在床上跟个死尸似的,让他看着都着急。

乐乐的话让我既惭愧又后怕,确实,如果不是他的话,今天晚上会怎么样还不知道,说不定我现在已经嗝屁了。不过我也埋怨他,说他早进来了也不提醒我一下。

乐乐则说他就是故意这样的,让我以后可以长个教训,看我还敢不敢再颓废了;还说我现在的身份不同凡响,那可是道上人人得而诛之的对象,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能再掉以轻心了。

宋光头和爆狮的势力加起来,在罗城道上顶得上半壁江山,说人人得而诛之有点夸张,但是也差不多了。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就走到今天这一步了,我本来还想出去以后暗杀宋光头的,但是现在又加上个爆狮,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就问乐乐,我舅舅没有什么安排吗?

乐乐说当然有,不然他进来是干嘛的?还告诉我说,我舅舅早就在筹划对付宋光头了,私底下也准备得差不多了,但是还差一点火候,需要再等一等。总之经过这一次后,不仅是我和宋光头车死撕破了脸,我舅舅和宋光头也真正站在了对立面。

我舅舅的计划是,饭要一口一口地吃,所以将来先对付宋光头,再对付爆狮。

听了乐乐的话,我的心里稍稍稳了一些,我还是很相信我舅舅的能力的,他说能对付就一定能对付,什么宋光头、爆狮,肯定都不是问题。但同时,我也心里觉得惭愧,因为当初我到罗城来,就是想帮我舅舅的,结果现在不仅没有帮上,反而还添了很大麻烦。

乐乐则说不是这样,首先我们镇上老龟的那支秘密势力,会是我们将来对付宋光头时的重要力量之一,而这支力量是靠我以前一拳一脚打下来的,这份功劳无人可以代替;以及,就是因为我在罗城搞出种种的事来,所以才迫使宋光头不得不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我的身上,才使得我舅舅那边的计划可以顺利进行,给处在后方的我舅舅争取了非常重要的时间。【择天记吧少年王】

“这是我舅舅说的?”我惊讶地看着乐乐。

“对。”乐乐重重点头。

乐乐继续认真说道:“阎王大哥还说了,以你现在的能力,对付宋光头还差得远,所以输在他手上没什么大不了,还说你现在做得已经够好,让你不用太自责了。”

其实我在拘留所这几天,真的快自责死了,觉得自己真是没用,不光步步踩进宋光头的圈套和陷阱,还连累了豺狼和花少他们。结果乐乐这么一说,才知道我舅舅对我大加赞赏,这在以前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我舅舅夸我的次数都不用一只手,两根指头就数过来了,上一次还是来罗城之前,和陈老鬼山顶大战那次,他说我挺不错的,就是人少了点。

我觉得我现在可能有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因为之前我舅舅完全看不起我,叫我也是一口一个废物。所以现在我舅舅稍微夸我两句,我就觉得自己快飞起来了,心中的欣喜也无法用词语形容,就是无比的开心,都开启了吐槽模式,对乐乐说:“我舅舅以前说过,让你以后不要叫他阎王大哥,不要占我便宜。”

乐乐白了我一眼,说:“那是你舅舅故意安慰你的,他平时和我们说话的时候,还是一口一个兄弟。”

我:“……”

玩笑归玩笑,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我仍旧处在极度危险之中,宋光头和爆狮两位重量级大哥同时追杀我,给我的压力如同两座大山一样,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问乐乐,我出去以后该怎么办?

乐乐告诉我,说到时候我舅舅会亲自过来接我,带我去他们平时集合的地方,可以绝对保证我的安全,直到我舅舅完全准备好了,就出去对付宋光头和爆狮。

我问乐乐他们平时集合的地方在哪,乐乐说不能告诉我,那是一个秘密基地,把我带过去我就知道了。

我说好吧,又问乐乐,那豺狼、花少他们呢?

乐乐则说不用管他们,他们虽然是我的兄弟,但说到底只是学生,无论宋光头还是爆狮,都没真的正眼看过他们。不带他们,反而是对他们好,否则只会给他们带来杀身之祸。

我本来还打算出去以后先去医院看看豺狼他们怎么样了,现在看来这个愿望也落空了。不过乐乐也告诉我了,说他们受伤虽然挺重,但是也慢慢好起来了,不碍事的。

说完这些重要的事,我才问乐乐是犯了什么罪进来的,乐乐说他什么罪也没犯,是通过关系进来的,到时候能和我一起出去。

我俩说完以后已经很晚了,号子里的其他人早就睡熟了,我俩又困又乏,也分别躺在床上睡了。想到出狱那天有我舅舅接我,现在还有乐乐在我身边,我的心里踏实不少,所以睡得也比较香,但是该有的警惕还是有的,谁知道身边有没有人藏着坏心。

身为这间号子的牢头,从第二天开始,我便严格盘查号子里的人,尤其是新进来的,祖宗三代都要被我挖一遍,还要搜他们的身,查查有没有刀,确定没有问题才能放心。

乐乐的玩心比较大,而且他这人也比较心狠,整人手段也是一溜一溜的,发明了好多新的游戏,每天晚上都要玩到尽兴才肯罢休,弄得号子里其他人叫苦连天、生不如死。

别说,在后来的几天里,又被我们查出一个带刀进来的家伙,一问才知道又是爆狮的人。我们把他打了一顿,扔给管教带出去了。拘留所里不止一个管教,有的和我关系很好,有的则很恶劣,总之要一千万个留心。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明天就要出狱了,我和乐乐既紧张又期待,担心明天会出事情——被宋光头和爆狮两位大哥同时追杀可不是好玩的,但是想到我舅舅会亲自来接,一颗心又随之安定下来。

号子里的人也都知道我要走了,纷纷礼貌性地和我告别,不过从他们脸上按捺不住的欣喜表情来看,还是很希望我们能离开的,因为这几天乐乐真是整死他们了。

就在乐乐准备最后再整他们一晚的时候,有个管教突然来到门前:“王巍,许乐,出狱!”

我和乐乐心里都是一惊,不是明天才出狱吗,怎么提前放行了?

我问管教怎么回事,不是明天才要出去吗?

管教不耐烦地说:“我怎么知道,这是上面的安排!提前出去还不好吗,这里面多少人想提前出去,赶紧走吧别废话了!”

在拘留所里,管教就是天,再牛的牢头也不敢忤逆他们,更何况现在的我还今非昔比了,只能忍受这份窝囊气。

我和乐乐对视一眼,知道情况肯定部队,但也只能朝着门外走去。管教将我们带到外面,给我们办理好出狱手续,还将我们进来之前的手表、手机也都物归原主。但是我的钢管,他们没有还给我,我求了一位平时和我关系不错的管教,才把钢管也拿了回来。

我问这位管教为什么提前放行,他说他也不知道,只说是上面的命令,催我们赶紧离开。

没有办法,我和乐乐只好一步步往外走去。

出了拘留所的大门,我把钢管摸了出来,乐乐也摸出一柄刀子,他是靠关系进来的,私藏这玩意儿也不难。拘留所外面是一片荒地,除了门口有盏白炽灯外,其他地方都黑漆漆的,冷风一吹、群草低鸣,气氛显得十分诡异。

我们知道情况肯定不对,所以就没再往前面走,而是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求援。我准备给卷毛男打电话,如果他开车过来的话,凭他在罗城的纨绔身份,什么魑魅魍魉也不敢现身。然而我刚拿出手机,就听到四周哗啦啦一片声响,一大片人动作迅速地朝我们围拥过来。

这些人统一穿着黑sè衣服,而且各个手持棍棒砍刀等家伙,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杀气重重,像是行走在暗夜中的一群杀神。这些人的气势相当雄壮,说不是专门来对付我的都不可能,我和乐乐一下就紧张起来,我俩也不是什么钢铁战士,本能地就要往后退。

但,我们身后是拘留所的铁门,铁门此时已经紧锁,不可能再为我们开启。我和乐乐对视一眼,时至此刻也只能拼了,当即就各自握紧手里的家伙,准备大干一场。

不过这些人虽然如潮水一般围拥过来,但在我们四五米外的地方又停了下来,各个一脸沉默地盯着我们,似乎在等什么人的命令,只要这个人的命令一起,恶战便会立刻爆发。

“你们是谁?!”乐乐手里握着刀子,恶狠狠地盯着四周的家伙们。虽然四周人数众多,但他身上的气势一点不减,颇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豪气。

看他这样,我也握紧了手里的钢管,大声说道:“哪条道上的,倒是报个名啊!”

“嘿嘿嘿……”一阵诡异的笑声突然从远处的黑暗中飘来。

说远,其实也不远,顶多十几米的样子,而且笑声越来越近。中间的人群分开,走过来一个头发蓬松、胡须虬髯的大汉来,个子至少有一米八几,而且身形十分健壮。他一出现,四周的人都微微低下头来,就更显得他高大和威武了,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这人来到人群之前,双目突然精光暴射,冲我说道:“王巍,你杀了我手下的八爪鱼,竟然还敢问我是谁?”

是爆狮,这人是爆狮,在罗城可以和宋光头齐名的爆狮!

爆狮果然人如其名,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只炸毛的狮子,尤其是下巴上的胡子,看上去根根坚硬无比,看上去就像狮子头上的鬓毛一样。

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之后,我顿时感觉无比头大。在警察那边,我还能抵死不认,或是顾左右而言他,反正就是不承认自己杀了八爪鱼。可在爆狮面前,这些东西完全没用,他才不需要什么证据,他只要确定八爪鱼是我干掉的,那来找我报仇就行。

这也是黑道和白道的区别。

这个场面,我不是没有想过。我蹲号十五天,爆狮就派了两人来暗杀我,足以说明他有多么心急的对付我。相对于宋光头的掩掩藏藏,爆狮则没那么多顾虑的,说干我就干我。不过我原本以为他会等我出狱那天才会现身,还想着到时候我舅舅也会来,肯定能把我平安带离现场,结果爆狮直接买通了上面,将我提前赶了出来!

我咬着牙,知道自己这会儿说什么也没用了,对付警察的那一套在爆狮面前不可能起得了作用,看来今晚这一战已经无法避免。

看看四周的人,至少有四五十个,碾压我跟乐乐完全不是问题。我倒还好,就算给八爪鱼抵了命也不亏,就是连累了乐乐让我心生不安。我看向他,说乐乐,一会儿你能跑就跑吧,不要管我了!

乐乐握紧刀子,说放屁,阎王大哥让我保护你,我就绝对不会把你丢在这的。

我正要说话,对面的爆狮又叫起来:“王巍,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么?老子问你,八爪鱼哪里亏待你了,不仅没有泄露你杀掉狂豹的秘密,还说要和你一起干掉宋光头,你却把他给杀了,你说你是不是个王八蛋,你说我今天该不该干掉你?”

爆狮的声音中气十足,在夜空中犹如一连串的鞭炮突然炸开,震得我耳膜都嗡嗡直响,好像是在我耳边大吼一样。

我知道他想杀我,却没想到他在杀我之前,还要说出个子午卯酉来,以示自己做事公正、师出有名。不管他真正的为人如何,起码表面功夫是做到了,于是我也认真地说道:“杀八爪鱼,是宋光头让我干的,我没想到我照做之后,他会过河拆桥,不仅报警抓我,还搞得满城皆知,现在更是对我下了诛杀令。当然,我说这话不是逃避责任,人确实是我杀的,我没什么话好说,你尽管放马过来吧!”

我话说得豪气,这倒不是装的,反正已经身陷重围、跑不了了,不如就豪气一点。不过我在临死之前,怎么着也得把宋光头拖下水,我就不信爆狮能放得过宋光头。

在我说过这番话后,爆狮果然朝我投来欣赏的神sè,说道:“不错,敢做敢认,那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了,我会尽量给你一个痛快的!”

说完,爆狮的手一伸,旁边立刻有个汉子递过去一柄长刀。爆狮把刀拿在手里,在月光下显得威风凛凛。

爆狮做好了准备,我也握紧了手里的钢管,旁边的乐乐也缓缓把匕首提起,准备和对方血拼一场了。爆狮举起手里的家伙,指着我们两个说道:“兄弟们看好了,就是他杀了八爪鱼,今天晚上咱们要为八爪鱼报仇!”

“好!”

现场的几十个人齐齐大吼,声音震天动地,直上云霄。

“上!”

爆狮一声令下,四周的人便如潮水一般涌来,爆狮更是一马当先,手持着一柄巨大的长刀直冲过来。我和乐乐也浑身战意爆棚,哪怕知道此战必输无疑,也要杀出我们的血性和气势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轰轰轰引擎声突然响起,一辆晃着雪白大灯的摩托车突然撞了过来,同时还伴随着“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的DJ版爆炸音乐声……

这爆炸的音乐声和引擎声一响,犹如划破茫茫夜空的一道闪电,使得现场众人的心中都是一颤。这摩托车的速度极快,先前还仿佛在几十米之外,但是一瞬间就朝着人群撞来,没有人会和这堆钢铁过不去,于是纷纷让开。

犹如坚固的堤坝有了缺口,这辆摩托车迅速杀出重围,从人群之中钻了出来,然后一个极其炫酷的急刹加漂移,稳当当地停在了我和乐乐的身前。

还是那辆破旧的250型号摩托车,坐在摩托车上的人当然也是李爱国,而在李爱国身后还坐着一个人,正是我的舅舅。

我舅舅个子很高,即便坐在摩托车后面,也比李爱国高出半个头。我舅舅看着已经惊呆的我和乐乐,一伸腿,便稳当当地下了车。我舅舅还是一脸的冷漠,一举一动都带着超乎寻常的气势,即便他的模样和穿着都不出众,可他只要往这一站,就好像战神降临一样。

我舅舅站直身体,看到我和乐乐都安然无恙,说道:“刚听说消息就赶过来了,还好并不算晚。”说完,他便慢慢转过身去,看向对面手握开山刀的爆狮。

我舅舅的目光,犹如凌厉的刀,直视过去。

而爆狮一脸的错愕,显然极其不可思议,口中惊呼出来:“小阎王?!”

“小阎王”三个字一出口,四周那些刚才还气势万千的黑衣汉子们,竟然齐声低呼出来,面上也呈现出极其惊恐的神sè。

“是小阎王!”

“小阎王来了!”

一声声低呼在四周响起,甚至有人忍不住开始往后退去,宛若被风吹倒的小草,就好像我舅舅的名字于他们来说是一份极其可怕的梦魇。

爆狮虽然没有退后,可一张脸也变得十分难看。

我也没有想到,我舅舅只是现了个身,竟然就把在罗城能和宋光头平起平坐、刚才还无比嚣张的爆狮惊成这样。

我知道我舅舅曾经很威风,按郑朝宗的话说就是“名震罗城、坏事做绝”,也见过不少人只是听到他的名字就胆颤发寒的,可我真没想到就连爆狮也会怕我舅舅。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的心中也对我舅舅的敬佩更深一层了,忍不住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一样这么威风,一个人就能吓得几十个人不敢上前?

而面对此情此景,我舅舅却没有太大变化,他慢条斯理地摸出一根烟来叼在嘴上,又低头自个用打火机点着了,轻轻抽了一口之后,才说:“爆狮,你这么惊讶干嘛,难道你今晚在动手之前,不知道这是我的外甥么?”

我舅舅一边说,一边再次抬起头来,凌厉的目光再次射向爆狮:“嗯?!”

看网友对 189 小阎王来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