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94 带着娇娇走

194 带着娇娇走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大头知道我比较着急,所以一开始就把车子开得飞快。在王大头的操控下,面包车都有点抖了起来,奔驰在马路上发出轰轰的声音,感觉随时都要散架一样。但确实是快,先出了我们镇上,接着又飞驰在黑漆漆的国道上,而且不停地超车、超车、超车。

我怀疑在那一刻,国道上的所有车子都发出质疑,刚才飞过去的那辆车真是面包车?

王大头一边开车,一边还能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又把事情原原本本给他和坐在副驾驶的老歪说了一遍。又说:“如果只是酒吧那帮人抓了,我还有点信心把李娇娇给救出来,但如果他们通知了宋光头,又被宋光头带走的话……”

我简直不敢想像,如果李娇娇落在宋光头手里会是一个什么后果。可是,酒吧那帮人既然知道李娇娇对我的重要性,又怎么可能不通知宋光头呢,这就是我最担心的地方。

王大头让我不要着急,不要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一切都等到了罗城再说。我也知道现在急也没用,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坐在车上又给李娇娇打电话,但是传来的依旧是一遍遍系统提示关机的声音,这就让我更加的着急了。

车子在国道上飞速穿梭,平时要四十分钟的路,王大头愣是只开了二十多分钟,便进入了罗城的地界。在我的指挥下,车子又左穿右穿,终于来到深情酒吧的门口。

至此,从李娇娇给我打电话,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在这半小时内,我不知道李娇娇怎么样了,更不知道宋光头知道这件事了没有。

此时此刻的深情酒吧,看上去倒是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门口依旧非常热闹,不时有人进进出出。这样肯定不能直接闯进去,那样无疑会打草惊蛇,还是要先查明情况再说。

我们三个乔装改扮了下,王大头和老歪还好,并没有人认识他们。主要是我,这里面的人基本都认识我,所以王大头从手套箱里拿了一顶帽子给我。我戴上帽子,把帽檐压得很低,酒吧里面灯光闪烁,而且人非常多,应该没问题了。

乔装好后,我便下了车,带着王大头和老歪往酒吧里走。酒吧门口站着几个人,有服务生也有看场子的,看场子那个叫做小豆,之前也是我的手下。就他往我这边看了一眼,那些服务生都没什么反应,我也不知道小豆认出我没,反正就低着头进去了,他也没跟过来。

酒吧里面,劲爆的音乐声在耳边炸响,炫目的灯光四处乱射,大厅里面更是群魔乱舞,男男女女都跟嗑了药似的使劲摇头。我在这地方呆了一段时间,所以对这里面很熟,先拽着王大头和老歪进了舞池,混在人群中后,这样就算是“大隐隐于市”了,如果不是特别有心,一般人很难发现我的存在。

处在混乱之中,我随意摇了两下身子,尽量让自己融合在这环境里面。王大头和老歪好像是第一次来这地方,一脸的莫名其妙加一头雾水,跳也不知道该怎么跳,彼此大眼瞪小眼,好在也没人注意他俩。

我一边跳,一边往四处看,我知道服务生在哪出没,也知道看场子的藏在哪里。现在的深情酒吧看上去歌舞升平,没有任何异状,一切都和平时没有两样。

我想抓个看场子的问问,但是又怕打草惊蛇,想着如果他们真的绑了李娇娇,肯定会藏在二楼的某个办公室里,于是我就叫王大头和老歪去二楼看看。

二楼是工作人员呆的地方,而且特别安静,我是不方便上去,如果被人撞见就糟糕了。王大头和老歪就方便许多,反正没人认识他俩,就算被人给抓到了,就他俩的长相和打扮,说自己是走错路了,也没有人会怀疑。

我给他俩大致讲了一下二楼构造,并且着重讲了几个最有可能关押李娇娇的房间,两人记住以后便穿过人群,朝着二楼走了过去。我也站在楼梯下面,一边假装跳舞,一边听着二楼动静。

现在的我真是要急死了,李娇娇失踪的时间越长,就代表她的处境越危险。我只希望他俩能在楼上找到李娇娇,哪怕就是跟这酒吧里的人干起来我都不怕,我们仨加上两条土铳,对付这帮家伙应该没有问题。

看这酒吧里热闹的场面,我并不觉得宋光头已经来了,否则以宋光头的性格,肯定会把酒吧清场,安安心心地等我过来,来一出瓮中捉鳖。而酒吧里现在热闹依旧,所以想必宋光头还没接手,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

我在楼下站了一会儿,就听到楼上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抬头一看,就见胖乎乎的赵老板正叉着腰,嘴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脏话,王大头和老歪灰溜溜地下来了。赵老板骂了两句,便返回去了,而我也赶紧问王大头和老歪上面什么情况。

王大头告诉我,他们把所有房间都找遍了,没有发现李娇娇的下落。

怎么可能?!

我的心中吃惊不小,如果他们真把李娇娇给抓了,那就只能藏在二楼,为什么会没有呢?难道说,他们已经把李娇娇给宋光头送过去了?

可如果真是这样,宋光头应该会给我打电话,然后叫我去某某地方才对,怎么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拿出手机看看,确定上面没有一个未接来电。

我更迷茫了,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李娇娇不能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消失吧。最终,我也不管什么打草惊蛇了,还是决定抓一个人过来问问。我在酒吧里扫了一圈,将目光落在某个中年汉子的身上。

这汉子外号老北,意思是他手气很臭,赌钱老输的意思。豺狼告诉过我,宋光头把我撤了之后,就换老北上位了。老北这人我了解,资历嘛倒是够了,就是胆子不怎么大,如果抓到他的话,我有信心从他嘴里套出实情。

此时此刻,老北正和几个看场子的人在喝酒。他现在刚刚上位,和之前刚上位的我一样,那叫一个尽忠职守,轻易不脱离自己的岗位。老北喝得脸红头大,满脸的意气风发,看来这大哥当得很舒服。

我看他那状态也差不多了,估计一会儿要去厕所,就跟王大头和老歪说了一下,我们仨又朝着卫生间走去。果然不到一会儿,老北就摇摇晃晃地朝着卫生间来了。

老北一进去,我立刻尾随而入,同时把门关上,让王大头和老歪在外面把风。厕所里没其他人,就老北一个,他一边吹口哨,一边解裤腰带,都没注意到我进来了。

不等他尿,我便一记大脚踹了过去。老北的裤子刚解开,人便飞了出去,咣当一声撞在厕所尽头的墙上,老北哇啦啦大骂:“他妈的,谁?!”

我上去一脚踩在他的胸口,说你看看,我是谁!

老北现在有点喝茫了,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他使劲晃了一下脑袋之后,才终于看清了我的样子。与此同时,他的眼神立刻露出巨大的恐惧,像是突然看到了怪物一样,一张脸都有点扭曲起来,额头上也有豆大的汗珠滴下来,结结巴巴地说:“王,王巍!”

他怕我是应该的,一来他见识过我的实力,二来他知道狂豹和八爪鱼都是我杀的,那还能不怕我吗?我狠狠踹了他肚子几脚,又抓着他的头往墙上磕,拳脚并用地收拾他。

没几下,老北就哇哇乱叫起来,裤裆都湿了一片,不过应该不是被我吓的,只是单纯憋不住了。老北哭着求饶:“不是我要当老大的,是宋大哥让我当的啊!”

我是来找李娇娇的,他却跟我在这扯这个,简直开玩笑,我在乎他这个老大?我的心里更加火大,又抓住他领子,狠狠扇了两个耳光,鼻血都给他扇出来了,才问:“说,你们把李娇娇藏哪去了?”

老北哭得一脸鼻涕泪水,听到我这么问,还愣了一下,才说:“李娇娇?我不知道啊?”

我火冒三丈,继续拳脚并用地收拾他,把老北打得嗷嗷惨叫。可是无论我怎么逼问,老北都说没有见过李娇娇,也不知道李娇娇到哪去了。

看老北的状态,不像是在骗我,而且我也了解他,也不敢骗我。如果宋光头真想玩个瓮中捉鳖,那现在也到时候了,不可能任由我把老北打成这样还无动于衷。

这是怎么回事?

李娇娇确实是在酒吧失踪的没错,能绑走她的也只能是酒吧里看场子的,怎么老北就一点都不知情?

我感到非常迷茫,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怎么回事。但,从老北嘴里肯定是套不出什么来了,我只好恨恨地又踢了他一脚,他的头撞在墙上,昏了过去。

我转身出了卫生间,王大头和老歪立刻问我怎样,我冲他们摇了摇头。他俩也挺奇怪,说李娇娇不在这里,那去哪了?

我面sè沉重,说不知道,反正不在酒吧,咱们再去其他地方找找。

在来罗城之前,我设想过很多种今晚会发生的结果,要么和酒吧里看场子的苦战一场之后救出李娇娇,要么陷入宋光头的重重包围之中彻底栽在这里……但怎么都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我们就连李娇娇在哪都找不到!

在车上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恶战甚至牺牲的准备,心想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一定要把李娇娇给救出来。可是现在,人在哪里我都不知,走在群魔乱舞的大厅之中,我的脑子一阵阵犯晕,感觉就像是重重一拳挥出去,却打在了空气上面。

李娇娇,你到底在哪?

究竟,是谁把你给绑走了?

我站在混乱的舞池中央举目四望,试图从那些男男女女中找到一丝线索,但是没有,一点点都没有。我几乎有点绝望了,但我知道自己不能沉沦于此,我要继续去找,直到把李娇娇找出来为止。

出了酒吧,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罗城这地方实在很大,要找都不知该从何下手。我又拿出手机,给李娇娇的电话打过去,里面依旧传来关机的提示音。

我的脑子混乱,特别地乱,几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完全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

“巍子,先上车吧。”王大头在旁边说道。

确实,我在这是熟面孔,如果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我咬紧牙,抬腿往前迈去,准备穿过马路去坐车。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闪到我的身前,叫了我一声:“大哥!”

我一抬头,发现竟是刚才进酒吧时,看了我一眼的豆子。

在这一片看场子的人里,其实豆子并不显眼。他的年纪不大,只有二十来岁,而且行事比较孤僻,平时喜欢独来独往,和我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来往。但这人确实敢打敢拼,处理过几次酒吧里的突发事件,都特别地出sè,是个人才。

之前我进酒吧时,他就站在门口,而且还看了我一眼。当时我就怀疑他认出我来了,还专门站在舞池里观察了一下,发现他没跟进来后,才展开了其他行动。当时没有想到,豆子竟然真的认出我了,只是没有戳穿我罢了,现在看我出来,竟然还叫了我一声大哥。

我已经被宋光头给撤了,老北才是他们新的大哥,豆子现在叫我大哥,无异于造反了。不过我对豆子这个人不了解,也不知道他这声大哥是真情还是假意,王大头和老歪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迅速把豆子给围了起来。

酒吧门口的人络绎不绝,倒是也没人注意我们这边的情况。我眯着眼睛看他,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豆子看看左右,又悄声说道:“没什么意思,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大哥!当然,我肯定不敢和宋光头对着干,这个还希望你能谅解。”

我没说话,继续眯着眼睛,就凭他这几句话,还不足以让我信任。同时,我也知道他肯定还有后话。果然,豆子继续说道:“大哥,你是来找李娇娇的吧,我带你去找她!”

说完,豆子也不等我回应,便转身走进酒吧。

李娇娇!

这三个字犹如一道雷劈进我的脑海,把我整个人都给炸清醒了,我忙活了这一晚上,从我们镇不远数十里直奔罗城,不惜以身犯险来到这个对我来说如同狼虎之地的所在,可不就是为了李娇娇吗?

现在终于有了李娇娇的消息,我的心中顿时无比激动,就好像濒死的人终于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也好像经历过长久的黑暗终于见到一缕微弱的曙光,也顾不得去想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yīn谋。因为,前方就是刀山火海,我也必须要去闯一闯的,所以当下就毫不犹豫地跟着豆子重新走进酒吧,王大头和老歪也紧随在我的身后。

酒吧里面依旧无比的喧嚣和热闹,哪怕是我刚才才在厕所里把老北给打晕了,似乎也对这里没有半分影响。豆子在混乱的舞池之中穿梭,我也紧紧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直奔酒吧里最北边的一个地方。

我在这酒吧呆过一段时间,知道北边的尽头是一处储物间,里面摆放的都是一些杂物,难道李娇娇就被关在那里?如果真是,那我可就想不通了,为什么不藏在更加安全的二楼,反而放在无比混乱的一楼呢?

我们三人跟着豆子,中途没有任何阻碍,迅速来到最北边的所在。穿过一截甬道,这里相对安静些了,豆子看看我们身后,确定没有人跟上来,才伸手推开了储物间的门。

我一眼就看到,李娇娇果然就在里面。

李娇娇坐在角落,被绑着手脚,嘴巴上也粘着胶布。看到我后,“呜呜呜”地叫了起来,脸上也滑下了眼泪,显然已经受惊许久了。看到李娇娇,我的心中又惊又喜,激动地眼睛都红了,立刻扑了上去,伸手就撕下了她嘴上的胶布。

“王巍!”李娇娇叫了出来,哭得也更大声了。

看她这样,我真是心疼到不行了,一边温声安慰着她,一边去解她手上、脚上的绳子。解开之后,李娇娇一把抱住了我,再次呜呜呜地哭了出来。我也用力抱紧了她,拍着她的脊背说没事了、没事了。而我在激动之余,也没忘了现在的处境,不管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要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于是我立刻将她拉起来,正要离开这个地方,李娇娇却站着脚步没动,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门口的方向,似乎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以为有人围上来了,但是转头一看,发现并没有什么,门口站着豆子、王大头和老歪。我问李娇娇怎么了,李娇娇指着豆子,哆哆嗦嗦地说:“他……就是他绑了我!”

我的心中一惊,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大头和老歪已经出手如电,迅速一左一右地把豆子给按到了墙上。

刚才豆子在门口叫我大哥,还带我进来见李娇娇,我几乎要开始相信他了,结果李娇娇这一句话,又打碎了我对他的信任。

竟然是他绑了李娇娇!

我不知道这小子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也不知道外面是不是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于是我也迅速冲了上去,死死掐住他的脖子,恶狠狠说:“到底怎么回事?!”

王大头和老歪一个按着豆子的头,一个按着他的身子。豆子的脑袋紧紧贴在墙上,又被我掐着脖子,一张脸迅速给憋红了,嘴巴张了又张,就是说不出话。我稍稍松了一下脖子,又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豆子深深吸了口气,才给我讲起了事情的始末。

他告诉我,李娇娇还没进来酒吧的时候,他就看到她了。他知道在这个环境和时间里,李娇娇出现在这是极其危险的,本来想提醒她不要进来,但是已经迟了,李娇娇一边打电话,一边走进了酒吧里面。

豆子担心她的安危,所以先下手为强,上去就捂住了李娇娇的嘴巴和脸,同时将她往混乱的舞池里面拖。李娇娇不停挣扎,他也没法跟她解释,只能先把她带到储物间里,用绳子把她给绑了,还给她嘴上粘了胶布,避免她大喊大叫引来别人。

豆子这么说,倒也合情合理,这里面看场子的,还有保安、服务生,都认识李娇娇,随便被哪个发现都很危险。我问豆子,那为什么把李娇娇的手机关了?

豆子却是一脸茫然,说他不知道什么手机。

我回头看李娇娇,李娇娇告诉我说,被他绑进来的时候,手机不知道丢哪去了。

这么看来,手机应该是丢了,又不知被谁给捡了,然后按了关机占为己有。

豆子又说,他本来想等安全了再把李娇娇送出去,但是酒吧门口一直有人转悠,他也不敢这么做,只好先委屈了李娇娇一阵子。

“我和李娇娇也是这么说的,不信你可以问她!”豆子气喘吁吁地说。

我又看李娇娇,李娇娇倒是点了点头,犹豫地说:“他确实和我这么说了,但我还是不相信他……”

豆子打断了她:“不管你信不信,赶紧跟着大哥走吧,出去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被别人给看见了!”

说了这一大堆,豆子这一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离开这里才是现在最关键的。我冲王大头和老歪点了点头,两人便把豆子给放开了。

我想了一下,便背起李娇娇,让她把脑袋伏在我肩膀上,我也把头上帽子压得更低,之后便在王大头和老歪一左一右的保护下出了储物间。

出去的时候,我还回头冲豆子说了声谢谢,还说回头再报答他。

“大哥,你快走吧!”豆子焦急地说。

我点点头,一头钻进了舞池里面,以最快的速度往门口走,只要坐上我们的面包车,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

在酒吧里,背个女生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在这喝醉的还挺多,所以也没引起谁的注意。很快,我们就出了酒吧,见到外面的车水马龙时,我长长地松了口气,终于暂时安全了……

然而,还不等我放松下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暴喝:“王巍,你往哪跑?!”

我回头一看,竟是老北奔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四五个大汉。王大头和老歪见状,纷纷摸出藏在怀里的家伙,朝着他们冲了上去,同时冲我大喊:“巍子,先上车去!”

王大头和老歪的实力,我当然相信,收拾老北绝对是松松的,所以我也没有在意,立刻背着李娇娇往面包车的方向跑去。然而刚跑几步,就见马路对面冲过来十几个人,都是以前我的手下,各个手里拿着家伙。

显然,老北醒过来后,就立刻安排了人手,我们几个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我肯定对付不了这么多人,更何况还背着个李娇娇,只好转身又往回跑。王大头和老歪正和老北等人鏖战,一看我的身后,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立刻冲我大喊:“从后门走,我俩拦住他们!”

之前我就和他俩说过这酒吧的构造,所以他们知道这有后门。我没说废话,也相信他俩的实力,于是又一头扎进酒吧里面。

门口有架打了,好多客人都往外跑,想看热闹。我逆着人流,确实非常难受,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我,因为实在是太混乱了。费尽千辛万苦,我终于背着李娇娇来到后门,推开门后外面是条yīn暗的小巷,空气中还弥漫着尿臊气息。

我把李娇娇放下来,拉着她的手就往前面跑,我知道小巷尽头也是马路,只要到了那里,就能打上出租车了。

我拼命地往前跑,李娇娇也知道现在局势非常危险,所以尽量不拖我的后腿,使出吃奶的力气跟着我跑。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出口了,旁边的电线杆子后面突然闪出一个黑影,我都来不及站住脚步,直直撞到他的身上,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我突然觉得腹部一凉。

当时我就觉得糟了,以我的经验来看,我这是中刀了。

我低头一看,果然如此。

而我面前的人,则默默把匕首拔了出去,接着发出一阵阵的yīn笑。

我抬头一看,竟是豆子……

看网友对 194 带着娇娇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