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96 贵族学校

196 贵族学校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说这话,并非故意高估宋光头,而是有事实依据的。刚才一路过来,几乎随处可见在街上跑的混子,平时可绝对没有这么多的,所以基本可以断定是在找我。以宋光头的能力,把所有出城的路口全部封住也不是问题,我能想到的事情他当然也能想到。

李娇娇顿时有些着急,问我那怎么办?

我刚要说话,前面传来司机哀求的声音:“要不你们坐其他车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真经不住你们这么折腾啊!”

这个司机确实是被我半道上拖下水的,如果我是旁观者,肯定会同情他的遭遇。只可惜,我现在不能放他走,只能继续用钢管架着他的脖子,说少废话,只要你听我的,保你今晚平安无事,把车开进旁边的小巷子里吧!

司机不敢不听,只好按照我的指示,将车开进了旁边一条漆黑的小巷。在小巷里面,我让司机把火熄灭、灯也关闭,然后便拿出手机,给卷毛男打了一个电话。

以卷毛男的能力,只要他现在开车过来接我,街上那些混子绝对没有一个敢拦。拨通电话以后,我也没和卷毛男寒暄,直接就和他说了我现在的处境,并且把地址告诉了他。卷毛男也没废话,直接就让我在原地等着,说他和他的朋友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以后,我的心里稍稍安了一些,卷毛男那帮纨绔朋友都开车过来的话,就算不能帮我对付那些混子,那些混子也绝对不敢找他们的麻烦,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人。我跟李娇娇和司机也是这么说的,让他们放心,说有一个特别厉害的朋友会来接我。

李娇娇当然相信我,但是司机却不怎么相信,哆哆嗦嗦地说:“反正人也快来了,要不你们就在这等吧,我就先走。”

我说不行,你哪也不能去,就给我在这呆着。

我也担心在卷毛男来之前还有什么意外发生,有辆车子还是很重要的。司机无话可说,只能陪我在这等着,但是看他不停哆嗦的身体,就知道他现在正处在极度恐慌的状态之中。李娇娇反而镇定下来,握住我的手认真观察巷子外面的情况。

然而,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守在路口的那些混子好像发现了我们的车,不停伸手往我们这边指指点点,并且有几个人准备过来查看情况。

我一看就知道糟了,立刻让司机赶紧开车。司机也不含糊,知道晚了自己也会遭殃,立刻开了大灯、打着车子,风一般窜了出去。外面那些混子见状,立刻大喊大叫起来,于是也有几辆车朝着我们追了过来。

刚刚安定下来的局面猛地又紧张起来,后面几辆车子如同猛兽一般紧紧咬着我们尾巴。不过能开出租车的,一般来说驾驶技术也都不错,我把钢管架在司机的脖子上,不停咆哮着让他快点、再快点。

司机也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疯狂地往前开着车。整个过程之中,李娇娇始终紧紧抓着我的手掌,极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这条小巷不长,很快就穿了出去,来到了另外一条街上。后面那些车子虽然仍在穷追不舍,但在司机连续转了几个急弯之后,慢慢将他们甩得没影子了。

我稍稍松了口气,准备让司机再找个地方隐藏起来的时候,这个家伙突然猛地一个急刹,停在了某个路口。我正准备问他干嘛,他却突然一推车门,整个人如一只脱缰的野马,噔噔噔地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竟然,竟然跑了!

这辆出租车就这样大剌剌地停在马路上,而主驾驶的车门敞开,司机已经跑了。当时我就有点懵逼,但也就愣了一下,马上就反应过来,立刻推开车门下车,准备到前面亲自开车。

我的肚子还受着伤,不停往外流着血,现在就是移动一步都很艰难,但我还是强撑着走到驾驶座去。李娇娇坐在后面,紧张地问我有没有事,我满头大汗,不停摆着手说没事,结果往驾驶座上一坐,这才发现车钥匙被那司机给拿走了。

当时我的心里就搓火了,心想这司机真他妈心黑,跑了就跑了,钥匙也抽走了。李娇娇也发现情况不对了,又问我怎么回事。

我和她说没事,出了点小意外,马上就好。然后我就低下头,准备把方向盘下面拆开,把线给连一下,结果我刚有所动作,李娇娇就紧张地说:“有,有人来了!”

我一抬头,就看见路口对面有十几个混子正往我们这边走来,一边走还一边指指点点。这会儿夜已经挺深了,马路上基本没什么人和车,所以无论是我们的车还是对方的人,都特别地显眼。我短暂分析了下,就知道时间来不及了,就我现在的半吊子水平,不等把车子打着,对面的人就过来了。

于是我毫不犹豫就推开车门,说走!

我一下车,李娇娇也跟着下来了,搀扶着我就往旁边的小巷子里钻。那群混子看见了,立刻骂骂咧咧地奔跑过来,我和李娇娇也赶紧在小巷子里往前跑。

可我的伤实在太重,之前就把力气用差不多了,现在更是步履维艰,李娇娇着急地说:“王巍,你再忍忍,我们学校的后门就在前面!”

李娇娇那所是贵族学校,在里面就读的也都是有钱人家的学生,既然交了巨额的学费,安全性当然也不是其他学校能比拟的。所以一听李娇娇这话,我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继续努力往前跑着。

我们跑了没多久,就听见那帮人也进了小巷,而且他们的速度比我俩快很多,距离我们两个也越来越近。好在没有多久,巷子就走到了尽头,一所学校的后门出现在我们眼前,李娇娇他们学校的后门都和别的学校不一样,看着特别豪华和大气,门口的岗亭也亮着灯,里面有保安正在值班。

李娇娇扶着我走了过去,立刻有保安奔了出来,问我们怎么回事。李娇娇说我们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并且准确地报上了班级和班主任的名字,又说后面有人在追我们。与此同时,那些混子也追了上来,也容不得保安多想,他立刻让我们进了学校,又拿着对讲机呼叫起来。

李娇娇扶着我往里走的时候,就看到有好多保安朝着后门方向奔了过去,并且和那群混子叫板起来。我们也顾不得去看结果到底怎样,就是不停地在学校里面走,渐渐离后门远了。

上次送李娇娇过来,只是在她们学校正门那里看了一下,当时就觉得她们学校非常气派,现在进来一看,才知道里面更是别有洞天,除去各种豪华的楼之外,其他地方也像个小花园似的,随处可见假山、流水之类,当时就感叹有钱就是不一样啊。

不过再美的景sè,我也欣赏不了,因为真的是撑不住了,腹部像有个绞肉机在绞,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李娇娇说医务室就快到了,让我在这等着,她去喊医生过来。

李娇娇走了以后,卷毛男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已经到了,问我在哪。我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又说我现在在某某学校。卷毛男说这是他的母校,在这还是很安全的,让我安心在这呆着,他马上就过来接我。

挂了电话以后,李娇娇就带着几个医生和护工过来了,还带了专业的担架,立刻将我抬起往医务室送去。

到了医务室里,医生给我检查了一下,就说需要马上手术。李娇娇说好好好,让他们赶紧给我做手术。一般学校的医务室,处理个头疼脑热就不错了,李娇娇她们学校还能做手术,简直神奇的不得了,不愧是贵族学校。

然而就在这时,一帮穿着制服的保安哗啦啦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个特别高大的中年男人,脸上的皮肤特别黑,一双眼睛也炯炯有神,一看就是那种难惹的角sè。他一进来,医生也和他打招呼,叫了声陈队长。

陈队长点点头,走过来看着躺在担架上的我,眼睛在我满是鲜血的肚子上扫了一下,不过没有半分的同情,反而面sè严厉地说:“你是谁,是我们学校的吗?”

不等我答话,李娇娇就在旁边赶紧说是是是,并且还说了我的名字和班级,又说:“陈队长,一会儿再查他的身份吧,现在他急着要做手术!”

陈队长大手一挥,说不着急,我必须得查清楚才行。

说完,他便打了一个电话,一问,根本就没我这个人。他哼了一声,指着我说:“刚才外面那些人都说了,你叫王巍,正被宋光头的人追杀,还在这冒充我们学校的学生!来人,把他给我丢到学校外面去!”

陈队长一声令下,那些保安立刻动作起来,上来就七手八脚地将我抬起,要把我给抬走。就我现在这个状态,真扔到学校外面,那绝对死路一条。李娇娇都哭出来了,抓着陈队长的胳膊求情,求他不要把我扔出去,否则我就真的死了。

“那些和我无关,我只要保证学校里的安全!”陈队长猛地把李娇娇甩开,毫不留情地继续指挥他的手下行动。

现在的我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们抬着我往外面走,那些医生和护工也站在一边不敢说话。李娇娇不死心,扑过来想拦住他们,仍旧一边哭一边求情,几乎都要跪到地上了。看她这样,我真是心疼不已,可那些保安铁石心肠,根本就不管这些,仍旧抬着我往外走。

刚出了医务室的门口,一辆车子突然打着远光疾速开了过来,雪亮的灯光晃得现场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接着又是一声急刹,车子稳当当停在医务室的门前,陈队长往前迈了一步,怒吼着道:“谁把车开进来的?!”

咔嗒一下,车门推开,一个人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陈队长,这都多少年了,你的脾气还是这么爆啊。”

一听这个张狂又霸气的声音,我就知道是卷毛男来了。

像李娇娇她们这种贵族学校,肯定不能随随便便开车进来,上次我和李爸爸一起把李娇娇送到门口,就看见甭管多豪华的车,都只能在学校外面停着,由此也可知道这学校的管理有多严格。而这辆车不仅开了进来,还开到了医务室门口,简直是打保卫科的脸,也难怪陈队长会暴怒成这样子了。

不过,当他听到卷毛男的声音之后,一双浓黑的眉毛就拧了起来,一张脸也变得更加严肃。

之前给卷毛男打电话的时候,就听他说过这学校是他的母校,而且听他这个语气,就知道他和陈队长也是老相识了。

不过陈队长认识卷毛男,其他保安却不认识,纷纷窃窃私语起来,互相询问着这是谁,怎么这么狂妄,还敢和陈队长这么说话。其中一个年纪大点的保安嘘了一声,说这是周少,你们小心一点,别惹恼了他,否则咱们都没好果子吃。他这话一说,所有保安都噤声下来。

与此同时,卷毛男也慢慢走了过来,那张桀骜不驯的脸也出现在众人面前。陈队长一开始并没把他和我联系在一起,也不知道卷毛男是来干什么的,面sè有些不悦地说:“周少,即便是你,也不能随随便便把车开到这吧,校长都不会这么做。”

卷毛男嘻嘻哈哈地说:“这不是事发紧急吗?陈队长,这么严肃干嘛,其实我已经收敛很多了,不然我就把我那帮朋友都带进来了,现在他们的车都在外面停着。”

陈队长皱着眉头,说事发紧急?有什么急事?

卷毛男走到我的面前,面sè严肃地指着我说:“因为他!”

在卷毛男和陈队长说话的时候,李娇娇已经扑到我的身前,紧张地问我怎么样了。我冲她摇头,说没事了,又跟她说卷毛男是我朋友,他在这里肯定能罩得住。

卷毛男的“因为他”三个字出口之后,现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众人面面相觑。而卷毛男也不理他们,直接蹲下身子查看我的伤势。看我流了这么多血,卷毛男特别紧张,赶紧张罗着人要把我送进医务室去,然而陈队长又走上来拦住他,说周少,这不合适,他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卷毛男急了,两只眼睛瞪得贼圆,说怎么不合适了,这是我兄弟!

陈队长皱着眉,说周少,你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兄弟了?

他这话里,透着满满的鄙视,显然看不起我。卷毛男一下就站起来,说陈队长,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我兄弟怎么了?

面对卷毛男的强硬,陈队长只好换了话题:“周少,即便是你兄弟,也不能在这就医,你不是有车吗,可以带他到医院去。”

卷毛男也火大了,说走就走,谁他妈稀罕你这!

说完,他就要将我背起,往他的车上去送。就在这时,站在后面的医生走了出来,说道:“最好现在就做手术,他已经处在极其危险的状态中了。”

卷毛男又把我放下,说那你们还等什么,赶紧把人送进去啊!

那些医生和护工却又不说话了,一个个都看着陈队长。陈队长正要说话,卷毛男突然将他拉到一边,不知嘀嘀咕咕了些什么,偶尔可以听到“你就给我一点面子,我从我爸那里给你拿特供汾酒”之类的话。总之到了最后,陈队长终于妥协了,说:“在这就医可以,但是做完手术以后,需要马上离开,他是个危险分子,会给学校带来麻烦!”

卷毛男立刻千恩万谢,又张罗着人把我给送进去。这样一番折腾,我才终于得以进入手术室内,躺在手术台上接受治疗。

手术的过程并不漫长,而且因为打了麻药,所以也并不怎么疼。但不知是不是因为被人捅过有经验了,这次竟然没有睡着,全程看着医生给我做完手术,然后又送出去。

医务室的外面,陈队长等一众保安已经离开,只有卷毛男和李娇娇还在等着。看我出来,两个人都扑上来,问我怎么样了,我说还好,需要再养几天。旁边的医生告诉我,说我还要再输输水,卷毛男问他可以带回家输吗,医生说最好不要,留在这能观察伤口。

卷毛男一摊手,说医生,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刚答应过陈队长,做完手术就要带我朋友走的。

医生则说:“走也可以,但是如果出事,那我就管不着了。”

卷毛男无奈了,说那好吧,我再去跟陈队长谈谈。

看他挺无奈的样子,我赶紧叫住他,说要不咱们就走吧,换个地方输液就行。你要是不怕麻烦,就连夜把我送回我们镇上的医院。

卷毛男冲我一笑,说没事,还是在这比较安全,等着我吧。

卷毛男出去以后,李娇娇就陪在我的身边,问我疼不疼啊、难不难受啊之类的话。我跟她说没事,打了麻药不疼,还说我这不是第一次被人捅了,已经相当有经验了,让她放心。

李娇娇撇着嘴,本就肿得像个桃子的眼睛又有泪花浸了出来,难过地说:“可我一次也不愿意让你被别人捅,这太可怕了你知道吗,你就不能好好的吗?”

看她这样,我的心中也感慨万千,轻轻抬起手来揩着她眼角的泪水,说道:“真是倒霉,每次都跟你说我要变得更加强大,结果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被你看到我落魄的样子……”

“不,我不要你变得更强大,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就够了!”李娇娇抓住我的手,又将她的脸贴在我的胸口,小声地抽泣起来。

李娇娇的哭声似乎有种魔力,击碎我的心肠,又贯穿我的灵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和李娇娇这么亲近了,她会因为我而哭,也会因为我而笑。我颤抖着手,轻轻将李娇娇拥住,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和脊背……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渐渐传来脚步声,似乎有几个人走过来了。接着,陈队长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行,刚才已经说了,做完手术就得走,不能留在这里。周少,你不要为难我,别说什么特供酒了,你知道我不稀罕那个,我就是给你面子而已,一般人早赶出去了。”

接着,又传来卷毛男气得大叫的声音:“老陈,是不是非让我给我爸打电话,然后让我爸给校长打电话,你才肯手下留情?”

陈队长沉默了一下,说道:“周少,如果校长说可以,那肯定是可以的。”

“好,你等着!”

外面没了声音,几人也没有继续往医务室走。过了一会儿,又传来周少大叫的声音:“不打就不打,我还不稀罕呢,我一个人也能保护王巍,有能耐就让宋光头也把我砍死!”

显然,卷毛男的这个电话没有奏效,毕竟上次他爸已经说过,只会帮我一次,以后我们就算是两清了。倒是卷毛男,一次又一次地帮我,让我心里特别地感动。与此同时,卷毛男已经气冲冲地走了进来,看着我说:“巍子,咱们走!”

我冲他点了点头,卷毛男便过来将我背起,走到医务室的外面,又将我送进他的车里,李娇娇也跟着上来了。陈队长则骑了一辆摩托跟在车子旁边,准备亲自将我们送出去。

坐在车里,卷毛男并没有急着打火,而是气喘吁吁地握着方向盘。过了一会儿,他才扭过头来,满脸歉意地说:“巍子,对不住……”

我冲他笑了一下,说没事,走吧。

卷毛男叹了口气,又转回头去看着前面,说巍子,去哪?

我说:“回我家吧。”

“回你家?宋光头不会追过去么?”

我想到了王大头和老歪,不知道他俩怎么样了,不过我对他俩充满信心,肯定能逃出去。还有老龟,只要回到我们镇上,应该是安全的,所以我冲卷毛男点点头,说没问题的。

卷毛男还想再说什么,外面的摩托车突然叭叭地按喇叭,卷毛男气得放下车窗,冲着陈队长说:“别催了,这就走!”

说完,卷毛男才不情愿地发动了车子,载着我和李娇娇往外开去。李娇娇她们学校挺大,开了好几分钟才到学校门口,陈队长率先骑着摩托赶过去了,让人把门开开。门一打开,卷毛男的车光一晃,我们顿时就吓了一跳,外面的马路上竟然站着密密麻麻的人。

“操,什么情况?!”

周少骂了一声,没有再继续往前开,而是下车站在车边上往外面看。门外的马路上面,至少有一两百号的人,而且各个手里拿着家伙,一个硕大的光头慢慢走了出来,笑咪咪说:“周少你好,方便把王巍交出来吗?”

看网友对 196 贵族学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