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646.第646章 兽潮开场

646.第646章 兽潮开场

“宗雪的身份并不是什么秘密,这一次妖皇殿的行动明显就是冲着三观大比来的,塞北三城又是处于北地的第一线,所以,你现在一定成为他们的目标了。”

雪见城,王通看着还是一脸不在意的宗岳,忍不住的提醒道,“如果你陷入妖族之手的话,那就麻烦了。”

“我会成为目标?!”

这个说法完全超出宗岳的预料,着实把他吓了一跳,随后开始变的极度的焦虑起来。

如果说之前的焦虑只是担心北地荒兽的话,那么现在,就变的担心自己的安危。

“据我所知,北地的那位兽王,似乎非常神秘啊!?”

“是啊,那位兽王究竟存不存在,还没有人清楚呢!”提到北地的那位兽王,宗岳亦露出了古怪之sè,“原本兽王未现的时候,北地的荒兽时不时的还会南侵,但是据说那兽王出现之后,荒兽便很少南侵了,除了一些意外的小摩擦的之外,就连别的地方出现兽潮的时候,北地也很平静。”

“妖皇派来的只是一些小小的元丹天妖族,而且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北地的那位兽王虽然可能受到妖皇殿的辖制,但也不会把一个小小的元丹天妖族放在眼中,最多只会给有限的人手,人手太少,对方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所以一定会选择一种最活力而收益最大的方法,把你制住的话,便可以威胁九天观,威胁我,从而在昆墟界获取最大的利益。”王通笑眯眯的将自己通过六爻神算看到的未来画面娓娓的阐述了出来。

有六爻神算在手,他便可以趋利避凶,再加上他如今已经凝成了煞气,一身的修为有了大幅的提升,施展起六爻神算来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所以在回到昆墟界之前,他便对于此次三观大比的整个过程了如指掌了,并且针对这一次的三观大比做出了自己的计划,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北地,便是他的第一个目标,但是他的心践还是有着一丝的警意。

因为在他具体的推算北地的局面时,并没有推演到那位神秘的北地兽王身上,每当可能推演到了与那位兽王相关的事宜上时,便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天机被遮蔽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够确定,昆墟界的这位北地兽王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实力强到了极点,已经影响到了天命,并非他现在所能够窥伺的,不过这一次的事件,这位兽王似乎并没有插手其中,推演之中,所有关于兽王的天机全部被屏蔽,不过对于这一次北地荒兽的异动整个过程却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他的面前,这也就让王通意识到了,那位北地兽王,甚至北地元丹天以上的荒兽都没有参与这一次的行动,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第一时间来找宗岳,点出他现在的处境,并且准备利用宗岳为诱饵,先得一血。

“你让我做诱饵?!”

宗岳听了王通的话,看着他那一副似笑非笑的面容,强忍住一巴掌把他的脸打成翔的冲动,“你开什么玩笑,雪见城根本就挡不住荒兽,你让我去当诱饵,根本就是送死!”

“这种事情由的了你吗?塞北三城处于一线,你身为城主根本就跑不掉,现在又是成了他们的目标,就算不成诱饵,也没有什么机会,若是我的计划成功了,消灭了那妖皇殿的使者,你又在计划之中受了重伤,便有足够的理由离开雪见城了。”

“受了重伤?!”

“是啊,为了抵御兽潮,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又拥有足够的功勋,撤离雪见城,难道还会有人说三道四不成?!”王通冷笑道。

“这……!”

听了王通的话,宗岳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不自觉的摸着下巴,思考了起来。

他怕不怕死?

怕,当然怕了!!

可是身为雪见城的城主,同时又是塞北三城之中仅有的两名元丹天强者,他根本就没有退让理由,身为人族,必须站在第一线上抵挡兽潮,所以,一听到兽潮出现,退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可能退,便只有战了。

可问题是兽潮有多么的恐怖,没有人比他们这些处于第一线的武者更加清楚了,挡是挡不住的,因此,别看他是城主,但是一旦真正的爆发大规模的兽潮,他几乎是必死无疑。

他可不想死,特别是在元丹已成,血脉觉醒,又和得到了直通王座的功法,他的未来远大,如果,要是死在这个鬼地方,那就实在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

但是未来是未来,或许他的未来真的能够成就王座之位,但是现在,却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元丹天武者而已,根本就没有足够的信心能够躲过这一劫。

“其实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只要按照我的计划去做,就不会有事。”王通仿佛能够看清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微笑着安慰道,“你是宗雪的父亲,我未来的岳父,我怎么可能让你置于死地呢?”

“可是兽潮……”

“放心吧,一次兽潮而已。”王通拍了拍他的肩,“你其实已经没有多少选择了,只有选择相信我,否则的话,你的生机,连一成都不到,不仅仅是你,还有塞北三城,这么一丁点的地方,有三座城池,你不觉得太多了吗?”

“这……”似乎听出了王通话中的弦外之音,宗岳不由的沉吟了起来,思考了一会儿,他仿佛终于下定决心一定,抬起头对王通道,“好,既然你这么有信心,我就相信你一次。”

“很好!!”王通哈哈大笑。

…………

“兽潮将至?!”

一日之后,还是在雪见城,同样的地方,狂漠与古越两大城主并城中的高层齐聚,听到兽潮将起的消息之后,每一个都露出了惊慌之sè。

塞北三城号称是对决妖族的一线,但是这数百年来,根本就没有遭遇过大范围的兽潮,甚至连小范围的兽潮都很少见,可以说,他们是在稳定而安全的环境之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都有些接受不了,一时之间,难以适应。

“诸位身处塞北,面对北地兽域,当此之时,难道一点风声都没有察觉到吗?”

王通轻轻的眯着眼睛,看着周围的几人,语气之中透着一股子古怪之意。

怎么可能没有风声,随着三观大比的开始,妖族要在昆墟界搞事,昆墟界的妖族几乎都接到了妖皇殿的指示,而且妖皇殿亦有人下界,最近这段时间,昆墟的荒兽动作频繁,说没有听到风声,那是假的,很有可能他们听到了风声,但是并没有真正的重视,只以为是以前那般的小打小闹,现在听说要大搞,所以一时懵了。

“真是一群蠢材啊!!”

王通心中叹了一声,随后道,“妖族的确要搞大动作,兽潮很快就要到来,在座的诸位守土有责,这话我就不多说了,该怎么办,大家心里有数。”

“此事非同小可,须得从长计议。”古越城城主古幽明yīn沉着脸道。

“没什么好计议的,事已至此,只能拼死抵挡了。”

早已经与王通计议好一切的宗岳此时神情显得严肃而悲壮,“我辈武人,受人族供奉,坐享无尽的资源与荣华富贵,当此之时,正是报效人族的时候,我意已决,雪见城将会全力以赴,抵挡兽潮,必将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绝不会退缩。”

“你……”

古越与狂漠两位城主对宗岳的表态都有些意外,相处这么多年,他们太了解这个家伙了,说白了就是一个滑溜如狐的家伙,有便宜就占,有好处就抢,有危险就让,这样的人物,现在在他们的面前做出一副视死如归,誓为人族牺牲的模样,打死他们都是不信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就算他们不信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因为他们说服不了宗岳。

看了看站在宗岳身旁一言不发的王通,古幽明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王通的身份不是秘密,游仙观出了两名九天观弟子,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们自然也都知道,现在王通出现在这里,他们想当然的认为他是代表九天观而来的,也怀疑宗岳与九天观达成什么协议,但是可惜,他之前就与王通起过冲突,双方的关系恶劣,也知道不管是自己开口,还是狂漠城开口,都不会得到什么答案,今天宗岳请他们过来,也没有要拉他们一把的意思,只是按照惯例通知他们一声罢了,说了也没有。

同样,狂漠城主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得无奈的叹息一声,默默的站了起来,告辞而去。

“这两个家伙,还挺识相的。”

两人没有多做纠缠,让宗岳有些意外。

“事已至此,多说无宜,全力准备吧。”王通暗叹一声道。

…………

北域,兽城

玉玲珑盘坐在一间不大的禅房之中,面上带着疑惑之sè。

“天机被触动了,难道有人以天机术在推算我?”玉玲珑伸出手,秀美修长的右手五指在空中翻飞起来,划出一道道玄妙的轨迹。

“有意思,竟然屏蔽了天机,看来这一次,道门是花了不少心思啊”感受到天机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屏蔽,玉玲珑不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来,“这样也好,玉星,那个胡秀秀现在怎么样了?”

“她带了两营兵马,现在应该已经开始攻击古越城和狂漠城了。”

“雪见城呢?”

“暂时没有消息?!”

“好,我知道了。”

看网友对 646.第646章 兽潮开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