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98 我舅舅,很厉害

198 我舅舅,很厉害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队长这一声阎王大哥叫出来,刚才还在发愁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我直接就被震了一下,因为打过麻药有些昏沉的脑子也猛地清醒过来。我不知道陈队长是不是在叫我舅舅,但我觉得有必要再等一下看看情况。

而卷毛男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仍旧缓缓启动车子准备朝着校门外面开去,外面那一大帮开着豪车的青年男女也在等着。宋光头的脸sè虽然yīn沉,但是面上的自信仍不减少,抱着双臂冷眼旁观这边——站在马路对面的他,当然没有听到陈队长的声音。

就在卷毛男的车子刚刚探出一个头去,我立刻叫了起来:“周少!”

卷毛男立刻踩了刹车,回过头来奇怪地看着我,说怎么了?旁边的李娇娇也是用同样的表情看着我。而我,则转头望向正在打电话的陈队长,轻声说道:“再等一等。”

卷毛男以为我还把希望寄托在陈队长身上,忍不住摇了下头,无奈地说:“巍子,算了,那个家伙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指望他是没用的,我还是另外给你找个地方吧。桃花园,你知不知道?我跟那的老板也熟,是个手眼通天的家伙,宋光头也不敢轻易招惹。我跟他也谈不上多深的交情,但是托他照顾你几天,还是没问题的。”

李娇娇虽然不知道桃花园是哪里,但是一晚上发生这么多事,也知道卷毛男的能力了,也帮着说道:“是啊王巍,你就跟着周少走吧,也别回咱们镇上了。”

看着二人关切的神情,知道他们是真的担心我,我在感动之余,也坚决地摇了摇头:“再等一等!”

说完,我便再度回头看向陈队长。

陈队长还在打电话,不过一张脸却越来越严肃,而且不停地点着头,同时嘴里“嗯嗯”的应着,好像对面在给他发布命令。过了一分多钟,他的电话终于打完了,接着面sè严肃地下了摩托车,快速地走到我们车前,低下头来恭恭敬敬地对我说道:“巍子,回学校吧。”

看着刚才还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恨不得立刻将我赶出学校的陈队长,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竟然又同意我留下来了,而且语气和神态还是这么尊敬,卷毛男和李娇娇都傻眼了,呆愣着脸说不出话来。

而我却难掩心中的喜悦,因为我确定了刚才那通电话就是我舅舅打的,没想到我舅舅的能量这么大,不仅在我们镇上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在偌大的罗城也是这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知道,他可是坐了二十年的牢啊,难以想象二十年前的他该有多么威风?

不管怎么说,我终于能留在这个号称罗城最安全的地方了,不用再回家连累我妈和老龟,也不用到处颠沛流离,于是我重重点了点头,说:“好!”

陈队长也点了点头,又冲前面开车的卷毛男说:“周少,回来吧,我护着巍子。”

卷毛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猜得到是刚才那通电话起了作用,也知道是更大的人物发了话,所以陈队长才换了个态度。卷毛男在对我刮目相看之余,也耍了点小性子,说道:“怎么,你让我走我就走,你让我回我就回呀,把我当什么了?老陈我告诉你,我不是非在你这不可,我还准备去桃花园呢,那的老板比你有人情味多了。”

卷毛男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乖乖把车倒了回来,陈队长则一言不发地站在车前。卷毛男把车倒了回来,又回头冲我说了一句:“巍子,厉害啊你,陈队长都搞得定!”

我笑了一下,说是个意外而已。

眼看着车要出去,却又倒了回来,外面的人都不淡定了,先是那帮开着豪车的青年男女,纷纷问周少这是怎么回事,宋光头也面露诧异,高声说道:“老陈,怎么回事?”

陈队长站直身子,冲着马路对面大声说道:“刚才小阎王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暂时照顾一下他的外甥!”

“小阎王”三个字一出,宋光头的脸sè立刻变了,一双眼睛变得既深邃又冰冷,他身后那些汉子也有大部分人露出骇然的神sè。不过也仅仅是他们而已,那些开着豪车的青年男女则没有听过我舅舅的名字,纷纷互相打听:“谁呀,谁是小阎王,面子有这么大么,怎么以前从来没听说过?”

陈队长说完之后,便不再理会宋光头,继续指挥卷毛男往里面倒车。卷毛男一边开车,一边手舞足蹈,脸上也是兴奋的神sè:“哎呦我去,认识老陈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乖的,巍子你那个舅舅可以啊,改天介绍我认识一下呗?”

李娇娇倒是听过几次我舅舅的名字,知道我初中那会儿就是靠着我舅舅才躲过几次劫难,但也不知道我舅舅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也忍不住抓着我的胳膊说道:“王巍,你舅舅真的好厉害啊。”

听到别人夸我舅舅,我当然也很开心,点点头说:“是的,我舅舅很厉害!”

说话之间,卷毛男的车已经倒了进来,不过陈队长没有再让他进校园里面,而是让他停在了门口的一块空地上,这里也零星地停着几辆车,应该是学校领导的。

陈队长说:“停在这足够了,宋光头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闯进来的。”

“那肯定啊,到底是我母校呐!”卷毛男特别得意,停好车子之后,还故意很张扬地按了一下喇叭。

而马路对面的宋光头,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再次大声说道:“老陈,这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听小阎王的话?!”

陈队长再度直起身子,回头冲着宋光头铿锵有力地说道:“老宋,你错了,我不是听小阎王的话,我只是卖他一个面子罢了。毕竟我以前是他的手下,也承过不少他的情,现在他开口了,我不好意思拒绝!”

宋光头一张脸yīn沉沉的,说道:“老陈,你可要考虑清楚,现在整个罗城都知道我和小阎王决裂了,你最好不要淌进这趟浑水,更不要给自己找麻烦!而且,你不是早就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了吗,干嘛要插手道上的事?”

陈队长摇摇头,语气依旧坚决:“老宋,你和小阎王的事我管不着,我就是卖曾经的大哥一个面子而已,他让我暂时照看一下他的外甥,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以我就答应下来了。我觉得,这也不算插手道上的事吧?你要是觉得不服气,尽管可以找我。”

宋光头的脸sè迅速变幻,一会儿铁青一会儿煞白,显然正处在极端的愤怒之中。不过,很快他的脸sè就恢复正常,说道:“好啊,你说暂时照看一下,我想知道这个暂时是多久?”

“十天。”

陈队长缓缓说道:“小阎王说了,托我照看他的外甥十天。十天之后,他就必须出去,是生是死也和我再没有关系!”

十天?

为什么不多不少,恰好是十天?难道说我舅舅有把握在十天之后,就有足够的力量和宋光头抗衡了?毕竟乐乐之前就告诉过我,我舅舅正在暗中秘密组织一批力量,等待合适的时机彻底撂翻宋光头,看来时间就是在十天之后了。

我能想到这点,宋光头当然也能想到这点,所以他刚刚平静下来的神sè,再度飞快地变幻起来,一双眼睛也变得无比深沉。

“好!”

他突然大声说道:“十天就十天,十天之后,我再过来取这小子狗命,希望你到时候不要食言!”

不等陈队长回话,卷毛男突然一推车门,猛地跳了下去,指着宋光头骂道:“啰里吧嗦,跟个娘们似的,赶紧滚蛋好么?!”

卷毛男一叫唤,校门外面那些站在豪车边上的男男女女也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响应,纷纷让宋光头赶紧滚蛋。因为优越的家世,他们的性格本就无比张扬,此刻在卷毛男的带领下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学校门前登时响起一片不屑的谩骂之声。

以宋光头的地位,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骂过,当场一张脸就绿了。他虽然不怕这些男女,但也确实不想招惹他们,只能恨恨地说了一声:“走!”

在他的带领之下,那些汉子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只能纷纷跟着他走了。

“宋光头!”在一片谩骂声中,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四周安静下来,纷纷看向声音来源处,是陈队长。

宋光头回过头来:“怎么?”

陈队长盯着宋光头,一字一句地道:“当年那事,是你干得不对,否则小阎王不会坐牢。”

“你什么意思?”宋光头微微皱起眉头。

“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就算我现在金盆洗手了,但是只要小阎王说一句话,我还是会为他鞍前马后、赴汤蹈火!”陈队长铿锵有力的声音,久久回荡在这片空地上面。

宋光头的眼睛一下眯起,嘴角也微微颤抖起来,显然胸中的怒火已经烧到极致。良久,他才大声说道:“好啊,你尽管和他在一起吧,我会送你们两个一起上西天的!”

宋光头的这几句话,像是一份宣言,更像是一个诅咒,话语之中燃烧着熊熊烈火,夹杂着浓浓恨意。说完之后,他便转过身去,大步往前走去,坐上一辆奔驰轿车,迅速离开现场。他手下的那些人也是一样,或步行、或坐车,纷纷离开现场。

这边,卷毛男的那些朋友还在起哄,不停鬼叫鬼吼着,直到他们全部离开,才慢慢地安静下来,看向了他们的核心人物,周少。

众目睽睽之下,卷毛男突然踏上他车的引擎盖上,像个江湖大哥一样冲着四周拱手,大声说道:“今儿晚上麻烦大家了,回头我请你们到桃花园去喝酒!”

“周少,你还跟我们说麻烦,也太见外了吧!”

“是啊,我发现周少自从认识巍子以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比以前有人情味儿多了!”

“周少,干嘛要回头请啊,现在请不行吗?”

卷毛男笑呵呵地说:“现在不行,现在我兄弟受伤了,我得陪他到医务室去。”

四周又乱起来,说到医务室也不用他陪,不是还有医生和护士吗?还是要拉卷毛男现在就去喝酒。

卷毛男还要再说什么,我已经在李娇娇的搀扶下下了车,和卷毛男说:“周少,今天晚上谢谢你了,不过我自己进去就好,你还是陪大家喝酒去吧!”

接着,我又转头和外面那些青年男女说道:“各位,今天晚上谢谢大家了,这里面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但是今天晚上过后,你们通通都是我王巍的兄弟!只要你们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招呼我一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之前因为和周少混过一段时间,和他的大部分朋友也都认识,而且也挺给我面子,所以在我说过这几句铿锵有力的话后,现场顿时响起一片片的欢呼声、喝彩声。

也有人叫:“周少,听见没有,人家有女朋友,不用你陪,你还是跟我们喝酒去吧!”

在众人眼里,貌美如花,又搀着我胳膊貌似贤妻良母的李娇娇,肯定就是我的女朋友。李娇娇特别开心,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还把头也枕到了我的肩膀上。

卷毛男似乎感觉有点没面子了,硬着头皮说道:“行吧行吧,我跟你们喝酒去,不过我得先把他送到医务室啊,这个小姑娘总背不动他吧?”

这时候,旁边的陈队长说道:“我骑摩托带他过去就行。”

卷毛男:“……”

四周再次“哄”的一片大笑。

卷毛男这次没招了,只好从车上跳下来,和我说道:“巍子,那你就先在这呆着,在这学校绝对安全,没人敢找你的麻烦。”

我点点头,说好。

不过卷毛男仍并没急着离开,而是带着点犹豫说道:“不过十天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啊?宋光头那家伙睚眦必报,到时候还是不会放过你的……这样吧,到时候我再安排你去个安全的地方。”

其实今天晚上,卷毛男帮我的已经足够多了,但他到了现在仍旧担心我十天之后的事,让我心中特别感动。不过,因为这十天是我舅舅定的,所以我仍带着自信说道:“周少,你放心吧,十天之后,谁不放过谁,就说不定了!”

听了我霸气的宣言,卷毛男的眼睛一亮,显然明白了我的意思,笑着说道:“好,那我就等着你王者归来,杀宋光头一个片甲不留!”

依依不舍的告别之后,卷毛男和他的朋友们便离开了,陈队长也骑摩托载着我回到了医务室里。这会儿已经很晚了,接近凌晨两点的样子,不光学生们都睡了,医务室里的值班的医生护士也都睡了,看到我去而复返,还是陈队长亲自护送来的,当时就十分震惊。

不过他们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既然陈队长又把我给送回来了,就老老实实地给我安排床位、扎上点滴。

其实我有心想问陈队长一些有关我舅舅的事,但他并没有停留太久,只是嘱咐我不要乱跑之后就离开了。

其实我想说我都伤成这样了,还乱跑个什么劲儿啊?更何况外面还有宋光头虎视眈眈。

陈队长离开之后,终于一切都恢复安稳,我让李娇娇也回宿舍睡觉,但是她不肯,说要留下来照顾我。

我说不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李娇娇气鼓鼓地说:“怎么,唐心能照顾你,我就不能照顾你了?”

我刚被老龟“篡位”那会儿,李娇娇和她妈一前一后到医院看我,当时就是唐心在旁边照顾我的,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了,李娇娇竟然还记得。

我无话可说,只好同意她留下来。

到底是贵族学校,医务室里的床位也很充足,但因为他们给我安排的是个单间,单间里也只有一张床,所以李娇娇只能趴在床边上睡。

我看她那样实在难受,就说要不你上来和我一起睡吧,李娇娇翻了个白眼。

“你想得美。”

我只能继续无话可说。

不过话说回来,李娇娇虽然也很有心,但是并没有唐心照顾得细致,可能是和她们家庭环境有关,唐心没少照顾她有病在身的妈妈,而李娇娇什么时候照顾过别人了?

我重伤在身,独自很难行走,所以上厕所的时候,也只能李娇娇扶着。李娇娇一开始不大愿意,看我一个人实在上不了,只能勉为其难扶着我去。当然我方便的时候,她就把头扭到一边。上完回来以后,李娇娇突然想起什么:“以前唐心也是这样扶你上的?”

“是啊。”

“你这个大流氓!”李娇娇恨恨地说。

骂我一句,她还不解气,又伸手打了我一下。等我再上厕所的时候,她就不乐意扶我了,给我拎进来个尿壶,让我自己解决。

好在我也知道自己有伤在身,所以尽量不多喝水,也就少去上厕所了,避免尴尬的事情发生太多。晚上经历了这么多事,当真是又累又乏,李娇娇趴在床上就睡着了,不过我没急着睡觉,而是往家打了一个电话,我觉得我妈应该等着急了。我不知道我妈这会儿是在家,还是在孙静怡她们家,所以先往家里打了一个。

一个电话过去,我妈立刻接了起来,感觉她很着急,但是语气依旧沉稳。听到是我,我妈先松了口气,又问我怎么样了。

我把晚上的事讲了一下,说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在李娇娇她们学校的医务室,李娇娇也在我的旁边。我又问我妈,有没有王大头和老歪的消息。

我妈告诉我,王大头和老歪已经和她联系过了,不过因为担心我的安危,现在还在罗城到处找我。又说:“等他俩再联系我的时候,我让他们到学校去接你。”

我赶紧说不用了,我在这挺好的,也挺安全,而且罗城现在到处是宋光头的眼线,还是不要让王大头和老歪过来了。

我妈沉默了一下,说道:“巍子,你是不是还想去找你舅舅?”

我赶紧说没有,就是在这挺安全的。又说:“我舅舅准备和宋光头开仗了,等他摆平宋光头以后,这事就算彻底过去了,到时候我是回家还是继续念书,您说了算。”

我妈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我又说道:“妈,我现在就担心你,怕宋光头去找你的麻烦,要不你还是去孙静怡她们家里躲躲。”

我妈淡淡说道:“放心吧,他还伤不了我。”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我妈一个弱女子,是怎么有底气说出这样话的,就因为她身边有王大头和老歪这两个忠心耿耿的保镖吗?可他俩就是再强,也扛不住宋光头的数百大军吧,所以我妈就算语气再怎么淡定,我还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但我妈不是那种喜欢吹牛的人,她说宋光头伤不了她,就一定是伤不了她,所以我也稍稍安下心来。

随便和我妈说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准备休息了。

李娇娇已经趴在我的床边睡熟了,想到她今天晚上经历过的劫难,先是被豆子绑架,硬生生把一个本来娇生惯养的柔弱女子逼成了敢拿着木头蹶子打人脑袋的女汉子,接着又和我亡命罗城,跑了整整一大圈,历尽千辛万苦才来到她们学校……真是让我心疼不已,忍不住就伸出手去,想摸摸她的头。

但我的手还没摸到,李娇娇的声音就幽幽地响起来:“不要占我便宜好吗?”

我只好把手收回来。

“赶紧睡吧你,没事别偷听我打电话。”我挺无语的,也躺下睡了。

睡到半夜,麻药的劲儿过去了,肚子上的伤口硬生生把我给疼醒了,出了满脑袋的汗,不过我强忍着没有发声,而是拿出李爱国给我的伤药,撕开纱布小心翼翼地给自己涂上了。

涂上以后,臭是臭了一点,但是效果立竿见影,疼痛马上减轻许多,还有点凉丝丝的,于是我松了一大口气,又慢慢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我还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有人摇我的胳膊,还不停叫我名字。我睁开眼,看到李娇娇坐在床边,还瞪着一双极其惊恐的眼睛。

看她这样,我也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赶紧就问她怎么回事?

李娇娇的面sè依旧惊恐,指着我说:“你,你是不是拉裤子了……”

看网友对 198 我舅舅,很厉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