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00 挑战万江流

200 挑战万江流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要会万江流,是我早就萌生而出的想法,这几天在医务室里没少听他的名字,感觉他似乎已经成了一个神话,是这个学校众学生心目中的战神。【择天记吧少年王】因为我舅舅的教导,我现在也算是在打架上有点心得,见到高手了就切磋一下——心理大概类似小刚想要挑战乐乐一样。

当然,我并没有自信到觉得自己一定能赢,我舅舅也告诉过我外面的高手很多,我也只是想切磋一下,哪怕就是被打败了也无所谓,重要的是会一会高手,增加下自己的阅历。

所以不用坤少挑拨,我也会主动上这个套的。

在我提出要求之后,坤少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好好好……”

“继续喝酒。”我搂着坤少的肩,笑嘻嘻地说。坤少很明显地打了一个哆嗦,看向我的目光也露出一丝畏惧,这家伙其实算聪明了,可惜还不够聪明,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上次就是这样,虽然调查了我的身份,没有在学校附近动手,却在酒吧门口自投罗网;这次还犯同样毛病,也不判断我真醉还是假醉,糊里糊涂地就把计划全说出来了。

酒足饭饱,回医务室休息。

下晚自习后,李娇娇过来看我,闻到我身上的酒味,骂我伤还没好就喝酒。我没说我和坤少喝的,只说自己无聊,小酌了几杯。第二天要去搏击社会万江流的事,当然也没和她说,她肯定不会同意。

——还没当我媳妇就管这么严,以后那还了得?

因为现在我已经能照顾得了自己,所以晚上李娇娇不用在这陪我,而是回宿舍睡觉去了。我也没嫌弃医务室不好,现在能有个安身之所就不错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娇娇给我送过早饭之后就去上课了,我也按着昨天坤少给我说的地址来到了体育馆。他们学校的体育馆也很豪华,里面分成多处场馆,有篮球馆、兵乓球馆、羽毛球馆等等,费了好半天功夫才找到了搏击馆。

坤少在搏击馆门口已经等了很久,见我过来赶紧就跟我打招呼,接着将我领到门里。搏击馆里场地很大,足足有好几百平方,而且各种辅助练武的器具不少,我还见到了电视里面那种木人桩,感觉确实挺专业的。

不过人却不多。

坤少告诉我说,现在是上课时间,平时下大课的时候人才会多,还说上午二节课后,万江流一定会来。李爱国和我舅舅都没教我练过正统搏击,只是传过我一些应敌时的打架技巧,没有什么花架子,但是却很有用。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搏击产生浓厚的兴趣,我觉得这东西既然流传了这么多年,肯定有它的魅力所在。我研究了一下那些辅助练武的器具,也对着木人桩胡乱打了几下,也不知道自己打的怎样,坤少就在一旁叫好,说我肯定能把万江流打的屁滚尿流。

这王八蛋也是个看出殡不怕殡大的。

时间终于到了二节课后,校园里面响起了广播操的音乐声,搏击馆里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对着各种器具挥汗如雨。不过我大概看了一下,基本上都是在那瞎比划,只有少数几个看着有模有样;而就算是那几个有模有样的,我也有把握在很短的时间内撂倒他们,让我对这个地方产生一点失望,感觉自己好像学不到什么东西了。

不过气氛还是不错的,感觉大家都对搏斗有着很浓的兴趣,当然,不感兴趣也不会来这地方了。搏击馆里热热闹闹的,有两个人互相切磋的,也有独自对着木人桩打的,就在这时,有人突然叫道:“万江流来了!”

随着这一声叫喊,搏击馆里顿时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门口,而且各不一样,有崇拜的、有畏惧的、有热烈的、有憎恨的,能被这么多种复杂眼神包围,看来这万江流确实是个人物。

坤少也低声和我说:“来了!”

我点点头,抬头看向门口。只见一个留着平头、模样平平的少年走了进来,身材不算特别高大,但是自有一分傲对天下的气势,一双眼睛几乎目不斜视,似乎没人能入得了他的眼。不管他是不是高手,这高手的气场是有了,也让我产生极其强烈的挑战欲望。

万江流走进来,没搭理任何人,直接走到一个木桩前面,噼噼啪啪地打了起来,动作眼花缭乱,看着确实很有水平,比之前那些半吊子都强多了。而四周的人都松了口气,杂七杂八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还好他没向谁发起挑战,刚才我都快紧张死了,就怕他朝我走过来。”

“刚才没有,不代表一会儿没有啊,这家伙一向不按常理出牌。”

“他要向你挑战,你拒绝不就完了?”

“你新来的吧,你要是敢拒绝他,以后有你好果子吃,除非你不想在这学校混了。”

“这么黑啊,那你还总来这地方干嘛……”

“嘿,还不是因为喜欢这东西?再说万江流又不一定会选中我!”

一片杂乱声中,坤少也悄悄地和我说:“哥,我帮你去向他下战书?”

我点点头,说可以!

坤少立刻喜出望外,站起来就朝着万江流走去。万江流已经打了一会儿,额头上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坤少在他身边说了几句话,然后又朝我这边指了指。万江流停下动作,转头看了看我,立刻迈步朝我走来,坤少赶紧跟在他的身后。

这一瞬间,搏击馆里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噤声看着万江流,也有人顺着他的路线看向了我。

“万江流是要向那个学生挑战了么?”

“那学生是谁啊,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咱学校这么大,你没见过的多了,你管他是谁,有好戏看不就完了?”

“是是是,只要万江流不挑战我,我还是喜欢这个场面的……”

片刻之间,万江流便来到我的身前,一双如刀的眼睛直视向我,嘴唇轻启,带着浓浓的不屑和轻视:“你要挑战我?”

“没有啊,谁说的?”我一脸迷茫。

我这话一出口,万江流立刻狠狠瞪向坤少,坤少也有点傻眼了,结结巴巴地冲着我说:“哥你不是说要挑战万江流吗?”

我还是一脸迷茫的样子,说没有啊,不是你要和万江流单挑吗?

这一次,坤少彻底傻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你,你怎么能这样子……”

万江流果然是个一点就着的火药桶,立刻就信了我的话,指着坤少说道:“看来我昨天教训的你还不够,既然你想和我单挑,那就来吧!”

“不不不……”

坤少还没说完,万江流已经狠狠一拳砸了过去,这一拳直接砸在坤少的左边眼睛上,坤少顿时嗷的一声叫唤,边往后退边喊:“我认输了、认输了!”

而万江流却不放过他,仍旧一拳又一拳地砸过去,时不时地还飞起一脚,动作果然又凌厉又迅速,是个行家。不一会儿,万江流就把坤少撂展在地了。

坤少躺在地上,捂着脑袋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和之前被狂豹暴打一顿时的模样如出一辙。四周一片唉声叹气,纷纷为坤少感到同情,不过也有人的神情十分兴奋,显然很喜欢看到这个场面。而万江流则懒得搭理坤少,打完之后迅速调头就走。

“站住。”我突然说道。

万江流回头,皱眉看着我。

“刚才不想和你打,现在想和你打了。”我一边说,一边脱掉自己的外套,同时感觉自己的热血在噌噌往外面涌。

我打不过宋光头,也打不过爆狮,但我渴望和万江流这样的同龄人较量一下!

刚才我故意把万江流往坤少身上引,一是为了报昨晚坤少想整我的仇,让他自食其果;二是也想看看万江流的实力,好能知己知彼。

“哗”的一声,外套被我丢在地上,现在的我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羊毛衫。同时,我的眼睛射出爆裂的光。

“来吧!”我大喊一声,声音响彻整间搏击场馆。

噔噔噔……

万江流没有丝毫废话,两只脚同时迈步朝我奔来,并且狠狠一拳砸向我的脑袋!

与此同时,场馆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仔细地盯着我们二人的动作。尤其是刚才,是我主动向万江流挑战的,并且脱掉外衣的动作也很帅气,不免得让大家对我产生了一丝期望,觉得我也是个高手,或许真能打败万江流。

当然,毕竟他们更了解万江流,大部分人还是站在他那边的,不时有“那小子死定了”之类的话飘过来。

万江流这一拳确实无比霸道,而且速度非常得快,好像空气都要被他撕裂,转瞬间就到了我的面前。我猛地一侧头,险之又险地避开了他这一拳,然而还不等我还击,万江流突然又变了招,狠狠一记鞭腿朝着我的肚子扫了过来,这连续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确实十分强悍。

我都忍不住在想,如果乐乐和他打的话,谁赢谁输?

在万江流一腿踢来的时候,我赶紧举起胳膊就挡,他砰砰砰地连踢几下,虽然都被我用胳膊挡住了,但我的脚步也在不断后退。在别人看来,我好像有点撑不住了,但实际上我始终没有被他踢到要害部位。

万江流连续踢了七八脚,突然站住了脚步,眯眼看着我说:“不错,有点实力!”

我揉了揉有点发麻的胳膊,冲他冷笑一声:“你呢,就这点本事?”

万江流的面sè一变,显然被我这句话给激怒了,立刻带着更加威猛的气势朝我奔来,同时再度狠狠一拳砸向我的脑袋。这一次我没有再躲,而是暗暗握紧拳头,并且往前跨了一步,和他冲击过来的拳头撞在一起。

这一撞,四周立刻响起一片惊呼,好像和万江流对拳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果然,在撞拳的那一刹那,我感觉自己像是打在了一块铁板上面,不光被震得整个手骨都在发麻,人也本能地往后噔噔退了几步。

当然,万江流也是一样,和我对过拳的他并不好受,脸sè有点发白,人也往后退了几步。我们二人瞬间距离对方四五米远,彼此都用不服输的眼神看着对方。四周的人却都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眼,他们都没想到我这个新人能有这么厉害,竟然和搏击社的单挑王者万江流打了个不相上下,这在以前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而我,却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轻轻搓着手骨说道:“什么万江流,不过如此嘛。”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实际上心里兴奋得很,因为这个万江流真的很强,和他对战让我有种热血澎湃之感,甚至让我找到了一点搏击的乐趣和意义,怪不得世上有那么多的男性热爱搏击!

显而易见,万江流再次被我的这句话所激怒,脸上的青筋根根暴起,像头矫健的猎豹一样朝我冲了过来。他的速度极快,甚至旁边的空气都被他刮出了一阵风,看得出来他已经彻底的愤怒了,各种拳各种腿一起朝我呼啸而来。

而他越怒,我就越兴奋,我到这就是来发泄的,被众多打手追击的无奈,被宋光头堵在这所学校无法自由外出的憋屈,让我始终找不到一个可以宣泄的出口。所以,当我听说学校里有搏击社这个地方,还有万江流这样的高手存在以后,几乎马不停蹄地奔到这里来了。

我和万江流厮打在一起,互相把拳和脚往对方的身上轰。他打中了我的鼻子,让我的鼻血狂飙;我也打破了他的嘴巴,让他的嘴角高高肿了起来。我们两个像疯子一样搂抱在一起,不仅用拳头往对方脸上砸,还用膝盖互相顶对方的肚子,大吼大叫着要把对方给弄死。

我们两人所爆发出来的戾气彻底震惊了场馆中其他的人,他们平时虽然也有互相切磋,但是从来都没这么狠过。我把我的拳头握起,狠狠往万江流的脸上砸,而万江流的鞭腿一下又一下地抽在我的腰上。

在我的数记重拳轰击之下,万江流的眼神都有点飘了,脑袋也不停地在摇,感觉他随时都会晕过去,现在只是勉力支撑罢了。但是最终,是我先撑不住了,万江流一腿抽过来后,我的身子便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身上的力气迅速流失,紧握着的拳头也松开了。

四周再次响起一片嘘声,虽然我这一战败了,但是并没有人因此看不起我,反而还朝我投来敬仰的目光。毕竟万江流在搏击社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想要击败他实在太难,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在我倒地的同时,万江流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场馆里一片安静,没有人欢呼也没有人鼓掌,都愣愣地看着我们两个,好像还在回味刚才那番精彩的打斗。过了一会儿,万江流才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我的身前,缓缓说道:“你输了!”

我点点头,无力地说对,是我输了。

我虽然输了,可我心里却觉得很痛快,而且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快过去了。我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气喘吁吁地看着上方的天花板,浑身上下虽然充斥着疼痛,却无比地畅快。

万江流没有回话,而是转过身去,摇摇晃晃地朝着门口走去,似乎准备离开这里了。

“不,是你输了!”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凌厉声音。

这个声音一起,场馆中的众人纷纷回头看去,而且个个露出面目错愕的神情。万江流也站住脚步,呆呆地看着门口的中年男人。

“是陈队长来了!”

“好久不见陈队长了,我每天坚持来搏击社,就是指望陈队长教我几招呐。”

“估计是他俩打得太精彩,把陈队长也吸引来了吧?”

“但陈队长为什么说是万江流输了?他明明赢了的啊!”

“谁知道呢……”

与此同时,万江流也面带疑惑,问出了相同的问题:“陈队长,为什么是我输了,还站着的明明是我!”

陈队长没有说话,而是快步朝我走了过来,万江流也跟着回过头来,众人的目光也再次聚集到我的身上。陈队长走到我的身前,蹲下身子撩起我的毛衫,说:“你看!”

在陈队长撩起我衣服的刹那,四周再次响起一片惊呼,人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眼神、错愕的神情,好像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万江流更是彻底傻了,一双眼睛都在微微颤抖,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的肚子。

我的肚子上当然包着纱布,毕竟伤还没好,李爱国的伤药就是再灵,也不至于在短短数天之内彻底恢复。不过此时此刻,纱布上已经变得血迹斑斑,殷出了红通通的一片,看上去无比的渗人。在刚才的一番搏斗当中,我的伤口确实裂了又裂,实在撑不住了才倒下的。

众人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谁都看明白了,我是有伤在身的。也就是说,我刚才是带着伤和万江流在打的,就这样也仅仅是以微弱的劣势输了,那如果我没伤的话,岂不是肯定会赢?

这也就是陈队长说是万江流输了的原因。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的肚子,让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我苦笑着,说陈队长,这样当众揭我伤疤,是不是不太好啊?再说,输了就是输了,不用帮我找理由吧?

陈队长叹了口气,将我的衣服拉下来,说:“你伤还没好,拼成这样干嘛?”

与此同时,万江流也一步步走过来,面sè难堪地说:“你伤成这样,为什么要和我打?”

我看着他,说没什么,就是觉得和你打架,很痛快!

万江流的目光一震,显然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回答。但是很快,万江流就同样铿锵有力地回到:“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天天陪你打!”

“好啊……”

我话还没有说完,陈队长就截住了我的话:“行了,你还是好好先养伤吧,别忘了你自己的事情!”

我的心中一震,知道陈队长是什么意思。之前我舅舅说过,我会在这学校呆上十天,不管十天之后要做什么,我都需要先把自己的伤养好,老是这样撕裂肯定不是办法。现在已经过去四天了,我必须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了。

万江流不知道我有什么事情,但还是诚恳地说道:“等你伤好了,我再陪你打!”

说着,万江流便伸出一只手来。

我握着他的手,慢慢站了起来,用力地冲他点了点头。从他种种的表现来看,这是一个绝对可交的朋友,也算是我来到这个学校最大的收获了吧。

之后,陈队长又将我叫到了一边。

“找了你半天,没想到你跑这来了。”陈队长直接开门见山:“阎王大哥让我问你,六天之后他准备反击宋光头,到时候你是会回家还是和他一起?”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舅舅和陈队长当初做出十天之约,就是打算到时候和宋光头彻底来一次清算!

“当然是和他一起!”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努力了那么久,可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怎么能错过这场盛宴?

“好。”陈队长欣赏地看了我一眼,点头说道:“你舅舅让我告诉你,在剩下的六天里面,你不能离开这个学校半步,直到接到他的命令为止,能不能做到?”

“能!”我像个当兵的一样大声回答。

“嗯,到时候等我消息。”

陈队长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准备离开,但是我又叫住了他。他回过头来,问我还有什么事,我说陈队长,您以前和我舅舅关系很好?

陈队长点头:“当然,我曾经是他的手下!”说这句话的时候,陈队长的语气特别骄傲,似乎能做我舅舅的手下,是他这一辈子的荣耀。

“陈队长,你能讲讲我舅舅的故事吗?”

我往前走了一步,认真地看着他,说:“我舅舅出狱以后,我和他见面的次数不多,更谈不上了解他了。但我对他的事情很感兴趣,你能不能讲给我听听?”

陈队长看着我,许久许久,才说:“好。今天晚上,你到我办公室来!”

看网友对 200 挑战万江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