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零九章 文府高人

第二百零九章 文府高人

苏绫也是诧异,陈海当场拒绝与董宁的婚约,董宁羞恼愤恨都来不及,怎么会派人给陈海送什么信函来?

她还想开玩笑说董宁可能会在信里抹了煞毒,要报今日的受辱之仇,然而见陈海拆开书信后,整个人都遭雷殛般僵立在那里,惊讶的凑过身去,就见董宁在信里就写了短短几字:“既然无情,请勿滞留梅坞堡须臾!”

苏绫也是唏嘘不已,没想到董氏的天之骄女,竟然是真看上眼前这莽货,当众受这莽货的羞辱,竟然还不忘派人过来提醒他逃命。

陈海僵立在那里,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恨不得转身去董宁,想办法挽回他与董宁之间的婚约。

然而理智告诉陈海,木已成舟,秦穆侯董寿绝不会接受他反复的羞辱,他这时候也没有资格参加董氏的夺嫡之争,他只能离开。

他们还必须要赶在董寿反应过来之前立时离开;此前他们只是猜测,但董宁应该最了解她父亲的脾气,那他们真是一刻都不能耽搁了。

陈海简单收拾一番,又跑去跟舅父陈烈告别,就与吴蒙、齐寒江、苏绫趁着夜sè,直接飞渡秋野河,赶到河对岸的伏蛟岭,拜访此时在西园操训新卒的赵融去了。

消息还没有传到伏蛟岭来,但赵融看到陈海连夜来投也很讶异,但也不问陈海为何连夜来投,听陈海说要拜见文勃源,就立即安排人替陈海跑到文勃源的府上去通报。

兴许文勃源已知夜间所发生的事情,天未亮,他就直接安排他作为宿卫军中郎将专用的车辇及十数宿卫军的护骑,赶到西园来接陈海进燕京城。

**************************

文勃源身居宿卫军中郎将,此时可以说是已经跻身到燕州最有权势的人物之列,然而他在燕然宫东首的住所,却是出乎陈海想象的简陋。

文勃源在燕京城有几处府邸,其中一处就位于宿卫军的东大营内。

东大营位于神陵山的北麓,此前有少量驻军,仅仅是作为宿卫军的备用大营保留着,但在帝权之争暂落下帷幕之后,宿卫军迅速扩充,东大营已经有两万多将卒入驻。

文勃源这处府邸在宿卫军的营城里,也无法特别的防护;三进格局的幽致小院里,种植诸多兰竹松梅。时节刚刚入冬,院子里并没有专设法阵禁制调节天时气候,此时已草木凋弊,黄叶飘落,有几分入冬后的萧索。

要不是这座小院位于宿卫军的大营之中,看上去就像是燕京城里的寻常小户人家,绝难跟此时权势滔天的文勃源联系在一起。

院子里也不见奴仆环绕,陈海与吴蒙、齐寒江、苏绫坐车进入宿卫军的东大营,再走进这院子里,除了看到两名老态龙钟的宫奴在清理院子里的落叶,就只有自称是文府管事的老者,陪同他们坐在大厅里,等候文勃源回来。

文勃源府上的管事,自呈姓顾,却没有介绍自己的名字,陈海他们也不便追问,只能客气的以顾老相称。

顾老也是从宫里退下来的内宦,年幼时甚至曾在御书房伺候过先帝,年纪大了,从宫里退出来,却无家无业,便到文勃源府上来住着,说是府上的管事,但文勃源与朝臣往来极少,住所又在宿卫军的大营里,实在清闲得很,就当是养老颐年。

顾老白净的脸面上挤满皱纹,手背、手腕及脸都生有老人斑,看着应该有上百岁的年纪——以他曾侍侯过先帝的经历来说,怎么也要九十岁往上了——双眉也是雪白一片,但双眸里敛着一道浅金sè的瞳光,显然他也有着明窍境中期甚至后期的精深修为。

而再看顾老浅金sè的瞳光凝而不散,予人有光焰之感,或许是也已经掌握完整的道之真意。

看到这一幕,陈海心里十分困惑。

明窍境的玄修,寿元也就在一百二十岁到一百五十岁之间,自燕州有史以来,还没有哪位明窍境玄修能活过一百五十岁的极限。

因而对明窍境玄修而言,年纪一旦过了七八十岁,肉身气血是会走下坡路,一年不如一年,但在濒死前,肉身不至于龙态龙钟成这样子啊?

唯有一种可能,就是眼前这顾老到七八十岁才开始修炼,当时的容颜已老,然后十数年苦修,再一步踏入明窍境,才会是这般的模样。

七八十岁气血都早已经衰竭,而内宦又都是经过阉割的假阳之人,七八十岁才开始修炼,竟然能修入明窍境,到底是怎样的神功仙诀才能做到这一点?

又或者说有一种神功仙诀,与“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的葵花宝典一般,只适合阉割之人修炼?

陈海心既惊且疑,发现他对燕州及赢氏皇族及燕然宫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赢氏皇族及诸多宗门,包括道禅院在内,能传承数千年,自然有着他人所窥不破的底蕴在,更何况诸宗传说神陵山里还坐镇着燕州唯一活过八百岁的陆地神仙级人物魏子牙神龙见首不见尾。

文勃源有要务在身,一时半会不能回来,陈海就坐在那里与老态龙钟的顾老闲谈着,发现顾老看着修为不如文勃源,但博闻强记,学识极为惊人。

从天文地理、玄法修行、练丹铸器、机关傀儡、宫室营造乃至排兵布阵,说是帮文勃源打理这座府邸杂务的顾管事竟是无不通晓,而且就连出处也都记得一清二楚,仿佛是一部活着的百科全书。

要不是陈海融合了两个世界的思维,常有他人难以企及的奇思妙想,谈论机关傀儡、排兵布阵之学,都非是顾管事的对手。

别人以为陈海在写《练兵实录》有所保留,但实际上除了研究最深的武道秘形确有相当部分的保留外,陈海将他这几年来融合两个世界的治军思想所得,都如实抄录下来。

要说在排兵布阵上一定有所保留,那也是陈海此时治军用兵都还远谈不上成熟,需要积累更多的学识才能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此外,陈海为研究神机战车,这段时间投入极大的精力研究机关傀儡,但除了他有一些极新颖、超越燕州世人的想法及精巧设计外,对机关傀儡术及法阵禁制本身的诸多研究,也才能算是刚刚踏入门槛。

所以在顾老面前,陈海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顾忌,等不来文勃源,也不便在院子里随意走动,就在陪同顾老饮茶,痛快淋漓的畅聊一番。

陈海清晨时就赶到文勃源府上,这一席话谈下来,不知不觉间就闲聊了一天,等到文勃源赶回来,外面已经是星光满天了。

文勃源身为宿卫军中郎将,为京营三军的主帅之一,身边还是有十数名嫡系扈卫守护安全的。

这些人都是陈海此前在西园军都没有见过的,看年纪都是三十岁以下的青年内宦,身穿紫袍紫甲,身后都还背着同式样的灵剑,竟然都是明窍境的剑修,进退步伐及气息极为相似的,陈海猜想他们遇敌时能组织极其强悍的剑阵御敌。

陈海在潼北府也听说帝君是在燕然宫一群内宦近臣的协助下,才重新修成道丹,但燕然宫里突然冒出这么多青年好手,他的心里还是极其震惊。

除了十数内宦剑侍外,还有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宦官,陪同文勃源一起回来,大概是进院子就听到陈海与顾老在议排兵布阵之事,文勃源进门就哈哈笑道:“顾大哥隐逸兰院多年,大概也是第一次棋逢对手,遇到能长聊如此之久的小友吧?”

“你们回来了。”顾老自己说是文府的管事,看到文勃源与另一位中年宦官走进来,却也不起身相迎,只是微微颔首,就当是回过礼,看得出他在宫中的资历极深,说是文府的管事,准确的说更应该是隐居在这里。

陈海这时候却是不能拿大,与吴蒙、齐寒江、苏绫连忙站起来,给文勃源及另一人行礼。

“我是黄门侍郎张忠,”那人也不需文勃源替他介绍,给陈海回礼时,就直接自承家门,笑着说道,“勃源赞你有用兵之才,我们这些燕然宫里的老人,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勃源也力主要在宿卫军力推你的治军之法。仰慕已久,特地赶过来相见,还望宿卫将军不要怪张某太唐突了。”

论品秩,宿卫将军与黄门侍郎相当,但陈海看张忠竟然也是道丹境修为,站在那边予人深渊翰海、深不可测之感,心知张忠必是燕然宫受益天帝信任的嫡系近臣,帝眷正隆,绝非他这个还需要投靠文勃源才能保性命的宿卫将军能相比的。

认真说出来,文勃源也是出身燕然宫的内宦,还是益天帝西征之时,才分派到英王赢述身边担任散骑常侍,未曾想竟成为帝君最终赢得帝权之争的一招妙棋。

现在听张忠与文勃源都是燕然宫老人自居,陈海心想这位顾管事,虽然修为没有踏入道丹境,但文勃源、张忠都以“大哥”相唤,想必在燕然宫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九章 文府高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