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一十章 新职务

第二百一十章 新职务

这边是文勃源的一处别院,没有那么多规矩可讲。

顾老似乎不愿意参与世俗事务,只要要陈海得闲可以过来找他喝喝茶、聊聊天,就起身离开了,到后院伺弄花草去了。

陈海这些年虽然在燕州博览群书,但时间毕竟有限,各方面的学识积累都有欠缺,跟顾老畅聊一天,所得极多,自然不介意过来喝茶聊天的。

这会儿,文勃源嫌屋里地方狭仄,招呼大家到外面宽敞的院子里坐下,就直截了当问及陈海将来的打算:

“你说要辞去潼北大仓司丞的官职,我这些天都忙于其他事务,都没有机会找你过来好好聊一聊,你现在说说,你到底有什么想法?”

陈海心知他拒绝董氏婚约之事,应该早就传到文勃源的耳里,心里就觉得滑稽好笑,他以往千方百计的要想摆脱文勃源及十九王赢述的控制,这会儿却又自投罗网来了。

不过,他有拒绝董氏婚约在前,心想只要文勃源不知道他们与董潘在车里的秘谈,此时就会更信任他,陈海说道:“陈海推去俗世之事,是心念修行,然而世事唯艰,实在是想不到简单一件事背后会有如此多的缠绕。陈海此时该何去何从,一时间也茫然无措,特意过来找文大人,也是希望文大人能帮陈海拔开眼前的迷雾。”

文勃源对陈海此时的态度是极其满意的。

文勃源一时间也没有想到武威神候董良的两个儿子,世子董畴与秦穆侯董寿之间的关系竟也是如此的微妙,心想陈海都不惜激怒秦穆侯董寿,也要拒绝董氏婚约,那陈海此前写信跟他说想辞去潼北大仓的职务以便潜心修行,也应该是陈海的真实想法跟意愿,并不是想要摆脱他们这边的脱身之计。

文勃源这一刻,心里对陈海所存的芥蒂就消除掉了,这时候心里自然是十分的畅快,心想陈海留在学宫修行,短时间就算想也不可能回河西去了,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文勃源与张忠相视一笑,张忠他们对陈海这个人还不是十分的重要,总觉得他夸大其辞,便笑着跟陈海说道:

“你想回学宫潜心修行,我也不该阻你,但时局动荡,你也当为朝廷、为帝君效力,不能两耳不闻窗外行就只顾自己的修行……”

“文大人教训得是。”陈海坦然接下文勃源此时的所有责怨。

要不是文勃源与十九王赢述欲用蛊魂丹控制他的神魂,文勃源此时谆谆教诲也足以令人动容,谁能想象文勃源谆谆教诲的背后,藏着那样的yīn毒心思。

文勃源也甚是满意陈海的态度,继续说道:

“我听说你在潼北大仓任职,对机关傀儡术十分用心,帝君这次有意在太尉府之外新设将作监,专司兵甲、战械及宫殿、城池的营造,会用奎狼宫大祭酒陈玄真执掌。陈玄真与你也有提携之恩,同时他又是屠子骥的座师,你可以到他麾下担任将作少匠,一来职事清闲、不会打扰你的潜修,二来到将作监也有机会接触更多的机关傀儡及兵甲铸造之术,也有助你的修行,同时也方便聚泉岭铸造出更多的精良兵甲来。”

“多谢文大人替陈海考虑周全。”陈海谢道。

文勃源替他的安排确实极符合他的心愿。

兵甲、战械、宫殿、城池的宫造,此前都是隶属于太尉府管辖,此时新设将作监,也就一纸文书的事情。

将作少匠原先是太尉府专门负责甲战械修造的官员,以后会专门划归将作监管连。陈海担任这个职务,看上去级别要比他此前担任的将职低得多,却有机会接触到太尉府此往所秘藏的机关傀儡图样。

陈海此前虽然设计出神机战车的初型图,聚泉岭也试制好几辆机关战车,但就实用性都不趁陈海的心意,说到底还是他对机关傀儡的研究太肤浅了。

陈海想辞去潼北大仓的职务,减少与西园军及董氏的牵绊,也是想能有更多的精心研究机关傀儡术。

文勃源能准确说中他的心意,说明文勃源在潼北大仓有他的眼线,说不定在聚泉岭也有他的眼线,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谈妥这些事,文勃源就跟陈海说道:“燕京城里也诡谲莫测,短时间也不得安生,你暂时就在大营里多住两天–你身为宿卫将军,虽然是虚衔,但只要报备过,车辇出入大营也不算逾矩。宿卫军的编训操练,我也想能征询到你的意见。”

“多谢文大人爱护。”陈海拱手相谢,也不拒绝文勃源的安排。

虽说文勃源还是想一步步将他绑上宿卫军的战车,这不是他所愿,但他这次是将秦穆侯董寿得罪干净了,世子董畴那边短时间内怕也不会有什么表示,那他在明面上就已经失去董氏及太微宗的庇护,此前被压制下去的新仇旧恨,就有可能都跳到台面找他算帐。

他虽然在铁桥巷有住处,但都不及宿卫军的大营及学宫里安生。

***********************************

文勃源与黄门侍郎张忠,还有其他事情商议,陈海就起身告辞离开,由文府一名内宦小吏出身的老奴引领着,差不多是东大营最深处,有一栋独立的小院坐落在山谷里。

这栋小院环境也相当幽静,因为就位于神陵山北麓的山谷里,灵气也极为充裕,随时随地都能够修行。

三间相对宽敞的主屋及两边的厢房围合出一间院子,陈海与吴蒙、齐寒江以及苏绫临时住着,却也清净。

或许文勃源此前安排别的客人临时居住过,床褥等物一应俱全,还崭新得很,都不需要额外准备。

而在这里出去,进入神陵山西南的学宫也甚是方便,不用担心会有刺客敢闯到神陵山及宿卫军大营来。

过了一会儿,文勃源安排剑侍给陈海送来一枚能出入宿卫军大营的符牌。

陈海虽任宿卫将军,却是虚衔,仅仅是表示他有宿卫宫禁的资格,文勃源所送来的这枚符牌,才真正是宿卫军校尉级武官所专用,在宿卫军内部权限也大,要比虚衔管用一百倍,甚至能携带嫡系扈从、乘车马出入大营辕门。

要不是文勃源试图用蛊魂丹控制陈海的神魂,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文勃源对陈海都可以说是礼遇到极点了。

送走剑侍,关上院门,吴蒙才眉头微蹙的说道:“文大人在聚泉岭似乎也有眼线,要不要知会周景元、丁爽他们一声?”

吴蒙这些年在陈海身边,有些事不需要陈海特别吩咐什么,也知道陈海实际上是对文勃源有所戒防的。

聚泉岭收留五六万饿俘及诸氏族人,很难说将所有的眼线都清理掉,但现在怕就怕某些有心人的眼线布得太深,将聚泉岭所有的秘密都窥过去。

既然文勃源有可能将眼线安排到聚泉岭,那其他仇恨陈海或贪图练兵实录后续内容的势力,自然也会将眼线安插到聚泉岭去。

闹出乐毅这样的事情后,各方面对这些事都十分的敏感,吴蒙也不会聚泉岭日后会被他人从背后插一刀——也恰是闹出乐毅这样的事情后,吴蒙相信各方势力更热心往聚泉岭安插眼线了。

赤眉教安排奸细在陈海身边潜伏数年,就冒出一代名将出来,谁知道还能从陈海身上挖出什么东西来?

既然有眼线潜伏到聚泉岭,吴蒙就觉得有必要继续清理。

“唉……”

陈海轻轻一叹,摇了摇头不让吴蒙通知聚泉岭再做特别的梳理,他实际上都不担心聚泉岭的铸造内场,都有可能会被有些势力的眼线渗透进去。

聚泉岭有一天倘若想大量往外供应淬金级的兵甲及机关战车–也必然需要对外大量供应精良兵甲、战械,聚泉岭才能换得更多的发展资源–湖泥矿砂及机关战车的秘密就不可能永远瞒住。

不过,湖泥矿砂的形成原因,哪怕是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当世人想要捅破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聚泉岭已有一定的防备力量,其些势力暂时不大会出手争夺聚泉岭的控制权,但陈海心里清楚湖泥矿砂的形成原因,就算是被赶出聚泉岭,还能再找到一处能批量治炼淬金铁的矿源。

而聚泉岭此时所试制的机关战车,也比较初级,不需要特别的保守秘密;关于神机战车暂时还不能实现的一些新设计构想,相对要珍贵一些,他都留给舅父陈烈保管了。

而真正更精妙的构想,还需要随着他对机关傀儡术的研究日益精进,真正能融合两个世界的思想精华后,待他自己一点点的去挖掘。

更为重要的,他也有意想将机关战车制造的一些秘密,一点点的泄漏出去,希望有朝一日罗刹魔倘若真通过血云荒地大举侵来,燕州能多一些防备;而同时诸多势力能源源不断的从聚泉岭获得一些新的、有用的秘密跟新鲜东西,反而会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给聚泉岭争得生存及发展的空间。

都说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要不是能不断从聚泉岭获得好处,谁会纵容聚泉岭在秦潼山发展壮大?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章 新职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