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02 万,万少爷

202 万,万少爷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天晚上和陈队长的聊天,让我激情澎湃、热血翻涌,让我对未来的路充满信心。我相信我舅舅经过二十年的沉淀之后,必然可以重新颠覆这个世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这种想法,也使得我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第二天早晨起来之后也变得精神奕奕,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自信的气息。和李娇娇一起吃过早饭,她去上课,我则去了搏击社。

和平时一样,大清晨的搏击社并没有多少人,但是经过昨天和万江流的一战之后,我在这里也算是彻底的扬了名。我一出现,就立刻有人和我打招呼,我也亲切地向他们回应,然后开始练习搏击。当然,我身上有伤,练得不能过猛,稍微意思意思就行了。

随着日头慢慢升高,来到搏击社的人也越来越多,和我打招呼的人也非常的多。其他地方不说,但在搏击社这,肯定是强者为尊,越能打的越受尊重,所以我也坦然受着大伙追捧。后来,万江流也来了,同样热情地和我打了招呼,并且和我一起练习起来。

在总体实力上,我确实要胜过万江流一筹,不过我知道自己只是胜在实战经验上,万江流身上还是有许多东西值得我学习的,比如他出拳出腿的方式都很流畅、正宗,不仅行云流水很有美感,看上去也十分潇洒从容。

于是我们一边练习,一边互相探讨有关搏击的经验和技巧。

和万江流聊天的过程中,也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也知道了平时陈队长不在的时候,就是万江流负责教大家一些技巧的,所以他在搏击社里的地位很高,虽然也有人在私下骂他,但有什么事也能一呼百应。

现在我来了,我也能教大家一些技巧,于是大家对我也挺尊敬的。

虽然万江流没事就去找人挑战,但和他混熟了以后,就知道他是个挺随和的人。一开始,万江流以为我也是这个学校的,还问我是哪个班的,怎么以前没见过我。

我跟他说不是,我是到这避难来的,然后简单讲了一下我和宋光头的事情,还说要不是陈队长护着我,我现在已经死了。

别看万江流在这学校混得还可以,但也仅限于在学校了,一点社会的边都没有沾过。所以说起这些道上的腥风血雨,当场就给他惊得一愣一愣,看我的眼神也更不一样了。

“大,大哥,我以后能跟你混去吗,我实在不愿意上学。”知道我是个虎落平阳的江湖大哥之后,万江流和我说话的语气都小心翼翼了。

虽然看得出来万江流确实对外面的世界很是向往,不过我知道像他这样的人并不适合走这条路,他爸是这学校的教导处主任——别小看这个头衔,能在这所贵族学校担任这个职位,那背景也是相当不简单的。如果我真把万江流给拐跑了,他爹估计能把我给弄死。

于是我婉言拒绝了他的请求,说你还是好好上学吧。

万江流虽然挺失望的,但对我也更尊重了。

一连两天,我都是在搏击社中度过,和他们这帮人也混得越来越熟。当然,我都是在上课时间过来,而且因为这学校里的人并不热衷打架,所以我打败万江流的事情也仅限于搏击社的人才知道,并没有在学校里面传开,所以整个事件李娇娇也不知情。

很快,十天就过去了七天。

这天中午,我和李娇娇到食堂吃饭,刚占了个位子坐下不久,就有一帮人走过来,说这位子是他们的,让我们换个地方坐。

食堂是公共区域,都是随便坐的,哪有什么固定位子,这帮人也是没事找事。我刚想有点意见,但是李娇娇赶紧把我拉开了,坐到了另外一处空座上,跟我说千万别惹中间那人。

我回过头去,看到他们已经坐下来了,坐在最中间的是个面sè非常狂傲的少年,头发前面还染着一撮白毛,看着感觉挺有气势。

“他叫贺文鼎,是个挺有名的二代,在我们学校做事挺张扬的,还是不要招惹他了。在我们学校,陈队长也不是什么事都能罩得住,贺文鼎要是动用家里势力对付咱们,咱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看我的脸sè不太好看,李娇娇小心翼翼地劝着我。

本来我确实有点不太高兴,但是看李娇娇这么说话,反而忍不住笑了起来,说哎呦,我们一向骄纵跋扈的大小姐李娇娇,什么时候做事变得这么沉稳和低调啦?

面对我的嘲笑,李娇娇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颇为无奈地说:“哎,以前确实觉得自己有钱挺了不起的,来了这个学校才知道我家那点钢镚根本就不算什么,这地方的牛人大咖实在太多了,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不能给我爸惹麻烦。”

我更乐了,说可以的,能认识到这点,就说明你这学校没有白来。

李娇娇瞪了我一眼,又小心翼翼地问:“王巍,以前的我是不是挺讨厌的?”

我回想了一下她曾经的做派,诚恳地点着头说:“确实讨厌,你那个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劲儿,看了就叫人不想搭理,不过现在好多了。”

李娇娇紧张地说:“那你还喜不喜欢我了?”

李娇娇这问题问的,就好像我以前喜欢她似的,让我一阵无语,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在这时,一个流里流气的男生走了过来,弯下腰跟李娇娇说:“美女,文哥说想和你交个朋友,方不方便留一下手机号啊?”他一边说,一边还指了一下后方。

我们回过头去,就见他指的是刚才抢了我们座位的那帮人,而这学生口中的文哥,显然就是李娇娇刚才说的贺文鼎了。

此时此刻的贺文鼎,满脸傲慢地坐在一帮人中间,而且眼睛直勾勾盯着李娇娇,嘴角还撇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浑身上下更是透着自信的气息,仿佛认为李娇娇肯定不会拒绝。那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他是微服私访的皇上,能看上李娇娇这样的平民女孩,是李娇娇本人的荣幸,应该立刻感恩戴德才对。

其实看见漂亮女生,要个电话实属正常,可贺文鼎那个做派实在太讨厌了。更何况,李娇娇旁边还坐着个我,虽然我俩不是情侣关系,但起码看着像是情侣,这不是打我脸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位子抢了也就算了,毕竟我是来避难的,不是来度假的,能不惹事就不惹事。但是现在,连我的妞都泡,那还了得?

然而我正准备让旁边这小子滚蛋的时候,就看到李娇娇从随身带的包包里拿出笔和纸来,唰唰唰地写了几个数字,写完之后就把纸条递给那个男生。那男生正准备伸手来接,我赶紧抓住李娇娇的手,吃惊地问她:“你干嘛啊?”

李娇娇小声说道:“没事,号码虽然给他了,但我不会接他电话,也不会回他短信。像他这种人,也就图个新鲜,过两天就换对象了。”

不得不说,李娇娇还是挺有办法的,看来没用这招少对付那种纨绔子弟。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愿意李娇娇当着我的面给别的男生电话号码,我也说不上来我是什么心理,大概就是觉得很没面子吧。

于是我从李娇娇手里把纸条拿出,三下五除二地就撕碎了,在李娇娇讶异的目光里,淡淡说道:“不要给他。”

“哎,你什么意思?!”旁边这个男生露出一脸凶狠,并且抓住了我的领子。

我也不跟他废话,直接抓着他的手使劲一扭,这小子立刻“嗷”的一声惨叫,大叫着疼疼疼疼疼疼……

与此同时,哗啦一声,贺文鼎等人立刻包围上来。

在这学校,打架场面显然并不多见,所以随着那男生的一系列惨叫,还有贺文鼎等人的重重包围,偌大的食堂立刻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往这边张望。

“你干什么!”贺文鼎并没立刻动手,而是指着我怒喝。

旁边的李娇娇也吓坏了,赶紧跟我说:“王巍,你快把人放开……”

我用力一推,那男生便一屁股坐倒在地,还捂着自己的手嗷嗷直叫,眼泪都挤出来了。而我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皱着眉头说道:“以后注意一点,不是谁的领子你都能抓的。”

我说这话可不是故意装逼,我就算是个落魄的江湖大哥,但也没到了那种谁也能抓我领子的地步。当然,在其他人看来,我这就是在装逼,而且还装得特别浓,贺文鼎顿时就出离愤怒了,两条眉毛高高扬起,伸手就准备扇我耳光,嘴里还骂:“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但是还不等他的手完全落下来,旁边的人就赶紧拦住了他,小声地提醒他不要在这打架,否则会惹麻烦。贺文鼎气喘吁吁地看看左右,没有发现保卫科的踪迹,才往前走了一步,盯着我说:“小子,看你还挺狂的,要不咱们到后面练练?”

在公共场合打架,肯定会惊动保卫科,所以贺文鼎才约我到食堂后面的巷子里去。到底是个学校,就是再安全再干净,里面也都是些精力无处发泄的热血少年,总有发生在黑暗角落里的斗殴事件。

贺文鼎想整死我,却不知道这正合我意,于是我云淡风轻地说:“去什么食堂后面,被保卫科抓到就不好了,要不咱们去搏击社吧。那地方可以光明正大地挑战,保卫科还不管,怎么样啊?”

贺文鼎要找我麻烦,李娇娇本来就挺着急的,一直在想着怎么帮我圆场。结果没说两句,我竟然主动要约贺文鼎到搏击社去,这简直是开国际玩笑,李娇娇的脸sè都不对了,不停地冲我使着眼sè,但我假装没有看到。

而贺文鼎的面sè却有点犹豫,似乎不太想去搏击社的样子,我心里还有点纳闷,难道他知道我在搏击社混得挺好?这几天我在搏击社也没见过他啊。结果贺文鼎开口问道:“搏击社能挑战我知道,但是那里能多打一不?”

我一听就乐了,原来他是在计较这个,便继续说:“能啊,只要我愿意,一挑一百都不是问题。”

一这么说,贺文鼎就放心了,说:“行啊,那咱们就在搏击社见,你小子可别半道跑了。”

说着,贺文鼎便转身就走,他的那些人也迅速跟上。我也要跟过去,李娇娇却拉住我,焦急地说:“王巍,你疯啦,去搏击社干嘛?他们那么多人!”

我乐呵呵的,摸摸她的头,说放心吧,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虽然我说的挺轻松,但李娇娇还是无比紧张,一路上不停劝我别和他们打,还说:“我知道你现在挺能打的,可你能打得过这么多人吗?就算你能打得过,人家再报复你怎么办,你就剩几天了,就不能消停会儿吗?”

不得不说,李娇娇自从来到这个学校以后,变化还挺大的,不光少了很多自以为是,还知道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了。不过我还是跟她说没事,让她就在一边看好吧。

贺文鼎他们一干人在前面走,我和李娇娇在后面跟着,而在我俩身后,则还有一大帮人。因为贺文鼎在学校里是个名人,刚才又和我在食堂吵架,当时四周好多人都看见了,也想看看热闹,所以都跟过来了。

当然,也正因为贺文鼎是名人,而我则名不见经传,身后的人也大多认为我完蛋了,各种同情我的声音不断飘过来。这也让李娇娇更着急了,还跟我说要不去叫陈队长,但是被我给拒绝了,说叫来他就不好玩了。

贺文鼎他们一边走,一边还回头看看我,似乎是怕我半道突然逃跑。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是我怕他们跑了,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引到搏击社里去的。

很快,我们一大帮人就进了体育馆,并且来到搏击社的门前。贺文鼎回过头来,看到我还跟着,不禁满意地说:“不错,是条汉子,待会儿我可以下手留情一点。”

他一边说,一边推开了搏击社的门。

贺文鼎先进去之后,我便立刻就要跟上,但是李娇娇又拉了一下我的胳膊,显然并不想让我进去。我冲她笑了一下,便拉着她的手一起走了进去。

此时此刻的搏击社里,当然和平常一样热火朝天,呼呼喝喝之声此起彼伏。大家平时都在上课,空闲时间不多,但又对搏击非常热爱,所以好多学生主动放弃午休时间,吃过饭后就到这里来大展身手,尽情地挥洒自己的汗水和青春。

所以一天之中,中午是搏击社人最多的时候,呆在里面的人至少有七八十个。

贺文鼎显然没来过这个地方,进去以后还四处打量,点着头说:“不错不错,确实是个好地方,很适合我这样的好战分子,看来以后我要经常来了!”

旁边的几个人立刻拍起他的马屁,说文哥要是来到这里,必定能在这里称王称霸,把这里的家伙们都打得屁滚尿流。

贺文鼎故作谦虚地说:“也不能这么说嘛,说不定这里还是有高手的,我很希望能和高手较量较量,已经很久没有尝过热血的感觉了。”

听他这么装逼的语气,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忍不住说:“嗯,你很快就会热血了。”

“是吗?”

贺文鼎回过头来,同时目光凌厉地直射向我:“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来吧,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话音落下,他们这一圈人便再度把我包围起来。

显然,贺文鼎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收拾我了,所以才刚进门就迅速把我包围起来,从食堂跟过来的那些人还没进来,只能站在外面焦急地看着。

气氛,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极其紧张,李娇娇则死死抓着我的胳膊,似乎要和我共进退,甚至还在帮我打圆场:“贺文鼎,他身上有伤,你能不能别咄咄逼人?”

贺文鼎的嘴角勾起一丝轻佻的笑:“现在知道身上有伤?他早干嘛去啦,要来搏击社,也是他主动要求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行了,你赶紧让开吧,别一会儿误伤着你,我可是会心疼的哟!”

贺文鼎一边说,一边还恶心地用舌头舔了一下嘴角。

他这样子,无疑让我心中的怒火更旺盛了,当着我面调戏李娇娇,简直就没有法忍。于是我轻轻推开李娇娇,说你先到一边去吧,我来收拾这帮家伙。

“哥,怎么回事?”

李娇娇还准备再说什么,就在这时,有几个搏击社的人走了过来,跟我打着招呼。搏击社里现在人虽挺多,但我们这一大帮人走进来,还是引起了好多人的注意,并且也看到了我,所以和往常一样,有人立刻过来和我打招呼了。在搏击社里,连万江流都叫我大哥,我平时也会教他们一些打架技巧,所以他们平时也会尊敬地叫我一声哥。

我指着面前的贺文鼎,说没事,他们要挑战我。

我们这一帮人进来的时候,本来就引起了搏击社众人的注意,不知道我们是来干嘛的,所以纷纷安静下来,还都奇怪地看着我们。可想而知,在我说出这一句话之后,搏击社里的众人都吃惊不已,当时就纷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着。

“哥,怎么回事?”

“谁这么没长眼睛,竟然要挑战你?”

“真是的,不知道你身上有伤吗,有本事也等你好了之后再挑战啊!”

在搏击社里,我也算是个小核心了,地位并不比万江流差,所以当时就被众人团团围住,人人都在和我说话,好似众星拱月一般,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我在这里的地位必然不低。在一片亲切又焦急的问候声中,刚才还为我感到担心、拉着我胳膊想把我带离这个地方的李娇娇也有点傻眼了,一双眼睛呆愣愣地看着我,面上也充满了迷茫和疑惑,显然很想不通为什么搏击社里的人和我会这么的熟。

再看贺文鼎,一张脸都绿了。看到这么多人和我打招呼,他就是再傻也该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他引到搏击社来了。而且我之前还说了,挑战是可以多对一的,那也就是可以多对多,他怎么能不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担忧,所以额头上甚至都有汗珠淌了下来。

和他在一起的那帮人,也是个个紧张起来,忍不住悄悄朝着贺文鼎靠拢,现在贺文鼎就是他们唯一的精神支柱了。

而我决定给他们雪上加霜,指着贺文鼎这一干人,平静地说道:“要挑战我的,就是他们几个!”

“妈的,是哪个不长眼的?”

“就是就是,要挑战来找我们啊……”

因为门口聚集的人实在太多、太杂,搏击社的众人顺着我的手指,才纷纷看向了罪魁祸首贺文鼎。但是就在他们看到贺文鼎的刹那,刚才还义愤填膺的众人突然安静下来,个个面面相觑,不说话了。

偌大的搏击社,突然变得非常安静,好像掉下来一根针都能听到。

刚才还自以为诡计得逞的我,微微皱起眉头,同时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看来贺文鼎的名气确实够大,就是搏击社的众人也不敢轻易招他,怪不得李娇娇一开始就劝我不要惹他。

随着众人安静下来,贺文鼎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刚才还绿了的脸瞬间又恢复常态,额头上的汗珠也随之消失不见。

轻佻的笑容,也再次浮现在贺文鼎的嘴角。他慢慢走出来,轻狂地看着我说:“小子,以为把我引到搏击社,就对你有利了么?老子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这学校是谁家开的!”

贺文鼎的的声音不大,语气却极其狂妄,瞬间就在这安静的搏击社里爆炸开来。我的眉头皱得更深,知道贺文鼎能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说实话,我确实没有想到贺文鼎的地位有这么高。毕竟在这学校里面,有钱有背景的学生多了,那真是领导家的孩子多如狗,没有点真正强悍的背景,在这学校肯定是站不住的。现在看来,贺文鼎确实够强,在众多的学生里面算是佼佼者了。

之前还想着叫搏击社的朋友帮我一起对付这个家伙,现在看来,这个梦想要破碎了。没有办法,自己装的逼,怎么也得撑下去。

不就是一对多吗,我就算打不过他们这么多人,但他们也休想在我手上好过。我正要接受贺文鼎的挑战,人群之中突然远远飘过来一个声音:“哦?你说说看,这学校是谁家开的?”

听到这个声音,刚才还无比嚣张的贺文鼎,身上突然就打了一个哆嗦,他颤颤巍巍地回过头去,看着声音来源处结结巴巴地说:“万,万少爷!”

看网友对 202 万,万少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