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羞辱

第二百一十一章 羞辱

陈海让吴蒙、齐寒江、苏绫暂作休息,他心闲下来,在卧房里却寝食难言,掏出董宁送过来的书函,看她娟秀透纸的字迹,实难想象她是在那样的心情下,还不忘提醒他及时脱离险境,甚至都没有想过,这事泄漏出去,将会让她在董氏、在河西更加尴尬、窘迫。

陈海对董宁的感情没有那么深,还一度因为伏蛟岭鞭刑之事而有所生分。舅父跟他提及与董宁的婚约之事,他更多也是考虑董宁的秉性,确实远非其他的宗阀贵女能及,这才不会拒绝与董宁的婚事。

而在董潘正式告诫这边之后,陈海表现出惶恐,主要也是希望世子董畴能知道他们确实是疏忽了,表明他绝无要傍董寿大腿的意思,仅仅是没有想到那么深而已。

而一旦真要在世子董畴与秦穆侯董寿之间做选择,陈海并无选择,心知舅父陈烈也绝不可能会弃世子董畴,而选秦穆侯董寿。

不仅董畴是武威神侯董良的嫡长子,更重要的,董畴在河西待人处世,要比反复无常、性情暴躁的董寿宽和得很,或许者更有城府,更有一代霸主的气度;只不过董畴城府再深,也绝难容忍他的世子地位受到同胞兄弟的威胁。

那时候陈海已无暇再去考虑董宁的感受。

陈海这时候捏着董宁的信函,情不自禁的想,当时难道真没有第三种选择吗?

只可惜现在木已成舟,再想做什么挽回,一切也都迟了。

************************

秦穆侯董寿这些年来一直都支持在初曦时分修练不缀,修练过之后才大睡一场,到午时起床署理公务,然而他胸臆间充满着被羞辱的怒火,恨不得将陈海这畜生揪过来撕成两半。

陈烈虽然没有实权,但好歹还是河西援军的副帅,羞恼成怒的董寿理智还在,只是将怒气撒在那些看着碍眼的奴役侍女身上,一下午就有三名碍手碍脚的奴仆被他让人拖出去抽得半死不活。

也差不多到星光满天之时,董寿才突然想到他与董宁昨日到燕然宫觐见帝君时,董潘有那么一会儿反应很怪异。

神侯正值春秋隆盛的年龄,董寿等其他兄弟即便有争嫡世子位的心思,也都没有公然表露出来;而对其他董氏族人而言,此时也只需要效忠于阀主董良,没有必要这时候在董畴及董寿等人之间做出选择,大家平时都是遵令行事。

因而,董寿也就没有特别防备着董潘,满心以为他与陈烈在燕京敲定婚约后,河西也不会再有人站出来公然反对,但他这时候越想越不对劲:董潘应该是听到他与董宁谈婚约时,神sè才突然变得异常,而晚宴前董潘还特意亲自赶过去接陈烈,行为就更可疑了。

他身边有人专门为婚约的事情,试探过陈烈身边的人,表明那边对这桩婚事并不排斥,所以晚宴上才会有人大胆提及这事;而陈烈那边态度突然转变,也就是酒宴开始前不久。

董潘!

董寿这时候想明白了极可能就是董潘在背后捣鬼坏他的好事,他浑身的汗毛几乎都要炸开,虎目怒瞪,眼瞳里透漏出寒煞厉芒,恨不得将董潘揪住过来生吞活剥了。

董潘为何不惜得罪自己,也要破坏此事?

董潘是董畴的人?

是董潘认为陈海成为他的女婿,会妨碍到董畴的地位,擅自主张跳出来破坏此事?又或者董潘早就知道董畴不想陈海成为他的女婿!

董寿心想还是后者,董潘要是不知道董畴的态度,还不至于胆大妄为敢擅自做出这样的事情。

董寿想明白这一切,胸臆间有一股暴躁的情绪在翻腾,他还没有丧失理智要拿董潘怎么样。

董潘毕竟是董氏族人,他即便能抓住董潘的把柄治罪,董氏内部也有专门的宗老处置不宵子弟,还轮不到他出手;至于陈海,他敢拒绝董氏女的婚约,就是羞辱了董氏,这时候绝不能轻饶了他。

“将陈海找过来!”董寿打定主意,披衣走出卧房,吩咐守候在外厢房的随扈,将陈海找过来说话。

既然董畴不愿意陈海成为他手里的筹码,他难道就能坐看陈海彻底投向董畴,将来有机会成为他的绊脚石。

随扈跑去找陈海,董寿坐在书里起想越怒,同时他犹感到后背脊有丝丝寒意透上来,没想到董畴暗中戒防他如此之深,甚至直接插手,以防止陈海成为他手里的筹码,难道董畴已经知道自己更适合修炼五岳乱魔诀,有望在他之前修成道胎,继而会威胁到他的嫡世子地位吗?

董寿以为他已经够谨慎了,却没想到看似宽和的董畴暗中像毒蛇一样盯着他,这令他感到丝丝寒意的同时,更是怒不可遏,心里想着找什么借口,将陈海直接废掉,他也绝不会让陈海有机会效忠董畴,将来成为他的绊脚石……

桃花坞与梅坞堡相距极近,昨天发生那样的事情,派出请人的随扈也不敢稍耽搁,半盏茶后就回来禀告说陈海一打早就进燕京城拜访文勃源去了,到现在还没有返回。

“没回来!”董寿虎目怒瞪,几乎要将传信的扈卫胸膛都剖开来。

他到这时才反应过来,而陈海这小畜生竟然都早早料及他的反应、逃出了梅坞堡,这令董寿感觉是受到加倍的羞辱,但他这一刻反倒冷静下来了,没有暴跳如雷,眼瞳里透漏出yīn狠恶毒的焰芒……

*********************

文勃源事务繁忙,还要时时留在燕然宫里,侍候帝君的召询,之后一连数日都再没有露面——东大营这边的两万将卒,由一名燕然宫内宦出身的散骑都尉统领,同时设镇抚司,控制着东城门以外及神陵山周边的防务。

陈海也不清楚他夜投文勃源,董寿知道消息后要过多久才会恢复理智。

只要河西援军还驻扎在梅坞堡,陈海心想着他还是留在宿卫军东大营内,更安生一些。

秦穆侯董寿,作为河西董氏差不多第四、第五号实权人物,所能调用的人与物,绝非董潘能及。

陈海这时候还不能冒着被董寿派人暗杀的危险,到处狂闯去,即便是写信给舅父陈烈,也只是托请宿卫军的人帮忙转交,也不敢轻易让吴蒙、齐寒江他们在外面露脸。

何况将监匠还没有正式成立,文勃源举荐他任将作少匠,还需要走一趟程序,陈海就耐着性子在东大营,每日都是找顾老喝茶,讨教机关傀儡术。

顾老说是没有真正研究过机关傀儡术,但他这辈子都在燕然宫的御书房里侍候。虽说皇族赢氏手里最顶级的玄法仙诀不会随意放在御书房里,但御书房里所收藏的资料,依旧有着诸宗弟子难以想象的珍贵跟富足。

顾老大半辈子就沉浸在书海里,再加上博闻强记,可以说是过目不问,他胸臆间的学识,也足以回答陈海现阶段有关机关傀儡术的一切疑难问题。

一时间,陈海也就完全不觉得身在宿卫军东大营有什么难熬的,隔三岔五通过宿卫军的人,与舅父保持联络即可。

肉身傀儡作为邪法,在这片被称为九天的大陆宗门封杀,机关傀儡术却有着渊源已久的传承。

燕州并没有特别显眼的机关傀儡宗门,但在燕州南面的云州大地,墨氏、玄衍门、虚流宗,都是以机关傀儡术传承名震九天的一流宗门、宗阀。

在这些宗门、宗阀,内门弟子、真传弟子终其一生,都是以炼制最强悍的一樽机关傀儡为己任;而通常这些宗门、宗阀流传出来的任何一樽机关傀儡,都堪称大杀器级的重宝。

只可惜这些宗门、宗阀,机关傀儡术有着登峰造极的水准,也值得陈海去学习,但陈海的目标,并不是要耗尽所有精力、财力,仅仅是为自己造一樽强悍的守卫傀儡。

守卫傀儡再强悍,能抵挡一万虎狼精锐的撕杀?

道禅院当年多少强悍,明窍境以上的弟子无数,山门部署多座威力与天罡雷狱阵相当的大阵,最后还不是被二十万虎贲军剿杀干净,仅剩少数残孽潜伏在yīn影里挣扎了数十年?

陈海需要造一种能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神机战车,这种神机战阵除了防御力及攻击力要在一定的水准以上之外,更关键的还是要成本低廉、能批量制造。

唯有成本低廉、批量制造,在战场损毁一百乘神机战车,他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造出一千乘;唯有成本低廉、批量制,在战场损毁一千乘神机战车,他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造出一万乘出来。

唯有这样,神机战车才有可能会成为改变燕州格局的大杀器,而在数以亿计甚至数十亿计的罗刹魔经血云荒地侵入燕州时,才有一丝挽救的可能——那些屈指可数的天器法宝不行,诸如天罡雷狱阵这类的十大天绝阵也不行。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一章 羞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