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墨甲司

第二百一十二章 墨甲司

十一月上旬,帝君颁布帝旨,将很多隶属机构从太尉府分拆出来,成立将作监等部门,以削减太尉府的权柄,帝君任命奎狼宫大祭酒陈玄真,执掌将作监。

陈海出任将作少匠的令函,随后就送到宿卫军东大营。

太尉府此前就有兵甲战械及城池宫殿营造的部门,设有总管府辖管,这时候从太尉府分离出来,也仅仅是将总管府改为将作监府。

除陈玄真及两名少监是帝君亲自颁旨委任的高级官员外,将作匠下面还分设种类繁多的坊司,各司兵甲、器械、机关傀儡及城池营建、河工水利等事务,皆有司丞一级的官员分掌;而在司丞之下,像将作少匠这种类似技术总监、大匠师的中低级官员,数量更是多达四五百人,大多数都有学宫修习的覆历。

由文勃源推荐,陈海直接进了专司机关傀儡修造的墨甲司。

在陈海进入之前,墨甲司就有太尉府原属的司丞、将作大匠、少匠近四十人。

几名司丞、将作大匠(大匠师)都有明窍境的修为,在墨甲司任职都有好些年,算是中层官员,与那些刚学宫调进来担任将作少匠(少匠师)、蹭覆历的青年玄修,绝大多数都是京郡八族的弟子。

他们每天都到墨甲司来应卯,但更专务个人的修行,墨甲司不多的事务,实际落在少数几个寒门出身的将作少匠身上。

这几个寒门出身的将作少匠,有两人有明窍境修为,其他五人都有辟灵境后期修为,但年岁蹉跎,两鬃都已生霜发。虽然他们年轻时也才气冲天、傲视一方,但在墨甲司熬了一辈子的资历,都看不到有出头之日,志气也是消沉得很。

陈海此时已有不弱的名气,这次调到墨甲司任职,司丞及几名将作大匠都满心提防,而那些寒门出身的少匠师们,应该是早就见惯宗阀子弟的嘴脸,对陈海的态度也是淡漠。

陈海进墨甲司也不是争权夺利来的,淡漠也好、提防也好,却也没有什么妨碍。

虽说黑甲司也有专门的铸造场制造各类机关傀儡,但京营军及宫中所需要的大量机关木牛、傀儡战兽,甚至其他坊司所需要的兵甲、器械,基本上都是由宗阀控制的铸造场供应——聚泉岭也可以说是将作监的供应商之一——墨甲司这边更像是一个机关傀儡的招投标及技术监督部门。

墨甲司直属的铸造场,总共三百多匠工,规模都还比不上聚泉岭,工作作风又拖拖拉拉,靠他们怎么可能满足不了数十万京营军、神陵山及宫里每年上千具甚至数千具机关木牛的消耗?

而制造过程极其复杂、威力强大的傀儡战兽,墨甲司现在一年都造不出一具来。

虽说墨甲司极少直接生产机关傀儡,但诸宗诸族将机关傀儡供应过来,同样需要将详细的制造图纸报备过来,以便审查。

虽说将作监才刚成立,但墨甲司在太尉府的体系里,已经存在有两千余年了,早已经积存了大量的机关傀儡图纸。

宗阀世族批量供应给黑甲司的,都是较为初级的机关傀儡,有少数高级机关傀儡的图纸,都封存到学宫去了;而且一些最核心的符阵炼制秘密,谁都不会附在图纸里。所以这些图纸作为存档虽然都还很好的保存在那里,却没有谁认为会有多少价值,也不受重视。

陈海在墨甲司担任少匠师,也只能算是小中层,就将整理存档图纸的活接过去。

初步整理下来,墨甲司这些年来,陆续积存有近六千套机关傀儡的报备图纸,几乎全都是低级机关傀儡,种类却还不少,可以说琳琅满目,有运输型的机关木牛、自流舟,有专伺防御的机关盾、机关墙,有攻击性机关战兽及喷焰傀儡、寒冰傀儡等等……

虽说报备图纸有近六千套,但以玄修宗门的标准,都是最低级的一类机关傀儡;这里面的傀儡战兽,辟灵境武修也都能轻易打散架。

除了这些之外,还存有不少历任大匠师、少匠师关于这些机关傀儡的改进心得,也有不少新的机关傀儡的设计方案,但都堆在书架子上,都没有受到重视。

也难怪这些图纸方案不受重视,即便是寒门出身的少匠师,如果是专攻机关傀儡术,在学宫或其他宗门、宗阀,早就已经能接触到更高级的傀儡炼制法门了,谁还会在意这些?

而诸多专攻机关傀儡术的大匠师、少匠师,更在意机关傀儡体内的符阵禁制是否更精妙、够强大;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希望能在有生之年,造一具能够传世的强大机关傀儡战兽出来。

高等级的符阵禁制固然强大,但需要修为极高的炼器师、消耗极大的极力才能炼制出来;而要成为传世之物,历经数百年都能维持最初的威力,所耗用的材料几乎都要求是天材地宝级数的。

然而这些都不符合陈海的要求;眼前别人看不上眼的初级傀儡图纸,对陈海来说却是一座巨大的宝库,应该有无数能促进他提高神机战车设计的灵感藏在里面,等着他去挖掘。

***********************

近六千套初级机关傀儡图纸。

每一套图纸涉及的机簧部件,少则数百,多则数千,繁复异常;正常人能在一个月内看完一套图纸都算是速度极快的,更不要说深入研究了。

存放图纸的地方,有小型法阵禁制与外界隔开,陈海不虞外人窥视,通过蛇镯神魂意念与傀儡分身联结起来,将一张张图纸直接拓印到傀儡分身广袤无垠的识海之中再进行观阅、研究,速度要比正常人快出上百倍。

傀儡分身的强大,这时候才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

傀儡分身此时已经能直接凝聚罗刹魔秘相,其识海之强大是难以想象的,就像是一部高效运转的超级计算机。

陈海将一幅幅部件图纸拓印到傀儡分身的识海之中,分门别类之后,还能极快的比较出同类部件设计间的细微差异出来。

而这些细微差异,恰恰又是这些图纸最精华的地方。

在别人看来,陈海仅仅是在整理这些图纸,只是整理得特别细致而已。

绝大多数的机关傀儡图纸,都缺失最核心的符阵禁制图,但不是所有的宗阀、宗门都能在墨甲司面前保持强势,近两千年来,也偶尔会有一些小宗小族向墨甲司供应机关傀儡,报备的图纸里就附有符阵禁制图。

陈海粗粗整理下来,竟然找到八十余种初级符阵禁制图。

这些符阵禁制图,都是在初级道篆基础上衍生出来的,这倒省去陈海再去学宫修习初级符阵禁制的过程,甚至能助他进一步钻研蛇鳞书所携刻的诸多玄奥道篆。

*********************

墨甲司在东城门内,与宿卫军的东大营就隔着一道城墙,每天通过景运门瓮城,往返不过数里,都在瓮城驻军的监护之下,却也不怕敢有刺客在这一区域行暗杀之事。

陈海每日就在吴蒙、齐寒江的陪同下,天不亮就到墨甲司应卯、整理机关傀儡的图纸,夜里再回神陵山北麓的小院进一步钻研这些图纸间的异同,除了偶尔到文勃源府子与顾老喝茶闲聊之外,也不去别处,也没有到学宫露面。

日子一天天的飞快流逝,转眼就到益天帝七十五年的春季。

河西援军也是拖延到益天帝七十五年三月上旬,才正式沿楚江东下,进入历川郡参与对黑燕军的剿叛战事。

太子赢丹先一步率部进入河阳郡南部的历川郡。在益天帝七十五年之后,太子赢丹在宁致泽、宁在志、卫於期等人的辅佐下,在楚江中游的要隘孟津渡,集结虎贲军精锐及诸郡援军逾五十万众。

有黄麋原败惨的教训在前,此时京畿已没有谁敢再轻视流民军的战力。

在准备充足之前,太子赢丹不会再急于从孟津渡率部北上,进入河阳、雁门境内,而在孟津渡北面的武梁山,击溃几路小股的流民军叛军,驻扎下来,形成北窥河阳之势。

董寿也是看准太子赢丹在武梁山、孟津渡一带初步站稳脚跟之后,才率两万河西援军东下。

陈烈、孙干、苏原、陈彰以及周钧、厉玉麟、岑云飞、冉虎等人,自然都随董寿所率的河西兵马进入历川郡作战;董宁却在年前黯然返回河西了,陈海也无法过去给她送别。

在这期间,吴蒙成功开辟祖窍识海,踏入明窍境,齐寒江也顺利修炼到辟灵境后期,甚至在武道修行表现出不弱于吴蒙的天赋来。

陈海自然是有机会在吴蒙之前冲击明窍境,但他一旦开辟祖窍识海,就没有办法再遮掩蛊魂在体内的状态,只能暂时压制住对踏入明窍境的渴望,将主要精力放在对机关傀儡术及道篆符阵的研究上。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二章 墨甲司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