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三百九十八章 草贼

第三百九十八章 草贼

清风盯着艾辉,剑式呼吸的姿势实在有点奇怪,虽然他见过很多次,但是依然会忍不住好奇。元力从剑身吸入,加入周天运转,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类似的周天运转。

他总觉得艾辉身上有很多秘密,很多行为都很神秘,但是他仔细回想的时候,却又发现艾辉的行为看上去都十分正常。最让清风觉得奇怪的,是艾辉身上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不过他的记忆会定期出问题,想来是以前什么时候见过,自己却记不得了。

艾辉是最后一个完成周天运转,剑式呼吸运转的周期比一般的周天运转要长许多。

看到其他人都在等待艾辉完成周天运转,等候的元修,立即明白艾辉是这群人的首领。

艾辉睁开眼睛,看到恭敬肃立在一侧的元修,明白过来。

不过他对这样的待遇,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通过这些元修,艾辉知道他们现在所处的方位是在彩云乡,距离浅草城还有段距离,这让大家都比较开心。

艾辉又问了一些偷渡生意上的事情,诸如生意怎么样、每天能运送多少人之类。这群元修知道这些小生意不会被觊觎,回答得倒是很爽快。

艾辉这才对偷渡生意有些了解。

他们每天能够运送七八趟,但是也是有危险,尤其是在接收的时候,汹涌的人潮很容易出意外。他们只要看到情况稍有不对劲,就会马上升空。然后他们不止一次抱怨,这些旧土人多么的穷。旧土人唯一能够拿得出的酬劳,只有法宝残件。他们每天的成果就是收集了一堆法宝残件。

好在如今法宝残件的价格比以前高不少,比较好出手,比较麻烦的是他们需要前往大一点的城市,才能够找到收购法宝残件的商人。每天有大半的时间,是花费在这上面。

艾辉拿出一些元力豆,送给这些元修,算是给这些元修的报酬。

元修们大喜过望,连忙提醒艾辉,最近在翡翠森边境活跃着一股草贼,袭击商队,要他们千万小心。

告别这些元修,艾辉等人驾驶着三叶藤车,朝翡翠森方向飞去。

在三叶藤车上,艾辉问赵柏安:“草贼的事你知道吗?”

赵柏安连忙道:“知道一点,是前草杀部部首郑远鸿的养女郑晓曼所创。草杀部不肯降岱,骨干皆遭血洗。据说当是有人暗中通风报信,郑晓曼和一些草杀部骨干家属逃过一劫,自称草贼。之前没什么动静,现在彩云乡人口减少,他们的活动非常活跃。许多对岱宗不满意的元修,也闻风而投,最近声势很大。草贼对深海商会的商队最狠,连人带货都不放过。大商会交纳买路钱,便也放行。小商会他们秋毫无犯。”

赵柏安言语间,对草贼颇为尊敬。

艾辉有些意外:“这草贼的风评听起来不错?”

“是非常不错。”赵柏安解释道:“郑晓曼虽然性烈如火,但是从来不滥杀无辜,草贼的纪律严明,比现在的草杀部都好。岱宗平日闭关不出,但是底下的人,实在过于贪婪,有损岱宗的声名。”

艾辉问:“是深海商会吗?”

“可不是!”赵柏安语气顿时多了几分激愤:“翡翠森大大小小的生意,深海商会都会伸手。你若想要赚钱,除了加入他们,别无他途,他们要么搅黄你的生意,要么找你麻烦,栽赃陷害,无所不用其极。可是加入他们,利润的大头全都是他们的,每个月还有方方面面的孝敬,辛辛苦苦最后落不下多少。而且全家都会受到各方面的限制,犯下什么错误,全家都要受到牵连。岱宗一人之身,哪花费得了那么多?深海商会,就是一群蝗虫,吸血吮骨,实在可恶!”

清风听得一愣一愣:“这么严重吗?”

赵柏安看了他一眼,之前听他自称岱宗门下,此刻忍不住讥讽:“岱宗门下自然风花雪月,豪奢靡靡,哪管我等小民有没有立锥之地?”

艾辉问:“以深海商会的实力,剿灭草贼不是什么难题吧?”

赵柏安摇头道:“恰恰相反,深海商会吃了不少败仗,拿草贼没什么办法。草泽骨干,多出自草杀旧部,家学渊源,擅长兵事。加上翡翠森很多人或念其恩情,或恨深海商会贪婪严酷,所以暗中和草贼通风报信者不少。深海商会也曾治罪过好些家族,但是依然屡禁不止。”

艾辉点头:“所以现在彩云乡人口少,长老会也不管,草贼的活动空间更大。”

赵柏安充满信心:“是,大人不需担心,只要不是深海商会,草贼不会为难我们的。”

艾辉摇头:“还是不要遇到的好。”

他只是想看看明秀师姐,不想横生枝节。

清风忽然道:“你们要去翡翠森,那我们就此告别吧。”

艾辉有点意外:“这是为何?”

清风坦然道:“草贼和各位没有恩怨,但是遇到我,肯定不会放过。况且只要进入翡翠森,深海商会就会找到我,他们肯定有能找到我的秘术。我看你的剑术,最近也到了瓶颈,我陪练的意义不大,那就此别过。”

艾辉想了想,也觉得清风说得有道理,便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就别过。你自己注意安全,希望我们今后不要为敌。”

清风摇头:“我怎么会与你为敌?你日后必然会成宗师,前途不可限量,我不会那么不自量力。告辞!”

说罢,他便从三叶藤车飞下,消失在另一个方向。

艾辉注视一会,便收回目光。在这乱世之中,人聚人散,恍如浮萍。造化弄人,未来如何,谁人可知?

没有了清风,只有赵柏安来驾驶三叶藤车。

赵柏安驾驶三叶藤车的飞行速度明显比清风要慢得多,艾辉也不催促。在藤车上便思考和揣摩剑术,扎营的时候,便进入草堂,继续寻找札记。

每次进入草堂,掌柜都会推荐给他好几个任务。最近牧首会的发展势头非常良好,承接任务的范围,比以前更广泛。加上在世家之间树立口碑,人手变得短缺。掌柜还交给他一封信,是叶夫人所写。

信中叶夫人言辞恳切,说她现在身边缺乏信得过的人,异常渴望他能过来帮忙。又隐晦地说明她如今权势大涨,能够给他更好的前程云云。

艾辉回了一封信,说自己最近决定游历天下,磨砺自己的剑术,感谢夫人的赏识,日后有机会,还会叨扰夫人云云。

至于掌柜推荐的任务,都被他拒绝。

他每天的生活,都异常简单。

何瞎子和墨忠没有时间理会他,两人全身心都放在藤车上那些树根、木头、石头上面。在旧土的时候,他们元力匮乏,无法研究。现在没有其他事情烦扰,两人立即投入研究之中。

在这之前,两人从来没去过旧土,也没有接触过旧土的材料,这对他们来说,就像一个全新的世界。

墨不语性格活泼,但是一干活就变得很安静专注。她继承墨忠手艺,虽然看上去在很多方面都很稚嫩,但是能够看得出来小姑娘非常有天赋。她对草木,仿佛有一种天生的直觉,对于一位草兵匠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天赋。

兵器匠和草兵匠,一个是金元锻造,一个木元淬制,有颇多相似相近相通之处。

何瞎子平时闷葫芦一样的人,但是和墨忠讨论的时候,就像一个话唠,言辞刻薄。而墨忠忠厚老实,但是讨论炼制的时候,脸红脖子粗,寸步不让,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拳头的气势。

赵柏安虽然出生行商之家,但是在艾辉看来,书生气太重,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好在赵柏安经验虽然不足,但是从小耳濡目染,经过现实的磨练,也开始变得老练起来。

沿途的萧条景象比银雾海更加严重。

尤其以前繁忙的商路,如今看不到多少商队。草贼肆虐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是更多的原因,是彩云乡的人口变少,沿途的城市萧条,商队的利润微薄。

现在除非把货物运到蛮荒,利润惊人,否则几乎无利可图。但是想要把货物运到蛮荒,如今匪患严重,风险极大。加上蛮荒可不是什么太平之地,本来就是搏命的拓荒者,根本无法抵抗商队的诱惑,非常容易铤而走险。

越靠近翡翠森,商队的数量越少。

赵柏安提醒艾辉,他们已经开始进入草贼的地盘。

虽然赵柏安言语中对草贼颇有信心,但是艾辉还是看得出来他有些紧张。

艾辉对自己倒不太担心,他担心的是浅草城的明秀师姐。明秀师姐出自陆家,哥哥陆辰是岱宗的大弟子,草贼对她哪怕不是恨之入骨,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而且若是能够挟持明秀师姐,草贼可以和陆家谈判,索要好处。

希望明秀师姐身边,有足够的人保护,想想以陆家在翡翠森的权势,应该不会忽视师姐的安全。

不知道是不是快要见到师姐,艾辉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安。

他让赵柏安一行停留在最近的一座小镇等他归来。

他决定自己飞至浅草城,这样能够更快。(未 完待续 ~^~)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八章 草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