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源起

第二百一十五章 源起

“文大人与陈祭酒,却是有些不愉快啊!”齐寒江是直性子,文勃源与陈玄真两人都心不在焉,其他人喝酒都不可能痛快,齐寒江喝了一晚上的闷酒,回到住处就忍不住发起牢骚来。

“这不应该啊?”葛同困惑不解的问道。

年前持续四年之久的帝权弈战算是暂告一段落,也同时意味着英王赢述与太子赢丹正式决裂,陈海那时候也就将西园军组建前后所涉及到的算计说给丁爽、葛同、吴蒙他们知道了。

那时候,很多事情都昭然若揭,就没有必要再保留秘密。

因此,葛同他们也知道陈玄真在西园军组建前后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他们随祖师堂首座葛玄乔刚住入梅坞堡,陈玄真就跑过来与葛玄乔叙旧,很可能就是代表帝君与河西谈条件。

在帝权弈战时,陈玄真与文勃源是坚定的盟友,这才刚将太子赢丹赶出燕京,两人的关系怎么这么快就起生分了?

“却也不是没有可能。”丁爽说道。

这时候苏绫沏了茶端进来,陈海示意丁爽继续说下去。

苏绫给众人分茶,就挨着陈海而坐,也耐着性子听丁爽有什么高见。

“文大人今日决定分占聚泉岭所造的机关兽,是还想继续扩编宿卫军吧?”丁爽问道。

陈海点点头,心知丁爽是说到点子上了,在聚泉岭里众人里唯有丁爽最有大局观,谋略堪比孙干。

“怎么就看出文大人还想继续扩编宿卫军了?再者宿卫军继续扩编,又怎么了?”齐寒江不解的问道。

“宿卫军护卫皇城、神陵山,编有一批精锐战骑应该就已经足够了,而倘若不出燕京城作战,就没有必要考虑粮秣等大宗物资的输转,”丁爽说道,“文大人今天决定分占聚泉岭的机关兽,还是在考虑宿卫军后期有出燕京城征战的可能;而到那时候宿卫军必然就需要在这时五万兵员的基础,做进一步的扩编。文大人与陈祭酒的矛盾,应该就在宿卫军到底要不要继续扩编以及到底要不要调出燕京征战这两点上。”

“这又有什么分别?”齐寒江还是不解的问道。

“你个蠢货,让你平时没事少去逛窑子,多读些书。”陈海见齐寒江还没有想明白,忍不住就要将他踹到一边去。

“哦,”齐寒江这时候才恍然大悟,说道,“丁爽说宿卫军是受那群阉臣控制,陈祭酒那边不愿意阉臣的势力继续扩大,这时候心里不爽了。”说过这话,他又意识到自己就在宿卫军东大营里,又猛的伸手捂住嘴。

“我们怎么办?”葛同忧心忡忡的问陈海,他想到陈海刚刚从董氏夺嫡的漩涡里暂时摆脱出来,还不知道秦穆侯董寿后续针对这边会有什么动作,谁能想到又要卷入更令人头痛的纠缠之中。

陈海也是苦笑。

陈玄真最初站出来反对太子赢丹,主要是反对宁氏一家独大压制其他七族,他本心还是支持京郡八族共执朝政的格局,但他在最初反对太子赢丹之初,或许也没有想到帝君会对京郡八族彻底失望,而重用燕然宫出身的那一群内宦。

此时燕京城里渐渐风生水起的矛盾,实是京郡八族与以文勃源、张忠等内宦势力之间的矛盾。虽然因为黑燕军势大及太子赢丹领兵在内,燕京城的这层矛盾还没有尖锐的暴露出来,但陈海与两边的关系太近了,这才能切肤的感受出来。

面对如此之多、如此之复杂的漩涡,陈海头痛之余也只有苦笑,按着桌子说道:“陈祭酒既然期待我能将墨甲司所属的工坊做起来,那丁爽、葛同你们就都留下来帮我,先埋头把这件事做起来,其他的都暂时无需考虑。”

“再要将墨甲司的工坊做起来,那就要教会徒弟、饿坏师傅啊?”葛同疑惑的问道。

这些年来将作监所属的那么多官营工坊荒废不堪,不是没有缘故的。唯有这些官办工坊荒废不能用,燕然宫及京营军所需要的兵甲器械,才会依赖于诸氏的铸造场。

并不像董氏、苗氏、华氏那样的边郡强潘,能直接控扼数千里广袤土地,京郡八族直属的封邑领地都相当有限,主要还是通过各种专营特权,将国库的部分资源掏为己有。

聚泉岭此时好不容易在机关兽的修造上占据了一定优势,要是陈海真有心将黑甲司直属的工坊做起来,这点优势很快就会被抹平掉。

“做起来。”陈海毫不含糊的说道。

他根本就不介意机关兽的秘密会泄露出去,同时也不希望聚泉岭众人以为能凭借一两款机关兽的优势就能吃一辈子的红利。聚泉岭要是没有竞争对手,凭借最初试制两款机关兽就能源源不断的获得丰厚利益,哪里还有继续进步的动力?

何况这段时间,陈海越是逼近辟灵境圆满境界,六识感应越是敏锐,神魂意念通过蛇镯潜入血云荒地时,越能清晰的感应到血云荒地与燕州所在的这片无垠大地存在某种联系。

倘若真如左耳及龙帝苍禹所说,血云荒地的天地法则有朝一天不能阻止罗刹魔大举进入血云荒地,也就很难阻止罗刹魔大举进入燕州。

陈海知道他能做的事极有限,但总比什么都不做强。

*************************

陈海到墨甲司任职五个月后,就拔擢将作大匠,执掌墨甲工坊。

这也没有什么好令人惊讶的,毕竟陈海曾经统领过数万兵马抵挡住数十万流民军持续两个月的围困。

作为条件,陈玄真同意将纪元任、薛存等寒门出身的少匠师都拔给陈海使用。

有伏蛟岭治军的凶名在前,陈海整治墨甲工坊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那些在工坊混事的宗阀子弟被陈海无情的踢出去,心里非但没有怨恨,还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纪元任、薛存二人,都有明窍境中期的修为,在机关傀儡术浸淫了半辈子,有他们等人相助,而工坊确足又聚集了一批老匠工,在从聚泉岭调来的匠师指导下,墨甲工坊很快就批量生产用于物资运输的初级机关兽。

因为墨甲工坊这边,并不能像聚泉岭获得价廉物美的淬金铁,每造一具机关兽,成本还是要比世族控制的铸造场高出一倍,但性能则是优越多了。

只要震慑住无人敢惹是生非,有丁爽等人治理墨甲工坊就足够了,陈海并无需投入什么精力。

陈玄真执掌将作监,有意振兴所属的诸多工坊,多造兵甲器械,但所造兵甲器械,最终有多少流入西园军,有多少流入宿卫军,却又不是陈玄真所能控制的。

当聚泉岭与墨甲工坊所造的机关兽,每月有超过一百具供应京营军时,各种无形的压力就施加上来,墨甲工坊这边所能得到的淬金铁等材料也变得拖拉起来,更不要说想扩张规模了。

***************************

“……”

苏绫虽然整天都侍候陈海,但她有时候完全猜不透陈海到底想干什么,似乎压根就不担心诸多势力所缠绕的漩涡,随时会将他们撕成粉碎连骨头渣了都不剩,反而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对最简单的御风符阵的研究上。

御风符阵有什么好研究的?

数千年来的发展,以御风道篆为基础衍生出来的御风符阵,作为最初级的符阵,早就被诸宗专修炼器、阵法的玄修研究透了。

机关兽所用的风阵匣,通常都有尺许见方,苏绫也不明白陈海费了老鼻子劲,炼制出掌心大小的风阵匣,到底有什么用,难道想造体形小功的机关猫、机关狗放院子里玩?

“寒江,你过来。”

陈海将新炼制成的袖珍型风匣阵,装入一只类似臂铠的物件之中,将齐寒江喊过来,将臂铠扣到齐寒江的右臂上。

“这是什么玩艺儿?”齐寒江感到新奇,看臂铠造型实在怪异得很。

“墨甲司两百年前有一名大匠师,提出机关臂的概念,但没有人重视,想法都丢在废纸堆里,我觉得好玩,也闲来无事,就造出来看能不能成。”陈海耐着性子教齐寒江如何通过手臂的摆脱激动机关臂。

“这有什么用?”齐寒江不以为然的往下一撑,却不想手臂展开时带动风匣阵,臂铠也猛烈的展开,差点将他的右臂勒断。

“好大的气力!”齐寒江吓了一跳,他再蠢也知道要是能配合好臂铠展开时那一瞬的冲击,他出手斩出的力道就能暴增五成。

这是什么概念?

齐寒江知道就算是黄级上品甚至玄级的玄兵法力,都很难将他斩出的力道提升五成,陈海这两个月内随意摆弄出来的这件机关臂,竟然相当于一件黄级上品的法宝?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五章 源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