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09 约战,乱坟岗子

209 约战,乱坟岗子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玩一回大的?

宋光头慢条斯理却又yīn沉到极致的声音实在让我毛骨悚然,更让我浑身一阵阵发凉。

昨天晚上,陈队长虽然顺利把我救出,可那毕竟治标不治本,宋光头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更不会让我平安度过最后两天。而昨天晚上的一系列事情,更说明宋光头已经狗急跳墙,为了在“十天之约”之前引我舅舅出来,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所以我非常担心他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忍不住当场就咆哮起来:“你到底想怎么样?”

看我突然发飙,在我旁边的李娇娇都吓了一跳,连忙问我怎么回事,而我现在哪里有空和她说话,只是咬牙切齿地听着电话里的声音。

在听到我的反应之后,宋光头明显更愉悦了,语气轻松地说道:“对啦,你确实应该愤怒,不愤怒就不正常了。外甥啊,通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后,我发现你比你舅舅有人情味多了,你舅舅就是个无情无义的畜生,而你却是一个侠肝义胆的豪杰,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嘛。所以啊,我特别给你量身定做了一个豪华大礼包,你要仔细听清楚了哈。”

“第一,我会安排人给贵族学校的校长打电话,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细细讲给他听,这样老陈的保安队长就干不下去了,我看他那一大家子让谁来养。还有,你也理所当然地会被赶出学校;第二,那个白薇薇啊,就是昨天晚上帮你一起救豺狼的那个,我觉得这姑娘不错,而且长得也不错,可以绑过来玩玩嘛,我手下那帮兄弟可饥渴得很。

第三,我仔细查过了,你好像有个女朋友,叫孙静怡是不是,也在罗城上高中对吧?嗯,一起绑过来玩玩吧;第四,你妈还在镇上是吧,我这人逼急了啊,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索性费点功夫,把你妈也给绑过来;第五,你爸还在坐牢是吧,七年确实还挺长的,我在牢里也有几个朋友,让他吃点苦头还是不成问题的……”

“够了!”

不等宋光头说完,我便咆哮着打断了他的声音,接着把这世界上最肮脏最恶心的语言全部骂了出去,我操遍了宋光头的十八代祖宗,将他家的祖坟也挖出来七八次,但这依旧无法消解我心中的愤怒,宋光头真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恶心、最卑鄙、最无耻、最龌龊的人渣!

我怒火中烧、气急败坏,脑子也嗡嗡直响,浑身就像是被放在煤炉里烤……我从小到大都没像现在这样恨过一个人,真是恨不得要将宋光头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如果怒气可以杀人,宋光头已经被我杀过一百遍了!

而在整个过程中,宋光头始终没有说话,只是不间断地笑着,我骂一句他便笑一声,好像我骂得越狠,他就笑得越开心。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骂累了,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宋光头这时才说话了:“外甥,这就生气啦,我后面还有十多条没有说呐……”

宋光头这一句话,再度将我的火气勾了上来,本来已经骂到头昏脑胀、几乎力竭的我,再次爆发出了一连串的脏话,而宋光头始终都在不停地笑着。

而我骂着骂着,慢慢就没有了底气,声音也越来越小。我知道以宋光头的卑鄙和疯狂,真的做得出来这些事情,而昨天晚上要不是陈队长施以巧计,豺狼都不可能救得出来,现在怎么去救我的朋友和家人,那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想到这些,我的身上开始发抖。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面对宋光头这样的人,我失去了所有抵抗和反击的勇气,因为论卑鄙和无耻,我实在不是他的对手。最终,滔天的怒气慢慢沦为巨大的恐慌,千言万语也凝结成了两个可怜巴巴的字:“不要……”

我怕了,是真的怕了。【择天记吧少年王】如果现在宋光头把刀子搁在我脖子边上,我都未必会眨一下眼睛,可他说得那些事情却实实在在地击中了我内心中最脆弱的地方。我不怕死,却真的害怕我的家人和朋友会遭到连累。

所以,我只能哀求宋光头,哀求他千万不要这样子做。

宋光头笑得更开心了,言语之中全是得意:“外甥啊外甥,你比起你舅舅来还是差得远,不过也是,像你舅舅那样没心没肺的畜生,全世界都没有几个啊……我跟你说,刚才讲得那些都只是计划而已,并没有去真的实施。不过实不相瞒,这几部分人都已经准备行动了,并且已经到达目标所在地的附近,具体是否会发展成现实,就要看外甥你是不是配合了……”

听到宋光头这话,我就好像是溺水的人终于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连忙迫不及待地答应:“你说你说,能做到的我一定去做,你千万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

这时,宋光头的语气才严肃起来:“下午三点,你和你舅舅一起到城外的乱坟岗子来,一分钟都不要迟到,否则我说的那些就会成为现实!还有,我不想再看见周少和那些贵族学校的学生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宋光头就把电话挂了。

下午三点,乱坟岗子!

我立刻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也就是说宋光头根本就没给我反应的时间,是要我挂掉电话以后马上动身,这样才能在三点准时赶到乱坟岗子。

看我打完电话,李娇娇再次问我出什么事了,而我依旧没有时间和她解释,只是按着她的肩膀说道:“娇娇,我现在要去外面办个事情,你就呆在学校,哪里都不要去,知道了吗?”

得亏李娇娇在贵族学校,否则宋光头一定也会对她下手!

李娇娇一听我这么说,就知道我又要出去了,当时就急了起来,说:“不行,你不能再出去了,更不能去什么乱坟岗子!”

李娇娇一直坐在我旁边,多多少少也听到了我和宋光头之间的一些对话,所以也知道我将要去的地方是乱坟岗子。我按住李娇娇几乎快要蹦起来的身子,又伸手抱住了她,说娇娇,你听话……

“我不听话,不听话!”

李娇娇急得都哭了出来,同时也伸手将我紧紧抱住,用近乎于无赖的语气说着:“我不让你走,不管你说什么都不让你走!”

看着李娇娇泪眼婆娑的模样,我知道她是真的担心我,才会这样耍着无赖。我摸着她柔软的头发,说娇娇,其实我一直想问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的?是因为我后来风光了,做了老大了,所以才喜欢我吗?

李娇娇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顿时有些傻了。她抬起头,看着我,有些呆呆地说:“当然不是了,我才没那么肤浅……好像,好像是咱俩明明闹得很凶,你还阻止程虎给我下药,甚至不惜被他打了一顿那次,就有点动心了吧……或许更早,明明上午我才叫赵松打过你,你还是在晚上阻止了赵松侵犯我那次,让我觉得你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

我继续摸着她的头发,说:“对呀,就是因为我的这些特质,所以你才喜欢我的是不是?我可以容忍别人打我、骂我,却不能容忍他们伤害我的朋友,这是我的身体的本能,也是我做人的底线。可是现在,宋光头不仅要伤害我的朋友,还要伤害我的家人,我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安全,就弃他们于不顾呢?

如果我是这样的人,大概你也不会喜欢我吧?所以娇娇,让我走吧,我必须要出去了,我必须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不能让我身边的人受到半点伤害。娇娇,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我如果真的坐在这里无动于衷,那我一辈子都会良心难安的,你也不想看我这样子吧?”

李娇娇的眼泪虽然还在流着,可是明显已经被我给说动了,她环着我腰的双手慢慢有了松动的迹象,可是仍旧紧紧抓着我的衣摆。我抓着她的手,轻轻将她的手解开了,又伸手去揩掉她眼角的泪水,努力冲她做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啦,不会有事的,你不是也知道我舅舅很厉害吗?什么宋光头,对我舅舅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好了,我要走了,等我平安回来,晚上我请你吃火锅!咱们到学校外面去吃!”

说完,我又低下头来,轻轻在李娇娇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毅然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王巍!”李娇娇追了出来,一直追到门口。

我回过头来看她。

李娇娇的脸上布满泪痕,眼睛也红通通的,对我说道:“你一定要回来啊,我等着你!”

我用力点点头,头也不回地朝着学校门口的方向而去……

其实我知道自己这一去,大概是凶多吉少了。宋光头这次来势汹汹,铁了心要在我舅舅定下的十天之约前面解决一切,而我刚才和李娇娇说的那一番话,不过是在安慰她而已。

以我舅舅的性格,能八天收拾了宋光头,就绝对不会十天之后才动手。我明白这个道理,宋光头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才会这么疯狂地孤注一掷。我也想过要不要趁现在,赶紧打电话让我妈、白薇薇、孙静怡她们都躲起来,后来想想这样做好像没什么用,一来宋光头既然给我打了电话,肯定会防着我这一招;二来就算她们都躲起来也没有用,宋光头有的是办法逼我现身,他自己都说还有十多条没讲,难道我能全部都护周全吗?

现在,我只能寄希望在我舅舅身上了,希望他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给宋光头一个巨大的打击!

我没有时间再去思考和犹豫,如果三点之前不能赶到乱坟岗子,那我妈和孙静怡她们都会出事。很快,我就来到学校门口,现在是上课时间,大门也紧闭着,我便让保安给我开门。保安认得我,知道我是陈队长特意安排在学校里的,就问我出什么事了,怎么好端端要走?

我没有时间和他们解释,就说我有急事,请赶快开门。

但他们还是不开,说要打电话问问陈队长。

因为时间紧迫,我本来想在赶去乱坟岗子的路上再给陈队长打电话,让他联系我舅舅一起过去约定地点。但是现在没办法了,我只能冲进门房里面,等他们给陈队长拨通电话,我便立刻拿起听筒,用最快的速度和陈队长说了一下刚才的事。

陈队长果然也极端暴怒起来,在电话里就臭骂着宋光头,而我则赶紧和他说:“陈队长,时间不多了,我必须要尽快过去,你也给我舅舅打个电话,让他也过去吧!”

谁知,陈队长却犯了难:“巍子,我没有你舅舅的手机号啊。他给我打电话那次,是通过公用电话打的!”

听到陈队长这样说,我的脑子顿时嗡嗡嗡响了起来,我是怎么都没想到陈队长根本就联系不到我舅舅。现在的我本来就无依无靠,面对宋光头的威胁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本来还把希望寄托在我舅舅身上,结果这个希望也落空了!

我的脑子开始晕眩,身子也情不自禁地晃了一下,体内的力气仿佛也在一瞬间被抽空,感觉随时都要倒下去了。我扶着桌子,努力让自己维持站立的姿态,颤声说道:“陈队长,那你也把门给我开开吧,就算联系不到我舅舅,我也必须要过去乱坟岗子!”

陈队长沉默了一下,随即语气坚定地说道:“巍子,你等着我,我和你一起去!”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来到门外等着。过了一会儿,一阵引擎声响起,陈队长骑着摩托来到门口,跟我说:“巍子,走!”

陈队长的脸本来就黑,现在看上去更黑了。在摩托车的前方,还斜插着一柄唐刀,显然已经做好准备来一场恶战了。我站在摩托车前,说道:“陈队长,这事和你没什么关系,要不还是我一个人去吧!”

从宋光头之前给我打的电话,我知道陈队长还有一大家子要养,恐怕这也是他之前退出江湖的原因。现在因为我的存在,他屡屡和宋光头发生摩擦,已经让我很不好意思了,更不忍心让他参与到这一场混战中来。

陈队长却摇了摇头,固执地说:“巍子,我答应你舅舅会保护你十天,现在十天不是还没有到吗?所以你上车吧,我和你一起去!”

显然,陈队长也是个极其信守承诺的人,如果不能做到自己答应的事,也会良心难安。所以我点点头,坐上了陈队长的摩托车。

校门打开,陈队长载着我,一骑绝尘而出……

时间,下午两点半。

宋光头给我约的三点,本来就是不计划给我任何反应的时间,但我因为和李娇娇说话,又在学校门口耽误了一会儿,所以时间好像有点不够用了。

好在,陈队长的摩托车速度很快,犹如风驰电掣一般行驶在罗城的大街上,而且也不会担心会堵车,随时都能钻进路边的小巷子里绕道而行。

狂猛的风刮在我们脸上,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响彻在我们耳边,也让我们心中的战意愈发浓烈起来。不知怎么,我总有一种预感,觉得这将是我和宋光头最后一场战斗了,这次我们之间将会彻底做一个了断,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不过,因为联系不到我舅舅,也不好意思把其他人牵扯进这场恶战中来,所以现在只有我和陈队长单车、双人赴会。而宋光头既然约我到乱坟岗子那种地方,就是做好了要和我舅舅血战一场的准备,所以势必会将他所有的人带上,这么看来的话,我死的几率会比较高。

这样一来,我和陈队长此行就多了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感。我最感到不安的,还是把陈队长给拖下了水,他明明保安队长做得好好的,唉……

很快,车子就开出了城外,朝着乱坟岗子的方向而去。

似乎每一座城市的附近都有乱坟岗子,顾名思义就是有着很多乱坟的地方。不过罗城的乱坟岗子,可能和别处不太一样,那里除了也有很多乱坟之外,道上的人解决矛盾也经常会在这里。因为远离市区,所以打架什么的都很方便,不用担心公安突然过来打扰,死了人也能随便挖个坑就埋掉,堪称很多混子心中的噩梦。

如果约架约到乱坟岗子,就说明这仇已经特别大了,必须要用鲜血才能解开。

终于,在差几分钟到三点的时候,我和陈队长的摩托车终于到了乱坟岗子。这里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荒地,即便春天已经来了,可是四周依旧少见绿sè。望眼过去,全是一个个凸起的坟包,甚至有几处还摆放着花圈和纸钱,一股yīn森森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让人不寒而栗。

陈队长显然以前来过这地方,而且还不止一次,所以对地形挺熟悉的,骑车载着我不断往乱坟岗子深处驶去。这里都是土地,还坑坑洼洼的,不过陈队长的驾驶技术高超,不仅如履平地一般,还能绕开一个又一个的坟包。

终于,我们来到了一片看上去平坦些的地方,四周也没有那么多坟包了,不过气氛依旧非常诡异。就在这里,陈队长把车停了下来,面sè沉重地和我说:“到了!”

我点点头,知道这里就是战场,便下了车,举目四望。四周一片空荡荡的,根本就看不到半个人影,偌大的荒地之上只有我和陈队长两人而已。虽然四周的坟包少了很多,但是气氛依旧yīn森森的,还不时有几片纸钱被风吹过来,就更让人觉得心中颤栗了。

明明是宋光头约我三点来的,现在已经到了时间,怎么不见他的影子?

我忍不住问陈队长:“宋光头怎么还不来?”

陈队长冷笑一声,说他和你玩心理战呢,他知道你是第一次来这,所以故意多拖你一会儿时间,让你被这地方的yīn森气氛给吓一吓,他才慢悠悠地现身给你致命一击。不用管他,等着就好。

原来如此!

也得亏陈队长在这,否则我真要有点被四周的气氛给影响心情了。陈队长是老江湖了,甚至都没有抬头去看,他只是从身上摸出来一块丝巾,仔仔细细地擦拭着他那柄唐刀。

这时候离他近了,我才看得清楚,他这柄唐刀的刀柄和刀鞘都是紫sè的,虽然感觉年份已经挺久了,但是刀柄上的颜sè依旧鲜艳。

也就是这抹鲜艳,才抵消了些四周的yīn郁之气,让我觉得还是有生机存在的。

“这刀叫鬼刀,是你舅舅送我的。”陈队长注意到我在盯着他的刀看,便给我介绍起了这刀的来历,还当着我的面挥舞了两下,确实虎虎生风、威力无穷。

“我这一身刀法,也是你舅舅传给我的。”陈队长握刀在手,看着天空长长呼了口气,似乎在回味当年的热血生涯。

而我也挺吃惊的,之前我舅舅教我本事的时候,我就被他一身的无所不会所折服了,真没想到他连刀也会耍,可惜那会儿没有教我,主要还是训练我的身体素质和其他技能了。

看出来我的渴望,陈队长笑着说道:“以后有机会,我教你怎么玩刀!”

他的语气十分轻松,就好像认定我们今天一定会活着离开似的。他的情绪感染了我,于是我也用力点头,说:“好!”

就在这时,陈队长突然猛地抬头,盯住前方的空地,面sè也变得严肃:“来了!”

我立刻抬头看去,只见荒地尽头,确实出现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看数量至少有数百之众,行走起来甚至会带起一片片的尘土飞扬,远远看去气势十分雄壮、威武。而且隔着老远就能看到,领头的人是个光头,在人群中特别扎眼,确定是宋光头无疑。

与对方的磅礴气势相比,这边却只有我和陈队长两个人,实在有点太渺小太惨淡了,如同大象和蚂蚁的区别一样。感觉对方就是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我们给淹死了。

虽然我不怕死,可看到这么多人,这么庞大的阵势,我的腿肚子还是有点打颤,头上也有冷汗滴了下来。而陈队长却像视若无物,默默举起了手里的鬼刀。

“巍子,准备了!”

有霸气的陈队长在我旁边,我顿时觉得有了几分动力,心中的恐惧也随之消失一空。我用力地点点头,将怀里的钢管摸了出来,用力握在手里,紧紧地盯着对面的一大群人。

很快,宋光头他们的人就走近了,齐刷刷站在了距离我们十多米之外的地方。看到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宋光头的脸上都没有了平时故意装出来的伪善笑容,而是变得有些出离愤怒,指着我大声说道:“王巍,你舅舅呢,你是不是在玩我?!”

看网友对 209 约战,乱坟岗子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