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宁蝉儿

第二百一十六章 宁蝉儿

齐寒江实力是不如吴蒙的,何况吴蒙最近又正式踏入明窍境,没有想到这一件机关臂铠,竟能令他的力气增加五六成,当下抢也似的拿了机关臂铠,就要去将吴蒙揪出来比试一番。

陈海笑着没有阻拦齐寒江,心里却想墨甲司收藏的六千多套图纸,实是难以言喻的瑰宝,只是以往没有人能发掘其中的价值而已。

墨甲司延续两千余年,不知道经历有多少位大匠师、少匠师,这些大匠师、少匠师也留下无数的奇思妙想,甚至在两百年前有位大匠师就提出傀儡铠甲的概念,还留下部分设计图。

这位大匠师早已坐化,而他所提出的傀儡铠甲概念,除了太超前、与当世的机关傀儡术发展方向差异太大外,这位大匠师本身也有很多关键处都没有想透彻,才使得这个令陈海都觉得异常惊艳的构想,淹没在废纸堆里,没有发现。

当世那些顶尖的机关傀儡宗门,是拥有极其强悍的天阶傀儡战兽,很多都是传世镇山至宝,甚至有着不输于道丹境、道胎境强者的战力。然而,这些强悍之极的天阶傀儡战兽,内部符阵可以说是成千上万,即便是顶尖的傀儡宗门,也需要数百年的积累,才能造出一件。

而傀儡铠甲的概念,就是利用机关傀儡术,制造一种能大幅提高武修近身搏杀战力、大幅延长武修持续作战能力的强悍战甲。

傀儡战甲与寻常灵甲最大的区别在于,灵甲所炼入的道篆以及在道篆基础上衍生出来的符阵,都需要玄修弟子祭炼后以自身真元摧动才能激活。

这也是绝大部分道篆符阵的特性,但也有极少量的符阵炼制成,就随时与天地元气保持共鸣。

机关傀儡术,就是主要在后一类道篆符阵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只有在保证所造的机关傀儡需要归某人专属时,才会在控制部件上增加需要祭炼的符阵。

两百年前这位大匠师提出傀儡铠甲的概念,就是在后一类道篆符阵的基础上制造出不输于灵甲的战甲来。

傀儡铠甲最大的优势,就是对武修者的神魂要求极低,并不无需要事先祭炼就能使用。

然而后一类道篆符阵的种类极少,想要在有限的十数种道篆符阵上,利用精微巧妙的衔接设计,将傀儡铠甲设计出来,难度太大了。

两百前的这位大匠师,生前也有明窍境巅峰修为,但据他留下来的自传,他出身寒族,并无到顶尖傀儡宗门修行的机会,以致他坐化时已经一百二十岁的高龄,也还是有太多的关窍都没有想透。

陈海也不奢望此时就能造出真正的傀儡铠甲来,此时也是将傀儡铠甲的铠甲部分拿出来加以完善,折腾了三四个月,才拿出机关臂的初型来。

从理论上来说,风匣阵也属于黄级下品法宝范畴,为了将改良版的风匣阵炼制成掌心大小,陈海所耗用的玄胎精铁,也足够炼制一件黄级中上品法宝。

除了所耗材质没有多大的区别外,更关键在于机关臂只有最为核心的风匣阵需要炼器师出手炼制,其他部件都可以在流水线上铸制出来。

一名炼器师与一组匠工配合后,一个月就能造出一具机关臂出来,但一名炼器师想要到炼制一件黄级中上品法宝,却需要近一年的时间。

这也意味着,陈海只需要能有足够多的玄胎精铁,机关臂的产量将是黄级中上品法宝的十倍以上。

另外一个更关键的因素,机关臂的风阵匣通过机簧部件就能与天地风罡元息保持感应,并不需要祭炼,也就意味着普通武修不需要消耗真元就能持续使用;而黄级中上品法宝需要辟灵境中后期的玄修弟子才能祭用,同时所持续使用的时间,也要受祭用者灵海真元限制。

陈海心里想着事,不想齐寒江转眼就哭丧着脸捧着损毁的机关臂跑过来,说道:“这都怪吴蒙出手太大意,爷你要骂就骂吴蒙吧!”

陈海哈哈一笑,接过机关臂随手丢到书案上。

这才是机关臂的试制雏形,驱动的力量看似极大,但还很笨拙,不知道还要攻克多少槛,才能造出真正实用的机关臂。

************************

深夜里,陈海在密室潜修,突然想到机关臂有一处能改进的地方,就迫不及待的走出密室想要记录下来,不想苏绫这时候就站在他的卧室,盯着那具损毁的机关臂,想要接近,却又怕这是他故意设下的陷阱。

看到陈海走进来,苏绫眼眸里敛住惊意,就要退出去。

“你要跟我学机关傀儡术,我可以教你,但这些还未成型的试验品,你最好不要偷传给黑燕军。你根本不清楚我为了研究这些,消耗多大的精力跟资源,”陈海说道,“你要是将这些未成型的试验品传到黑燕军,非但帮不了黑燕军,反而会过多消耗、牵制黑燕军紧缺的人力与物力。”

苏绫哪里知道除了聚泉岭外,陈海在血云荒地,还利用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傀儡分身以及八樽武卫级巅峰、开启识海的血奴一起在研制新的机关臂,这才在几个月能搞出初型来。

而这初型,两百年前的那位大匠师已经提出相当完善的构想。

陈海这时候还无心想害黑燕军。

机关臂的价值有多大,不需要赘述,黑燕军一旦得到机关臂的初型图必会如获至宝,但别人脑海里没有傀儡铠甲的整体概念,就难以猜到机关臂该往哪个方向改良、完善,要是有黑燕军此时就不顾一切,将有限的人力及资源投入到这无底坑里去,只怕等实用型的机关真正研制出来,就已经被剿灭了。

“公子这时候还以为我有异心吗?”苏绫委屈的说道,“我是好奇心强了些,这也怪你将这丑陋的东西摆在这里诱惑人。”

“这几个月,我都没能将宁蝉儿抓住,但不意味我就不知道宁蝉儿曾多次潜入进来。我此时提醒你们,也是好意——要是不信,大可将这具机关臂带走,我绝不会阻挡!”陈海这时候侧过身来,望向窗外幽幽一叹的说道。

“你扣住苏绫,又将机关臂摆在卧房里,不就是想诱我入彀吗?”窗户无风自开,一道鬼魅似的身影仿佛穿过虚空般,直接踏进陈海的卧房之中,纤纤玉手已经按在那具损毁的机关臂上,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拿着机关臂就走。

宁蝉儿脸上蒙着一层薄纱,将她摄魂夺魄的容颜遮了起来,便那一双秋水美眸也掩在薄纱之后。

比起苏绫,宁蝉儿强出太多了,仿佛一柄将出未出的极品灵剑,遥制陈海的神魂,也时刻关注着这卧室里的动静。

宁蝉儿虽然是宁氏的养女,但二十岁刚出头,就踏入明窍境巅峰,即便是武威神侯董良以及其他活跃在天榜上的绝世强者,年轻时都未必有宁蝉儿展现出来的天纵之资。

也是因此这点,宁蝉儿即便作为宁氏养女,也与太孙赢累早早定下了婚约。

陈海看了看身边的苏绫,心里微微一笑,心想赤眉教还真是人尽其用,早年就知道宁蝉儿的修炼资质远高过苏绫,就将宁蝉儿送到王侯之族的宁氏寄养潜伏,而将苏绫送给陈烈身边收养。

宁蝉儿太强了,陈海怀疑他与吴蒙、齐寒江联手,都不是此女的敌手,心里也默默计算,此女真要出手,自己到底能支撑多久,能不能支撑到吴蒙、齐寒江他们赶过去,支撑到东大营的宿卫军精锐赶过来围歼此女?

陈海宁可不跟宁蝉儿动手,坐下来从书案下的机关秘匣里取出一叠图纸,说道:“你若不信我对黑燕军绝无歹心,大可以将机关臂的初型图直接拿走,看看最后害的是谁!”

机关臂在齐寒江玩耍的时候损毁得厉害,很多机簧部都面目全非,但陈海大大方方将初型图拿出来,宁蝉儿还真是不敢直接将初型图直接拿走,她甚至都不确认这初型图是不是被陈海动过手脚。

当年只知修行、不习世事的姚氏子,心机何时变得如此的深沉?

宁蝉儿遮在薄纱后的眼眸,透过清亮如雪光的微芒,盯着陈海的眼瞳,似要剐心般将他的神魂看透:“你这些年恨我入骨,故布疑阵,难道不是想将我抓住?”

陈海自然不会恨宁蝉儿、苏绫。

要不是宁蝉儿、苏绫姊妹俩联手将姚兴害死,他哪里有夺姚兴身舍的机会?

说到底,陈海非但不恨宁蝉儿、苏绫,还应该好好感谢她们姊妹俩才对。

只是陈海真要这么说,宁蝉儿、苏绫非将他当成疯子不可。

陈海只能故作情深难解的幽然一叹,说道:“说起来,我该恨你,但说来你或许不信,这些年过去,我对你心里从来都没有一丝恨意,甚至还有些事念念不能忘,就只想着能再见你一面就好了,现在也了却一桩心愿,”又满脸沮丧的跟苏绫说道,“你随你姐姐一起走吧。”

苏绫愣怔当场,完全看不透陈海到底在想什么,难不成这呆子对姐姐真就是如此的痴恋?苏绫会这么想也不意外,她在陈海身边有一年多了,她确实没有察觉陈海对她真有什么恨意。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六章 宁蝉儿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