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659.第659章 碾压,碾压,碾压

659.第659章 碾压,碾压,碾压

“影七秀,混蛋!!”

明德此时已经有了爆发的冲动,辰阳伯一死,这鲁阳城的防御势必然崩溃,到时候,这一城之中的人族,必将遭到灭顶之灾,而他与一众师兄弟们一年来的努力也将会化为泡影,甚至还要踏上逃亡之路,在这种情况之下,便是杀再多的人,谋取再多的功勋也是无用的,三观大比的最重要的目的没有达到,便是意味着他彻底的失败,从此以后,与通天观主之位再无联系,如此严重的后果,你让他怎么能够接受,怎么愿意接受,这个时候,他已经将眼前的这名妖族恨到了极点,恨不得立刻将他碎尸万段,啖其肉,拆其骨!

“明德师兄,快走吧,事已不可为!!”

跟在明德身后冲到城墙上的明性等人,见些情形,一个个的神sè大变,诚如其所言,事不可为矣,他甚至都不能动用自己的手段去杀死这个影七秀泄愤,因为再拖下去的话,便是自己也会淹没在无边的兽潮之中,到时候,恐怕走都走不了了。

“走!!”

恨恨的看了影七秀一眼,明德五人连城都没有回,直接冲向了高空,消失在天际之外。

此时鲁阳城中的人族亦感到了末日的降临,原本还指望着这几名道长能够力挽狂澜,但是可惜,现在人家自身难保,直接跑路了,而鲁阳城中的武者亦完全陷入了兽潮之中,再也无力防护城池。

海量的妖兽涌入了城中,一时之间,鲁阳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面对狰狞的荒兽,普通的人族根本就无力抵挡,要知道,在平常的时候,即使是遇到一头普通的荒兽,也至少需要五六名武者才能够击退,而现在,荒兽的数量百倍千倍于人族,又失去了强者的护持,你让人族如何抵挡!

屠杀,屠杀,屠杀

绝望,绝望,绝望

一时之间,尸横遍野,肢体横飞,惨叫连连,血流飘橹……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啊,杀吧,吃吧,把这些该死的人族全部杀光,吃光!”

站在城头之上,看着城中的惨象,影七秀面上闪动着残忍而兴奋的笑容,“杀光这些人族,吃光这些含笑,这鲁阳城就是我们的了,不,不止鲁阳城,还有整个昆墟界,很快,整个昆墟界便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

天空之中,七八名妖丹境的荒兽悬浮于空中,望着城中的景象,也都是一副兴奋至极的模样。

轰!!

就在这个时候,城外突然之间传来一声暴响,这声暴响是如此的突兀,以至于那些妖丹境的强者事前都没有发现异常,直到爆响传到耳边,方才发现不对,转头望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只见一个直径丈许的黑sè球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狠狠的砸在拥挤的荒兽群中,所有被砸重的地方,荒兽根本就无法抵挡,被巨大的撞击力和重量砸的稀巴烂,然后,那黑球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在地面上撞了起来,速度极快,就像是一驾失控的马车一般,在城外滚动着,所过之处,留下了一道道腥红sè的血sè通道,这些,都是由荒兽的血肉堆积而成的。

“什么东西?”

妖丹境的荒兽都吓了一跳,搞不清楚这黑球的来历,不过身为妖丹境的荒兽,他们的智慧并不比人族差,发现不对之后,在第一时间出手,但见光华乱闪,利光暴射,所有的目标都指向了那黑球。

轰轰轰轰轰……

不过是眨眼之间,十几道元丹级别的攻击便轰击在那黑球之上。

但是没用!!

无论是什么样的攻击,落到黑光之上,不是滑开,便是消失,根本就无法对这黑球造成什么影响。

而这黑球似乎也对他们的攻击无感,嚣张的继续在兽群之中滚动着,留下一地的尸体。

轰!!!

终于,那黑sè的球体撞上了高大的鲁阳城,鲁阳城巨大的城墙竟然完全无法阻挡那球体,就仿佛是一张纸片一般,甚至连阻拦一下都做不到。

黑球滚入了鲁阳城中,碾压再次开始。

“吼,吼,吼……”

大量的荒兽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这黑sè的大家伙似乎要来压自己了,本能的放弃了到口的食物,转而攻击那黑sè的球体。

不过是眨眼之间,球体便被无数荒兽包裹起来,但是这一切,仍然无法阻止球体的滚动。

是的,就是滚动,来回的滚动着,一波波扑上球体的荒兽被压成了零碎的血肉,甚至都没有在黑球之上留下一丝的痕迹。

“援军来了!”

“是高人的法宝,我们的援军来了!!”

“快,杀荒兽,杀死这些荒兽!!”

………………

…………

黑球碾压的一幕实在是太过壮观了,针对性又强,残存着的那些武者看到眼前的一切,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原本已经消失的勇气再次回来了,重新抓起了武器,开始与身旁的荒兽战斗起来。

而那黑球似乎有自己的意识,发现了这一点后,蓦然之间,腾空而起,狠狠的落在那些武者的周围,刚刚还凶猛异常,扑向人族武者的荒兽,在下一刻,便被压成了粉碎。

黑球再次弹起,落下,弹起,落下……

几个回合下来,城头的荒兽竟然被清理了大半,便是余下来一些荒兽,感受到这黑球的恐怖,本能的朝着四散退去。

顿时,守城的武者们压力大减,已经崩溃的防御重新被组织了起来,稳住了阵脚。

那黑球看到城头上稳住了阵脚,再次弹了起来,重重的落到了之前被自己撞开的城墙的大洞口,又将涌入的一大群荒兽压成了碎肉。

“去死!!”

城墙上的影七秀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这滚来滚去,给荒兽造成巨大杀伤的黑球究竟是什么,从来哪里,不过他却是知道,如果不把这黑球解决,今天的事情恐怕还会有变数。

身形一闪,眨眼间便已经冲到了黑球的上方,手中出现一把极细的,似针非针,似剑非剑的武器,对着黑球狠狠的刺了下去。

滋!!!

那剑品质已经达到了绝品法器级别的长针,刺在黑球之上,竟然还是没有对这黑球造成任何的影响,相反,那长针一碰到黑球,黑球立刻便反弹了起来,以他难以想象的速度顶着长针弹起。

崩!!!

长针不堪重负,被这黑球生生的顶断,影七秀以刺杀闻名,他的身法即使是在仙界的妖族之中,也称得上一绝,但是这一次,似乎已经彻底的失去了优势,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便被黑球撞上。

“好重!!”

这是他第一个意识,亦是最后的意识。

黑球来势极为凶猛,撞上他的身体之后,便如同撞上了一个熟透了的西红柿一般,将他的身体直接撞爆,血肉横飞,只余一点灵光,裹着元丹飞上半空。

这亦是每一个元丹境修士的本能,遭遇强敌,肉身被毁,不可力敌,必然会以最后的精血挟裹着元丹飞遁,而这种飞遁的速度,远远超过普通的飞行速度,让人无法拦截。

但是今天,这黑球似乎颠覆了所有人的常识,在影七秀的元丹飞遁的瞬间,那黑球亦瞬间消失。

轰!!!

下一刻,遥远的天际,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声,也只有那空中的五六名妖丹境的荒兽看清了事情发生的过程。

影七秀妖丹飞遁的速度是快,但是却快不过黑球,或者说,那黑球竟然破开了空间,瞬间出现在影七秀妖丹飞遁的必经之路上,然后,便看着影七秀的妖丹仿佛自投罗网一般,狠狠的撞上了黑球,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妖丹彻底的粉碎。

嘶!!

所有的妖丹境修士都暗吸了一口凉气,这******实在是太刺激了,太不可思议了,太过惊人了,不管这黑球到底是什么,但绝非他们能够力敌东西,想到这里,荒兽的本能再次占据了上风,几乎同时狂啸一声,招呼着自己麾下的荒兽撤退。

不过那黑sè的球体显然并没有给他们面子的打算,在撞碎了影七秀的元丹之后,呼啸而来,竟然直直的朝他们几个妖丹境的荒兽撞了过来。

“该死,失算了!!”

是的,失算了!!

荒兽的等级极为森严,在某些时候,甚至可称得上是令行禁止,比起人族的纪律要严格多了,在这一次攻击鲁阳城的兽潮之中,所有的荒兽都是他们七个的麾下,所以,在他们发出撤退的啸声之后,围困鲁阳城多日的荒兽们便如潮水一般的退去了,即使是已经冲入城中,正大快朵熙的那些荒兽亦是一样,看起来这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看到黑球冲过来,他们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刚才兽潮未退,为了鲁阳城的人族,黑球就不会对他们发动攻击,而是会先解决下头的那些荒兽,他们都有离开的机会,但是现在撤退的命令已经下了,黑球再无任何的顾忌,直接冲着他们来了。

现在再对荒兽下攻击的命令行吗?

也不行,荒兽的数量太多了,在短时间内下两道完全矛盾的命令,惟一的结果就是底下的荒兽无所适从,自相践踏,再不会对底下的人族产生什么威胁。

轰!!!

就在这些妖丹境的荒兽后悔的时候,黑球已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了他们的近前,一名虎妖模样的妖丹境荒兽首当其冲,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被呼啸而至的黑球撞了个正着。

噗!!

同样是没有任何的悬念,这头荒兽直接被撞成了一堆血肉,这一次,甚至连妖丹都没有来得及飞增,便被那黑sè的球体吞噬了。

是的吞噬,这一次是吞噬,而不是被撞碎。

看到这一幕,余下的六名妖丹境荒兽目眦欲裂,肝胆俱寒,同时发出一声怪叫,四散逃去。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哪里还不清楚,这黑球乃是一件他们无法抵挡的法宝,再不逃的话,恐怕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

六头元丹境的荒兽化为六道光流,以最快的速度遁去,不过,他们并不是每一个都能够逃的掉的,距离黑球最近的那妖丹境荒兽同样没有逃的掉,还没有冲出百丈的距离便被黑球撞了下来。

轰的一声,毫无悬念的化为了一堆血肉,妖丹,同样被吞噬。

至于剩下的那些妖丹境的荒兽,黑球似乎是追之不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逃走。

下一刻,黑球再次落下,落入滚滚的荒兽群中,此时,荒兽们接到了离开的命令,正混乱一团,拥挤在一起,这一落下来,便是一大片,随后,滚动、碾压、碾压、滚动、再滚动、再碾压、再碾压、再滚动……

如此反复,直到日落西山、月上中天……

鲁阳城外,荒寂的大地之上,再无一头活着的荒兽,只余下一地的碎肉浓血。

血气蒸腾,弥漫于鲁阳城外。

城头之上,幸存的武者们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宛如梦中。

这一日,他们经历的太多了,荒兽围城,兽潮涌动,随后城主被刺,城墙失守,荒兽涌入城中,城中庇护的人族立刻就要面临灭顶之灾,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原本被希望所寄的元虚观的几位道长竟然不战而走,将鲁阳城彻底的打入了深渊之中。

原本他们已经认为没有希望了,有些武者不想死在荒兽的口中,直接自我了断了,谁又能想到事情会突然发生神逆转呢?

神秘的黑球,从天而降,以极不可思议的蛮横姿态对荒兽进行了碾压。

是的,除了“碾压”这个词之外,他们实在是想不出其他更好的词语来形容之前发生的一切。

滚动、碾压、碾压、滚动……

没有阻滞,没有迟疑,也没有任何悬念的碾压,从白天压下是晚上,直接压的荒兽们没有一丝一毫的脾气,彻底的消失,只留下一堆粘着在地面上的血肉,连一块完整的骨头都没有。

所以,他们陷入了一片久远的沉默之中,直到最后一头荒兽被碾成粉末,大脑还是一片空白。

站在城头的武者看到了这一切,城内险死还生,死里逃生的人族亦大都看到了这一幕,只是他们不是武者,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只知道这从天而降的大黑球救了他们,看到荒兽们被一个个的碾死,人族的欢呼之声此起彼伏,一个个的疯狂的叫喊着,发泄着自己心中原本存在着的恐惧与不安。

欢呼随后转为狂欢,最后,又演变成了一片哭泣之声。

之前荒兽入城,杀死了数万人族,此时他们的尸体正躺在城中,静静的等待着同族的收敛……

压死最后一头荒兽,黑球慢慢的升起,飞到鲁阳城残存的城头,悬浮于半空之中,在一众武者人族惊异的目光之中,黑sè的光球出现了奇异的变化,慢慢的缩小,缩小,再缩小,直到缩成了一人大小,众人才发现,竟然有一个人的影子站在光球之中,最后,当最后一丝黑sè消失之后,来人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却是一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男子。

“九天观王通救援来迟,不胜惭愧!!”

九天观,王通!!

听到这两个名字,残存的武者神sè俱都是一变。

“鲁阳城青龙军统领仲道德拜见王恩公!!”

武者之中,一名年约四十,一脸杀伐之气的男子排众而入,倒金山推玉柱一般拜倒在地。

呼啦啦……

周围的武者,城中的人族,仿佛接到了什么信号一般,同时都拜倒在地上,齐声高呼,“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不敢不敢,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王通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落到城头一把将那仲道德扶了起来,“仲统领不必多礼,同为人族,一方有难,八方相助,此乃本份,当不得如此大礼。”

“若非今日恩公相助,这城中百万子弟,必然尽遭屠戮,恩公之德,鲁阳城永世难忘。”

仲道德面上露出凄苦坚毅之sè,“若是有恩公用到的地方,但请吩咐,我鲁阳城上下八百万人族,必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言重了。”

王通拍了拍他的肩道,“仲统领,如今兽潮已解,鲁阳城百废待兴,这城中也该好好的收拾一番了,如今兽潮四起,我还要去别处看看,能尽一分力便尽一分力吧!”

说罢,但见他周身黑光涌动,再次化为一尊丈余来长的黑sè球体,升入高空之中,到达百余丈高的时候,速度陡然之间中快,瞬息之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此真乃神人也!!”

此情此景,看在鲁阳城众人的眼中,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心中俱都暗赞起来。

………………

“九天观,王通!!”

十余里外,明德等人悬浮于空中,将一切看在眼中,每一个人的面上都带着愤懑与yīn沉之sè。

他们其实并没有走远,因为他们发现那些妖丹境的荒兽并没有尾随追击,跑了几百里之后,便发现了不对,随后,便折了回来,然后,便看到了同样让他们震憾不已的一幕。

这他娘的究竟是什么人,什么法宝,什么神通?

简直闻所未闻啊!!

当时看到王通大杀四方,击溃荒兽的时候,明德身后的几名师弟甚至还想着冲上去占点便宜,但是却被明德阻止了。

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他们之前临阵脱逃,是所有人都看在眼中的,如今看到有强援来临,再返回厮杀,未免让人瞧不起。

当然,杀荒兽是对的,可最关键的是他们搞不清楚这黑球到底是什么,用意是什么,若是贸贸然的冲过去,被那黑球盯上,当成是目标,那找谁说理去?

从那黑球的威力来看,自己等人完全不可能与之抗衡,若是真的被别人当成了目标,他们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但是现在走又不甘心,所以只能站在这里站着,直到事情结束之后,王通现身,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九天观王通,该死的,这家伙在城破之前一定已经到了,若是早些出手,便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现在好了,我们逃走,他力挽狂澜,倒是成就了他个人的威名,却是将我们通天观的脸面踩到了脚下!!”马脸道士恨恨的道,眼中流露出怨毒的光芒。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还是想想怎么善后吧!!”

明德冷冷的道,想着那黑sè的球体,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明性等人看到的是王通不但抢了他们的功劳,还将他们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让他们一年的努力化为了泡影,同时将会大大的影响他们的任务进度,想在昆墟界再次建立起一个稳定的道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所以他们很愤怒,但是他看到的不仅仅是这些。

王通是九天观的弟子,他的修为还没有到元丹天,但是却凭着那黑球击杀荒兽无数,大杀四方,这样问题就出来了,平天观也好,通天观也罢,在元丹天之下,还有人是他的对手吗?

不要说是元丹天之下,便是元丹天的弟子之中,有人是他的对手吗?

他那古怪的黑球,自己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应该就是他的玄光异变而成。

玄光异变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许多拥有特殊血脉的弟子,又或是有一些特殊的遇合的修士,玄光都有可能发生异变,从而生出奇异的神通来。

但是王通的玄光异变所变成的这个东西实在是太让人棘手了。

这个黑球他观察了许久,最终只能叹息一声,因为这玩意儿竟然毫无破绽。

而且从他的效果来看,这玩意儿的分量应该非常的重,哪怕是碰到了一下,立刻便骨断筋折,重也就算了,还坚固,之前几名妖丹境的荒兽几乎全力攻击,但是都没有伤到这黑sè的球体,妖丹境的荒兽全力攻击啊,而且还不只一个,都无法破开这球体,这说明,以法宝等级而论,这球体的等级至少已经是灵器的级别了,甚至还更高。

这么一个,又大,又重,又坚固,又快,还会瞬移的东西,无论是谁碰到,都是狗咬乌龟无从下口的局面,惟一的办法便是以最强的力量,强行破开这东西,但是要做到这一点,恐怕元丹天有些困难,便元丹第三境,金丹天的强者,恐怕也很难打开。

除非你有灵器级别以上的法宝,又或者与王通类似的遇合,但是他脑子里头翻遍了各家的真传弟子,金婴天以下,有可能对这黑球造成影响的不到十指之数。

这也就意味着,在金婴天以下,诸天万界之中,能够与王通正面抗衡的也就是这十来个人了。

真正的对上,谁胜谁败,还说不定呢!!

“这还仅仅是玄光境,若是真的让他修成了元丹,这玩意儿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难道,又一个绝代天骄诞生了吗?”

看网友对 659.第659章 碾压,碾压,碾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