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660.第660章 水落石出会有时

660.第660章 水落石出会有时

在昆墟界兽潮涌动的一年之后,王通的名字第一次轰动天下。

这厮修为虽然不高,只是玄光境,但是他的玄光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能够显化出无坚不催的黑sè球体,横扫荒兽。

在解了鲁阳城之围后,王通马不停蹄,接连跑了十余座被兽潮围困的城池,而他在这些城池之中做的惟一的事情,便是滚动与碾压,利用这种有效的方式,成功的帮助这些城池解了围,名声大振。

玄光境,横扫兽潮,这在常人眼中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让王通硬生生的做成了。

从一开始的惊讶,到之后的了解,到了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这尼玛!!

这厮玄光异变之后,所演化的神通完全就是兽潮的克星嘛?

兽潮靠的是什么,数量,数量,还是数量!!

但是这种玄光异变之后演化出来的黑sè球体,完全都不在乎数量,坚不可催,速度惊人,撞到那些没有多少灵智的兽潮之中,除了碾压,还是碾压,根本就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而这种疯狂的碾压无疑是对付兽潮最有效的方法。

最让人无语的是,他的修为,在人族与荒兽两族最强者对峙,形成了一种默契的平衡之后,有资格出手对付王通的只有金婴天以下的荒兽,但是王通异变的玄光,可以说是金婴天以下通杀,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种荒兽能够奈何的了。

大家都是明白人,一眼便能够看出王通这一招的优缺点。

优点不必说他,所谓的缺点也很明显,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力量破开他的防御,王通这一招便不灵了。

但是至今为止,金婴天以下的荒兽没有一头荒兽,任何一种神通能够破开这种防御。

除非是金婴天的妖族出手,又或者,拿一件上品灵器以上的法宝。

这两个条件,金婴天以下的荒兽也好,人族也好都不具备!

所以,在王通出现在第十三座城池的时候,兽潮便早早的退去了,荒兽的进攻为之一滞。

而王通的名声则传遍了整个昆墟界,不仅仅是整个昆墟界,连仙界中的一些强者也惊动了。

仙界

九天观,议事大殿

九名年长的道士静静的围座在一圈,在他们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水镜,镜中,一个直径十余丈的黑sè球体在兽潮之中疯狂的滚动着,碾压着,无数的荒兽在这黑球之下饮恨,甚至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呵呵,九天观倒是收了一个好弟子啊!!”九名道士之中,一名黑sè长须道人嘿嘿的冷笑起来,“这一次,是你们九天观赢了!!”

这名道士正是平天观的观主,道冲。

此次三观大比,各派了五名弟子进入昆墟界中,共十五人。

而这十五人之中,惟有王通一人是元丹天以下的修为,但正是这名修为堪堪达到玄光境的家伙,搅动了昆墟界的风云,以一人之力,扭转了人族不利的局面,所立下的功勋,亦不是其他十四人所能够比的。

事实上,他所立下的功勋点,是其他十四人加起来的数百倍,三观大比的胜负已经十分的清楚了。

当然,最郁闷的还属通天观,明德等五名通天观的弟子在鲁阳城之中初步建立了道统,还没有来得及稳固发展,便在兽潮之下崩溃了,当着鲁阳城所有人族的面临阵脱逃,这样的行为已经在昆墟界出了大名。

明德五人的名字现在在昆墟界已经臭了大街了,在别有用心的推波助澜之下,只能灰溜溜在昆墟界藏了起来,再也无脸出现在人前,所谓在昆墟界立下一门道统的愿望已经完全破碎。

相对来说,平天观还算是好一点,他们成功的立下了一脉道统,如今兽潮看起来渐渐的平息,这道统似乎已经稳固了下来,只要接下来不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平天观很有希望在昆墟界之中扎下根来。

所以道冲的心情还算不错。

与他相比,通天观的观主则臭着一张脸,开口道,“实力是不错,但是心计未免太深了吧,他早就到了鲁阳城,难道非要等到破城的时候才出手吗?就眼睁睁的看着城中的那些人族被荒兽杀戮,就是为了给我通天观弟子难堪不成?”

“道兄此言差矣!!”

九天观的观主咧嘴笑了笑,“王通又不是天机者,怎么可能知道贵观弟子要临阵脱逃呢?倒是贵观的弟子,身法倒是挺快的啊!!”

“你……”

“两位道兄,现在可不是争吵的时候。”道冲此时做起了和事佬,“不要忘了,三观大比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我们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这所谓的三观大比,而是有更大的事情要做啊!!”

“不错,三观大比只是为了锻炼自家的弟子而已,胜败根本无所谓,现在兽潮已经临近终结,时间也差不多了,想来妖族很快就会发动了吧?”

“不错,时间差不多了,也该到了结的时候了,昆墟界,能不能被掌握在人族的手中,便看这一次了。”

“是啊,就看这一次,了,通知他们,动手吧!”平天观主道冲微微一叹,轻声说道。

……………………

乌拉尔山吗?!

昆墟界,一条隐秘的消息开始在高层流传起来,几乎所有的金婴天候爵以上的强者都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乌拉尔山秘藏。

没有人知道这秘藏是什么,但是却没有人怀疑这个消息有假,一切都是因为两个字,帝临。

帝临!!

传说中的末代天帝,天庭便是在他的手中坠落的,而他本人,亦不知所踪。

不要以为末代天帝便是没用的东西了,事实上这帝临乃是历代天帝之中,最为惊才绝艳的之一,在历代天帝之中,其文汉武功,实力都足以排在前十之列。

也正是在他的手中,天庭对于诸天万界的掌握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几乎可以说已经将掌握了诸天万界之中一半世界的绝对控制权,是绝对控制权,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利用自己扶持起来的势力对诸天万界产生影响。

也正是因为拥有了那般的权势,天庭的自信才会膨胀到了极点,要去染指那传说中的轮回之盘。

最让人无语的是,染指轮回之盘的建议竟然得到了仙界绝大多数人的支持,其中就包括了七十二仙宫。

虽然最终造成了仙界的破碎,天庭的坠落,但是却不能否认这位天帝的实力。

若是换成一个没用的东西,也不可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如今,这位末代天帝的秘藏竟然在昆墟界之中,甚至还直接指明了就在乌拉尔山里头,如何不让人兴奋,如何不让人惊讶?

事实上,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整个昆墟界上层都疯了,人族方面,六大王座全部出动,而在荒兽方面,五大兽王已经有四个动了,惟一没有动静的便是北地的那位神秘的玲珑王,但是他现在没动,并不代表不会动,帝临的秘藏,在这一界,没有一个人能够不动心,不仅是这一界,事实上便是仙界,也不会有人不动心!

“混蛋,混蛋,混蛋!!”

鹰城之中,胡天河在屋内来回的走动着,掩饰不住眼中焦躁的心情。

他很生气,快要气炸了。

“该死,王通怎么还没有回来,难道真的视门规于无物吗?”

“门规现在对他的作用不大了,仍然也不想想,他这些日子,究竟立下了多大的功勋,再说了,你只有代行权,他是虚空殿的人,完全可以不认嘛。”岳银瓶笑嘻嘻的道,现在她轻松的紧,不仅仅是他轻松,除了胡天河外,其他两人也都轻松的很,因为经过王通这么一折腾,三观大比的结果早已经出来了,九天观毫无疑问将拿下第一名,虽然他们的功勋点比起王通来算不了什么,但他们是一起来昆墟界的,乃是同一个团队,王通吃肉,他们喝汤,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只要一回九天观,必然是会得到足够的奖励的。

至于什么天帝秘藏!!

呵呵!!

他们只是元丹天而已,这天帝的秘藏和他们有关系吗?关系大吗?简直是笑话,天帝秘藏啊,哪里轮的到他们这种修为的人来置喙?

也只有胡天河,他身负着重大的使命,所以才会这么急躁。

“胡师兄,我知道你有别的任务在身,但是你不把这个任务告诉我们,我们又怎么能够帮助你呢,这件事情这么大,若是你把我们当炮灰,我们怎么办?”说话的是一名灰袍汉子,他是九天观白猿峰的弟子,叫穆清,最擅剑术,只是平常的时候话不多,所以存在感不强,只是到了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有些话他却是不得不说了。

穆清的话说的很明白了,是的,你胡天河身负着重大的使命,要在这帝临的秘藏之中参上一脚,但是你的修为在那里,又有什么资格与昆墟界中这些如狼似虎的地头蛇们斗,必然是在临来之前,观主给了你足够的底牌,但是你有底牌我们没有啊,你要是以观主的名义驱使我们去行那必死的任务,我们却是不干的。

“是啊,胡师兄,事关重大,有些事情,还是说明白一点好。”

“你们……”

胡天河面上青气一闪,几乎要爆发出来,身为清虚峰的首座,在九天观一干入室弟子之中亦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平常在九天观的时候,这帮入室弟子对自己唯唯诺诺,很是尊重,想不到一出了九天观来到下界,个个都有着自己的算盘,没有一个是能够真正值得信任的。

“此次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向观主禀明情况,到时候看看你们这一个个的如何交待!”他心里恨恨的想道。

不过这话却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只是苦笑道,“什么底牌,哪里有什么底牌,左右不过是一张符而已。”

说话之间,便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黄sè的符纸道,“这是来之前观主交给我的,只言到了乌拉尔山,燃起这道符文便行了,不过,有一点他同样强调了,一旦燃起这符,便无法立即回归九天观,只能够呆在昆墟界,直到此事结束,不过观主同样也说过,如果想回去的话,现在就可以回去。”

“既然事情已经牵扯到了这么大的地步,我们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岳银瓶问道。

“大劫,气运,道统,传承!”

胡天河一连说了四个字,随后道,“此事对昆墟界而言,乃是一场天大的浩劫,对普通人而言,浩劫就是劫数,但是对我们而言,却是一次机会,历经一次大劫对我们来说,是一次锤炼,亦是一次考验,如果做的好,甚至还能够从这一次的大劫之中攫取相当的气运。”

胡天河的话,让三人动容起来。

接着便听他又道,“我们都来自仙界,仙界广大,但是经历过天地之劫后,仙界坠落,还没有恢复过来,因此短时间内,绝不可能遭到什么大劫,所以无法借着劫数提升自己,但是许天万界不一样,像这昆墟界,自仙界破碎之后,吸收了昆仑的碎片,元气等级仅次于仙界,又历数个纪元的发展,已然成到了鼎盛的阶段,盛极而衰乃是天地至理,到了这个地步,自然也就会有劫数了,这一次,便是昆墟界的劫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仙界中人每隔一定的时间都会遣派弟子下界的原因,就是要让他们近距离的观察劫数,经历劫数,手段高的,攫取气运,提升自己,手段低的,也能够对于天地劫数有些了解,开阔眼界,每一派的真传弟子,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也只有经历过这些天地大劫的弟子,才有资格成为真传弟子,说白了,这一次的三观大比,其实是三观筛选真传弟子的一道关卡而已,在这条路上,通天观已经败相尽露,王通也已经先我们一步了,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兽潮只是人族一劫而已,乌拉尔山,帝临的秘藏则是另外一个劫数,更大的劫数,也是我们的机会。”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胡师兄该是这一次真传之争的种子了,这样的消息,观主谁都不告诉,只告诉你一个?!”

这声音来的突兀,其他三人听了面sè都是一变,望向胡天河的目光变的不善起来,是啊,这样的消息竟然只告诉了你一个,如果这是真传之争的话,明显就是在做弊嘛,你清虚峰虽然是六脉之首,但是吃相也不能这般难道啊!!

“王通?”

看到三人的表情,胡天河便知道事情不好,猛的回头,死死的盯着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王通,眼中透出极不善的光华。

“怎么,胡师兄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难道我说出了真相吗?”

面对胡天河,王通不屑的笑了笑道,“胡师兄,如果还有什么没有说的,我劝你还是都说出来好了,免得到时候我们出了什么事情,赖到你的身上。”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在提醒胡师兄不要自误而已。”王通冷笑道,“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提前和我们说一起,直接就把我们派来了,如果刚才不是被诸位师兄师姐逼问的话,恐怕你也不会说出来,这到底是存了什么心?”

“王通事关重大,我不说出来自然是有我的考虑,倒是你,一直在挑拨我和诸位师弟师妹的关系,到底是何居心?”

“我的居心?”王通微微一笑道,“很简单啊,我的居心就是不让你的yīn谋得逞而已。”

“我没有yīn谋?!”

“我这个人的心理比较yīn暗,我怀疑你是想把我们这些人当成你成为真传弟子的踏脚石,所以不得不防。”

“你混蛋!!”不管有没有这个心思,被王通这么一说,谁都会起疑心的,岳银瓶等人听了王通的话,表情全都变的微妙了起来,此情此景,让胡天河再也忍耐不住,左手微动,一道剑光猛烈的爆闪了一下,刺向王通。

叮!!

剑光一闪而逝,剑尖已经被王通的双手夹住了。

“师兄,是不是被我说到了痛处,忍不住想要杀人灭口了?”

“你……”胡天河面sè涨的通红,右手猛的使力,想要将长剑从王通的双指之中拔出来,但是可惜,王通夹住的长剑有如铜浇铁铸一般,任他如何的使力,也无法将长剑拔出。

情急之下,胡天河终于彻底的爆发了出来,周身气势狂涨,“轰”的一声,他仿佛化身为一尊巨大的凶兽,恐惧狰狞的气息四散,周围几人面sè俱是一变,连退数丈,一个人的面带骇然之sè,他们之前只是知道胡天河修为是他们当中最高的,却绝没有想到胡天河的实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小子,你不要太过分了!”

狂啸声中,持剑的手松开了剑柄,有如朝着王通盖压而来。

“来的好!”王通轻轻一笑,松开了双指,长剑落到地上,而他的五指却如鲜花般的绽放了开来,捏出一个玄妙无比的印诀,瞬息之间,在他的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层奇异的波动。

此时,胡天河的巨掌已经按压了下来,狠狠的落在王通的肩上。

砰!

一声闷响,胡天河一掌有如击中败革一般,极为沉闷,也就是在这一刹那之间,那狂霸无比的气势,消失无影无踪,胡天河甚至生出了一个错觉,之前的气势仿佛被都刚才王通周围所产生的那一层奇异的波动消弥了一般,便连自己这一掌的力量,也都在经过那一层波动的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打在王通肩上,毫无力道,根本就无法憾动王通一丝一毫。

“胡师兄好大的脾气,好高明的血脉啊!!”

王通咧嘴笑了笑,伸出手,轻轻的将胡天河的手从自己的肩上拿开,“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我师兄弟一场,何必闹到不可收场的地步呢?”

“哼!!”胡天河冷哼一声,心中却惊异不已,因为他根本就看不出王通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化解自己的攻势的,只是道,“不是我要闹,而是你太过分了。”

“我这个人,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当然最重要的就是最恨别人欺骗我,拿我当枪使。”王通说道,“不过,胡师兄说的也没错,此次昆墟界的大劫,的确是我们的一个机会,我却是不想错过,只要胡师兄将一切都以实相告,我自会助你一臂之力。”

“我所知道的,全都已经告诉你们了,如果其中还有什么隐情的话,却不是我能够知道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诸位师兄师姐以为如何?”王通转过头来,向岳银瓶等人问道。

“胡师兄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我等又怎么会离开呢?”岳银瓶咯咯的笑道,“倒是王师弟你,似乎也有一些事情没有跟我们说呢!!”

“我的确有自己的秘密,但是诸位哪位没有呢?我的秘密是我私人的事情,与昆墟界之事无关,并不会影响到诸位争夺真传之位。”王通摇头道,“既然不影响到诸位争夺真传之位,就与诸位无关了。”

“哼!!”岳银瓶听了,冷哼一声,一扭头,便离开了屋子。

岳银瓶一走,其他两人亦起身告辞,既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就要回去好好的思考一番了,真传弟子什么的不要去说他,至少要在这一次的昆墟界大劫之中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昆墟大劫啊,一个秘藏引起的大劫,究竟能有多大呢?”王通嘴角微翘,看着胡天河道,“这里头不会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我哪里知道?”胡天河冷笑一声,“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信与不信,你们自己决定惦量吧!”

“也好,多谢胡师兄坦言告之。”王通一抱拳,全无之前出现的烟火气,转身离开。

“啪!!”

众人离开之后,胡天河狠狠的将身旁的桌子掀翻在地,面sè变的yīn狠了起来。

……

“当然有不尽不实之处了。”王通靠在椅背上,眯起眼睛,“胡天河那厮觉醒的血脉似乎很狂暴啊,似乎非常的浓郁,爆发出来,与荒兽非常的相似,这昆墟界之中乃是荒兽与人族争霸的局面,把他放进来,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是清虚峰首座的弟子不成,不对,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一定和他的血脉有关系,嘿嘿,虽然没有了六爻神算,但我的灵机一现却还没有被废掉,有的时候,突然来了灵机,却也能够渐渐的把握一些脉络,可惜,需要的线索太多了,不像六爻神算,能够凭空推算,不过也没什么,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快要见分晓的时候了,他也瞒不了多久了,我倒要看看,这一局,那帮老家伙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思!”

看网友对 660.第660章 水落石出会有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