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11 阎王至,死辰到

211 阎王至,死辰到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是真没想到,关键时刻竟是花少带着人来救场。回想当初在我们镇后山的时候,花少就曾带着一支摩托大军横空杀出,只是那时,是我舅舅让他伪装成飙车族的;这一次,花少是真的带着他的飙车族朋友赶过来了!

我看着花少那张帅气的脸,心中是满满的说不出的感动,千言万语只能化作四个字:“花少,谢谢!”

花少一脸无语,伸出拳头在我肩上捶了一下:“说什么呢,咱们之间还说这个?”

花少对我的情义,我当然十分了解,也知道他不缺这谢谢二字。看看左右,我们四周的摩托车至少有三四十辆,有的坐着一个人,有的坐着两个人,总得来说也有五六十人。这五六十人虽然个个凶悍,一看就是不畏死亡的铁汉,但是和宋光头那边的人相比,数量还是有点太稀少了,真打起来显然必败无疑。

所以,我接着说道:“花少,真的很谢谢你,但你带着龙哥他们走吧,这是我和宋光头之间的事,你们还是不要搀和进来了!”

花少何其聪明,一下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笑嘻嘻道:“怎么,嫌我们的人少啊?没关系阿,那边不是还有人吗?”他一边说,一边用下巴指了指我的身后。

我回头一看,只见十多辆小汽车、面包车正往这边开过来。在这片高低不平的土地上,那些汽车的速度并没有摩托车快,所以行驶有些缓慢,但是看得出来已经在尽量赶了。其实这些车子,我刚才就看到了,只是一时被花少他们的摩托大军吸引了注意力,忘记后面还有这么一溜小汽车了。我忍不住问:“那些是谁?”

花少说道:“还能有谁,豺狼啊!”

豺狼?!

我心中吃了一惊,豺狼从哪找来这么多车、这么多人?我还想再细细询问花少,那些车子已经开了过来,停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接着,车子的门纷纷打开,一群手持棍棒的人冲了下来,领头的果然是豺狼、杆子他们。

再看他们身后的人,也都各个年龄不大,才反应过来都是我们学校的,豺狼将他的朋友们都叫过来了!十多辆车子,下来至少近百号人,如同潮水一般朝我们涌过来,看上去同样气势十足,很快就来到了我们身前,齐刷刷站在了我们身后。

人群之中,豺狼、杆子他们走了上来,面sè严肃地说:“巍子,你这么干就不地道了,怎么能不叫我呢?上次打陈老鬼,你就没有叫我,这次打宋光头,干脆我自己来了!”

豺狼还是一如既往地幽默,显然我的事情他是插定手了,绝对不会轻言撤退。可我的心里并未因为他的到来而有半分欣喜,因为他带来的是学生军团,他们的战斗力我是了解的,和社会上的人根本就不能比,稍微发发狠就把他们给吓着了。

这个道理,我在很久之前就琢磨明白了,所以我早早地就跨进了社会,宁肯发展社会上的力量,也不愿意动用学校里的学生。更何况,豺狼虽然带来了数量不少的人,可相比宋光头那边还是杯水车薪,再怎么打也是一场必败无疑的仗。

而豺狼,和花少一样,一下就看出了我的意思,他立刻挺起胸膛,冲着身后的众人说道:“我问你们,怕不怕死?!”

“不怕!”

众人齐声大呼,气势震天撼地、直上云霄。

我吃惊地看着身后那些少年,发现他们竟然一反平时怯懦的神态,各个脸上都露着坚毅和无畏的神sè,好像个个打了鸡血似的,真的成了不怕流血牺牲的刚猛战士,真敢去和对面那些社会上的老油条去拼命、去战斗。

这个变化着实让我吃惊,我不知道豺狼是怎么办到的,于是又冲他投去疑惑的眼神。豺狼严肃而认真地说道:“巍子,像我这样没有背景的人,要想出头就只能自己去想办法。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明白学校是个极大的宝库,利用好了也能拥有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为了这天我一直都在努力,经过无数日日夜夜,才终于培养出这么一干硬气的兄弟来。在这之前,其实我一直都在刻意隐藏自己的力量,总觉得还不到时候。但是到了今天,终于可以拉着他们亮一亮相了,我要让整个罗城看看他们强大的身姿!”

说完,豺狼突然又回过头去,冲着身后的众人大声问道:“是不是?”

“是的!”众人再次齐声大呼,震耳欲聋的声音则在这片荒凉之地上震荡开来,强悍的气势完全不输给对面的那些家伙,看得我是一阵目瞪口呆,好像直到现在才终于认识了他们。

原来,豺狼远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他一直都在私下做着我不知道的事。我们分开有半年之久,半年能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起初中,陈峰围堵豺狼的那次,那时候陈峰就说豺狼迟早会崛起的,现在看来这话真是一语成谶,陈峰看人挺准。

看着面sè严肃的豺狼,再看看他身后那些神态坚毅的少年,我知道这次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事情,恐怕豺狼还会继续蛰伏下去、隐藏下去,直到能够彻底一鸣惊人的那天。

是我,使他提前暴露了自己的力量!

想到这里,我在为豺狼感到惊叹和佩服的同时,心中反而充满愧疚和不安,因为即便是有豺狼这支隐藏、训练已久的秘密力量加入,也依然不是宋光头那头庞然巨兽的对手。

最终,不仅改变不了战局的最终局势,反而会大大挫败他这支力量的士气,让他努力已久的心血顷刻间遭到最严重的打击,回到最初的起点都很有可能。

那我,岂不是要成为罪人了么?

我怎么能好意思?

所以,在看到豺狼他们这一干人强悍的气势之后,反而坚定了我不能让他们参与进来这场恶战的决心。我正想劝离他们的时候,对面突然又响起了宋光头的声音。

“X他妈的,你们乱够了没有,小阎王呢,小阎王在哪里?!”

宋光头的声音里充斥着愤怒,我回过头去,只见他那一张本就狰狞的脸愈发扭曲了。刚才那一群摩托车和小汽车驶过来的时候,宋光头还以为是我舅舅来了,所以表现得比我还要兴奋和期待。但是现在,人都到齐了,却依然没有我舅舅的身影,再次让他的期待落了空,也难怪他会如此愤怒了。

所以,即便我们这边的气势快要炸天,在宋光头看来却仍旧不值一提,他只是想让我舅舅出现而已,别的人他一概都不在乎。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龙哥骑着摩托往前驶了一段,窜到我们队伍的最前方,冲着对面的宋光头喊道:“光头佬,你嚷嚷什么呢,要打就快打,少在这废话!”

也不知道龙哥认不认识宋光头,但仅从他这几句话来看,就知道他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这也和他一向就洒脱不羁的性格吻合。但凡是喜欢飚车的,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又怎么会害怕宋光头这个道上大佬?

不过龙哥虽然看不起宋光头,宋光头也同样看不起他,大声说道:“你他妈是哪根葱,给我滚一边,老子只等小阎王!”

也不知宋光头的话里是不是带着魔力,就在他说完这几句话之后,荒凉的乱坟岗子上突然又出现了十多辆面包车,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这边飞驰过来。宋光头的眼睛一下瞪大,面sè也变得激动起来:“这一次,总该是小阎王了吧?”

坑坑洼洼的土地之上,突然又飞驰过来十多辆面包车,而这些车子驶来的方向既不是我们身后,也不是宋光头的身后,而是从中间横穿过来的,还真不知是敌是友。

不过,宋光头既然猜测是我舅舅,就说明来得肯定不是他的人,否则他不会不知道的。

那会是谁?

我看看花少,又看看豺狼,他俩也都是一脸迷茫,显然并不知道这些车上的人是谁。转瞬之间,那些车子驶到我们附近,并且开始哗啦啦地往外下人。这一次,我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竟然是小刚、潮哥、杨帆、韩江他们,和他们一起下来的还有五六十号人,都是我们以前的兄弟,而且各个手里拿着家伙,下来后就迅速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巍子,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众人很快来到我的身前,异口同声地和我说话。

看到他们,我在激动之余,也实在是吃惊不已。虽然我有事情,他们来帮忙也很正常,毕竟都是我的人,可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从我们镇再赶到这里,需要的时间可不短啊!

“巍子,说出来你都不信,是老龟通知我们过来的!”潮哥面sè沉重地说:“虽然不知道那王八蛋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既然你有困难,我们肯定是会过来的。”

老龟假意投敌这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潮哥等人还是将他看作叛徒,并且一门心思地想干掉老龟。所以老龟这次通知他们,就让他们感觉特别地奇怪,甚至以为老龟是想借宋光头的手将我们一网打尽。

我知道,宋光头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老龟肯定知道,所以才通知潮哥他们来的。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肯定不能直接和他们说,正想说点其他的来转移话题时,对面突然又爆出了宋光头的骂声:“怎么又来了一群废物,老子在等小阎王啊,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你他妈的才是废物!”潮哥猛地大叫一声,迅速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脱下来甩在地上,拍着自己赤裸的胸口说道:“信不信老子砍死你啊?!”

潮哥的胆子真是大了很多,以前那个谁见了都能踹两脚的潮哥似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汉形象,看来这人的性格也能随着权力和地位有所变化。不过他这个动不动就脱衣服的癖好还是没有改变,知道的人见怪不怪,不知道的人当场就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这什么情况?”没和潮哥接触过的豺狼悄悄问我。

“没事,这是他的爱好,说明他要暴走了。”我无奈地给潮哥打着圆场。

但是像潮哥这样的小角sè,宋光头仍旧不放在眼里,甚至连理都懒得理,仍旧举目四望,似乎在寻找什么。很快,宋光头的目光定格在一个方向,就是和刚才潮哥他们相对的另外一面路上,也出现了十多辆飞速驶过来的面包车。

宋光头这次没有兴奋也没有大叫,而是冷哼一声,从旁边的人手里接过一柄钢刀,冲着我yīn沉沉说道:“外甥,我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所以这次不管来得人是谁,我都一定要把你给杀了,所以你最好祈祷是你舅舅吧!”

这一次,我就是绞尽脑汁也不知道是谁了,只能皱眉盯着那十多辆飞驰而来的面包车。车子缓缓驶停,又纷纷开始下人,同样也是老道的江湖汉子,各个手里都拿着家伙,而且身影也很熟悉,都是我们镇上的人,打头的人则是老龟。

老龟竟然来了!

看到老龟,我的一颗心都快蹦出来了,比看到花少、豺狼、潮哥他们还要兴奋。因为老龟作为一枚我舅舅布下的暗棋,是在关键时刻才能派上用场的,那他现在现身,是不是带着我舅舅的命令而来?

不过,在老龟现身之后,除了我的心中无比惊喜之外,我们这边的其他人均是一脸愤恨的神sè。因为在他们眼里,老龟就是一个应该被千刀万剐的叛徒!

当初在我们的庆功宴上,老龟组织了那一场篡位之战,不仅给了我一刀,还将其他人也都尽数打伤。事后,也不给我们活路,执意要将我们赶出镇去,又爆发过几次剧烈冲突,使得我们心中的恨意更深、更浓,完全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

但,最终也只有我和乐乐知道了真相,知道了老龟的心里其实更不好受,他的处境更如冰火两重天一样难捱。他承受着众人的骂声,脊梁骨几乎都要被人给戳弯了,可是他从来没有改变过半分的意志,我舅舅也说过这个任务只有他这样心性坚韧的人才能完成。

所以我们这边,除了我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恨恨地盯着老龟,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老龟已经死过千万次了。

然而现场,不光是我们意外,宋光头也非常意外,他冲着老龟的方向大叫:“老龟,我不是让你盯着小阎王的姐姐么,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然而老龟并没有理他,而是带着人缓缓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们这边的人一下都紧张起来,纷纷抄起手里的家伙准备迎战老龟,潮哥甚至骂了起来,让老龟速速过来送死。老龟谁都没看,只是紧紧地盯着我,一脸沉默地朝我走来。

我们这边剑拔弩张,就算不认识老龟的,也感觉到这人肯定是我们的敌人,所以纷纷举起了手里的家伙。而我伸手,拦住了他们,说别动。

“巍子……”花少有些意外。

“没事。”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我迎着老龟走了上去。老龟也在我面前站住脚步,他身后的人也齐刷刷站住了。老龟看着我,目光无比深邃:“巍子,对不住,我来迟了!”

他这一句话,便已说明了他的立场和身份,从此也不必再装模作样、惺惺作态了,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活在阳光下面。说完这一句话后,老龟也长长地吐了口气,感觉他浑身好像都舒坦多了,就好像溺水已久之后终于从水面上浮了起来。

可想而知,老龟的这一句话,震惊了现场所有的人,不光是潮哥、韩江他们一脸错愕,就连对面的宋光头都暴怒起来,开口骂道:“老龟,你他妈的要干什么?!”

不过老龟并未理会宋光头,仍旧目光直视着我,而我强忍着内心的欢愉,说道:“没关系,你来的正是时候,是我舅舅让你来的吗?”

作为我舅舅布下的一颗暗棋,如果没有我舅舅的命令,老龟怎么会贸然现身,并且站到我这边来?但让我意外的是,老龟却缓缓摇了摇头:“不,不是你舅舅让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的。”

我吃惊地望着老龟,完全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老龟凝视着我,说道:“巍子,我是你的人,不是你舅舅的人。现在你有困难,我就必须要赶过来,我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毁了你舅舅的计划,但我确实没法坐视不理,望你见谅!”

如果说上上句话,还不能让众人确定老龟到底是什么意思的话,那他这几句话则完全能够彰显他的立场了。短短数语之间,虽然老龟并未详细解释来龙去脉,但是几乎人人都猜得出他之前的背叛不是出于真心,而是我和我舅舅另有安排。

而我,也明白了老龟的意思。

虽然,还是没有等来我舅舅,让我心里隐隐有些失望;老龟也提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可能会对我舅舅的计划造成影响,但我并不怪他,因为我知道他承受得太多了。

我把手放在老龟的肩膀上,凝视着他说道:“龟哥,这么多天辛苦你了,那么就请你现在归队吧!”

“好!”

老龟一个气壮山河的应声之后,接着又回过头去冲着身后的众人说道:“都听好了,其实我一直都是巍子的人,巍子也一直都是我的大哥!之前背叛不过是假的,是为了让他逃脱宋光头的惩治而已!现在,我们要回家了,重新回到王巍大哥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全!”

“是!”众人同样回以老龟气壮山河般的的喊叫。

接着,老龟便带领众人,走向我的身后,和花少、豺狼、潮哥他们站在了一起。老龟看着潮哥他们,眼角还浸出了一点泪花,颤抖着说:“哥几个,之前对不住了!”

潮哥等人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纷纷拍了拍老龟的肩膀。虽然,他们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个曾经日思夜想的仇人突然变成了自己人,但心里也知道老龟受过的苦并不比他们少,而且现在对付宋光头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事情就都放在以后再说了。

随着老龟归队之后,我们这边的人再次多了一大部分,数量虽然还是不如宋光头那边,但总体来说也不差多少了,或许还真有一拼的可能。

而在对面的宋光头,则呈现出了一副暴怒不堪的神sè。他震怒,并不是因为我们这边的人越来越多,实际上在他眼里,我们的人再多,于他来说也不堪一击;而是因为老龟原来是我的人,竟然蒙蔽了他那么久。

“好啊,好啊!”

宋光头的脸上突然扬起张狂的笑:“小阎王没有等到,却等来了一个叛徒!很好,我今天就送你归西,让你知道做叛徒的下场!”

显然,宋光头的耐心已经彻底耗尽,不准备再继续等我舅舅了;而且,老龟的背叛也让他无比震怒,决定立即大开杀戒。

他举起手里的钢刀,冲着身后的人说道:“给我杀,一个都不要留!”

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这一场恶战已经无法避免,不管我舅舅会不会来,我和宋光头之间必须要彻底来一次清算了。

我们这边的人也纷纷做好准备,当即就要冲上去和宋光头的人决一死战。然而就在这时,宋光头身边的一个小个子突然跳出来拦住了宋光头。

“宋大哥,等等!”小个子高喊。

“怎么?”宋光头奇怪地问道。

“宋,宋大哥,你没觉得不太对劲么?”小个子的脸上突然呈现出一副恐惧的神sè,他呆呆地盯着上空,声音颤栗地说道:“有没有发现,这天上飘的纸钱越来越多了?”

宋光头猛地抬起头来,看向天空。

在小个子的提醒下,我们也纷纷抬起了头,果然发现这天上飘的纸钱越来越多。记得最早来时,空中只是偶尔飘过几片纸钱,那时大家都还觉得正常,毕竟这是一处乱坟岗子,有人烧烧纸钱也是正常的。

可是现在,这纸钱却飘得越来越多,而且因为春天风大,刮得几乎到处都是,如同漫天飞过的鸟,大有遮天蔽日的景象,时不时还会贴在谁的身上,看着无比的恐怖。这些纸钱当然不会凭空出现,只是我们刚才都忙着准备战斗,根本没人顾及身边的这些变化。直到那小个子惊恐地叫喊之后,大家才发现了萦绕在众人四周和天空的这些诡异纸钱。

我们这边,再加上宋光头那边,现场人数至少也有近千了,按理来说这么多阳刚之士,根本不会被这种恐怖的景象吓到。可是,这氛围实在是太过诡异,诡异到现场所有人谁都不敢说话了,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这漫天而过的纸钱,甚至都忘了刚才还即将要爆发的一场恶战。

此时此刻,近千人所在的乱坟岗子上静悄悄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和漫天的纸钱不断吹过。突然,有人惊恐地高喊一声:“有人来了!”

众人纷纷朝着四周望去,试图去看哪边有人来了,结果发现四周都有人来,一开始只是些白sè的小点,随着他们越走越近,才发现是一个个穿着白sè衣服的人。

同时大家也看清楚了,他们身上的白sè衣服,就是民间参加葬礼时要穿的白sè衣服。他们的人特别多,一眼看过去几乎都望不到边,如同一层层白sè海浪侵蚀而来。他们一边走,还一边扬起手来洒着纸钱,因为春天的风特别大,所以每一片纸钱都可以刮出去很远,洒的人多,纸钱也多,原来这漫天的纸钱是这么来的。

在这片本就荒凉的乱坟岗子上,突然出现这样一大片诡异的人在洒纸钱,这种心理上的冲击简直不可想象,现场这么多的阳刚之士都忍不住淌出了冷汗。

与此同时,一阵低吟的嗡嗡声也慢慢传来,一开始还听不清楚他们在念叨着些什么,但是后来随着他们越来越近,终于能听清楚了。

他们嘴里低声念叨个不停的,是:“阎王至,死辰到;阎王至,死辰到……”

看网友对 211 阎王至,死辰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