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盗图

第二百一十七章 盗图

陈海不知道姚兴死时到底在想什么,但宁蝉儿那一张娇艳百媚的脸蛋始终都没有从他的记忆里抹去,想必姚兴即便对宁蝉儿有恨,那也是痴恋到极致、飞蛾扑火般的恨。

他不再看宁蝉儿的反应,而是意兴阑珊的往密室走去,似乎这一次相见,就能让他对宁蝉儿的痴恋彻底的放下,心想自己这时表演出来的入魔痴情,怎么也能到哪个电影节得个影帝称号吧。

“你不是说想要见我一面吗,刚才怎么就能算见过呢?”

就在陈海要走进密室之际,宁蝉儿鬼魅似的身影便闪了他的跟前,揭开遮脸的薄纱——陈海都无暇细看她那钩魂夺魄的绝美脸蛋,神魂意念就完全被她那双似星河深邃的眸子完全吸引过去。

就仿佛宁蝉儿的美眸里另藏着一座比血云荒地还要无垠的光明大地,是那样的生意盎然,让人满心欢喜,让人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神魂意念都奉献出来,让这座生意盎然的无垠大地吸噬掉,或者说心甘惊愿的让神魂融入这让人欲仙欲死的幻境之中。

蓦然间,陈海直觉手腕一烫,心神蓦然间惊醒过来,但宁蝉儿眼瞳里那股对神魂意念的吸噬力却丝毫没有减弱。

陈海还能看到宁蝉儿眼瞳里的诧异,大概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能自行惊醒过来。

陈海就知道这妮子不好骗,但也没有想到她在此时就肆无忌惮的施展这种心魂秘术,唯今之计,就只能趁蛇镯带来的几瞬清醒,将部分神魂意念强行潜入血云荒地之中。

傀儡分身在血云荒地里蓦然睁开血sè魔瞳,识海似血sè苍穹般怒然张开,罗刹魔神秘相在极瞬时凝就。

即便这妖女要吞噬他人的神魂意识,那就看她有没有实力吞噬罗刹魔神秘相!

宁蝉儿有一缕神魂意念,随着陈海潜入血云荒地,就见满地血云、地裂纵横,正诧异误以为陈海跟她一样,都修炼某种心魂幻灭秘术,将她的神魂意念带入某种幻境之中,下一瞬就见一樽煞焰滔天的魔神秘相降临过来。

就这一瞬,宁蝉儿就觉得有无穷无尽的魔煞巨力往她的心神识海碾压过来,千魅幻境瞬息破碎。

“啊,这是什么魔功,怎么如此霸道?”

宁蝉儿如受雷殛,神魂在那一瞬似要被碾灭,整个身子往外横飞出去,她的身子看似娇柔无力,也没有穿着什么灵甲法袍,却硬生生的将炼入法阵禁制的一堵墙撞出一个人形窟窿来,同时也将那扇窗棂撞得稀烂哗啦。

宁蝉儿人在半空才喘过气来,然而檀口微张、鲜血狂吐,一双美眸黯然失sè,陈海虽然没有如影随形的杀出来,但她就像是见到鬼似的盯着卧房里陈海。

她怎么都不敢想象,陈海竟然能破了她的千魅幻境,他到底是什么修为,识海都未曾修成,精神念力竟然强大到能凝聚太古魔神秘相,而魔神秘相竟如此的强大?

而有那么一瞬,陈海差不将她的神魂意念拖进去的血天幻境又是什么鬼?

宁蝉儿心里太多的困惑,但此时没有她细细揣测的机会。

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吴蒙、齐寒江就算是聋子,这时候也都感觉到,从厢房猛然杀出。宁蝉儿虽然深受重创,这一刻却纤足虚踏,瞬时间幻变出百千足影,将吴蒙、齐寒江的攻势踏碎,虽然不清楚陈海为何没有缠杀过来,但她不敢再停留一瞬,鬼魅般的身影在夜sè仿佛一点若有若无的影迹,奇速无比的往神陵山深处远掠而去。

下一刻,十数灵剑已经掠至小院的上空,差了一瞬就能将宁蝉儿的身影锁住。

穷寇莫追,吴蒙、齐寒江看到陈海与苏绫都安然无恙,也就各持玄兵守在院中。

很快,文勃源身边的一名剑侍就凌空飞来,看到院子里一片狼狈,朝陈海拱手问道:“陈大人,刚才可是有刺客闯进来?”

宁蝉儿的动作太快,十数剑侍动静虽然不慢,却都没有捕捉到她的身影;只是刚才察觉到有人闯营,看到院子里的情形就更加分明了

“有人潜进来盗图,被我们发现,这时候往神陵山东面逃去,麻烦陈校尉派人通知学宫那边小心警戒。”陈海看剑侍反应速度如此之快,心想文勃源应该也防备着会有人对他不利,这时候就随手指了一个方向,跟文勃源身边的那位剑侍说道。

“这盗贼修为也不怎样啊。”剑侍见陈海安然无恙,院子里却有刺客喷出的血迹,但也没有怀疑陈海故意放走盗贼,毕竟谁都不知道盗贼身后有没有后手,孤身追出去是很不理智的行为,当下拱手行过一礼,就告辞离去。

十数灵剑很快也就隐逸在夜sè之下,听着动静似乎也没有要追查出去的迹象。

不是刺客,既然来人闯过来只是为了盗图,那怀疑范围就太大了,不提此前的练兵实录,陈海此时主持墨甲工坊,所造的初级机关兽看似没有太强悍的地方,但值得各家铸造工场借鉴的地方就太多了。

而此时学宫里的弟子,都主要来诸多宗阀世族,谁都有可能潜过来盗图盗书——有些事还是需要故作糊涂,即便是文勃源都没有跑过来亲自看一下是怎么回事。

************************

文勃源身边的剑侍离开,苏绫脸sè惨白的站在卧房里,这会儿都没有回过神来。

吴蒙、齐寒江虽然住在两侧的厢房,但宁蝉儿走进陈海的房间,他们都没有察觉,直到宁蝉儿神魂受创撞碎墙壁、窗棂,他们才从各自房间杀出,只看见是个女人,却也没有看清宁蝉儿的脸。

只是盗贼明明是直接逃往学宫了,陈海却跟文勃源身边的剑侍说盗贼往东逃走了,吴蒙、齐寒江心想陈海应该是认识谁闯进来,却不愿意让文勃源知道,只要陈海无碍就好,他们也就不多问什么。

“明早找人过来修下,现在还是都回房休息吧——我今晚就在紫菱房里凑和一宿。”陈海指着破碎的窗户跟墙壁说道。

文勃源在宿卫军东大营留客的小院,看似简朴,却没有那么简单,想要修缮也不是容易事,只能等到明天再说。

苏绫此时是陈海的贴身侍女,两人的卧房挨在一起,而既然是贴身侍女,苏绫到陈海的房里歇息,又或者陈海睡到苏绫房里都再正常不过。

吴蒙、齐寒江想着陈海身边还是需要加强防卫,但也要等到明天见到丁爽、葛同再说——虽然丁爽、葛同带了三十多名精锐随扈过来,但宿卫军东大营内的院子狭小,陈海毕竟不是宿卫军的武官,不方便带着随扈出没,丁爽、葛同他们住在铁桥巷。

吴蒙、齐寒江都回房休息,陈海也稍定心神才走进苏绫的卧房,他也没有想到宁蝉儿会这么强,要不是蛇镯,要不是罗刹血炼秘法,他的神魂意念便会被宁蝉儿拖入幻境之中。

而宁蝉儿所修的心魂秘术,应该与苏绫所修的是同一类,都应该有迷媚的效果,但为何神魂意念在那瞬间所接触到幻相,却又充满无尽光明之意,宁蝉儿参悟的是什么道之真意,竟予人如此的宏大浩然之感,还能融入她所修的心魂秘术之中?

看到苏绫脸sè惨白不作声的跟进来,陈海也是稍宁心魂,说道:“你现在总归信我对你姐没有恨意了吧?”

“你想让我信你,但我信你又有什么用?”苏绫当然能看出陈海刚才是能够将姐姐留下来的却没有出手,但更令她震惊的,怎么都没有想到,神魂层次的交锋,姐姐竟会一触即溃,最后深受重创不得不立时远遁,而陈海却跟没事人似的。

陈海的神魂到底有多强大?

姐姐可是半步踏入道丹境的人物啊!

陈海盯着苏绫受惊吓的美眸,说道:“我想你能留下来,但不希望留下的还是敌人——你姐姐再来找你,你就跟她说,她需要什么东西,大可以过来跟我买,实在没有必要再来偷了。我卖出去的东西,质量有保证;偷出去的东西,里面是不是被我动过手脚,可就难说了。另外,你让姐姐将机关兽的那两份图纸钱先付了,不然的话,我不会告诉她那两份图纸里到底动过什么手脚的。我也相信黑燕军应该没有人能看出我动过什么手脚……”

苏绫愣怔了片晌,说道:“你诱姐姐出来,就是为了这个?”

“聚泉岭要向墨甲司供应机关兽,不得不将图纸送到墨甲司报备,其他家都能通过墨甲司的内线搞到图纸,但这也是聚泉岭换得墨甲司入门证的一个隐性条件,我不能拒绝。现在我唯一能拿图纸卖钱的,也就是黑燕军了,”陈海眯起眼睛,说道,“宁致泽、宁成志等宁氏大佬都怕被帝君报复,不敢留在燕京城,都留在太子赢丹身边,宁氏在燕京的物业,你姐姐能作一多半的主。我相信她为那两份图纸,应该能拿出五千斤玄胎精铁。”

“五千斤玄胎精铁!”苏绫吓了一跳,没想到陈海狮子大开口,摇头道,“姐姐不会答应的。”

“这只是第一笔买卖的价格,虽然有些高,但你姐姐会答应的。”陈海说道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七章 盗图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