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媚魔魂种

第二百一十八章 媚魔魂种

姐姐突然出手时,苏绫都吓了一跳。

虽然说陈海将姐姐击退,但刚才两人神魂层次的较量极为凶险,换作谁都是惊魂未定,再加上突然被袭,怎么也该是勃然大怒、愤然出手搏杀,然而陈海有机会非但不出手截下姐姐,竟然还打这样的心思,苏绫是怎么都没有办法转过弯来。

她都搞不清楚陈海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看到陈海在她床榻边坐下来,手抱头挨到靠枕,苏绫又似受惊吓的小鹿,细着声音问道:“你真要睡这里?”

“我相信你不会害我。”陈海将苏绫拉过来,搂她入怀,苏绫却如木偶,不知道要该怎样拒绝,只是嘤然说道,“你说你喜欢姐姐,怎么又来欺负我?”

已经是初夏时节,苏绫所穿裙衫单薄,按说陈海不会这么急不可耐,这会儿将苏绫搂入怀里就觉得他情念勃张,窍脉间的精气就狂潮一样涌动起来,要牵动灵海秘宫的真元往灵脉间倒灌。

陈海情知刚才虽然将宁蝉儿击退,但心境还是受到宁蝉儿所施幻境秘术的影响。

“我再抱一床卧具来。”看陈海面红耳赤,苏绫知道姐姐千魅幻灭之术,还是在他心神深处种下一粒种子,这时候不想打扰陈海潜心入寂抹除千魅幻灭之术的影响,就要比陈海怀里挣扎出来。

“我对你姐姐痴恋如许,她真要在我心里再种下什么,便随她去好了。”文勃源在他体内种下蛊魂,陈海又岂怕宁蝉儿用什么秘术影响他的心魂,拉着苏绫一起躺到床榻上,虽说没有宽衣解带,隔着薄薄的裙衫也能清晰无误的感触这具娇躯所带来的媚惑人心的软弹。

苏绫身量不矮,但陈海太魁梧了。

苏绫心思混乱一片,她以往还有与陈海较量一番的心思,但看到姐姐都受创而逃,这样的心思就荡然无存,仿佛惊惶难安的小鹿蜷在陈海的怀里,却有一种异样的静谧与安宁在胸臆间缓缓的流淌,她也无抗拒,娇柔的身子越来越热、越来越烫……

苏绫这才知道,姐姐施展千魅幻灭大法之际,她竟然也受到了影响。

为什么会是这样,难道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在陈海这莽汉身上情根深种?

苏绫就觉这一刻,窍脉间的精气狂乱的涌动起来,满脸绯红、情乱意迷,透漏出摄人魂魄的绝美。

“你怎么了?”陈海也注意到苏绫的异常,稍稍惊醒一些,问道。

“姐姐在你体内种下媚魔魂种,我也受到影响了。”苏绫咬着被角,都感觉到自己裙衫下浓密、滑如绸缎的毛发已经凝湿一片,双腿间似浸了油一般,她生怕陈海会发现,身子则蜷得很紧,羞郝到极点,却也媚艳到极点。

“媚魔魂种?”陈海不知道媚魔魂种是什么东西,看到苏绫这般模样,他难以控制理智,恨不得将苏绫此时的美态揉入身体里、揉入自己神魂的最深处。

“不……不要……”

苏绫心魂都要颤栗起来,下意识的抓紧陈海的手,再让他狂乱的摸下去,自己都快要疯掉了,姐姐的千魅魔功太厉害了,她也不清楚什么时候竟在陈海身上情根深种,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此时行欢爱之事,极不利修行,甚至有破功之虞。

然而她想到过去种种欠陈海太多,心想今夜叫他得去,算是稍减歉恨,便咬住檀唇,蚊子似的叫道:“你要了我便能破灭姐姐的魂种!”说罢这话,她便认命的闭上已入迷离的眼眸,等着陈海来给她宽衣解带。

而这时候,陈海才清晰的感受到灵海秘宫之中,有一缕金sè微芒凝聚,似花似蕊的在摇拽,细看隐然是宁蝉儿那张千娇百媚的脸蛋,心知这缕金sè灵芒便是媚魔魂种,在他情念勃张时将他窍脉间的精气牵动得狂乱、几欲走火入魔。

宁蝉儿所修的心魂秘术,已经不再简单是影响他人的心境,要是他人没有察觉,任这缕金sè微芒似种子一般彻底的融入三魂六魄,即便宁蝉儿不能主动去控制他人的神魂,但受术者大概也会彻底的陷入对她的痴迷狂恋无法自拔。

这种秘功实与蛊魂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蛊魂丹出身道禅院,陈海猜测宁蝉儿与苏绫所修的秘功,也应该是出自道禅院的无上秘术,只是苏绫的火候,差她姐姐宁蝉儿太远了。

陈海这时候待要将宁蝉儿留下的媚魔魂种直接炼灭,但又心生一念,便将藏在他窍脉间的蛟形蛊魂引入灵海秘宫,想着要是去融合将宁蝉儿留下来的媚魔魂种,会不会有什么异变。

蛊魂丹不管是十九王赢述或是文勃源所炼制,蛊魂之中必有他们中一人所留下的魂种,这才能去控制他人。

陈海要是能将他人留在蛊魂丹里的魂种削弱到极点,却又不完全炼灭,那即便任蛊魂融入三魂六魄,非但不用担心神魂会受控制,甚至还有机会反制施术者。

只是炼灭魂种容易,但想要消弱到一定程度,继而有能力反制,却不是一种容易的事情。

“怎么了?”苏绫像待宰的羔羊般闭目片晌见陈海还无动静,忍不住睁开眼催问他。

“我已经找到你姐姐在我心魂深处留下的媚魔魂种了,你也能在我心魂间种下媚魔魂种吗?”陈海问道,他想着暂时还不便直接询问蛊魂丹的事。

“我修为境界太差,远不到道之真意的层次,哪有资格给他人种媚魔魂种?”苏绫娇怨说道,“我修为虽然差了许多,但你此时要了我,我姐姐的媚魔魂种便会烟消云散——只望你不要恨我、恨姐姐。”

“那怎么不让你姐姐的媚魔魂种烟消云散,还能变得更强?”陈海问道。

“你要做什么?”苏绫这才惊醒问道。

“我在想,我之所以对你姐姐痴迷狂恋,神魂深处是否还有你姐姐之前所种下的媚魔魂种?我想着要是能以此魂种为引,或能破心障、情障。”陈海现在还不想将蛊魂丹一事说给苏绫知道。

“你要答应不害姐姐,”苏绫说道,“姐姐也不是要害你,千魅幻灭之法修炼到一定境界,虽然能修媚魔魂种,但终身只能对一人施用。所以姐姐之前不会在你体内留下魂种,而这次也定是姐姐觉得你太重要了。你要能控制不让魂种融入三魂六魄,留着却也无碍,即便是融入神魂,除了让你对姐姐情根深种外,姐姐也不能完全控制你——但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少接触姐姐为好。”

陈海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神奇的心魂秘术,心想着宁蝉儿或许还真不需要随便施用媚魔魂种,就凭借她清媚入骨的容貌,有多少年轻气盛的男人能不对她情根深种?

“我刚才与你所说,并无诓骗你的意思,”陈海说道,“而待黑燕军成为聚泉岭的大主顾,你说我还有必要害你姐姐吗?咦,你身上怎么湿了?”

苏绫见陈海盯着自己身上的裙衫,她裙衫下所穿的白绸亵裤都湿了一片,这时候已有湿迹透到裙衫外来。

苏绫已经羞得没勇气再看陈海的眼睛,挣扎着从陈海的怀里爬起来,嘤咛说道:“这媚魅魂种是要有男女情念去养的,但你不能将歪心思打到我头上来。”再也不敢与陈海独处一室,抱着一床被子里就躲到书房里去……

苏绫逃走,陈海也无法睡眠,就盘膝端坐,细思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今天他虽然将宁蝉儿重创击退,却是他所遇到最凶险的一战,要不是蛇镯关键时发挥作用,他的神魂意念陷入宁蝉儿所施展的幻境之中,那可真要任人宰割了。

或许宁蝉儿并无杀他之心,或许是觉得他太重要了,才会唯一的媚魔魂种借千魅幻灭之法种入他的体内,但陈海绝不愿受人摆布,即便是情根深种,也得是他自己迷恋他人无法自拔。

想到这里,陈海情不自禁想到在酒宴上董宁那张错谔继续羞痛、让人怜惜的脸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体内媚魔魂种的影响,陈海心里有种种情绪翻腾难以自抑,从床榻披衣坐起,找来刻刀与一截龙檀木,想着将董宁在酒宴那令人看了心痛的神态雕刻出来。

刻刀转动、木屑飞溅,不知不觉间就一夜过去。

清晨时,苏绫才安定好难抑的情念,走进卧房来伺候陈海洗漱。

这时候陈海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一樽人像立在书案上是那样的栩栩如生,似乎吹一口气就能活过来,然而董宁神容里那入木三分的心痛,苏绫看了犹觉得心怜。

董宁作为河西董氏的宗阀贵女,被陈海当众拒婚后竟然不惜与秦穆侯秦寿父女翻脸还夜派人过来提醒陈海逃命,苏绫知道董宁是毫无顾忌、毫无索求的喜欢上陈海了,但她还不知道陈海对董宁也是有感情的。

苏绫心里轻轻一叹,取来一方绸布,将木刻人像细细的包好,替陈海先收起来。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八章 媚魔魂种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