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13 宋光头之死

213 宋光头之死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瞬时间,喊杀声、惨叫声便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爆发开来。宋光头此番孤注一掷,将他处在罗城所有的力量都带来了,而且早早就做好了大战一场的打算,所以他那边的人个个都在胳膊上系了一条红丝带。

平心而论,宋光头手下的人还是挺彪悍的,而且也有几个身手不俗的战将,就算现在人数不如我们,按理来说也不至于败得很快。但是,我舅舅一开始就当着所有人的面,用铁链把宋光头的脖子给套住了,并且把宋光头当作死狗一样往棺材那边拖。

这一幕的视觉效果实在是太具有冲击性了,直接就给宋光头那边的人造成了严重的心理摧残。他们在愤怒之余,也会感到深深的恐慌,尤其是在经历过一系列的纸钱漫天飘洒,众多白衣人齐声低诵“阎王至,死辰到”的诡异场景之后,再看到他们的大哥在我舅舅面前根本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本就脆弱的神经一下就彻底地崩溃掉了。

而我们这边,无论是豺狼的学生军团,还是花少的飙车一族,亦或是潮哥、老龟他们远道而来的嫡系兄弟,本就处在士气极盛的状态,现在又有我舅舅的白衣人加入之后,更是精神大振地冲向宋光头他们的队伍。

我们的人,最先冲入宋光头那边的阵营,瞬间就将他们的队伍给打乱了。龙哥他们,以及老龟他们,本就是经验丰富的江湖汉子,精彩的表现自然没有什么多说,此刻的他们就像勇猛的狮群,冲向了已经完全处于恐慌状态的羊群,疯狂地撕咬着属于他们的猎物。

最值得可圈可点的,则是豺狼的学生军团。诚然,他们的战斗力确实不如那些成年汉子,但在气势和冲劲上却完全不输给他们。我不知道豺狼是怎么训练他们的,现在他们就像一只只不怕死的小牛犊,在混战中同样撒着欢的尽力表现自己。

看来豺狼说得没错,即便是少年也能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虽然我不一定认同他发展学生力量的做法,但也知道毫无社会背景的他也只能通过这样的一条路来证明自己。

与此同时,我舅舅带来的那些白衣人,由他以前狱中的朋友和各个镇上的势力所组成的超级军团,也纷纷抽出自己藏在衣服下面的家伙,迅速加入了战团之中,给宋光头那边的人再度造成极大摧残。

这已经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我们这边无论从人数上还是气势上,都已经远远超过对方太多。宋光头一直在等我舅舅来,希望能在“十天之约”之前就将我舅舅彻底击垮,现在他的梦想终于实现了,不过被击垮的却成了他。

不过,宋光头那边的人虽然连连败退,却仍有七八个汉子突出重围,朝着棺材的方向冲了过去,试图解救被我舅舅用铁链套住的宋光头。这些汉子,都是宋光头手下的战将,也是罗城道上名噪一时的大哥,和以前的我、狂豹都是一个级别,所以战斗力不容小觑。

我在混战之中看到这样的场面,担心我舅舅会遭到围攻,所以立刻握紧钢管冲了过去。但是还未奔到棺材附近,就看到已经有好几个人拦住了那些汉子,其中有陈队长、李爱国、乐乐和老拐等人,正和他们打得如火如荼。

看来这一次,我舅舅准备得相当充分,根本不会让宋光头有丝毫翻身的机会。陈队长的一柄唐刀耍得眼花缭乱,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砍倒了两个人;而李爱国的钢管更是威力无穷,每次砸落之间都有一人倒下。

最让我吃惊的是乐乐,多日不见他,实力好像又长进不少,和那几名汉子斗得不相上下。我冲上去胡乱甩了几下钢管,而且专门干着偷袭的勾当,看谁没注意到我,就过去狠狠一钢管砸下去。

“巍子,去护着点阎王大哥!”李爱国突然冲我喊道。

他们几个都在棺材附近和人缠斗,而我舅舅则已经把还在死死挣扎的宋光头拖到了棺材边上,四周则不断有人试图冲破界限,想去解救宋光头。我大喊了一声好,便三步并作两步窜到我舅舅身前,帮他料理着四周不断源源而上的杂鱼。

其实按我的实力,根本料理不了这么多的人。但是现在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受到身边众人的影响,感觉自己的战斗力真是爆棚了,热血也在体内不停地翻滚着,浑身上下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来一个就干一个,来两个就干一双……

很快,陈队长他们料理完了手边的人,团团将棺材给围了起来,纷纷挺然而立,仿佛搭起一道结界,严禁任何人再接触。任凭四周的战斗再乱如沸水,也丝毫影响不了棺材这边的动静了。

而我舅舅,已经将宋光头拖到棺材边上,并且一脚把棺材盖子给踢开,然后又拖着宋光头往里面送。宋光头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极其危险,所以一边死死抓着脖子上的铁链,一边用脚勾住棺材的底部,还发出一阵阵的嘶吼,说什么都不肯进去。

按说我舅舅的实力肯定远远超过宋光头,但人在临死之前所爆发出的潜力同样不容忽视,我舅舅仅凭一条铁链好像真有点难以将他拖到棺材里去。宋光头死死抓着脖子上的铁链,一张脸也憋得通红无比,估计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和我舅舅做着最后的殊死抗争。

我有心想上去帮我舅舅一把,我在后面使劲的话肯定能把宋光头送到棺材里去,但是李爱国他们谁都没动,就站在一边看着。我也明白,看来我舅舅是想亲手报仇,所以我也站在一边看着。

表面上看,两人之间的博弈好像不相上下,但宋光头早就满脸通红,喉咙也不停发出绝望的嘶吼;而我舅舅的面sè始终沉默如冰,没有改变一点颜sè,看上去似乎没费多大力气。

终于,宋光头还是慢慢败下阵来,两只脚也逐渐脱离了棺材底部,我舅舅也趁机跳到棺材边上,接着两条胳膊用力一甩,就将至少一百八十斤重的宋光头高高提了起来,然后轰隆一声丢到了黑黝黝的棺材里面。

然而宋光头并不放弃,又猛地站了起来,想翻身往棺材外面爬。而就在这时,我舅舅突然松开了铁链,宋光头大吸了一口气,眼睛里也闪烁出奇异的神彩,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就在宋光头都疑惑我舅舅为什么突然放过他的时候,突然发觉情况不太对劲,他的眼睛往上一抬,发现漆黑的铁链已经重重砸了下来……

原来,宋光头已经身处棺材之中,我舅舅也不需要再用铁链拖他了,所以才变了招数,而不是要放过他。

砰的一声闷响,鲜红的液体顺着宋光头的额头、脸颊慢慢淌了下来,看上去无比的狰狞和恐怖。然而即便这样,宋光头居然还没有昏过去,这家伙大睁着两只眼睛,呆呆地看着站在棺材边上的我舅舅。

他的眼神很复杂,有害怕、有恐慌、有绝望、有无助,似乎还有一丝丝的乞求。

但是这些都没有用,他的身子还是慢慢地,慢慢地倒了下去……

轰的一声,宋光头的身子坠到了棺材底部,四周的黑暗瞬间就侵蚀了他的身体和面庞。然而他虽然身上力气尽失,却并未放弃,仍旧极其努力地慢慢抬起一只手来,嘴巴微张,颤颤巍巍地冲着我舅舅说:“大、大哥,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

而我舅舅站在棺材边上,一脸冷漠地盯着下面的宋光头,没有改变半点颜sè。

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起一年前的那个上午,宋光头带了一列豪华车队来接我舅舅出狱,我舅舅就是这样冷漠地看着宋光头。那时候我还在想,我舅舅真是不近人情,人家都亲自来接你了,怎么没有一点好脸sè?

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恐怕那天,我舅舅目光深沉地看着宋光头时,就已经在为今天的一幕做打算了吧。只是那时,我舅舅忍了下来,还是装作和宋光头很亲近的模样,一直到了今天才下手。就像陈队长说的,我舅舅的性格其实已经变了很多。

此时此刻,我舅舅高高在上,面sè冷漠地盯着下面的宋光头,沉沉说道:“你何必求呢,你明知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句话过后,终于彻底斩断了宋光头的一切念想,宋光头的手臂慢慢垂了下去,虽然还在绝望地摇着头,但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我舅舅弯下腰去,用手去拉半开的棺材盖子。当更浓郁的黑暗渐渐覆盖宋光头的面庞和身体时,他体内的求生意志再一次全面爆发了,他仓皇地伸出两只手来想去抵挡,嘴里也喊着不要、不要!

而我舅舅无动于衷,还是无情地将棺材盖子盖了上去,站在四周的我们也看不到宋光头那张凄惨的脸了。只是,里面的宋光头仍在拍打着棺材盖子,一声声微弱的喊叫也传出来:“大哥,大哥,放过我吧……”

而我舅舅站在棺材顶上,冷冷说道:“动手吧!”

李爱国、乐乐他们纷纷窜了上来,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铁锤和钢钉,铛铛铛地钉起了棺材,转眼间便把棺材钉得死死的,任凭宋光头再怎么挣扎也无法脱身了……

随着一根根钢钉无情地插入棺材之中,我也彻底看明白了,这是要把宋光头活活闷死在棺材里面啊!我知道宋光头今天一定会死,却没想到我舅舅连让他痛快地死去都不肯,在他死前还要这样狠狠地折磨他,这是多么深入骨髓的痛恨!

那一下下的钢钉入棺之声,就好似来自阎罗殿里催命的符咒,这声音每响一下,就如同一把重锤狠狠敲在我的心中。

站在旁边的我尚且有点受不了这种声音,更别提身处棺材里面的宋光头了,他更加大力、频繁地拍打着棺材盖子,不停地哀求我舅舅能放他一次,但我舅舅始终、始终都面不改sè,无动于衷。我见过很多狠毒之人,可他们在我舅舅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棺材里面的空气应该是越来越稀薄了,宋光头开始绝望地大叫、嘶吼起来,他不再哀声连连地求饶,而是开始恶毒地诅咒、辱骂我舅舅,说他就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我舅舅。

而我舅舅在听过这样的话后,脸sè不仅没有半点动容,嘴角反而勾起一丝冷笑。显然,这样的诅咒在我舅舅看来,只会让他觉得十分可笑。

慢慢的,棺材里面的声音渐渐小了,宋光头不再拍打棺材板,也不再辱骂和诅咒,只有一声声类似厉鬼一样的哀嚎传来,显然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最终,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以为宋光头已经死了,就连我舅舅都准备跳下棺材来的时候,里面突然又传来宋光头的尖叫声:“小阎王,你以为你就会好过吗,李皇帝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这道声音仿佛来自地下的九幽十八狱,夹杂着无数的狠毒和怨恨。虽然,在宋光头这一声凄厉的喊叫过后,棺材里面的声音就彻底消失了,但一直面无表情的我舅舅,在听到李皇帝的名字之后,终于在这一刻变了颜sè。

是啊,我舅舅今天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又这么大张旗鼓地当众杀了宋光头,李皇帝肯定会知道这件事的。先不说宋光头是李皇帝的手下,李皇帝肯定会为宋光头报仇,就说我舅舅要杀宋光头,乃是为了报二十年前我姥姥、姥爷的仇。而在当年,泄露我姥姥、姥爷位置的虽然是宋光头,可亲手杀掉两位老人家的仍旧是李皇帝!

如果在这之前,我舅舅靠着隐忍不发的态度成功瞒过李皇帝的话,那他现在亲手将宋光头杀死之后,则代表着他已经公开亮剑了。

以我舅舅的性格,当然会找李皇帝报仇;而以李皇帝的性格,当然也会先下手为强!

二十年前,我舅舅的势力处于全盛状态都斗不过李皇帝;二十年后,我舅舅连罗城都还没有彻底拿下,又怎么可能会是李皇帝的对手?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我舅舅的处境担心起来,接下来他该怎样面对李皇帝的残酷报复?

但,我舅舅的脸sè也只是变了一下而已,很快他就恢复如常,仍旧一脸的冷漠,两只眼睛更是漆黑如墨,冷冷地盯着下方四周仍未彻底结束的混战。看他的模样,好像并不将刚才宋光头临死前的威胁当回事,也根本不把远在省城的李皇帝放在眼里。

而我,也稍稍地松了口气,心想我舅舅坐了二十年的牢,这二十年来肯定早已思谋好了复仇计划,从他出狱以来的步步为营便能看出几分端倪。

所以,他一定有办法对付李皇帝!

这么想着,我的思绪也放松了很多,接下来我肯定还要帮我舅舅的忙,不管他以后安排我做什么,我都会尽心尽力去做。

现在的我,早已不是一年前跟我舅舅赌气的我了,当时我为了能让我舅舅看得起我,所以才去做我们学校的天,又拿下我们镇上老大的位子……但是一步步走来,我的心早已和我舅舅的心紧紧绑在一起,他的父母是我的姥姥、姥爷,所以他的仇当然也就是我的仇,现在的我们已经有了共同的目标——击杀李皇帝!

这时,站在棺材顶上的我舅舅突然说话了:“乐乐、巍子,去清理一下战场。”

此时此刻,乱坟岗子上的大战已经进入了尾声,我们这边以绝对的优势取得了这场大战的胜利。但,这毕竟是超过千人的混战,也不可能就将对方的人彻底都击垮了,所以现场仍有不少人在负隅顽抗。

我们这边也有不少人受了伤,所以我舅舅才会让我和乐乐去清理战场。

我和乐乐得令,立刻各自带了一部分人杀进战场,以摧枯拉朽的姿态解决着战场上剩余的敌人。我看到豺狼还在领着他的学生军团在奋力搏杀,不过他的人里好多受了伤,所以我立刻带着人过去支援。

豺狼手持一柄钢刀,身上已经被鲜血染红,就是不知是他的血,还是别人的血。不过豺狼依旧精神奕奕、战力昂扬,不停地厮杀着。只是他现在面对的那个汉子,显然很有实力,和豺狼打了个不相上下,我带着人冲过去加入战团之后,便迅速上前助了豺狼一臂之力。

趁着豺狼一刀劈下去的瞬间,我也狠狠一钢管甩了出去,那个汉子在我们二人的重击之下登时飞了出去。

“豺狼,怎么样?”我手持钢管,问他。

“没有问题!”豺狼大声回答:“实在太他妈的爽了!”

他自己回答完还不够,还回过头去问着他那些也在战场上厮杀着的兄弟:“我问你们,爽不爽?”

“爽!”众人齐声大呼,声音震荡天地。

这,便是少年人的气势,在这场超级大混战中,豺狼的学生军团确实大放异彩。

因为现场有上千人卷入战斗之中,所以战局也扩展地非常大,延绵出去好几百米;好在这片乱坟岗子也足够大,可以随便大家怎么折腾。

而宋光头那边的人,知道己方已经彻底落败,有不少人试图逃跑,但是被花少、龙哥他们骑车给拦截住了,远远地都能看到他们肆意驰骋的身姿。

这场战斗已经一直到天黑,才慢慢地结束了。部分受伤的人,先被送了出去,龙哥、豺狼这些属于帮忙的也先离开了,现场剩下的都是我和我舅舅自己的人了。

宋光头的棺材,直接被我舅舅让人随便挖了个坑埋了;而宋光头手下的一些骨干、老大,则被五花大绑押到宋光头的坑前,我舅舅冷声询问他们,要不要下去陪葬?

当然没人愿意陪葬,人又不傻。

接着,我舅舅又问这些人,是愿意被挑掉手筋脚筋之后滚出乱坟岗子,还是从此以后跟着他混?

这些人都纷纷表示愿意跟着我舅舅混。

我舅舅大叫了一声好,然后吩咐乐乐、李爱国他们动手挑断他们的手筋脚筋,现场顿时响起一片哀嚎之声。

接着,我舅舅回头跟我说道:“记住了,这些人绝不能用。”

我重重点头,表示明白我舅舅的意思。

“好了,散吧。”

看了看天上逐渐升起的皎洁明月,我舅舅突然发布施令。老拐和各个镇上的老大们,还有老龟和潮哥他们,纷纷过来和我、我舅舅告别,然后各自带着人离去了。

我以为除掉宋光头后,我舅舅会将我带走,再不济也会和我好好详谈一番,但他并没有,他甚至都没和我说话,只是和陈队长告了声别,让陈队长送我回去之后,便要带着乐乐、李爱国等人离开。

看着我舅舅逐渐远去的背影,我有点傻,赶紧叫了一声:“舅舅!”

我舅舅站住脚步,但是并没回头,似乎在思索什么。许久之后,他才慢慢转过头来,冲我招了招手。

我迅速走过去,来到我舅舅的身前。

我舅舅抬起手来,在我的头上摸了摸。印象之中,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和我有肢体上亲昵的接触,上次在出租车上他好像抱过我,但那时的我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感受得也不清晰。这一次,是在我清醒的状态下,实实在在地感受着他的爱抚。

他那张始终硬邦邦的脸,似乎都有了点温度。

但,他也只是摸了摸我的头,仍旧一句话都没说。

是我先忍不住了,说道:“舅舅,咱们接下来是不是要对付李皇帝了?”

我舅舅盯着我的眼睛,久久地凝视着我,许久才缓缓说道:“李皇帝很厉害,我都没把握能对付他,你怕不怕?”

“不怕!”我挺直了胸膛。

我没有吹牛,我是真的不怕,我总觉得我舅舅是无敌的,只要他在我的身边,我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在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之后,我舅舅的脸sè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眼睛却变得柔和许多,声音也变得温暖起来:“好样的,回去等着我吧,我还有件事要处理。”

“好!”我大声应着,心中充满了期待和激动。

我舅舅离开之后,偌大的乱坟岗子上就只有我和陈队长了。下午来的时候,现场就只有我们两个;现在要离开了,又成了只有我们两个。

“巍子,走吧。”陈队长发动了摩托。

“好。”我坐了上去。

漆黑的乱坟岗子上,随着呼呼的风不断刮过,空气中还隐隐有着一丝血腥味,纸钱也不时在我们四周打转,气氛仍旧说不出的诡异。不过,我不再觉得怕了,反而觉得热血澎湃,似乎有点迷恋上这个地方了。

很快,陈队长就骑车载我回到了市区,还问我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说到吃饭,我想起一件事来,说不吃不吃,你赶紧把我送回你们学校去!

陈队长不明所以,但还是把我送回了贵族学校。

这会儿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而我还是发了狂一样地往学校里面跑着,一路来到医务室里,果然看到李娇娇坐在门前的石阶上。

她还在等我。

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吃火锅的。

“娇娇!”我大声叫着,跑了过去。

李娇娇也看到了我,立刻站起,迅速朝我飞奔而来……

看网友对 213 宋光头之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