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生意

第二百一十九章 生意

两天后,陈海从墨甲司回来,看到宁蝉儿脸蒙薄纱,再次坐在他刚修缮好的卧房里;苏绫则是一脸担忧的站在一旁,大概是怕他与宁蝉儿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陈海沉默着走进卧房,他不喜欢宁蝉儿,但不意味着就要喊打喊杀,不意味着不能做生意。

他本质上还是生意人。

宁蝉儿从陈海的面上看不到半点异常,能感受到媚魔魂种还在陈海在体内,但陈海却毫不受影响,真是奇怪,难道此子所修的魔功,能将媚魔魂种完全压制住?

这绝不是什么好事,这意味着她有受媚魔魂种反制的可能,但她今天过来,却也不想再出手了,将一只金属丝编织的网兜扔到桌上,说道:“你要的五千斤玄胎精铁都在这里,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两份图纸里到底动过什么手脚了吧?”

玄胎精铁极其沉重,陈海当年在玉龙山里的蛇穴里曾得到少许,比鸡蛋还略小的一团就有上百斤重,五千斤玄胎精铁甚至比蓝球还要小一些,压得结实的檀木桌吱吱响。

“所谓动过手脚,其实是没有动过手脚,只不过那两份图纸的钱,我还是要收回来的。”陈海慢条理丝的说道。

宁蝉儿藏着薄纱后的美眸射出两道寒芒,手落在金属网兜上,五千斤玄胎精铁似乎能随时拿走;而要是将金属网兜连着内藏的玄胎精铁往陈海身上砸过去,就是重锤玄兵,陈海哪怕是将火云甲穿在身上,闪避不及,也会被直接砸成肉酱。

五千斤的重锤,即便是明窍境中后期的强者,都不是轻易能消受的。

陈海却毫无心惧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跟苏绫说道,“你姐姐难得过来探亲,怎么也得沏茶招待她。”

苏绫一脸担忧的出去沏茶,陈海见宁蝉儿满脸警惕,笑着说道:

“聚泉岭每月除了能出两百套淬金级兵甲、两百架淬金弩外,淬金箭每月产出更是能提高到两万枝。只要你能不露痕迹的从铁桥巷运走,我这边都可以量大价优。而淬金弩的图纸相信你也已经看到过–淬金弩的图纸就算是苏绫的聘礼,不另外收费了–淬金弩是不难造,但黑燕军应该没有那么多的淬金铁料产出,也不可能造得比我们更便宜,而倘若没有大量的淬金箭配合,淬金弩也发挥不出最大的威力出来。要是黑燕军打定主意不找我们合作,那聚泉岭所造的弩械,就只能供给虎贲军了……”

陈海从书案旁箭馕里取出一支淬金箭,递给宁蝉儿,又问道,

“我却是很想知道,赤眉教那些自许踏入辟灵境、明窍境的精锐武修,能不能挡住这淬金箭的箭雨覆盖?”

“你有什么自信,我这次过来不会再出手杀了你?”宁蝉儿眼眸里的寒芒不减,似乎不屑陈海手里的那支淬金箭。

“你知道我对你没有敌意,而我活着,对黑燕军的好处绝对要比我死了强得多,”陈海说道,“不要看黑燕军此时势盛,或许还能胜几场,但真要等太子赢丹在武梁山整顿好兵马,长期对峙下去,黑燕军必败无疑。哪怕将虎贲军彻底击溃都没有用。你潜伏燕京、学宫,也应该能看到京郡八族将战争潜力完全发挥出来,是何等的恐怖。现在唯一能给你们提供点小帮助的,也就聚泉岭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宁蝉儿往前走近一步,与陈海相距不过三尺。

“我刚到河西,就将志向表露出来,就是想开间兵甲铺子。”陈海微微一笑。

这时候,苏绫很快沏了两杯灵茶端过来,陈海自顾端起一盏抿了一小口,见宁蝉儿却是迟疑,笑着问:

“我都不怕苏绫在这茶里给撒些逆灵散,你担心什么?”

宁蝉儿瞥了苏绫一眼,眸光已有几许的凌厉。

这段时间来苏绫已经有意无意的在维护着陈海,这次过来,宁蝉儿更是能看出苏绫看陈海的眼神更加柔和了,她很是迟疑,继续让苏绫留在陈海身边,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她也不相信,陈海的志愿仅仅是开一间兵甲铺,就像之前她不信苏绫是陈海故意放走乐毅……

私通黑燕军,事情败露,可是诛九族的大罪,有太多功名利禄等着他的陈海,为什么要冒这个险,与黑燕军牵涉到关系?

此前,她一直怀疑陈海不过是想诱她入彀,以雪当年之恨,但两天前他明明有机会得手,却为何又放她走?

虽然在数年前,她曾将眼前这个男人玩弄过股掌之间,但相隔数年再见,站在她眼前的,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相貌上改变不提也罢,废体重修虽然艰苦,却也不是没有可能,但用兵如神是怎么回事?

在瞬时能破掉她千魅幻境的太古魔神秘相又是怎么回事,陈海修炼的到底是什么魔功,为何所施展的幻境是那么的真实,以自己的神魂修为,竟然都窥不到一丝的破绽?

宁蝉儿再次走进来,可不是完全来谈交易的,她心里太多的疑问想要找到答案。

然而陈海今天可没有跟宁蝉儿交心的心思,还是谈生意为先。

黄麋原击溃十五万虎贲军后,以及之后诸多的战事,黑燕军都有大量兵甲与战械缴获,但同时损耗也不少。

虽然虚灵剑宗以及雁门、河阳、蓟阳等郡有不少宗门、宗族被迫归降黑燕军,但同样有更多的宗门、宗族从黑燕军控制区域撤走,而且撤走之前,还尽可能将所有的资源带走,或者将矿山、铸造场摧毁一空。

黑燕军此时努力在河阳、雁门、蓟阳恢复生产,但这恰恰又是黑燕军最不擅长的,毕竟缺乏大量训练有素的官吏,地方宗族也没有几家是真心归降。

这使得黑燕军所筹建大型铸造场,目前还只能修造普通兵甲,以供应日益庞大的军队,但还没有能力批量造出淬金级的兵甲与战械。

陈海说得没错,除了足够的熟练匠师、匠工外,黑燕军也无法得到充足的淬金铁料的供应——淬金铁料本身就只有顶尖的宗阀、宗门才有能力冶练。

陈海麾下的聚泉岭则是一个异端。

宁蝉儿心里也清楚,唯有将卒杀伐意志强悍到能凝聚出战阵杀伐兵气的虎狼之师,才能最大限度的压制住宗门玄修强者有如破竹般的肆意杀戮,然而即便同是精锐的虎狼之师,唯有用最精良的兵甲与战械装备起来,才能将战力发挥到极致。

一旦黑燕军现有的精良兵甲与战械都折损掉,还是难以跟背后有宗阀世族支撑的虎贲军、西园军抗衡。

京郡八族崛起的时间有长有短,长达数千年,甚至要超乎大燕帝国立鼎的时间,短者也有数百年,根基深厚。

以往八族有大量的弟子不愿意卷入帝权之争,才选择离开朝堂、退隐江湖,但此时黑燕军已经威胁到京郡八族的生死存亡,他们不会继续沉默下去。

除了虎贲军、西园军、宿卫军不断扩编外,姚氏、卫氏、樊氏、陈氏等族,还单独组建一支支最精锐的宗族兵进入河阳、历川等郡的战场,这些宗族兵以及边郡强藩所派的援军,人数看上去都不多,数千到数万不等,但极其精锐,战备又强,占据山川河泊的险隘之地,一步步往北压缩黑燕军的生存空间。

黑燕军此时虽然号称有三百万的兵马,但形势其实远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

黑燕军堪称精锐的仅有十之一二,还无法与在占据武梁山的虎贲军争一雌雄;而在地形狭仄、不利兵马展开的山岭湖泽,也没有办法将宗族兵及诸郡援军驱赶出去。

就像陈海要是率两万精锐守地势还没有那么险要的聚泉岭,天下有几人能在猝然间攻下聚泉岭?

宁蝉儿没有喝苏绫所沏的茶,而是拿起陈海放在书案上的淬金箭。

三道凛冽的棱锋锋锐无比,也只有用淬金铁所铸的箭簇,才能将箭锋磨砺得如此锋锐,即便是还没有镌刻什么道篆,宁蝉儿相信就这胚箭若是能用千步强弓发射,还是可以轻易撕开黄级下品灵甲的防御。

在千军万马的混战之中,道丹境强者数量太稀微了,即便有,在天地元息混乱的战场上,与明窍境强者一样,所能发挥的作用都很有限。

真要有成千上万淬金箭所形成的箭雨覆盖,明窍境强者还真是难全身而退。

只是,聚泉岭真能每月有两万枝的淬金箭产出?要知道将京郡八族控制下的铸造场都加起来,淬金箭的产量都未必有这么高啊!

虽说淬金箭的铸造,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但消耗如此庞大的淬金铁料,聚泉岭从哪里获得?

“我需要傀儡臂铠!每月一百套以上,价码任开。”宁蝉儿将淬金箭放下,说道。

“……”陈海心想这娘们还真是识货,可惜他现在造不出实用的傀儡臂铠来,摇头说道,“这玩艺看着挺强,但你相信我,这不是黑燕军此时所急需的,要是黑燕军与聚泉岭的生意能维持得不错,又或者说黑燕军的当前形势能维持住,聚泉岭可以考虑造淬金连弩供应黑燕军……”

“淬金连弩?”宁蝉儿盯着陈海的眼睛,“你幼时到底获得怎么的传承,好东西似乎不少啊?”

“你不要管我曾获得什么传承,”陈海笑道,“淬金连弩仅仅是暴雨梨花弩的初型,可以在一个呼吸间,将三十支淬金短箭射出,每一箭射杀的威力都不弱于淬金弓——你也可以试试十弩齐射的威力。”

十弩齐射,就是一次形成三百支淬金箭的箭雨覆盖,宁蝉儿自信能抵挡,但也会相当的狼狈——而在天地元息混乱的战场上,不能借天地元气施法,完全消耗自身的真元法力抵挡,在如此密集的箭雨覆盖下,宁蝉儿相信她自己也支撑不住多久。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九章 生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