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15 一等一的魔王

215 一等一的魔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吻,像是一道电流,瞬间就震颤了我的全身。这一吻,深情又甜蜜,让我猝不及防,让我目瞪口呆,让我心跳加速,让我热血澎湃。

记得上次,在深情酒吧外面的路口上,李娇娇从出租车的窗户里探出头来,只是轻轻吻了一下我的脸颊,就让我犹如踩在云端一样那么开心。这一次,她直接吻住了的我唇,她的胆大和任性吓到了我,却也让我瞬间觉得人生无比美好。

以前在初中的时候,我对李娇娇是只敢远观而不敢心存任何幻想的,她一再轻蔑的态度也让我无比的自卑和惭愧。但是现在,她主动吻住了我,让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她柔软的嘴唇、芬芳的气息,都是真实存在着的,就活生生的在我面前。

我激动了、振奋了,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愿意去思考了,我只想好好享受这个甜蜜的吻!然而,就在我抱住李娇娇的脊背,准备来一个更深层次的长吻时,李娇娇却又像一只狡猾的精灵,轻飘飘地脱离了我的怀抱,又慢慢往后退了几步。

我诧异地看着她,只见她的脸上飞满红霞,像是熟透了的番茄。李娇娇冲我摆了摆手,轻轻说道:“我走啦……我等着你!”

我知道她这句“我等着你”是什么意思,不光是等着我以后再来找她,更是等着我能和孙静怡说清楚,然后光明正大地和她在一起。

我重重点头,说好,我会再来找你的!

李娇娇露出一个羞涩的笑,然后转过身去飞快地奔向女生宿舍。我痴痴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彻底消失在女生宿舍的门里,我才依依不舍地转身朝着医务室走去。

回到医务室里,躺在病床上面,回味着刚才李娇娇的吻,仍旧让我激动地无法安睡。我像个傻瓜一样把嘴唇舔了又舔,也不知是不是我的幻觉,觉得被李娇娇吻过的嘴唇好甜。

其实这不是我们的初吻,记得上次在镇上的网吧里,我就偷偷亲过李娇娇的唇了。不过那次只是蜻蜓点水式的一吻,还慌里慌张地像个贼,虽然心里也很激动,但到底不够光明,也没有这次甜蜜。

很久很久之后,我的兴奋才慢慢褪去,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第二天早晨起来,李娇娇并没来找我,大概是觉得不好意思了吧。我自己到食堂去吃了个早饭,然后又到了搏击社里,他们并不知道昨天下午发生的事,也不知道罗城地下世界赫赫有名的大佬宋光头已经死去,还热情地跟我打着招呼,让我教他们搏击。

不过我跟他们说,我要走了。

得知我要离开,大家都表现出了惋惜和依依不舍的态度。尤其是万江流,经过之前的一系列事情之后,万江流也知道了我是为了躲避宋光头的追杀才躲到我们学校的,所以不敢相信我现在就要走。我跟他说,我是真的要走,危机已经彻底解决掉了。

终于,万江流相信了我,无可奈何的他,只能给了我一个重重地拥抱,并且告诉我说,搏击社永远都是我的家,随时欢迎我过来。

我也说好,我肯定会来的。

当然会来,我还要再来找李娇娇呐。

他们要送我离开,我说不用了,就让我一个人走吧。随后,我又去找了一趟陈队长,谢谢他这几天来对我的照顾,陈队长也欢迎我随时再回来玩。

从保卫科出来,我一边往学校门口走,一边给卷毛男打了个电话,他这几天也没少帮我。我以为大上午的,他还在睡觉,结果电话刚响,他就接起来了,并且兴奋地说:“王巍,我等你这电话等好久了!”

原来,他通过强大的消息网,已经知道了昨天下午发生在乱坟岗子上的大战,也知道了宋光头已经彻底陨落。【择天记吧少年王】那么相应的,我也平安了许多。

“庆祝一下,晚上深情酒吧,不醉不归?”卷毛男问我。

我和他说:“没有问题!”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打了辆出租车,回我们学校去。

到了我们学校门口,刚下出租车,就发现里面乱得不行,根本没有平时上课的气氛,到处有人大喊大叫,还有人拿着家伙跑来跑去的。

我挺吃惊,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进了教学楼后便随便拉住一个学生询问。我在学校也算挺有名了,这学生也认识我,一看我就说道:“哥,豺狼又和牛峰干起来了!”

我一听,心里的火马上就烧起来了,我们连宋光头都干掉了,这牛峰竟然还敢闹事,真是欠打。于是我也不再废话,立刻就冲进了我们年级的走廊,这里果然乱糟糟的一片,到处都是跑来跑去的学生,我立刻摸出怀里的钢管,冲进人群里想要助拳,结果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因为,这哪里是打架,分明就是单方面的碾压,豺狼这边的人正在暴揍牛峰那边的人,牛峰那边的人根本不敢还手,被打得抱头鼠窜、连连求饶,四处都是哀嚎。也是,豺狼这边的人都敢和社会上的汉子拼命,尤其是经过昨天下午一番真正的血战之后,他们的气势更加旺盛了,对付牛峰那帮学生根本不费多大的劲儿。

之前,豺狼这边的人一直收敛锋芒、隐忍不发,现在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扬眉吐气了。我又拉住一个相熟的学生,问他豺狼在哪?

“哥,你来了啊,狼哥他们在卫生间呐!”

我又朝着卫生间跑去,豺狼、花少他们果然都在里面,正在暴打牛峰和他的几个平时耀武扬威的狗腿子。牛峰真是被打惨了,跪在地上不断哀嚎,乞求豺狼能放过他。

豺狼看我来了,才停了手,狠狠踢了牛峰一脚,让他立刻滚蛋,还说:“尽管叫你爸来,看我还怕不怕他!”

牛峰立刻灰溜溜地跑了,不过我觉得他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就不会再叫他爸过来了,现在稍微有点信息渠道的,哪个不知道宋光头已经死在我们手上?牛峰他爸有多大的胆子,敢来找我们的麻烦,现在就是吴建业,也不会再轻易冒犯我了。

这场混战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最终以豺狼这边的彻底大胜为结束。一问才知道,牛峰根本没有挑事,就是豺狼想收拾他。睚眦必报、行事果断,果然很有豺狼的风格。

学校的秩序恢复安宁以后,我们几个才聚在一起聊了聊天。得知,豺狼的一些兄弟受伤,这会儿还在医院,我便立刻提出要去看望他们。

昨天下午的一番混战,豺狼他们确实立下了汗马功劳,我去表示一下感谢也是应该的。来到医院之后,我便和豺狼一起挨个探望他们的兄弟,他们受伤有的轻有的重,却无一例外的精神都很振奋,尤其是知道今天上午把牛峰收拾了一顿之后,更是开心的不得了,说是出院以后还要再揍他一顿,好好出出心中那口鸟气。

和之前计划的一样,我向他们表示了感谢,但他们却说要感谢我,是我给了他们一鸣惊人的机会,还说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

豺狼也是这么说的。他告诉我,经历过昨天一番大战之后,大家的底气更加足了,对未来的路也充满信心。

我问豺狼,确定要带着这帮学生去打拼吗,豺狼说是的,这是他唯一的资源和本钱,也是他起家的基础。干掉宋光头后,豺狼知道接下来我和我舅舅肯定会收割他的地盘,便跟我说希望到时候能分给他几个场子,让他可以安定下来。

豺狼的野心,我一直都知道,就是始终缺少机会而已。其实就是不用他说,就凭他昨天立下的功劳,我也应该分他几个场子的,我舅舅肯定不会有意见。

所以,我当场就承诺了他,说完成地盘收割之后,会相应地交给他一些场子来管。豺狼搂着我的肩膀,开心地说:“嘿,有你这个背景就是好。”

说完这些之后,我又约了豺狼晚上一起到深情酒吧喝酒。还有花少,我希望他能联系一下龙哥,到时候一起过来,花少说没有问题。

下午没什么事了,就在学校上课,折腾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能静下心来好好看书。不过我功课落得太多,现在再听也是一头雾水,想补回来的话恐怕要花不少时间。可是按我现在这个状态,连到学校上课都有点困难,还说哪门子的补习功课?

这么下去,能考上大学才怪。

想到这里,就更对我和孙静怡的感情没信心了。当然,我之所以会想这个,也可能是在给自己心中的天平逐渐倒向李娇娇而找的理由罢了。

总之,是得尽快做一个决断了,不能让李娇娇一直等着我。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上。我们没上晚自习,吃过晚饭后便离开学校,直奔深情酒吧。我让豺狼把能叫的兄弟都叫上,今晚一定要好好犒劳一下大家。

酒吧里面,卷毛男早就安排过了,今晚包场。而且他早早就到了,还带来了一大帮朋友,酒吧门口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也很是给深情酒吧涨脸。胖乎乎的赵老板在门口迎着,那张肥脸已经笑成了一朵花,看到我就跟看到亲爹似的,三步并作两步就奔过来。

“王巍大哥,您可算是来了,我已经等你半天了!”

不过对赵老板这样的人来说,谁得势谁就是他亲爹,所以他这态度我也见怪不怪,也不会刻意在他身上找什么麻烦,只跟他说,今晚来的都是我朋友,一定要好好招待。

“没有问题,我把藏着的好酒全拿出来了!”赵老板笑呵呵的。

“靠,是藏着的,还是库存的?”杆子不客气地问着。

“藏着的,藏着的……”赵老板点头哈腰。

“赵老板,我们以后还给你看场子,你愿意吗?”

“愿意愿意,你们要是能来,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啊!”赵老板不愧是做生意的,这嘴巴真是太甜了。

早就到了的卷毛男,正在里面安排人手布置酒吧,听到动静以后也跑了出来,看到我后就兴奋地大叫起来:“王巍!”

我也热情地回应他:“周少!”

我们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还互相大力拍着对方的脊背,就好像经历过生离死别一样。确实也是,这几天因为我,他也没少受苦,和他爸都闹别扭了。

周少拍着我的脊背,说道:“巍子,你太厉害了,宋光头都被你干掉了,我爸听说这事都不敢相信,还说要找机会把你给抓起来。我跟他说切,有证据就抓去!”

我赶紧说没有没有,是我舅舅干掉的。

“嘿,都一样嘛,反正以后你可牛逼大了,一定要罩着我啊……”

正开着玩笑,街面上突然传来一阵阵的轰隆声,数十辆摩托车犹如蛟龙一般疾驰而来,震得整条街上的人都回头去看,正是花少和龙哥他们来了。

无论任何时候,龙哥他们的出场都很拉风,就这几十辆造型各异的酷炫摩托车,在大街上比什么奔驰宝马都吸引眼球。不费多大功夫,他们便齐刷刷来到了酒吧门口。

我也立刻迎了上去,先和花少打了个招呼,接着来到龙哥的摩托车前,恭恭敬敬地说道:“龙哥,你来了!”因为和龙哥不是太熟,所以对他要比对其他人热情一些。

龙哥再看我时,目光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随便了,而是笑着说道:“嗯,来给你捧捧场!”

龙哥他们到了之后没多久,中午就通知过的老龟、潮哥、韩江、杨帆他们也来了,不过他们没来多少,只是到来了一些代表人物,随后我会再回镇上补办一场。到此,今晚上的人算是齐了,于是大家纷纷进了酒吧,并且各自落座,现场来了近两百人,瞬间就坐满了,好在酒吧空间也足够大。

当然,也就这些人了,也没想着叫我舅舅他们,估计我舅舅也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我和卷毛男、豺狼、花少、龙哥等人,还有老龟、潮哥、杨帆、韩江自然一桌,啤酒、洋酒都上来了,果盘也有好几个。胖乎乎的赵老板很会做事,特意安排了专业的歌手和舞团来为我们助兴,现场热歌辣舞、灯光闪烁,非常热闹。

一首开场舞曲结束之后,DJ很有眼sè地关掉了音乐,而我也端起了酒杯,冲着酒吧里的众人说道:“多余的话就不多说了,总之谢谢大家昨天的帮忙。我王巍今天还能站在这里,全都仰仗大家的大力相挺。今晚,谁他妈要是不喝醉,就是不给我王巍面子!”

“喝!”

众人一片欢呼喝彩,排山倒海一般的掌声也跟着炸响,大家纷纷举起酒杯,和我一同干下这杯饱含着情义的酒。

接下来,便真正进入了热闹的时刻,热歌辣舞一曲换着一曲,觥筹交错一杯轮着一杯。大家畅快地吃着、喝着、唱着、闹着,这是真正属于我们的荣耀时刻。一场大战过后,每一个人都彻底放松下来,尽情享受着今晚的酒水和欢愉。

豺狼、花少和卷毛男早就认识了,我重点介绍了一下龙哥和老龟他们给大家认识。在这种场面上,喝过几杯酒就算是朋友了,大家很快就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

我察觉到,潮哥、杨帆等人和老龟虽然昨天已经并肩作战,但彼此之间还是有些隔离,所以趁着酒劲儿,我也做了回和事佬,安排他们一起喝酒。男人嘛,几杯酒下肚,又有什么说不开的,更何况这一切都是误会。很快,他们就抱在了一起,哭得稀里哗啦的。

当天晚上的气氛确实很好,大家的热情一浪高过一浪,真的是彻底放开了,甚至还把我拱上台去唱了几首歌。我不太会唱歌,但是现在气氛和感情都到了,竟然也唱得有滋有味,引得大家一阵阵欢呼。

其实今天晚上,我并没有打算办庆功宴,毕竟宋光头的地盘还没来得及收割,就办这个有点为时过早,只是借着卷毛男的酒局,把大家都叫过来小聚一下而已。但是慢慢的,随着大家的酒越喝越多,好像真发展成了庆功宴。

不过都无所谓了,只要大家开心就行,绷了这么久的神经,也是时候彻底地放松一下了。

然而,就在我们又喝又唱、载歌载舞的时候,一个兄弟突然急匆匆奔到我的身前,说道:“外面来了好几辆车,不知道是谁!”

我一听,本来半醉的脑子一下就清醒了,今晚上我们的人都已经到齐了,那现在来得会是谁呢?我第一反应想到的是爆狮,之前谈好了解决宋光头后再说我俩的事,难道他听说我在这里,所以来找我麻烦了?但是又觉得不可能,爆狮现在应该没有胆子主动过来找我,更何况我们有这么多兄弟坐在这里。

我又回头去看花少、卷毛男他们,想问问是不是他们的朋友来了,结果他们都摇摇头,说该来的都来了,没有其他人了。

我觉得情况不太对劲,立刻站了起来,豺狼、花少他们也跟着我一同站起。台上DJ很会察言观sè,立刻就把音乐给关掉了,喧闹的大厅也安静下来,大家纷纷询问着怎么回事。

长久以来的历练,让我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警惕,所以我的眼睛始终盯着酒吧门口,大家也都跟着我看了过去,有机灵点的已经在四处找家伙了。

哗啦啦,酒吧外面果然走进来一群人,个个都穿着黑sè衣服,而且气势不凡。不过我一眼就看到了,为首那个正是我的舅舅小阎王,跟在他左右的则是乐乐、李爱国他们。

其实今天晚上这场小聚,我根本就没打算叫我舅舅,但没打算叫不代表心里不想。所以,当我舅舅真的出现在现场时,我的心情一下就激动起来,一点作为大哥的风度都没有了,完全变成了小孩子一样,直接就开口大叫起来:“舅舅!”

我舅舅却面sè冷漠,只是冲我点点头,然后带人快步朝我走来。

昨天下午一场混战,人人都认识了我舅舅,也见识到了我舅舅的霸气和威武。昨天,我舅舅在漫天纸钱之中,站在棺材上现身的场面实在让大家印象深刻,活活闷死宋光头的场景更是让众人触目惊心,就算以前不知道我舅舅的,现在也算对他有所了解了。

按理来说,我舅舅突然现身,现场应该爆发出更大的欢呼声才对,但是并没有,酒吧里静悄悄的,大家都小心翼翼地看着我舅舅,连个敢大声喘气的都没有。他们的目光里,虽然也充满了敬仰,但更多的却是畏惧,似乎我舅舅是什么魔王。

唔,不是似乎,而是就是。

我舅舅,绝对是一等一的魔王。

在一片噤声之中,我舅舅谁都没看,直接穿过众人来到我的身前。看他面sè严肃的样子,还以为他有什么话要和我说,我都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拿过一个空杯子来,咕咚咚灌满了酒,接着又转过身去,面朝酒吧里的众人,大声说道:

“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了,本来这个场面,我是不该现身的。但是今天晚上我特意过来,就是为了敬大家一杯酒,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力挺巍子,始终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同时,也希望大家以后也能继续帮他,助他登上更高的山峰!我,先干为敬!”

说完,我舅舅便端起酒杯,仰脖一饮而尽。

在众人心中,我舅舅的形象是冷酷的、狠辣的、霸道的,只是看到他的眼神都会觉得压力很大,但是现在竟然从他口中听到这么温情的话,实在出乎众人的意料,也一下拉近了我舅舅和大家之间的关系。可想而知,现场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之声,声音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剧烈,几乎要把整个酒吧都炸掉了,气氛也再一次推向了高潮。

众人纷纷举杯,和我舅舅共同干下了杯中的酒。

气氛虽然热烈,而我不知怎么回事,总觉得我舅舅的这番话里透着一丝怪异,他感谢就感谢吧,还希望大家以后也能继续帮我,这可不像他的峰哥,怎么感觉跟交代遗言似的?

但是细细一品,又好像没有什么不对,长辈这样说话挺正常的,希望是我多想了吧。

喝完酒后,现场再度安静下来,我舅舅放下杯子,冲着众人说道:“好,你们继续喝吧,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就不打扰大家了。”

说完之后,我舅舅便回过头来,面sè严肃地冲我说道:“巍子,你来一下。”

接着,我舅舅便朝门外走去。

我预感到,我舅舅可能要和我说什么事情,便立刻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看网友对 215 一等一的魔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