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八十九章 演戏

第两百八十九章 演戏

“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宋丽随手割掉沈维的人头,一脸的厌恶,嘴里还在骂骂咧咧,似忍耐沈维许久了,终于找到机会发泄。,最新章节 。

此刻的她,‘艳’丽的脸上,满是刀锋般的冷意,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妩媚风‘骚’。

她蹲伏下来,将沈维的储物手环,包括尹拓三人的,全部都收集起来,神‘sè’才稍稍好了一点,“这趟收获还不错。”

一块棱形音讯石,悄然出现于她掌心,她凑到音讯石上低声说了一句。

旋即,她便原地静坐下来,取出灵石来恢复力量。

她并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被聂天通过天眼看的清清楚楚。

远处,聂天睁开眼,脸‘sè’‘yīn’沉,“宋丽!”

他早就感觉宋丽这‘女’人有问题,从始至终,都是宋丽鼓动着沈维等人,要他们前往密林较深处,去猎杀四级的灵兽。

之前,极力反对的那个吕雁,相当于是被她给‘逼’出了队伍。

尹拓三人被金岩犀轰杀时,聂天通过天眼注意到宋丽和沈维有过瞬间的眼神‘交’流,他当时猜出宋丽和沈维暗中有了默契。

他本怀疑沈维和宋丽是一伙的。

没料到,他刚刚远离不久,宋丽就在沈维猴急着,想要亲热时,突然将沈维也给击杀。

沈维的死亡,让他明白,就连沈维……也只是被宋丽利用,被宋丽当成傻子一般戏‘弄’在鼓掌之间。

聂天扪心自问,如果他没有天眼,在尚未加入队伍前,就看出宋丽在暗自鼓动一切。

如果不是天眼,能察觉到宋丽和金岩犀的战斗,根本没有消耗太多的力量,没有看到宋丽在他的背后,和沈维‘交’流眼神,他会不会和尹拓三人一样,也会在浑然不觉间,被那‘女’人残害死?

想到这儿,他通体冰冷。

他意识到,由于他自身实力足够强悍,或许不会被金岩犀所杀,但继续下去,他恐怕也会最终被那‘女’人暗算致死。

他要是和尹拓等人一样,战力和实际的境界一致,那他刚刚就已经死了。

他突然明白,他还是欠缺经验,没有七只天眼的神奇,他应该也会和尹拓、沈维那般,栽在宋丽之手。

“幻空山脉,果真是凶险重重,人心……尤其可怕!”

他霍然而起,眼神森寒,悄悄朝着宋丽的位置潜去。

宋丽这歹毒‘女’人,害死了尹拓,暗算了沈维,如今还敢待在原地恢复力量,分明是在等他回归。

他想看看这‘女’人对于沈维的死亡,会有什么的说法,想正面会会这‘女’人。

他也想知道,宋丽留在原地,是准备等他回来,将他给一并斩杀了,还是另有其它想法。

随着他脚步的渐渐临近,宋丽突有察觉。

相隔一千多米,聂天就注意到宋丽眉梢一动,似知道他即将回来。

“时间不太对,这家伙……这趟回来的有点早了。”宋丽喃喃低语,脸‘sè’冰冷漠然。

在没有外人时,她没有遮遮掩掩,没有刻意地改变气质和神‘sè’。

此刻的冰冷漠然,似乎才是她内心的真实写照,才是最真实的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她厌恶地看了一眼沈维断头的尸体,抬手隔空一抓,一条血线从沈维还在流血的脖颈处飞出。

那条血线,在她的掌心,凝为充满腥味的鲜血。

她冷着脸,无奈地将那些鲜血,涂抹到她白皙的脖颈,‘胸’襟的峰峦处,还有嘴角。

干净的劲装,被鲜血染红,晶莹的皮肤,也沾上了沈维的鲜血,显然让她很是不舒服,她紧皱着眉头,低声啐骂。

然而,待到聂天渐渐显现时,她却像是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静坐于血泊中,一脸的仓皇无助,眼角逸出泪线,摇着头,凄然地说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已经得到了一切,为何连我都不放过?”

她对着沈维断头的尸体喃喃低语。

“啊!沈老大怎么死了?”聂天扬声惊呼。

宋丽抬起头来,一副潸然‘欲’泣地模样,“你走之后,他突然翻脸,要我‘交’出一切,他还差一些灵石,才够他换取在破灭城看中的那件灵器。我,我都将储物手环‘交’出了,可他……还要对我‘欲’图不轨。”

“我在挣扎时,不慎杀死了他,我不想这样的,是他一直在‘逼’我!”

宋丽语气突然变得‘激’动,情绪仿佛失控了,冲着聂天凄厉的叫喊,“李天,沈大哥为何要这样做?我们明明可以继续猎杀灵兽,以我们三个的战斗力,还是有成功可能的,他干吗要这样对我?”

“沈维狼心狗肺,死不足惜!”聂天哼了一声,柔声劝慰道:“宋姐,不要因为这种人而动怒伤心,这不值得。”

讲话间,他已走到宋丽身旁,脸上满是怜惜,“好了好了,没有他沈维,我们依然可以在这里猎杀灵兽,不过多费点力气罢了。”

“嗯。”宋丽轻轻点头,“我刚刚恢复的力量,和沈维纠缠着一战后,还被重创了,现在状态很不好,连站都站不起来。李天,你扶我起来吧。”

“沈维这畜生,当真是人面兽心!”聂天咬牙切齿,向宋丽伸出手。

宋丽借助他的力量,款款起身,身势摇晃着,仿佛当真站着都费劲。

她顺势倚向聂天‘胸’腔。

聂天也自然而然地,正面搂抱着她。

宋丽的两只手,穿过聂天的腋下臂弯,环住聂天宽阔的后背,整个人都贴在聂天‘胸’前。

她下颚抵在聂天的肩膀上,嘤嘤低泣:“没想到沈维是那种人,枉我那么尊敬他,他狠心夺了我的财物倒也罢了,竟然还想,还想对我那样……”

下颚抵在聂天肩上的她,面朝着聂天后方,聂天看不到她的面部表情。

她脸上的楚楚可怜,早已‘荡’然无存,她语气柔弱低泣时,脸‘sè’却渐渐冰冷,眼中杀机密布。

而聂天,却在她两手穿过腋下时,就悄悄压低臂弯,将她的两只手臂都给夹住。

沈维,先前就是被她右手袖口内,突然冒出的青‘sè’锥子刺透脖颈而亡,有了前车之鉴的聂天,自然无比谨慎地提防着。

夹住她两只手臂后,聂天小心感知着,只要她稍稍有力摆脱,聂天就自然而然地增加一点力量,将她的两只手,始终夹的紧紧的,以免她暴

(本章未完,请翻页)起发难。

其间,聂天还在温柔地劝说着她,让她不要动怒。

聂天臂弯夹住她,大手则是摩挲着她的后背,似在轻抚着她,帮她来顺气。

“宋姐,真的,不值得为这种人动怒。”聂天语气愈发温柔,“那沈维,只是想要得到你,他并非发自真心。可弟弟我……”

话到这儿,聂天的两只手,慢慢滑动着,落向了她饱满而充满弹‘性’的‘臀’部。

“我才是出于一片真情,从见到宋姐你起,我就喜欢上了你。看着你和沈维那畜生在一起,我心痛的要命,我受不了!”

聂天的大手,似乎随着情感的‘波’动,狠狠地‘搓’‘揉’了一下,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喔!”宋丽痛呼一声,脸‘sè’有些僵硬,她眼中的杀机,几乎要立即迸发。

聂天抓住她‘臀’部的两只手,‘搓’‘揉’的动作极大,当真是‘弄’痛了她,让她脸‘sè’怒意汹涌,忍不住就要动手。

可她倏一活动,就感受到聂天夹着她手臂的臂弯,突生大力,让她没办法动弹。

“李天,你,你‘弄’痛我了。”她暗暗咬着牙,脸‘sè’冰冷,语气却充满了羞赧,“坏小子,没想到你和沈维一样,也对我有邪念。”

“不准你这么说!”聂天佯装生气,‘激’动地又狠狠地抓了一下,道:“天地良心!我是真心真意,是想要和你一直好下去的!我怎么会和沈维那畜生一样?”

嘴里深情款款,他眼神却深沉如水,两手‘搓’‘揉’宋丽圆‘臀’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这贱人果真是有料啊!”

感觉到宋丽的小动作,知道宋丽正在伺机取出那锋利锥子的他,手腕一紧,他按着宋丽的‘臀’部,也猛地一用力。

他将宋丽,狠狠地按向自己,如要将宋丽整个人,都塞到他身体一般。

“唔……”宋丽杏目圆睁,脸‘sè’又是一变,只觉得自己的手臂,如被铁闸扣住了,再也无法动弹一下。

两人‘胸’前再没有一丝缝隙,宋丽高耸的峰峦,都因为过度的挤压而变形,如圆饼紧贴在聂天‘胸’口。

聂天眼睛明净,出奇地冷静,他细细察觉,很快就发现宋丽的青‘sè’锥子,依然藏在右手袖口。

于是,他以左臂弯,牢牢夹住宋丽的右手臂,突然和宋丽又稍稍拉开距离。

宋丽和他骤然分开,脸‘sè’的冰冷,眼神中的浓郁杀机,匆忙间敛去。

她没有预料到,将她死死扣紧的聂天,会忽然来这么一出,差点就暴‘露’了自己的表情。

而这时,稍稍分开以后,聂天和她面对面,低头看向她的时候,眼中则是溢满了深情,而鼻息却渐渐粗重,道:“宋姐!答应我,和我在一起!”

宋丽抬头,略显慌‘乱’地看着他,道:“李天,我,我还没准备好,你放开我,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好吗?”

这时,除了她的右手臂还被聂天夹住外,两人已稍稍分开。

可他们还是离的很近。

聂天左手夹住她,右手就腾了出来,听到她搪塞的话语时,忍不住低声咆哮,“不行!我要你现在就答应我!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

……

(本章完)q

看网友对 第两百八十九章 演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