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16 赶鸭子上架

216 赶鸭子上架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舅舅神态和语气上的微小变化,显然只有我一人察觉到了,酒吧里的众人并没当回事,继续又喝又闹起来。在一片嘈乱声中,我跟着我舅舅来到酒吧门外。

门外也正是热闹的时候,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我舅舅一开始并没有说话,而是面sè凝重地盯着马路,而在他左右的乐乐、李爱国等人也都是一脸严肃。本来欢愉的气氛,被这么一搞顿时有点压抑的感觉,让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忍不住问:“舅舅,什么事?”

我舅舅好像这时才醒了过来,回过头来看着我说:“巍子,上次你妈的态度,说明并不赞同你走这条路,你确定还要继续走下去么?”

我知道我舅舅说的是上次我从拘留所出来以后,我妈不仅打了他一个耳光,还将我带回家的事。显然,我妈还是不待见我舅舅,更严禁我和他走得过近,不过我仍旧固执地说:“给我姥姥、姥爷报仇,也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我舅舅沉默了一下,从他复杂的神sè来看,感觉他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但一开口又成了很简短的句式:“那好,从明天开始,你就在乐乐和爱国的陪同下,去归拢宋光头之前的势力和地盘,尽快取代他的位置,速度要越快越好。”

听了我舅舅的话,我顿时有些发懵,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取代?”

我舅舅面sè凝重地点头:“对,你!”

我惊了,完全惊了,目瞪口呆、神情错愕,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在我的认知里,昨天一场大战过后,取代宋光头的肯定是我舅舅,然后手下各sè人等论功行赏,给我一个大哥干干,再给我几个场子看着,我就满足了。顺便,我还想给豺狼要到同等的待遇,然后我们大家一起配合我舅舅拿下罗城,再对付省城的李皇帝,这就是我所有的野心了。让我取代宋光头,直接成为罗城顶级大佬之一,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如果是我舅舅来坐这个位子,肯定没有人会不服气,还能震得爆狮、元朗等几个大佬不敢吱声。可是我呢,资历和能力都不够,根本不足以担任这个位子,如果强行上来的话,可想而知会有多少人不服气,根本就镇不住场子啊!

远的不说,就说我舅舅手下的一干人里,比我有能力的肯定也多得去了,所以我实在想不通我舅舅为什么让我来坐这个位子,这不是明摆着让好些人都不服气我吗?还有,为什么我舅舅不亲自来坐,而要让我来坐,难道,他想让我做个傀儡,他在背后操控一切?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还愿意,起码背后有人,不至于空落落的。

我舅舅多么老道,显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想法,直接说道:“目前为止,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个位子了。你不要低估自己,也不要妄自菲薄,我自有自己的考量和打算,如果你真的是个废物,我是不会强行捧你上去的。还有,你要做就好好做,不要想着依靠我,因为我还有点事,需要离开一段时间,归期不定。”

我一下就急了,赶紧问我舅舅要去哪里?

我舅舅在这的话,我就有了主心骨,无论对付爆狮还是李皇帝,心里都不会很慌。一听说我舅舅要走,我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巨大的恐慌和焦虑顿时侵蚀了我的身心。

而我舅舅看我这样,眉毛一下就皱起来了,带着点愠sè说道:“你马上是这城里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了,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能不能沉稳一点?”

我舅舅平时光板着脸,已经足够让人害怕的了,现在只是稍微发点怒气,我就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了。而且看我舅舅这意思,显然是铁了心要让我坐这个位子了,似乎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我舅舅对我的态度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想当初他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见到我也是一口一个废物的叫,现在竟然直接赋予我这么大的重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既觉得受宠若惊,又觉得莫名惶恐。

但,我舅舅训我,我也还是只能老老实实地听着,于是轻声应道:“是。”

看我情绪稳定下来,我舅舅的神态也稍微缓和了一些,继续说道:“不过你放心,我并不是马上要走,在短时间内还是会帮你一把的,你尽管放手去做。你那边的人,我不知道,但我这边的人,肯定会服从你的命令。”

看来,我做这个大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虽然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思,但既然我舅舅让我做了,那我肯定要好好去做,于是又应了一声:“是。”

接着又说:“我这边的人,也没问题。”

这我不是吹牛,我处得这些兄弟,对我没有二话,绝对忠心耿耿。

我舅舅也嗯了一声,继续说道:“不过有事的话,还是尽量找咱们自己的人。其他镇上的那些老大,昨天下午虽然帮了咱们的忙,但说到底只是卖过去的我一个面子而已,能不打扰他们就不打扰他们。”

“好。”我将我舅舅的话牢牢记在心里。

“嗯,那我就先走了,你回去继续和他们喝酒去吧。”

说完以后,我舅舅便上了车,乐乐和李爱国他们也都跟着上去,很快就离开了这里。等到他们的车队消失在马路尽头之后,我才心事重重地返回了酒吧里面。

酒吧里面还是很闹,大家又唱又跳,开心得很。我舅舅的出现,并没影响他们的的情绪,反而让他们更嗨皮了。我穿过重重人群,回到了我们那一桌子上。

我们那桌,也都喝得差不多了,不过明显分成了几派,老龟、潮哥他们几个窝在一起,嘀嘀咕咕地不知在说什么;卷毛男则和花少、龙哥频频碰杯,有点像是商务会餐;豺狼则还是和杆子他们喝得痛快,而且也醉得最快。

我一坐下,卷毛男就凑过来了,搂着我肩膀说:“巍子,刚才那个就是你舅舅啊?实在是太酷了,有机会介绍我们认识下呗?”

卷毛男和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对我舅舅的名字也算是如雷贯耳了,早就生出结交的心。我点点头,说没有问题。

卷毛男被拉走喝酒之后,豺狼又凑了过来,问我舅舅找我干什么了?

我说也没什么事,就是准备收割宋光头的地盘了。

豺狼一听,就目光灼灼地说:“那你有没有和你舅舅说我的事,能不能给我几个场子?”

我看着他,说道:“不用和我舅舅说。”

“为什么?”豺狼一脸迷茫。

“因为我就做得了主。”我说:“我舅舅让我坐宋光头的位子。”

“我草!”一向稳重的豺狼也惊声尖叫。

旁边也有好几个人听到了我说的话,纷纷吃惊地凑过来问我是真是假。显然,在所有人的认知里,这个位子应该是由我舅舅来坐的。突然我要上位,大家都震惊不已,但同时也为我感到开心,又开始轮番敬起我酒来。

这天晚上,我喝得酩酊大醉,一方面是解决了宋光头之后确实开心,很久没有这么放纵过自己了;一方面也因为未来的路而感到迷茫,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干好,心里始终没底。

不知道喝到几点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学校的,反正第二天早晨起来以后,我就已经在宿舍里了,而且只有我一个人。

看时间,已经半上午了,至少两节课没上。我揉揉快炸了的脑子,起床穿衣、洗涮,然后到教学楼去。

一上午浑浑噩噩地过去之后,中午又和豺狼、花少他们一起到食堂吃饭,感觉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当然,牛峰那个恶心的家伙是不会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了仍旧独来独往的白薇薇,便过去和她打了一个招呼,并且谢谢她那天能帮我的忙。

白薇薇说这些都是小事,大家都是同学,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不足挂齿。

我心里想,这可不是小事,就因为这个,宋光头差点拿你下手。当然,我是不会和白薇薇说这些的,又和她寒暄了两句之后,便回到了我们那桌。

刚坐下来,花少就悄悄问我:“巍子,你对那个白薇薇有意思没?”

我差点喷出一口饭来,说你说什么呢,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只是,我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说得是李娇娇,还是孙静怡,感觉自己心里太矛盾了。

花少一听,兴致就来了:“那好,你对她没意思的话,我可要下手了啊,我可是太喜欢这姑娘了!侠肝义胆,很合我的口味!”

这一次,我是真把饭喷出来了,说:“不是吧,这么快你就把刘梦忘了?”

花少摆着手,满不在乎地说:“那可不咋地?一个女人嘛,还不是说忘就忘。”

我也不管花少这话是真情还是假意,只冲他竖着大拇指,说可以的,如果真想追白薇薇,我不反对。再说了,我也管不着啊,我又不是白薇薇的谁。

花少一听就乐了,立刻端起饭缸,跟我们说了句白白,便喜滋滋地朝着白薇薇那边去了。

我和豺狼他们立刻聚在一起,兴致勃勃地看着白薇薇那边的情况。果然不到一会儿,花少就满脸沮丧地回来了,委屈地说:“她让我滚。”

我们几个笑作一团。

花少嘟囔着说:“怎么会呢,那天我俩还一起到碧海酒店去,而且配合相当默契,我还以为我俩是朋友了……”

正闹得开心,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号码。奇怪地接起电话,里面传来李爱国深沉的声音:“巍子,现在有时间吗,咱们该行动了。”

我知道,他说得是归拢宋光头地盘和势力的事,我舅舅说了速度越快越好,所以我也没有耽搁,便说:“有的,你在哪里?”

得知李爱国就在学校门口等我,我便和豺狼他们告了声别,急匆匆离开食堂,朝着学校门口奔去……

看网友对 216 赶鸭子上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