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九十章 极尽羞辱

第两百九十章 极尽羞辱

这般说着,聂天腾出来的右手,闪电般落在宋丽‘胸’前的两座高耸峰峦处,并不客气地放肆活动开来,心道:“这贱货,当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

“别!别这样!李天,你先松开我,给我时间考虑!”宋丽慌了。。 更新好快。

“不给!现在就答应我!”聂天一脸为爱疯狂的表情。

全身上下,都几乎被他‘摸’遍的宋丽,心中杀机如蠢蠢‘欲’动着的火山,似随时都能喷发出来。

将沈维和尹拓等人玩‘弄’于手掌之间的她,本以为年轻的聂天,能轻而易举地被魅‘惑’,被她= 毫不费力地斩杀。

她没有想到,会陷入如此僵局。

她的那件灵器,没有藏在储物手环,而是在袖口内,就是为了在对方猝不及防间下杀手。

因为在储物手环内,要动用灵器,储物手环会有光芒闪耀,这其实就是讯号。

利用同样的方式,她已经杀了许多和沈维一样的人,都是一击必杀,从未失手过。

这趟,她没有料到,本以为也可以轻易干掉的聂天,却如此难缠。

她每每想要‘抽’回那只右手,想要动用那件灵器,都能感觉到聂天臂弯突生的压迫巨力。

数次过后,宋丽已渐渐生出疑心,开始怀疑聂天是故意为之。

宋丽开始怀疑,她如今所看到的深情无限,像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聂天,压根和她一样,只不过是‘逼’真地演戏罢了。

“这‘混’蛋!不会是故意羞辱老娘,假借动情之名,来肆意轻薄吧?”

这个念头一浮升出来,宋丽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不然为何她每每想要活动手臂时,都会适时遇到徒增的大力压制?

她突然气急败坏,压抑了许久的愤怒,也终于忍不住喷涌而出。

也在此刻,一直低着头,看着她表情变化的聂天,猛地警觉。

宋丽没有被束缚的那只左手,忽然悄悄移向聂天‘胸’口,有细微的灵力‘波’动,从她体内迅速滋生,很隐讳地流向她左手。

她左手,渐渐按向聂天‘胸’口。

“宋姐!快快答应我!”

始终得不到答案的聂天,好似被‘逼’急了,他按住宋丽左‘胸’的手,控制不住猛地抓紧。

宋丽当即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这声惨叫,再也不是演戏,而是真真切切地痛彻身心。

在宋丽的感觉中,她那高耸的左‘胸’,似乎被聂天给一把抓爆掉了。

“轰!”

宋丽的左手,灵力骤然一‘乱’,还没有按到聂天‘胸’口,就失控地溅‘射’开来。

一团灵力光芒,就在宋丽和聂天‘胸’前炸裂。

本该是被攻击目标的聂天,却在那灵力光团炸裂开来的瞬间,哈哈狂笑着‘抽’身后退,和宋丽直接拉开了距离。

反倒是宋丽自己,被那一团因剧痛而没有凝结成形的灵光,被溅‘射’的跌跌撞撞。

“李天!你这该千刀万剐的畜生!我要将你剥皮‘抽’骨,我要将你鞭尸七日!”

挣脱出来的宋丽,捂着左‘胸’,痛的眼泪直流,她立即唤出青‘sè’锥子,发了疯一般,向聂天冲来。

到了此刻,她是完完全全明白了过来,知道从始至终聂天都是在玩‘弄’她,打着爱慕她的名义,极尽羞辱她。

从小到大,都是她在玩‘弄’别人,是她将一个个对她意图不轨者悄然击杀。

她还从未遭受过如此侮辱!

“宋姐,我对你一片真心,你为何想要杀我?”和她分开以后的聂天,依然深情款款地看着她,痛心疾首道。

脸上神情不变,可聂天已悄然缔结出‘混’‘乱’磁场,并且在宋丽发狂了般冲来时,就凝聚幻空山脉污秽的天地灵气为灵气球。

“轰!”

第一个灵气球,倏然飞出,在中途猛地爆碎。

众多‘sè’泽不同,却都含有种种污秽杂质的流光,随着爆碎溅‘射’八方。

发疯的宋丽,张牙舞爪,势若母虎。

可那溅‘射’八方的流光,还是让她敏锐嗅到了威胁,她不得不猛地停住,聚集灵力,形成了一个明熠的光盾,将惹火之极的风姿裹住。

“嗤嗤!”

种种污秽流光如雨落下,让她的那明熠的光盾,都冒出点点火光。

感受着那些污秽流光的侵蚀,光盾内的宋丽,脸‘sè’森寒,明眸溢满了仇恨,“李天!不要再虚情假意了,你的伎俩,老娘早已识破!”

“你错了,我对你的确出于真心,是你不肯接纳我。”聂天满脸苦涩和酸楚,“既然你不愿意接受,还一心杀我,我也只能被动抗御。”

这般说着,第二个灵气球再次飞出,到了宋丽头顶才炸开。

爆炸的余‘波’,溅‘射’的流光,让宋丽的灵力光盾,不断地膨胀收缩着,她需要持续凝聚灵力,才能防止那灵力光盾的爆碎。

“你给我闭嘴!我不想再听到,从你嘴里说出的任何话语!”宋丽气急败坏道。

“宋姐,是你辜负了我。”又是一个灵气球随之轰出。

“真的,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想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又一个灵气球爆裂。

“刚刚我们那么亲近,我感觉到,你对我也是有情的。”灵气球凝结后,再次飞向宋丽。

“我们其实很契合,你只是需要时间考虑,我现在给你时间考虑,我希望你答应。”

“……”

聂天一边吐‘露’真情,一边不断凝结着灵气球,一次次轰向宋丽。

宋丽在那明熠的光盾内,气的浑身颤栗,恨不得冲出那片流光溅‘射’区域,将聂天活吞下去。

聂天的每一句话,在她的耳中,都是极尽羞辱,似乎都在告诉她,聂天先前的所作所为,就是刻意玩‘弄’她,在戏耍她,拿她开心。

她心中的仇恨,愤怒,随着聂天的一句句话语,不断地飙升着。

可她体内的灵力,却在疯狂灌注到光盾时,急剧消耗着。

可她已完全顾不上了,只想将眼前的聂天,用手中的锥子,给刺个稀巴烂。

她从未如此仇恨过一个人!

“嗯?”

连续集结灵气球的聂天,通过一只徘徊于附近的天眼,忽地看到一名高大的炼气士,正极速赶来。

那人身上的气息,颇为的熟悉,聂天略一细查,就意识到那人就是在之前,将逃离的三人斩杀的先天境强者。

“是他?”

脸‘sè’微变,聂天又注意了一下,发现那人过来的方向,就是他和宋丽战斗的区域。

“宋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他叹息一声,道:“但我要你记得,我是爱你的,发自内心的爱!希望再见时,你已经考虑清楚,能认可我,接受我!后会有期!”

话音一落,聂天陡然转身,势若闪电般‘抽’身离开。

“李天!你有胆别走!”宋丽在后面厉声尖啸。

可她所在的区域,已完全被含有种种杂质的流光给淹没,以她的余力,是没办法冲突出去,去追赶聂天的。

她只能看着聂天渐行渐远,直至完全消失在她的视线当中,徒呼奈何。

“恐怕见不到了。”转过身的聂天,摇头低声冷笑。

在他来看,那个先天境的强者,应该就是密林深处的一名狩猎者。

这个狩猎者的出现,可以轻而易举地击杀耗力甚巨的宋丽,会将宋丽送上黄泉之路。

他人已远去,可几只天眼,依然遗留在此,想看到宋丽最终会如何死亡。

不久,那名身材高大的炼气士,就在他和宋丽的战斗区现身。

出乎他意料之外,那名身份为狩猎者的高大炼气士,倏一过来,就扑向了宋丽。

可那人,并不是要趁机斩杀宋丽。

相反,他眼中满是惶恐和不安,一踏入那片流光淹没区域,就立即施展秘法,道道粗长的灵力光柱,不断地游‘荡’在那片区域,将种种污秽流光,为宋丽给扫清。

“小姐!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那人急切道。

流光消去,宋丽一屁股坐在地上,气的不断喘息,待到那人临近时,宋丽突然挥手,在那人脸上‘抽’了一巴掌,“怎么现在才来?!”她将压抑不住的滔天怒火,发泄在了来人身上。

被她‘抽’了一巴掌的先天境强者,愈发惊惧,忙单膝着地跪下,也不辩解,只说:“属下错了!”

“有个叫李天的人,刚刚逃走,你去给我追上他,把他生擒了给我带回来!”宋丽怒不可遏,“记住!别‘弄’死他了,我要活的!”

“小姐,你,你现在状态不太好,要不等你缓过来?”那人担心她的安危。

“给我滚!立即把那李天带回来!”宋丽骂道。

“属下遵命。”跪地的那人,霍然站起,沿着宋丽指出的方向追去。

“李天!你逃不掉的!老娘要把你活剥了!”待到那人离开后,宋丽拿着那青‘sè’锥子,将旁边早已死去多时的沈维,又给连续刺击了几十次,待到那沈维的尸体,已经凄惨的看不出人形后,她才渐渐冷静下来。

她吸了一口冷气,将‘胸’襟衣衫解开,低头看了一眼。

她那白皙如‘玉’的高耸双峰,布满了淤青,一个个清晰的指印,像是刺青纹身般,烙印在她原本白‘玉’无暇的酥‘胸’上,触目惊心。

不用多想,她就知道,只是坐在地上,就隐隐传来痛意的‘臀’部,褪下衣衫后,恐怕也是一样遍布着淤青的指印。

那一个个清晰的指印,就像是聂天挥动着巴掌,一巴掌一巴掌地‘抽’在她脸上,让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耻辱。

“李天!”她身子颤抖着,仰头发出了一声刺耳至极地厉啸。

……。

看网友对 第两百九十章 极尽羞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