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傀儡臂铠

第二百二十二章 傀儡臂铠

面对宁蝉儿开出的诱人条件,陈海却毫不动心的摇了摇头,跟宁蝉儿说道:

“我的志向只想开间兵甲铺–下次你过来之时,请将今天的欠款补足了。又或者你不担心我会害你,可以留在聚泉岭休养几天,等伤势完全痊愈之后再走。”

“你既然留我,我当然是要在这里做客的。”宁蝉儿却毫不担心陈海会将她的人扣下来,说罢这话,就直接往聚泉岭中峰后的那片竹林飘然飞去。

中峰竹林后的精舍,就是陈海在聚泉岭潜修的场所,众人没想到宁蝉儿对聚泉岭内部的布置,竟一点都不陌生。

陈海让苏绫跟过去,省得宁蝉儿将他房里所藏的秘密都翻一遍。

负责聚泉岭内部事务的周景元,这时候满脸的尴尬,跟陈海说道:

“自从往墨甲司供应机关傀儡兽,聚泉岭招募匠工,大量有修为在身的年轻学徒蜂拥而至,而且有不少人在机关傀儡术有不弱的造诣,恐怕过不了多久,后山的秘密都再无法保住了。”

陈海眺望山脚下聚泉湖浩荡的湖水,轻叹一口气,说道:“守不住,那就无需再守了。”

聚泉岭给墨甲司,虽然供应的仅是初级机关傀儡兽,世人的想法却不止于此。

燕州的宗门制造这一类机关傀儡兽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也恰是最初级,在经历数千年的发展及演变后,世人都认定这一类机关傀儡兽的内部结构应该经彻底成熟,不可能有多大的改良空间。

聚泉岭则巅覆了世人的这个概念,其他宗门的傀儡师也很快发现,聚泉岭所造的初级傀儡兽,除了换用淬金铁部件外,仅内部结构改良,性能就提高了一倍。

能做这一点的,除非是大宗师级的傀儡师,又或者说有现成的传承。

陈海前有《练兵实录》问世,后又对初级机关傀儡兽做出如此大幅的改良,唯一能让世人联想到的,就是陈海继承了从未在燕州出世的上古传承。

兵术与机关傀儡兽历来联系紧密,燕州有史以来,兵家与傀儡师通常都是一人,世人有这样的想法也就不奇怪。

聚泉岭不是宗门、不是道院,没有招蓦门徒、传道授业的资格,但为补充铸造场人手的不足,一年多前就从潼北府招募熟练的匠工——虽然去年收容四五万饿俘,但这些饿俘都是被赤眉教抛弃下来的弃子,合格的匠工极少。

潼北府几经摧残后,人烟凋弊,加上樊、屠等氏势力延伸到潼北府来,都从地方大力招揽人才,聚泉岭能在潼北府招募的匠师、匠工实际上也很有限,主要还是西园军辎重营及昭阳亭侯府在玉龙山的匠师投靠过来,但到年后,这一状况就迅速得到改观。

大量有修为基础、在兵甲、机关傀儡甚至炼器上都有一定造诣的异地匠师、匠工,突然间就都跑到聚泉岭来应募。

这些匠师、匠工的形迹自然可疑得很,但陈海的态度,既然人都来了,那就先收下来,谁叫聚泉岭缺人呢。

周景元这时候都怀疑,现在聚泉岭所设的几座铸造场,所隶近三千匠师、匠工,有一半都可能是其他宗阀、宗门派过来的眼线。

聚泉岭此时还想再保守什么秘密,那就太困难了。

也就后山的冶炼场及铸造内场,周景元他们严防死守,没有让人渗透进去,而聚泉岭的其他地方,早就被其他势力窥得透彻。

周景元担心再不加限制、清理,后山的冶炼场与铸造内场,也迟早会被其他势力的眼线渗透进去——他们就算控制内场不再增加人手,但人心难测,内场的匠师、匠工也有可能会被其他势力的眼线收买过去。

丁爽、葛同、沈坤他们都极忧虑,没想到周景元这时候提出来,陈海竟然是毫不在意的态度。

“与黑燕军秘密交易的事,泄漏出去怎么办?”周景元担忧的问道。

聚泉岭目前能造多少淬金戟矛、能铸多少淬金箭,很可能已经有势力能大体估算出来了,一旦黑燕军在战场上大规模使用淬金箭,聚泉岭就不可能继续守住这个秘密。

“一头肥美的羊,要是让一群饿狼盯着,那是必死无疑,要不是让几群相互撕咬的饿狼盯着,这头肥羊说不定能活得很自在,”陈海看着山崖下的浩荡湖水,说道,“以后谁找聚泉岭谈交易,都不要拒绝,只要付出足量的代价,我们并没有验明对方身份的义务。因而黑燕军成为我们的客户,这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事情。”

见周景元他们的思路一时没能转过来,陈海继续解释道:

“我们现在要是将其他势力的眼线都清理出去,西园军或者宿卫军,哪天说要将聚泉岭并入其麾下的辎重营,我们能不能够拒绝?这时候朝堂上有要治我们与黑燕军私通的罪,我们也确实没有挣扎的余地。但要是我们从外场选拔一批匠师、匠工,进入内场及淬金铁料的冶炼场,他们无谓是得到些好处,那就让他们不断的得到些好处就是,这么一来,真要有哪家想独吞聚泉岭,其他家就一定不会乐意了……”

“理是这个理,但是内场此时在批量试制武卒级傀儡铠甲,这些机密都泄漏出去,也不打紧?”周景元没想到陈海这时候就要将铸造内场都放开,惊讶的问道。

辟灵境以上武修所能用的傀儡铠甲,要配合复杂的武招战技使用,各方面的要求太高了,陈海压根就不指望聚泉岭有能力在三五年内造出来,但此时聚泉岭所试制的武卒级傀儡臂铠、膝铠,主要还是单纯从劲力上进行加强,这个就容易实现多了。

无论是战阵对冲,还是陷入混乱的撕杀之中,普通武卒只能顾及方圆三五尺内的狭小战场。

而这时候武卒前后左右要么是敌卒,要么是同僚袍泽,人挤人、在战阵里挤得密密茬茬。这时候要么进、要么退,要么砍刺捅斩、要么封格推御,狭小空间里所能施展的动作极其简单而机械,根本不需要复杂的战技,纯粹是力与肉、铁与血的较量。

这时候战阵里的武卒,倘若能大量装备能提升劲力的傀儡臂铠,作用就太大了。

试想下,当战阵前列的武卒,并不需要像通玄境或辟灵境武修的敏捷,也需要施展威力强大的战技绝学,仅仅举着上千斤的厚铁盾结阵进退,敌方要花多恐怖的代价,才有可能将盾阵防线撕开?

陈海并不担心武卒级傀儡臂铠的制造秘密泄漏出去。

武卒级傀儡臂铠的成本不低,甚至都不在一整套鱼鳞淬金甲之下,要使用大量的淬金铁。

换作其他势力,无法获得大量的廉价淬金铁料,不会舍得给普通将卒装备武卒级傀儡臂铠。

而实际上,诸多宗门、宗阀所能造的机关傀儡兽及战械,威力都不弱,之所以没有能大范围推扩,除了制造复杂、成本极高外,更主要的原因,在诸多宗门、宗阀眼里,由平民子弟构成的普通将卒纯粹都只是消耗品而已。

宗门、宗阀的这种观念不能逆转过来,武卒级傀儡臂铠以及诸多低级机关战械的秘密泄漏出去,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而聚泉岭虽有足量的淬金铁料供应,但内场的熟练匠师、匠工仅有百余人,人手又极度匮乏,根本就不要能在短时间内造两三千具武卒臂铠来;而且内场还承担着机关战车、机关连弩的制造重任。

有时候不是陈海想踩钢丝,但他想要能大量制造机关战车、机关连弩、武卒级傀儡臂铠,除了供应外部势力,换来足够多的资源,还要在短时间内尽可能将聚泉岭扈卫营及渔猎队近三千人马都装备起来,就必然要打开内场的限制,主动放诸家的眼线进入内场,才可能大幅提高内场的高水平匠师、匠工数量。

诸家派眼线进聚泉岭,主要还是想来偷师,事实上都是有一定修为的熟练匠师,有相当一部分人甚至在机关傀儡术上极有天分及造诣。

看周景元、丁爽他们还是满脸的担忧,陈海笑道:“我们控制住扈卫营及渔猎队就可以了。此外,我并不介意将机关傀儡术传授给天下人,而他们既然都到聚泉岭来偷师了,总得让他们替聚泉岭多打几年工,才不算将学费亏出去……”

“你的胸怀,我们总是不及,”丁爽感慨的说道,“虽说会有很多宗阀眼线渗透进来,但聚泉岭此时敞开胸怀,相信也会有大量苦无出门的寒门子弟愿意留下来与我们共进退。”

“就怕宗阀眼线与寒门子弟难以辨别啊!”周景元苦笑道,“宗阀眼线渗透进来,又不会自承身份,我们也没有逐一调查的能力。”

“那就不要调查了,景元、你也是寒门出身,也应该清楚寒门子弟在当世想要修一术,到底有多难,我们这边就不要加太多的限制了,”陈海说道,“你们但凡能记住‘唯才是用、唯贤是举’八字就够了。”

周景元看着山麓间诸多繁忙的情景,回想当初自己在铁流岭道院卑微屈膝的周旋于宗阀子弟之间,是何等的艰难,心里想,要是天下那些苦于晋身之道的寒门子弟,要是都涌到聚泉岭修机关傀儡术,有朝一日,聚泉岭也应该能成为一派宗门吧?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二章 傀儡臂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