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群狼环伺(二)

  第二百二十四章 群狼环伺(二)

益天帝七十五年入冬后,聚泉岭周边的形势,已经是叫丁爽、周景元、吴蒙等人都哭笑不得了。

陈海当初所说的群狼环伺局面是形成了,但此时聚泉岭周边有狮城岭等八家道院以及墨甲工坊分别代表着河西董氏及燕京等九大势力,此时还有大小近二十家独立于聚泉岭之外的铸造工场,是其他中小宗阀、宗门势力扎在聚泉岭的眼线。

即便是聚泉岭的铸造场,明窍境以上的大匠师也已经超过十二人,而隶属于昭阳亭侯府的,就仅有苏原一人。而在聚泉岭之外,聚集过来的明窍境强者更是多达四五十人,分别代表十数家霸主将触手伸进聚泉岭。

群狼环伺的局面是形成了,他们这只大肥羊是暂时活下来了,但大肥羊从此之后想要决定自己的命运,怕是更难了。

聚泉岭刚下过今年的第一场雪,雪势不大,山岭间有些积白而已。

虽然这时聚泉岭、聚泉湖风景极美,但赶往中峰竹林见陈海的周景元,却没有什么欣赏风景的好心情。

竹林位于中峰崖脚之下,一道流瀑从百米高岸跌泄而下,形成一道潭流,绕过中峰,往东麓的大溪汇去。

除了崖洞开辟出几间秘室以供潜修及炼器外,陈海在聚泉岭的住处,就是竹林前的几间竹舍。

此时陈海正与孙不悔在溪潭边论谈剑道,苏绫蹲在石岸上,正看聚泉岭所特种一种小银鱼在清澈见底的溪水里游动。

看到孙不悔在这里,周景元满腹的怨气暂时无法渲泄出去。

看周景元有话憋着不能说的样子实在难受,陈海笑道:“孙师兄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看了孙不悔一眼,周景元心里想他们这边有些怨气,让河西那边知道也无妨,便说道:“今天八家道院的代表又都联合跑上门来,要将下一期供应的淬金铁料价码再压低三成,他们这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如此一来,我们所能从淬金铁料所得的利益,就微乎其微了,这价码甚至只有诸家冶炼淬金铁料的十分之一……”

群狼环伺的形势是形成了,没有谁希望看到别家将肥羊独吞了,但不意味着群狼不会联手剪肥羊身上的羊毛?

聚泉岭这时候明面上还控制淬金铁料的产出,但淬金铁料的价格却被其他势力联手控制下来,已经不是再聚泉岭一家说得算了。

即便是代表河西的狮城岭道院,也与其他七家道院联合起来,限制聚泉岭将淬金铁料的价码抬高。

谁都不傻,明明都能估算出聚泉岭所出的淬金铁料成本有多低廉,怎么还可能还继续傻乎乎的以十倍高价去购买?

虽然两座大型炼炉即将投入使用,到时候聚泉岭的淬金铁料日出产量将提高到四万斤,但周景元细算下来,他们真正能从中获得的利益,甚至都还远不如年初之时,这怎么不叫他抱怨?

照他的想法,当初还不如答应黑燕军的条件,引三万黑燕军精锐重入秦潼山,将左津谷以北的地域都控制起来,也省得受今天的鸟气。

“还有,铸造场有几个大匠师,这几天也是蠢蠢欲动,说要成立匠师会,以便兵甲及傀儡炼制能够推旧出新——他们看似好意,但背后所藏的心思实在不能告人。”周景元气鼓鼓的说道。

孙不悔满脸尴尬,他此时也是聚泉岭铸造大匠师之一,也知道匠师会一事。

在聚泉岭内部成立匠师会,说是不会干涉到聚泉岭的高层管理,但真正成立后,聚泉岭内部的中高级匠师拧成一股势力,不要说会干涉管理了,取而代之都极可能是水道渠成之事。

这说到底还是昭阳亭侯府自身的力量太弱小了,却占据着足以能改变天下格局的大宝藏,怎么可能还独善其身?

河西那边自从没有独占聚泉岭的野心之后,怕犯众怒,在压低淬金铁价码以及匠师会的筹建上,还是附从其他家的意见。

孙不悔虽然与陈海他们的私交不错,但在这种事也只能听从宗门及河西都护府的命令行事,他相信陈海不会轻易在匠师会这事让步,毕竟涉及到聚泉岭未来的主导权,但应该会在其他事情上多少做出些让步,稍稍填补一下诸家的胃口。

陈海袖手而立,往远处眺望,在距离聚泉岭不到二十里外的山口,那座名为沥泉的城池,已经建得有些雏形了。

沥泉这座城池的建设,与聚泉岭无关,也跟潼北府无关,而是狮城岭等八家道院共同推动建造的,建成后也将由八家道院共同管理。

而等沥泉这座城池建成,加上沥泉与外界相接的宽阔驰道开辟出来,到时候聚泉岭的地位将进一步的被削弱。

现在有人又要在聚泉岭内部搞什么匠师会,有着架空他们这边的企图,也难怪周景元会火冒三丈了。

虽然形势的演变、发展,要比陈海所预料的要快得多,但他也不觉得有多意外跟愤怒。

此时的聚泉岭,以庞大的淬金铁料供应为始端,实际已经形成一座超大规模的兵甲、战械铸造集散地,每月都有成千上万的精良兵甲铸造出来,输往各地。

而诸宗诸族的匠师都汇聚到聚泉岭,从而使得燕州千百年第一次在学宫之外,出现了一个能够交流兵甲战械及法宝铸造的交流平台,便得中低级的机关傀儡及战械制造技术得以难以想象蓬勃发展。

陈海他个人的精力始终是有限的,不可能将所有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位,更多的时候还需要群策群力,但仅仅依旧昭阳亭侯府的人手,还是很有限的,最早甚至连一位明窍境的大匠师人物都没有。

聚泉岭最初所供应给墨甲司的初级机关兽,此时又再度改进许多,这恰恰是诸多匠师能充分交流所推动的。

在这个过程里,陈海他自己在对机关傀儡术的研究上,也极得裨益,只是别人都以为他得到上古传承,并不认为这对他的帮助有多大。

如果他仅仅是考虑在各势力间寻找出一条自己制霸、割据地方的道路,聚泉岭形成当前的局面,他无疑不能算成功,但也不能算失败。

除非不想开发湖泥砂矿这座大宝藏,不然的话,能形成今天的平衡局面,已经算是相当成功,昭阳亭侯府的力量还是太弱了,怎么都不能独占聚泉湖这座大宝藏。

诸阀势力,都吃肉不吐骨头的主,没有谁会容忍一个小势力,在侧榻之下独占聚泉岭的。

不过,各家这时候就想成立匠师会这样的组织,谋夺聚泉岭的主导权,未免太操之过急了。

陈海看了孙不悔一眼,心里不禁要权衡河西的态度,虽然河西最早在狮城岭设立道院,但在聚泉岭并没有占得更多的利益,河西会怎么看,世子蔡畴会怎么看,又或许说,即便要成立匠师会,也应该让董氏站出来主导,以便他们多少能多占些利益,心里能平衡些?

虽然事情大体照着陈海最初的设想在发展,但越是如此,他发现诸多利害关系越是错综复杂,将他都缠绕进去,难以挣脱出来。

“……”

这时候一道长虹从狮城岭方向掠来,陈海、孙不悔、周景元翘首相望,片晌后却见是狮城岭道院执法长老裴晋华,身穿紫青华服,风度翩翩的御剑飞来。

裴晋华曾是太微宗上七峰的主事,三年前就随进奏使团进入燕京,之后就留在燕京,实际留在董宁身上充当护道者的角sè——董宁黯然返回河西,裴晋华就到狮城岭道院担任执法长老。

陈海不知道裴晋华突然跑到聚泉岭来干什么,上前行礼道:“裴长老今天怎么跑到聚泉岭来做客?”

裴晋华人过中年,却也是丰韵犹存,陈海笑脸相迎,她一张美脸却绷在那里,站在碧光莹莹的灵剑上,也没有说要下来歇一口气的意思,径直说道:“河西欲与西羌国联姻,我过来告诉你一声。”

“董宁要嫁金州?”陈海失声问道。

裴晋华却不愿多解释什么,看了孙不悔、周景元、苏绫一眼,就摧动剑诀,往狮城岭道院飞去。

裴晋华突然跑来报信,孙不悔有些摸不头脑,心想陈海当众拒绝越城郡主的婚事,都闹得举世皆知了,还据说秦穆侯董寿事后羞恼成怒,都想斩杀陈海泄愤,亏得陈海见机快,早一步逃到文勃源的府上暂避才逃过一劫,这事都快过有一年了,大家都快淡忘了,裴晋华突然跑过来这遭干什么?

周景元却是知道在拒婚一事之后,董宁曾连夜派人过来通知陈海跑路,可见董宁对陈海用情颇深,但陈海对董宁到底有什么想法,周景元却不知道了,但想陈海既然已经拒绝了董宁的婚约,此事董氏要将董宁嫁到西羌国,换取西疆界域的安宁,陈海就算心里不好受,这也是无人能改变的事实了。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四章 群狼环伺(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