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匠师会(一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匠师会(一 )

陈海矗立崖头,看绵绵雪岭上空流霞如烧,良久才缓缓转过身,跟周景元说道:

“既然大家都主张成立匠师会,那就成立好了。另外,我们也不用遮遮掩掩,匠师会成立之后,铸造场、冶炼场的重大事务,就直接都交给匠师会决议好了。不过,孙师兄也在这里,到时候也要麻烦你们跟其他家通气,武藏军、鹤翔军及京郡八族的大匠师,都要排除在这个匠师会之外……”

“……”孙不悔愣怔在那里,他原以为陈海会极力反对下面的匠师搞什么匠师会,这种yīn谋太昭然若揭了,明摆着就是想抢夺聚泉岭的主导权。

他以为陈海及苏原、吴蒙等人会极力反对,河西那边也不会赞同,毕竟真要搞什么匠师会,河西并不能多占到便宜。

要知道,聚泉岭怎么也要算太微宗的附属势力,即便是远在河西之处的一块飞地,河西不能独吞,但都不能多占些便宜,这怎么都难以让人接受。

陈海为什么要突然做这样的软弱决定,非但不反对成立匠师会,甚至还要直接将铸造场的权力转移给匠师会。聚泉岭的核心就是铸造场与冶炼场,以后由匠师会主持,陈海这实际上就是将经营成这般规模的聚泉岭拱手让出去。

虽然陈海所说的附加条件,将武藏军、鹤翔军排除出去,是有利于河西,但这样的局面,也不是河西所能希望看到。

要是陈海担心压力太大,河西不会介意提供更有力的支持,但恰恰陈海一直都没有跟河西请求更多的支持,这难道是拒婚事发后的后遗症,陈海并不愿再继续效忠河西了?

想到这里,孙不悔心里也是一叹,他欣赏陈海的才具,也欣赏他是性情中人,但有些事不是他能决定。

周景元也是不明白陈海的用意,为什么不坚持反对成立匠师会?而既然都拱手将聚泉岭让出去了,为何还要加这些可能会得罪英王及文勃源的附近条件?

陈海心想即便孙不悔有些事情不明白,但传到河西去,也会有人能知道他的用心,当下便直接解释道:“此为远交近攻之策,京郡八族近在咫尺,也随时可能派兵控制聚泉岭周边,所以我们对他们的态度要坚持抵制,武藏军与鹤翔军,向来与河西不对付,自然不能让他们混进来占便宜,但其他家势力,大概最迫切希望聚泉岭能保持当前开放而独立的现状。既然如此,那就索性让大家都参与进来,为保持当前的现状多贡献一份力量。”

“话是这么说,但聚泉岭从今往后,可真就要易主了啊!”周景元满心苦涩,他绝不愿这些年来的辛苦,突然拱手让出、为他人做嫁衣,忍不住想要劝陈海,也不清楚陈海突然做这样的决定,与董宁远嫁金州有多大的关系。

他心里清楚,匠师会真要掌握聚泉岭最核心的铸造场、冶炼场,他们也只能在其中占少数席位,实际上是将经营有两年之久的聚泉岭拱手相让。

除了聚泉岭外,铸造场那么多的匠师、匠工,也都昭阳亭侯府及药师园多年培养出来,甚至生产体系,都是一步步磨合出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们既然不能存璧,那将璧交出去共执,也是迫不得已之事。”陈海微微叹道。

“那扈卫营、渔猎队怎么办?”周景元问道。

周景元也知道有时候人不能逆势,他们这边仅有吴蒙、苏原两位明窍境强者,而其他家势力聚集到聚泉岭的明窍境超过五十人,此时聚泉岭一切都还算平静,但矛盾激化下去,他们所不想看到的暗杀、行刺就有可能会频频发生。

周景元虽然出身河西,但身为寒门弟子在底层挣扎了太久,对河西也无特别的好感,并不主张全盘投向河西,这么想,也许是将璧玉交出去共执,或许是他们此时迫不得已的最佳选择。

扈卫营、渔猎队是聚泉岭最为核心的武备,共编有四千精锐,但此时在群狼环伺的局面,也没有足够实力撕破脸,将聚泉岭及聚泉湖完全封锁起来。

现在最大的问题,一旦将聚泉岭的铸造场、冶炼场交给匠师会,扈卫营、渔猎队的指挥权要算在谁手里?如果不交出去,他们想要养四五千精锐战力,就有些困难了。

陈海说道:“扈卫营是昭阳亭侯府的部曲战力,自然要保留着;至于渔猎队嘛,我想匠师会接手聚泉岭的铸造场后,应会自行组织防备力量,到时候由匠师会决定渔猎队的去留,我们有参与就好……”

孙不悔心里也是暗暗震惊,陈海如此决定,真是要将他苦心经营的聚泉岭都交出去啊。

孙不悔无法劝陈海什么,陈海能让他第一时间知道这个决定,已经视他为知己了,当下就拱拱手,先告辞离开,想着要立时将这消息传报董潘——狮城岭道院以及河西在燕京的诸多事务,还是由董潘负责。

*************************

狮城岭道院传出消息,董潘不在梅坞堡,而是亲自率队沿楚江而下,将一批物资押运到历川郡榆城府境内、秦穆侯董寿驻扎在楚江北岸的梅山大营。

既然在秦穆侯董寿的大营里,董潘接到陈海有意将聚泉岭交给诸家共执的消息,就不能瞒着秦穆侯董寿不说。

在大帐里,董寿看到狮城岭道院飞鹄传书递过来的信函,脸顿时就黑在那里,直接将信函甩到陈烈跟前,说道:“好个姚氏弃子,说要效忠河西,你看看他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河西,还有没有太微宗?”

大帐里的气氛骤然凝固起来。

陈海当众拒婚,虽然传言董侯想杀陈海泄愤,但这事终究是揭过去了,河西兵马东进,虽说陈烈处处忍让是一方面,但董侯却是没有跟副帅陈烈闹过红脸,这时候直接将信函甩到陈烈的眼前,这样的动作,已经可以说是羞辱了。

昭阳亭侯陈烈毕竟是半步道丹境的副帅,不是谁都能呼来喝去的低级武官,即便是世子,对陈烈这样的人物也会给予足够的尊重,才能令陈烈及昭阳亭侯府的人马归心。

是陈海这竖子又做出什么事,令董侯又如此暴怒?

董潘都觉得陈海处置此事太过分,将聚泉岭所发生的事情,低声说给大帐里诸将听。

“就这样将聚泉岭交出去了?”诸将无不是倒吸一口凉气,这时候看向陈烈,脸上也皆是怨意,想不到陈烈竟然都控制不了这个外甥。

陈彰也手脚都凉了半截。

陈海那边的消息一干都瞒得很紧,陈彰很早就知道聚泉岭能冶炼淬金铁料,但也是在半年前才知道聚泉岭所炼的淬金铁料有多大量、成本有多低廉。

无论是河西,还是其他强藩宗阀,明窍境、道丹境以上的强者毕竟是少数,支撑一方势力、制霸一域,依赖的还是以通玄境为主的精锐悍卒。

一定规模的精锐悍卒,凝聚杀伐兵气,在战场甚至能有效压制明窍境、道丹境甚至道胎境绝世强者的实力。

要想装备更多的精锐悍卒,淬金铁料是最为重要也是最核心的资源。

河西控三郡之地,一年所产淬金铁料不过百万斤,据传聚泉岭年后,一个月就能炼出上百万斤的淬金铁料,这是什么概念?

要是聚泉岭能完全为河西控制,不要说席卷天下,重溃武藏军、鹤翔军,成为西北域的霸主,将是轻而易举之事,这也是这些年来,河西一直都孜孜所谋求的事情。

陈海乃河西太微宗弟子,此前瞒着宗门、瞒着董氏,默默开发聚泉岭,这事大家也就忍了,毕竟谁都有私心,而且陈海将聚泉岭抓在自己的手里,这就是最大的筹码,谁都不会贸然跟他撕破脸,但在这时候,眼见控制不住形势,竟然连向河西求援的心思都没有,直接就将聚泉岭交出给诸家共执,这算什么事?

不错,河西也是在诸家之列,未来也能在聚泉岭继续拥有一定的话语权,但河西是陈海立誓效忠的宗门所在,竟然连半点便宜都没能占到,这如何能令诸将高兴?

“父亲是否亲自走一趟潼北府,聚泉岭事关天下格局之大变,断不能如此草率决策。”陈彰觉得陈烈有必要亲自到潼北府走一趟,妥善处置这事,要不然昭阳亭侯府在河西,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极可能连世子董畴都会厌恨这边。

陈海此前已经与秦穆侯董寿交恶,而此时所做出的决策,可是半点没有讨好世子董畴的意思啊。

“不用了,此子已将消息公布出去了,木已成舟,无法挽回了!”董寿怒气冲冲的甩开袍袖,盯住陈烈的脸,冷笑道,“看看你的好外甥,翅膀是真正硬了。莫非你以为昭阳亭侯府的翅膀也硬了,可以飞出河西了?”

这一刻,陈彰觉得背脊一阵寒意直窜上来,见养父陈烈坐着不说话,忍不住去拉孙干的袍袖,想让他去劝养父,董寿虽然是在盛怒之时,话说得难听,但事情他们还是要极力挽回,不能让陈海一人胡闹!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五章 匠师会(一 )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