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西行

第二百二十七章 西行

益天帝七十五年年关前的最后一天,一队五六百人的庞大车马队缓缓行出铁流关的瓮城。

瓮城往外,还有一段是铺石大道,这时候积着厚厚一层雪,车辙碾压过去,辚辚作响,仿佛碾压在人的心上。

铁流关是出河西的最后一道关城,也是出燕州的最后一道关城,但车马队从铁流关的瓮城驶出,就算是踏入异域的土地。

董宁揭开车窗,风雪从车窗灌进来,吹面如割,吹得她迷眼噙泪,回头见建于狭窄山谷里的黑sè关城,是那样的冷峻,是那样的无情——东望连绵山岭都覆盖在皑皑冰雪之下,数十座城垒分据险要地形,影影绰绰仿佛一把巨锁,将金州蛮敌彻底的镇锁在铁流岭以西。

而那城头如雕塑般屹立的千百甲卒,将无数道目光往这边投来,但错综复杂的目光里,所掺杂的却是或怜悯、或愤怒、或不甘、或不忿的神sè,却没有一丝丝对她的怜爱。

“郡主,董都护的马队已经回关城了。”

护送董宁西嫁的云骑尉冉虎策马过来,隔着车窗跟董宁说话。

董宁对任铁流大营都护将军的族叔都不甚熟悉,也就年幼时或长大后觐见祖父时才有机会遇上,但都不记得以往所说的话,有没有途经铁流关送别说的话多,只晓得他是董氏唯数不多的道丹强者之一,都说他在董氏及河西的地位,仅仅父亲秦穆侯之下。

权势对男人真就有那么重要吗?

“我们这就上路了?”冉虎见董宁心神恍惚,又问了句。

“哦!那就走吧。”董宁应了一声,放下车帘子里,坐回到香炉蒸腾、铺满锦榻的温暖车厢里。

听着董宁空落落的声音,冉虎心里也不好受,但是风雪这么大,要是车马队继续在铁流关前耽搁下去,迟迟不动身,就无法赶在入夜前抵达两百里外的玉关残垒扎营宿夜。

那样的话,这么大风雪车马队直接在野外宿营,人睡在帐蓬里能扛得住,但马匹怕是会冻伤不少。

西行漫漫万余里,要在两个月赶到柴木湖畔的西羌国都完婚,时间上还是很紧。

董宁与西羌国少君的婚事,大可以安排在来年春后,那时候冰雪融化、春暖花开,万余里路途也只需要一个月就能赶到西羌国,但河西急于与西羌国结盟,解除西边的威胁,甚至连半年的时间都等不得,却要赶在一年里最寒冷的季节、赶在万里冰封、寒煞刺骨的季节里,特别是赶在年关前一天离开故土西行,冉虎他都觉得心寒。

只是他作为冉氏子弟,在河西武威军仅仅是云骑尉而已,在这种事没有他插话的余地。

“陈海将聚泉岭交出去之后,就留书辞官而走,离开聚泉岭已经有一个多月,谁都不知道他的行踪。小姐,你说他不会突然跑过来,拦着不让小姐嫁到西羌国去?”

这时候车厢里传来董宁贴身女侍董杏儿的小声询问。

冉虎也禁不住竖起耳朵听起来,心里也意难平:陈海突然间将聚泉岭交给诸家共执,河西这边也像是平静的湖水被像扔进来一块巨石,一时间纷纷扰扰,但绝大多数都是指责陈海的声音。

年初就从燕京返回河西任职的冉虎,也不清楚陈海心里到底是怎么想,但陈海身为河西太微宗弟子,还亏得河西早就在潼北府布下狮城岭这枚棋子,他不说将聚泉岭完全交给河西,最后仅仅是与北域苗氏、南域赵氏共持聚泉岭,这样的局面,也难怪绝大多数会指责陈海数典忘祖。

冉虎却不知道董杏儿为什么说陈海会突然跑过来,心里想,这混球真要跑过来截道,自己倒想揪住他的衣领子问一问,当初为什么要拒绝,为什么要干出那样的混帐事!

“唉……”车厢里这时候传出一声令人心碎的轻叹,冉虎听在心里也不舒服,心知郡主董宁并不期待陈海这混帐出现。

换作他人当众受到那样的羞辱,不想手持利刃将其千刀万剐就算是客气的了,怎么还可能期待对方出现?

这时候看到西羌国负责迎亲护驾的都武尉叶赫策马过来,似有什么事情要示越城郡主,冉虎轻轻咳了一声,提醒郡主董宁及董杏儿莫要再讨论陈海了。

董宁被陈海当众拒婚之事,董氏脸上自然无光,而要是让西羌国的人听入耳里,也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可能会让董宁在西羌国受到不应有的轻慢。

该死的陈海。

这一切都是陈海造成的,要不是被陈海当众拒婚,董宁在河西都没脸呆下去,怎么可能会主动提出嫁到西羌国这鬼地方去?

董氏子女众多,随便挑个女儿嫁到西羌国联姻,何必让太微山的明珠丢到西羌苦寒之地蒙尘?

冉虎虽然在陈海为将,极敬服他治军用兵的本事,但也恼他是这样的无情无义之徒,从那件事之后,他就与昭阳亭侯府的人绝了交情、不再往来。

“西峡走廊长逾万里,南临高愈万丈的乌鞘岭、玉金山,北面是漫漫戈壁大漠。虽说乌鞘岭、玉金山深处的妖兽凶顽之极,令人心畏外,但真正可能威胁到我们的,还是漫漫大漠深处、出没无影的那几路马贼,冉虎对此行的凶险,可要有心里准备啊!”西羌国都武尉叶赫,是受西羌国君委派到河西迎亲的,此时与冉虎所率送亲的扈卫,精锐兵马仅五百余骑。

大漠深处普通的马贼,他们自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好怕的,但益天帝二十年前西征受创,河西兵马都被迫放弃西峡走廊内的兵垒,退守铁流岭之来,在长达万里的西峡长廊北边,漠漠大漠深处,一股接一股的马贼,占据大漠深处不多的绿洲,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这些马贼有些是二十年前益天帝西征途中剿灭的残羌势力,有些则是西羌国以西的一些势力,想要将手伸到东面来,也对西羌国虎视眈眈……

要不是河西与西羌国的刀兵还算锋利,这些马贼估计都要进占西峡长廊,彻底切断河西与西羌国的联系了。

听了叶赫的话,冉虎微微一哼,要不是河西这些年主要将精力放在铁流岭以东,尽心经营三郡之地,西峡走廊上,哪里有这些马贼肆虐的余地?

当然,冉虎虽然是河西年轻一代将领里的佼佼者,有心高气傲的本钱,但也恰是如此,他心里清楚此行不会特别太平,毕竟并不是所有的势力都希望看到河西与西羌国联姻结盟的,相信贺兰剑宗及鹤翔军背后所站的黄氏,就是其中之一。

也恰知道此行不会太平,身后五百余骑除了西羌国的百余精锐外,其他四百骑皆是河西最精锐的道衙兵,即便是有三五千马贼蜂拥而来,冉虎也有信心能将这些马贼撕成粉碎。

**********************

太微山脉西北麓是马鬃山,往马鬃山的连绵群岭再往西,就是一望无垠的金州大漠。

燕京并没有金州的详细地图,只有为数不多的修行游记里,对金州大漠有着还算详尽的记载跟描述。

从乌鞘岭、玉金山、黑山等绝域往北,茫茫的戈壁大漠,东西南北都有七八万里纵横。

唯有乌鞘岭、玉金山、黑山相接的大漠南部边缘地域,因为有大量的绝域冰川融水流下来,形成不计其数的湖泊、绿洲,繁衍出百羌诸族,也出现不少地接千里的诸侯国,西羌国仅仅是其中之一。

而继续往北,除了少量的雨水外,没有大的河流延伸进来,在漫漫大漠深处的绿洲,无论是从规模,还是数量上,都急剧减少,除了大小马贼或在金州群雄争霸中失败的残余势力外,就很少再有真正意义的诸侯国或小国出现了。

而继续往北,到金州大漠的北部边缘地区,则是妖蛮活跃的区域,人迹更是罕见。

在西昌国与铁流关之间,由于紧挨着乌鞘岭的北山脚,有数以百计的溪涧河流从乌鞘岭深处倾泄而出,在这一万三四千里的狭长地域里形成一连串的大小绿洲。

这里也是燕州从河西西进金州的主要通道,世人将其称为西峡走廊。有史以来,无论是燕州崛起往西扩张,还是金州诸羌部族联合起来东进,西峡走廊都是双方的必争之地。

然而河西与西羌国作为西峡走廊最重要的两股势力,这些年却因为内忧外患等各种原因,在益天帝西征受挫后,都未能将西峡走廊彻底控制住,不能说不可惜。

陈海出河西后,并没有走西峡走廊,而从马鬃山西进,直接踏入茫茫无垠的金州大漠深处。

不过他也是轻视了茫茫戈壁大漠的威力,在大漠深处徒步走了十数天,也是困顿不堪,还被一群有上百头规模的铁脊沙狼盯上了。

陈海坐在一块能避风雪的巨石后,掏出肉脯狠咬了两口,和酒咽下,这时候从茫茫风雪里,又冒出数头铁脊沙狼的身影,正警惕的盯过来,不靠近,不给陈海出手斩杀它们的机会,但也不离开,似要等陈海精疲力竭之后,就会召唤后方的狼群围上来,将陈海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七章 西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