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23 我,震惊全场

223 我,震惊全场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纵然认为孙静怡可以处理好今晚的事,但我仍旧不愿意看到她受一丁点的委屈,所以第一时间冲了出去,抓住了板寸男的手腕,制止了他的疯狂行径。

因为这边发生了一点混乱,所以四周好多人都看了过来,DJ也适时地把音乐给停了。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我紧紧抓着板寸男的手腕,同时极其凶狠地盯着他,试图用眼神将他吓退,语气深沉地说道:“你和一个学生,较什么劲!”

虽然我戴着帽子、蒙着口罩,但我旁边的孙静怡,显然一眼就认出了我,目光顿时显得有点错愕,呆若木鸡地看着我。而再旁边的麦俊,显然也认出我了(主要是我没换衣服,所以他能认出我来),不可思议地说:“王巍?!”

运动男他们几个显然听过我的名字,立刻说道:“他就是王巍,孙静怡喜欢的那个男生?”

麦俊面sè复杂地点了点头。

耳环女他们几个立刻窃窃私语起来,纷纷指着我说起话来。

“原来他就是王巍啊。”

“他为什么戴着口罩,是长得太丑不能见人吗?”

“不管是不是长得太丑,咱们同学聚会,他还乔装改扮地跟过来,也太小心眼了点吧,小静怎么会看上这种男人的……”

面对众女的诋毁,我顿时有些恼火,正想开口训斥她们几句,而我面前的板寸男也反应过来了,开口就骂:“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也来管我?!”接着另外一只手握成拳头,像枚炮弹一样狠狠朝我砸了过来。

板寸男显然并未把我放在眼里,所以这一拳打过来没留任何后路,下半身门户大开。而我当然不会被他打到,在他拳头还未彻底击过来,我就猛地抬腿踢出一脚,同样犹如炮弹一样甩了出去,结结实实地踹在他肚子上。

砰的一声,板寸男直接朝后翻了一个跟头,身子也撞在了后面的一张散座上,桌上的酒水也哗啦啦砸了下来,还有不少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的头发和衣服都淋湿了。

“表哥!”

运动男大叫一声,朝着板寸男扑了过去

而之前在板寸男身后的那三四个汉子见状,立刻咆哮着朝我冲了过来。赤手空拳的我对付他们肯定有点吃力,所以毫不犹豫地从口袋里摸出甩棍,接着“飕”一声猛地甩了出去。我在这是为了保护孙静怡的安全,并不是专门来闹事的,所以也不想把事搞大,便手持甩棍往他们的身上或是腿上甩。

这甩棍的威力,我之前在对付刺杀吴建业的那个杀手的时候已经见识过了,所以噼噼啪啪的几声清脆的裂响过后,一连串的惨叫声也跟着响了起来,这些汉子要么捂着肚子,要么捂着大腿,面sè痛苦地纷纷往后退去,隐约还能看到他们身上有血渗了出来。

这甩棍,当真和鞭子一样好使。

还是之前那句话,我来这不是为闹事的,只是想保护孙静怡的安全。所以,在一瞬间击退他们之后,趁着场子里其他帮手还没过来,我赶紧拉了孙静怡的手,说:“姐,走!”

孙静怡也没有任何迟疑,冲我点了点头,便跟着我往前跑去。我一手抓着甩棍,一手拉着孙静怡,赶紧就往人群里钻,一边跑一边大叫:“让开,让开!”

一般人还是不愿意惹事的,所以纷纷给我俩让开一条道来,我拉着孙静怡迅速朝着酒吧门口的方向跑,身后则很快传来板寸男歇斯底里的大叫:“不要放走他们!”

接着,四周便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十多个黑影迅速拦在了酒吧门口,堵住了我和孙静怡的去路。这些人里,既有五大三粗的汉子,也有身穿制服的保安,我就凭手里一条甩棍,想再冲过去已经不可能了。我拉着孙静怡站住脚步,还想看看这酒吧有没有其他退路,结果发现板寸男、运动男、耳环女、麦俊他们已经走了过来。

板寸男揉着被我踢过的肚子,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和他一起的那四五个汉子也都一瘸一拐地走着,每一个人的目光里都充斥着怒火。【择天记吧少年王】运动男搀扶着板寸男,也是恶狠狠地瞪着我,只有麦俊一脸的复杂,显然并不想看到这种局面。

一瞬间里,我和孙静怡便被他们的人团团围住,我尽量把孙静怡护在自己身后,虎视眈眈地看着四周的人。

“王八蛋,我看你还往哪跑?”

板寸男一边骂,一边掰着自己的手指头,冷笑着说:“小子,还挺能打的。你说说吧,今天这事打算怎么解决?”

“我报警!”孙静怡再次拿起手机,对孙静怡这种女生来说,通过正规手段解决问题是她的本能。

“好啊,你报,我看看最后谁会被抓起来。”板寸男冷笑着。

这一句话,让孙静怡有些迟疑了,因为刚才所发生的一点混乱里,持械伤人的是我,而不是他们。就算警察来了,也是对我不利,和他们反倒没有什么关系。

运动男立刻说道:“表哥,跟他废话干嘛,直接揍他一顿,扔出去不就完了?”

运动男说这话就显得外行了,他表哥的意思非常明显,就是想让我赔钱。出来混的,打打杀杀是其次,重要的还是捞钱,有时候被人扇俩耳光反而是福利,意味着有钱可以入账了,所以板寸男打的是这个主意。不过,常年在学校里的运动男肯定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火急火燎地给他表哥提供建议,而麦俊也以为我会挨打,立刻帮我求情:“算了算了,也不是多大的事,让他道个歉就算了。”

运动男着急地说:“麦俊,你糊涂啦,这事光道歉怎么能行?”他一边说,一边冲麦俊使着眼sè,让麦俊也配合他。

但是显然,麦俊并不愿意落井下石,而且有心帮我一把,冲着我说:“王巍,你赶紧给他们道个歉啊,要是需要出点钱什么的,我来……”

不得不说,麦俊这人还是挺不错的,也难怪孙静怡之前会和他成为朋友。不过显然,他在这里人微言轻,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运动男不断阻拦着他,让他不要多管闲事。而板寸男他们几个也嘻嘻哈哈地笑着,说:“听到没有,那小子叫王巍,和罗城之前取代宋光头,新上任的那个大佬同名啊……”

对他们来说,和新任大佬“王巍”同名似乎是件很搞笑的事,引得他们不断拿这件事开我的玩笑。而我上任还没几天,也就道上的人知道我的名字,四周看客好多还不知道,所以纷纷互相打听,打听完了以后也跟着笑了起来。显然,看我的衣着打扮,和出场方式,以及自身气势,怎么都和那个“王巍”没办法联系在一起哦。

所以,我这个王巍,和那个“大佬王巍”相提并论,就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其实在这一刻,我很有冲动把自己的帽子和口罩摘下来,告诉他们我就是那个王巍。但关键在于,这酒吧并不是我的地盘,我也担心自己泄露身份以后,会不会遭遇某个仇家追杀,所以还是决定低调一点,哪怕事后再把这个场子找回来不迟。

所以我便说道:“你说吧,你想怎么解决?”

看我的姿态放低,自认为掌控了局势的板寸男显然非常满意,慢条斯理地说道:“我这几个兄弟都被你打伤了,一人赔两千块钱,不过分吧?你拿一万给我,这事就算了。”

一万块!

这数字别说对学生了,就是对普通人来说也很难承受,况且他们就算被我的甩棍抽出了血口子,包扎包扎也就行了,还花不了几百块钱。要一万,真是狮子大开口,纯心讹人。

麦俊一听,也不禁微微皱起眉头,轻轻推着旁边的运动男,希望他能帮我说说情。就是一心想整我的运动男,也觉得这个数字有点太过分了,便说:“表哥,你看他那穷酸的样,怎么可能拿出一万块钱来,要不还是把他打一顿,随便要几千算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因为不是参加什么正式场合,所以并没穿我那套上万块钱的西装皮鞋,只是随便套了一身运动服就过来了,在家境不错的运动男看来显然无比穷酸。而且直到现在,他还心心念念地想让板寸男打我一顿,显然是嫌我坏了他的计划,一心想给我点教训。

孙静怡也不满意,朗声说道:“你们也别太过分了,我们只是学生而已,怎么掏得起一万块钱?最多给你们一千,不然这事还是报警解决。”

“现在知道是学生了,你们早他妈干嘛去了?!今天必须拿一万块,否则你们两人谁也别想离开!”板寸男得理不饶人,依旧骂骂咧咧的:“报警就报警,我还怕你们这小崽子?”

麦俊一脸焦急,耳环女她们几个也窃窃私语起来,说些“小静的男朋友这回可栽大了,会打架有什么用,到最后还得用钱说话”之类的话。

而孙静怡无比气愤,拿出手机就准备报警,而我按住了她的手,回头冲板寸男说道:“给你一万块钱,就放我们离开是吧?”

“是的!”板寸男洋洋得意。

“好,我给!”我的声音铿锵有力。

我这句话表面看着充满霸气,实则充斥着诸多无奈,以我现在的身份,其实这板寸男连和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什么赔偿他医药费了。不过现在的我并没想太多,只希望赶紧带着孙静怡离开这里,所以这一万块钱出也就出了。

可想而知,在我说出这一句话之后,众人的面上均露出了错愕的神情,显然不敢相信我能拿出一万块钱来,耳环女她们几个也再度指着我窃窃私语起来,不过也是一脸的不屑,认为我在吹牛。

而板寸男则开心起来,让我赶紧把钱拿出来,然后他就让我走。

孙静怡一脸焦急地看着我,小声跟我说要不还是报警,我则冲她摇了摇头,说没关系的,接着才抬头和板寸男说:“我钱没在身上,在外面的车里,你和我一起去拿吧!”

听说我还有车,众人又是一番大眼瞪小眼,毕竟从我的年龄来看,实在不像是能开得上车的人——那会儿的车还不像现在这么泛滥,能开一辆出来,哪怕是桑塔纳,都能让人羡慕。板寸男当然也不信,骂道:“去你妈的,你是不是想趁机逃跑?”

我哼了一声:“你有这么多人,还怕我跑?”

板寸男一想也是,便让众人和我一起往外面走,说我要是敢耍花样,他就把我废了。孙静怡忧心忡忡地看着我,而我拉住她的手,迈着坚定的步伐往外走去。

板寸男提醒着众人,说别让我给跑了,所以他们都盯着我,不给我一点脱身的机会,身后也再度传来耳环女她们窃窃私语的声音。

“还有车,他咋不说他有飞机?看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是啊,小静怎么看上这种男生了,又暴力又满口谎话,比麦俊真是差得远了。”

“唉,小静平时看着挺精明的,竟然也会被这种男生骗到。”

就连麦俊,都快走两步奔了过来,凑到我身前小声说:“王巍,你能拿出钱来吗,要不我也帮你凑点!”

今天一天下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对麦俊的印象也一直都好,所以也深深地看着他,说道:“不用了!”

说话之间,我便和众人一起出了酒吧。除了板寸男和运动男他们以外,也有好多看客跟着出来看热闹,想看看我到底是什么车,以及能不能拿出这一万块钱来。

酒吧外面停的车不少,有面包车、出租车,还有一些小轿车。我走到我的车前,松开了孙静怡的手,然后掏出钥匙打开车门,从里面的手套箱里拿了一万块钱出来,回头递给站在身后的板寸男。

“给!”我说。

对我这样身份的人来说,在车里放几万块钱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所以很轻松地就拿出了一万块钱,很随意地就递向了板寸男。

但是,板寸男并没有接。

他傻傻地看着我,不对,是傻傻地看着我的车,一脸错愕和不可思议。

四周也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刚才还叽叽喳喳个不停的耳环女她们,此刻也没声音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站在我旁边的麦俊,也像是冻住一样,浑身一动不动。就连孙静怡,都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我回头看向我的车,哦,是奔驰。

也是,在这个随便开辆桑塔纳都能出来装X的年代,开辆奔驰出来也确实是很了不得,就是再傻的人,也能猜到我的身份不同凡响。至少,也是家境相当不错。

板寸男就是再浑、再贪财,也要掂量一下自己到底能不能惹得起我。所以,他没有接钱,反而露出一脸复杂的神sè,似乎在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怎么,嫌少?”我一脸关心地看着他:“要不,我再多拿一点?”

四周一片寂静,除了路上偶尔飞驰过的车子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一丁点的声音了。运动男轻轻推了推板寸男的胳膊,小声提示着:“表哥……”

刚才一心想整我的运动男,在看到我的奔驰车后,也完全没了那个心情,只想让他表哥早点脱身,不要再惹我了。这个看车如同看脸的年代啊,不知算不算是悲哀?

总之,被运动男一推,板寸男也反应过来了,赶紧说道:“啊,刚才说一万是开玩笑的,其实哪用得了这么多啊……”他也算是常年在道上混得老油条了,要是没点眼力价怎么给人看场子?他就算不敢妄自揣测我的身份,也知道我是绝对惹不起的。

“哦?那你觉得多少合适?”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一……一百就够了。”板寸男小心翼翼地从我手里厚厚的一茬钱里抽出一张来,还努力做出一个微笑:“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就交个朋友吧!”说着,还伸出手来。

不愧是老油条,倒挺会给自己台阶下的。

不过,我并没握他的手。

我就算想要低调,不愿在不是我的地盘上惹事,但也不会屈尊去和这种人交朋友的。我只冷笑一声,说:“够了?够了那我就走了啊。”

我一边说,一边为孙静怡拉开后座车门,让她先坐了上去。现在的我,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毕竟我在罗城还是有仇家的,不想在陌生的地方里太过招摇。

板寸男尴尬地收回手,虽然这一幕让他很没面子,但能把我这个“感觉很不好惹”的人物赶紧送走,他还是很愿意的。所以他笑着说:“好,好,您走,有机会再来玩啊。”

我扶着驾驶座的门,回头看向麦俊、运动男、耳环女那一干人,除了麦俊之外,其他人在接触到我的目光之后,纷纷都低下了头,再也没有了先前跋扈的面容。

其实这效果,也是我没想到的,在出来酒吧之前,我还以为这一万块钱出定了,哪里想到一辆奔驰车就彻底镇住了他们,早知道就早点带他们出来看了。

我冲麦俊说道:“走了。”这一天下来,唯一让我有好感的就是麦俊了,这个男生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很不错,如果他以后真能把孙静怡追到手,我也不会觉得有何意外。

麦俊也冲我点点头:“好的,路上慢点。”

我的身子一弯,正准备钻进驾驶座里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远远传来:“王巍,真是你啊?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你的车了,当时还不太敢相信。”

一听这个声音,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背上的冷汗也嗖嗖往外面冒,今天晚上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我回过头去,看到五六个人正往我这边走过来,为首的一个头发蓬松,下巴上也满是络腮胡子,整个脑袋就跟被鞭炮炸过似的,正是我这段时间最不想看到的人,爆狮!

“大哥?!”板寸男吃惊地叫了起来。

爆狮能认识我的车,这没什么稀奇,这几天我没少开着这辆车到处跑。况且他作为一个大佬级别的人物,调查一下我的座驾也很正常。

虽然我现在戴着帽子、蒙着面,但爆狮还是一眼就认出我来了。

而板寸男一声略带惊讶的大哥,也说明爆狮平时根本不会过来这里,完全是个巧合。而这巧合实在是太巧了,几乎要把我逼上绝路的巧!

爆狮走过来,还一脸笑吟吟的,只是那笑怎么看都暗藏杀机。现在我孤身一人,身边还有个孙静怡,如果真的落在爆狮手上,那我也就完蛋了。于是,我迅速做出一个决定,立刻往驾驶座里一钻,用飞快的速度打着火,然后猛地一踩油门就走。

我要感谢我的舅舅,特别强训过我开车的技巧,所以才能让我现在不慌不乱,同时又能保持高超的开车技术。油门,被我猛踩到底,奔驰车发出猛兽一般的咆哮,然后如离弦的箭一般穿了出去。

虽然这决定,让同为大佬的我有点丢面子,事后传出去,别人也会说我被爆狮给吓跑了,但是现在为了我和孙静怡的安全,也顾不上什么所谓的面子了。

瞬间,我的车就冲上马路,然后疯狂地往前驶去。从倒车镜里,我看到好几辆车已经追了上来,奔驰的速度虽然够快,但他们的车子也不差,始终紧紧咬着我。我迅速摸出手机,往后面的孙静怡身上一抛。

“姐,帮我打电话给李爱国,就说我正在被爆狮追杀!”

同样的事,如果放在李娇娇身上,估计已经慌得不行了,而孙静怡却依旧保持着冷静,她迅速在我手机上翻出李爱国的电话。拨通之后,又用极度冷静的口吻叙述了一下我们现在的情况,以及我们现在正处在哪条路上,将要到哪条路上,说得清清楚楚。

“巍子,他说让你去平安大道,他会带人在那里接你。”挂了电话之后,孙静怡说。

平安大道是我的地盘区域,到那里去确实安全,所以我立刻调转方向,朝着另外一个路口冲了出去。但是没开多久,就发现马路前面又冲过来几辆车,而且是直直朝我而来,显然是专门拦截我的。

我一咬牙,再度调转方向,朝着另外一个路口冲出。

只是这样的话,距离平安大道就更远了,爆狮好像有意在阻拦我回我地盘的路,连冲了几个路口都是如此,围追堵截我的车子越来越多,要不是我车技还可以,早就被拦住了。我只能再次说道:“姐,再给李爱国打电话,就说我冲不出去了,让他带人过来支援咱们!”

“不用。”

孙静怡探过头来,直视着路的前方,冷静说道:“再往前几百米就是公安局!”

我立刻明白了孙静怡的意思,爆狮就是再想杀我,也不敢在公安局动手。也得亏孙静怡,否则现在慌乱的我还真想不到这一点。虽然,身为一个大佬,关键时刻还要投靠条子,说起来实在有点丢人,但是为了安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所以我加紧油门,再次往前冲出。

没有多久,公安局的大门就出现在路的一侧,楼顶被一圈彩灯包围着的国徽,即便在夜空中也熠熠生辉。我发誓,我一辈子都没觉得原来国徽有这么亲切,能给我这样厚重和实在的安全感。

看看倒车镜里依旧穷追不舍的十几辆车子,我咬了咬牙,再度一踩油门,冲进了公安局的大院之中,然后稳稳地停住了车子。

扭过头去看看身后,那些追我的车子果然都在外面没敢进来。我松了口气,对后座的孙静怡说道:“姐,谢谢……”

我的话还没说完,副驾驶的车门突然被人拉开,满脸爆炸头发、络腮胡子的爆狮一屁股坐了上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说:“王巍,你跑什么?”

看网友对 223 我,震惊全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