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万里相随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万里相随

铁脊沙狼,在金州茫茫大漠深处,绝对不能算多强横的妖兽,但也不弱。

黄褐sè的皮毛粗糙在无尽的风沙吹打下,变得极其粗糙、坚韧,又因为颜sè与沙石相近,在沙地戈壁滩潜行无声,猎物很难提前警觉。

而骨骼坚如铁石,也才有铁脊沙狼之称。

成年的沙狼体形有半人高,四五百斤重,锋利的牙齿能轻易将精锻铁甲嘶咬开;也因为常年栖息在茫茫大漠深处,在沙地里的耐力极佳,奔行速度也快。

这群沙狼是三天前就缀上了陈海,陈海到现在还没有将其甩脱掉。

当然,这群沙狼最令人头痛的,还是这种集群行动的低级妖兽,有着不弱的灵慧,又在这条件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培养出极其难缠的猎食技巧。

遇到实力强悍的猎物,先是三五头哨狼紧紧缠盯着,而狼王率领狼群远远缀在后面,在漫无边际的沙漠深处比拼耐力,待猎物疲备不堪的时候,再突然从后面或两翼包抄上来,给予猎物致命一击。

此时紧缀在陈海身后的那几头哨狼,都精壮像匹马,黄褐sè的皮毛褪去,长出深青sè的长毛,爪掌更粗壮,踩沙无声,有着在沙地疾行如飞的血脉天赋,被陈海出其不意斩杀两头,像下的四头哨狼却没有离去,而是变得更小心翼翼。

看前人所写的金州大漠游记,陈海知道铁脊沙狼的狼群有大有小,是茫茫大漠深处极难缠的角sè,在沙海生长百年,毛皮才褪为深青sè,实力不弱于辟灵境武修,又有着在沙海疾行如行的血脉天赋。

即便是更强悍的妖兽、玄修,被五六头青毛沙狼盯上都是有死无生的局面,更何况后面还有狼王率领的狼群死死盯着。

狼王的耐性更好,三天时间里,陈海只能远远看到其金sè的身影站沙丘,妖瞳似有所思的盯着猎物,体形比寻常的战骑还要高大,利爪闪烁着金属般的寒芒。

这头狼王绝对有着不弱于明窍境武修的强悍战力,但真正难缠的还是它好到令陈海都头痛的耐性,也或许是天生就有着对强敌的敏锐直觉,三天时间里竟然都没有主动出击过一次。

没有将狼王诱出单独斩杀的机会,哨狼也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陈海都怀疑继续纠缠下去,他的体力、精气、精神念力乃至真元法力持续消耗下去,都未必能从这群沙狼的缠杀下安然脱身。

陈海将手里的肉脯吃干净,连一丁点的肉丝都没有浪费,拍拍屁股站起来,准备逆着风雪,与这群沙狼继续在漫漫沙海里比拼耐力。

当然,陈海也想好了脱身之策,沿着若隐若现的黑石岭,继续往前走,大约再走一天,在山坳子里有一处很小绿洲,那被一伙马贼占据。他只要不断的接近绿洲,就有机会摆脱狼群,当然,他也不能真正就轻易接近那座绿洲。

大漠深处真正难缠的还是那些马贼。

马贼所用的战术,与狼群极像,而且更凶残、血腥,有着比狼群更严密的部署,通常也有着极为精锐的兵甲。

陈海敢与狼群在大漠深处纠缠,慢慢摸索、熟悉狼群的战术,但绝不敢在大漠深处与上百名精锐马匪纠缠。

当然,马贼也有马贼的好处,马贼通常只求财货,即便是绑了肉票,也更多是求赎金——当然有机会猎杀大群的沙狼,特别是几头有成了气候的青毛沙狼及狼王,皮毛筋骨都价值不菲。

这群沙狼显然也应该清楚这一点,如果不想放走他这头猎物,必然会在接近那座小型绿洲前出击。

陈海服下一枚益元丹,补充精气、体力的消耗,但三天三夜都没能真正的停下来歇一口气,心神的消耗才是最大的。

陈海也已经修炼到辟灵境圆满,六识感知提升到极致,兼之他掌握多种真意雏形,即便是在沙石冰雪满天的茫茫沙海深处,他最初还能清晰感知三四千步的细微动静,但三天三夜过后,因为心神消耗太长,他六识感知的范围已经被压缩到两千步以内。

那头狼王应该也已经开辟识海了,这才能敏锐的感受到陈海身体内实际蕴藏着远超辟灵境武修的战力,才如此的小心翼翼,才如此的有耐心缀在后面。

这也是诱杀狼王最头痛的地方,狼王开辟祖窍识海之后,就能感应天地元息,一旦发动最凌厉的攻,漫天的风沙冰雪皆是狼王所能借用的战兵玄刃,陈海既要摆脱大群沙狼的围杀,又要与狼王近身搏杀,难度要远比想象中艰难。

然而也恰是艰难,才越能磨砺自己的战意与武道真意。

想要掌握完整的道之真意,甚至想要掌握更高层次的道之真意,舒舒服服的坐在灵天洞府之中潜修,是不可能达到的。

感应狼群也渐渐变得不耐烦,随时都有可能从后面或两翼包抄上来,陈海也不能再大意,将玄胎铁弓取在手里。

陈海没有直接取出破甲箭扣在手里。

玄胎精铁所铸制的破甲箭,威力固然强大,但太珍贵了,陈海这次离开聚泉岭,他也就只带了九支破甲箭在身边,一旦射伤狼王,他又不想被狼群缠住,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逃走,不能有一丝的耽搁,也就没有取回破甲箭的机会,破甲箭用一支就少一支。

陈海攀上一座露出沙海的黑石岭,这时候风雪少了一些,除了四头哨狼,能看到狼群就在四五千步之外的远处。

这座黑石岭只有四五十米高,主体掩盖在沙海之外,可以说只露出一道石脊,从马鬃山出来,一路都断断续续的,应该是马鬃山或太微山潜伏在地底的余脉。

狼群此时也分成两波,这是要出击的迹象。

陈海这时候反而不急着逃跑,不射杀或射伤狼王,他现在肯定没有摆脱狼群,还不如闭目养神,等狼王先扑杀上来。

蓦然间,天地间有一缕若有若无的杀气从漫漫风雪里蓦然闪现,一道雪sè浮影分开风雪,直接往狼群掠去。

金毛狼王这时候也蓦然惊觉到强敌的出现,张开血盆大口嗷啸,就见一道淡蓝sè、杂夹无数寒煞冰屑的风刃,往雪sè身影斩去。

狼群里最凶猛的十数头巨狼,最快反应过去,快如青sè闪电般往雪sè身影扑杀过去。

雪sè身影在凌空微滞,瞬息间在半空踏出千百足影,将寒煞风刃踏碎,两手虚抓,就见莹莹指爪间有十道碧华闪华,顿时就见扑到身前两头青毛巨狼抓得浑身皆是血洞……

看到这一幕,陈海毫无犹豫扭身就走,踏风踩雪而行,根本就不顾雪sè身影与狼王及凶残狼群搏杀。

那人见陈海非但不过来相助,反而扭头逃得比任何一刻都要快捷,秀直的鼻梁都差点气歪掉了,三两脚就将围上来的七八头青毛巨狼踢飞,看到金毛狼王像道闪电似的扑杀过来,纤纤玉手掐诀,在身前凝聚一道青sè光华,往金毛狼王斩去。

金毛狼王周身狂风怒卷,没有凝聚风刃或其他术法,与那道青煞光华对抗,而是妖躯在狂风的带动,在半空硬生生的瞬间移出三尺。那人见狼王竟然能闪开她的碧云斩,当下也不犹豫扭头就走,身形仿佛鬼魅连连掠动,缀在陈海的身后就追了上来。

“你这个没良心了,我好意替你解围,你却抛下我逃跑,你的良心都叫狗吃了吗?”

那人边追边叫,还不忘一脚将想着截道的一头哨狼头颅踩得粉碎。

如果这时有谁比狼群与马贼更令陈海头痛,那就是没事追到茫茫大漠来的宁蝉儿。

黑燕军与虎贲军的战事正烈,陈海也没有想到宁蝉儿会没事跑过来。

陈海闷头直走,确定将狼群甩脱之后,才在一道沙丘脚下停住脚。

甩脱狼群容易,但想甩脱宁蝉儿太难了。

陈海停下脚,从怀里取出一枚益天丹补充刚才精气体力的剧烈消耗。

“你这步法好奇怪,不动用真元法力,速度竟不比御风飞行稍慢,还以为你没有办法摆脱狼群的围追呢,原来你是跟这群沙狼逗着玩啊,”宁蝉儿晃悠悠的站在十丈之外,打量着陈海,说道,“你为什么要逃?我们两人联合,收拾那一群沙狼,可没有什么问题啊。”

陈海将玄胎铁弓收入戟匣之中,袖手而立。

宁蝉儿还是用薄纱遮住她绝艳芳华的脸容,虽然四周狂风大作,但宁蝉儿身边却是徐徐清风、吹拂裙裾的样子。

“我要是折身杀向狼群,你却突然脱身跑开,那我不是陷在狼群自寻死路不成?”陈海冷脸说道。

“我们这段时间不是合作得很愉快,你不要还把我想得那么没良心好不好?”宁蝉儿娇怨道,好像受到很大的委屈。

陈海冷冷一笑,宁蝉儿有前车之鉴,在没有足够把握之前,不会再轻易对他出手,但不意味着她不会借狼群试探他的极限。

陈海见惯蛇蝎心肠的女人,怎么会轻易上宁蝉儿的当?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万里相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