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妖女相缠

第二百二十九章 妖女相缠

陈海既便是全力施展,也很快将狼群彻底的甩开,这会儿不敢耽搁太久,将全身包裹在深褐sè的罩袍里,继续大步流星的往西奔去。

他估算过,他需要距离那座被小股马贼盘踞的绿洲足够近,狼群才有可能最终放弃他这头猎物,但避免被马贼盯上,他又不能真正跑到那座小绿洲里去了。

“你也知道四百里外的夜渠山绿洲被一伙马贼占据,能助你摆脱狼群啊?”

陈海虽然不理不睬,宁蝉儿却没有知情识趣到离开的意思,在风雪里仿佛一朵雪sè妖莲,如影随形的紧紧跟在陈海的身后。

陈海快,她也快;陈海慢,她也慢,陈海默不作声,她却啰嗦个没完,好像不将陈海所有的意图推测出来,她那张诱人之极的娇艳檀唇就不会停下来。

“不对啊,你知道董宁即将西嫁的消息,也就两个月,而且还有一个月你东躲西藏都在路上,你前后能用来研究金州的时间,在聚泉岭前后也就一个月,而且这一个月,也没有见你派人到学宫调阅资料,怎么可能将金州的地形、势力分布搞得这么清楚?你很早就在研究诸羌势力了?”

“你怎么不问我怎么找到你呢?义师与虎贲军在河西激战正凶,我却万里迢迢跑到金州大漠来找你,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吗?”

姚兴对宁蝉儿的残留记忆,就是记忆碎片里那么绝艳遗世的脸容,大概绝想不到宁蝉儿有如此唠叨的一刻,烦得他就想将宁蝉儿那漂亮的脖子给掐断了。

又闷头跑了两百多里地,陈海想着这边已经接近渠夜山外围了,这里是狼群围杀的最后时间,他在一块黑sè巨石后躲避风雪,将一枚益元丹咽下,就盘膝坐在石后默默的炼化药力。

“你也真是奇怪,当初畏惧董氏世子董畴,不惜激怒秦穆侯董寿,也要当众拒绝与董宁的婚约,为何这次却又将聚泉岭交给诸家共执,难道你以为董氏也有参与,就会感激你吗?当然,董氏此时对聚泉岭也鞭长莫及,是拿你没辙,但你再也得不到董氏的信任,又不惜万里迢迢绕到西峡走廊来见董宁干嘛?你这人真是奇怪啊,我都怀疑你还是不是那个满心只知潜修然后再求功名利禄的姚兴了!”

陈海抬头看了宁蝉儿,将玄胎淬金戟从戟匣中取出,淡淡说道:“你说这么多,无非想再与我一战!再有半炷香的时候,狼群就会再次追上来,那我便成全你就是。”

玄胎淬金戟两截合一,长近一丈,陈海是分拆成两截装入戟匣之中背在身后,一截是短戟,一截是钩镰短枪,也是陈海此时为自己专门打造的玄兵。

玄胎淬金戟,炼入大量的玄胎精铁,看上去与寻常的战戟相比仅仅是尾端多了钩镰枪刃,实际上却重逾八百斤,非陈海双臂神力,谁都无法抓起这一戟一枪挥舞如飞御敌。

“你辛辛苦苦随你跑到金州,就是为了跟你喊打喊杀吗?”宁蝉儿委屈的说道,挨到陈海身边坐下来,完全无视陈海手里短戟与钩镰短枪,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暴起杀机,对她也会有致命的威胁。

“你应该知道你与董宁的事再无挽回的可能,却偏偏选择这样的时机,将苦心经营数年的成果拱手交出,而自己脱身,真是让人猜不透啊——你到底想干什么?万里迢迢跑到金州大漠来,也不完全是为了阻止董宁嫁入西羌国吧?”

宁蝉儿盯着陈海的眼睛,似要将陈海内心里所有的秘密都挖出来,未曾想她费尽心思试探。

见陈海犹沉默得像一块石头,宁蝉儿又换了一个话题,问道:“你说董家这么急着将董宁嫁入西羌国,到底是有什么图谋,是想能将驻守铁流岭的兵马抽出来,往南吞并贺兰山呢,还是想图谋近在咫尺的天水郡?”

陈海还是不吭声,将战戟横在膝前,细细看那似冰雪渗入的锋锐戟刃,在这一刻,仿佛他横在膝前的战戟短枪,才是他真正能信任的伙伴。

“你猜猜看,倘若换成我是董良那头老狐狸,会怎么利用与西羌国结盟这件事?”

宁蝉儿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仿佛她与陈海正置身和熙的春风之中,舒服得想痛痛快快的躺地睡上一觉,美眸撩过来,好像是要陈海将大腿伸开来,好让她舒服的枕上去。

然而就是宁蝉儿这一个简单的回眸,陈海就觉得体内的媚魔魂种又蠢蠢欲动起来,刺激得窍脉间的精气狂乱涌动,恨得牙痒痒的转过身去,不看这妖女。

“……换作我是董良那头狐狸,暂时就还是继续按兵不动,但集结兵马在太微宗,就等待义师在河阳、历川击溃虎贲军,京畿惶惶难安之际,他可亲率数十万众虎狼之师,直入京畿勤王。到时候成则董宁控扼朝堂以令诸侯,不成就可退守秦潼山,据秦潼山、太微山,将西北域十郡完全纳入董氏的统治之下。倘若能溃败武藏军、鹤翔军,天水郡吴氏等族不过是骑墙的小丑,到时候董良这老狐狸也有资格据西北十郡称帝了。但是啊,真到这一步,你的种种算计都要落空了,聚泉岭怎么都不可能再挣脱董氏的掌控,你说你现在费这么大劲,还将董氏得罪得这么干净干嘛?”

陈海眼瞳微微睑起,懒得跟这妖女解释什么,却也不得不承认宁蝉儿这妖女实在是难缠得很。她几乎都已经将董氏未来可能会有部署都猜了一个透沏,但她怎么都想不到,燕州最大的威胁,并非那些有着难以欲壑的强藩霸主们?

董氏会不会在与西羌国结盟、暂时不用考虑西边的威胁后,就直接出兵占领秦潼山,然而将西北十郡要收入自己的囊中?

陈海没有与董良见过面,甚至都不知道世子董畴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也说不好,但有一点能够肯定,董氏急着与西羌国联姻,还是为接下来可能会有的乱局提前做准备。

不然的话,董氏北部面临妖蛮诸部的威胁、西边又面临诸羌群雄的威胁,根本就抽不出太多的兵力,去做趁火打劫的事情。

北域苗氏就是之前什么都没有准备,以致流民军摧残蓟阳、河阳、雁门诸郡里,徒有百万兵马,却没有办法抽兵南下,也就失去趁机将触手伸入蓟阳、河阳、雁门诸郡的机会。

苗氏这时候甚至还要为黑燕军近在咫尺的威胁大为头痛。

不错,在他的布局里,就怕董氏出兵秦潼山,到时候聚泉岭除了彻底依附于董氏之外,却彻底失去所有的主动权,但在此之前,他看似将所有人都得罪了,但也恰恰如此,所有人都不敢跟他翻脸。

而他这时候只有将聚泉岭交出去,才能让诸家联合起来发展聚泉岭,而不是拖聚泉岭的后腿。

也唯有聚泉岭的铸造工场以及机关傀儡术发展到一定的水准,才有可能批量造出他心目里那真正能用于实战的神机战车与机关傀儡战甲。

也唯有到那一步,人族的普通将卒,才能用神机战车与机关傀儡战甲武装起来,对抗罗刹魔的入侵,而不是指望那些将自己性命看得比谁都重,将平民视为蝼蚁的宗门玄修。

目前看来,诸家共执的局面,让苗氏、董氏将聚泉岭的权力捋夺过去了,但随着聚泉岭聚集及培养出来的熟练匠师、匠工越来越多,这些匠师、匠工是忠于苗氏、董氏等宗阀,还是对聚泉岭更有向心力,这个就难说了。

赤眉教为什么能相对容易拉拢宗阀内部的寒门子弟?

这是由宗阀势力内部,宗阀子弟与寒门子弟之间的巨大沟壑所决定的。

目前匠师会三十九人,除了昭阳亭侯府的三人外,其他三十六人都是来自苗氏、董等族的匠师,但这些匠师又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绝大多数都是寒门出身。

这自然也不会是陈海有意安排,诸族会派什么人安插到聚泉岭来,不是陈海所能决定的,但宗阀势力内部,真正出sè的宗族嫡支子弟,通常都会执掌军政大权,唯有寒门子弟里的佼佼者,晋升的渠道有限,才更倾向于专注炼器、屯种、铸造等宗阀子弟看不上去的繁琐事务。

陈海一定要将聚泉岭抓在自己的手里,完全抓在昭阳亭侯府的控制之下,以昭阳亭侯府的实力,迄今只培养出苏原这么一位明窍境大匠师,要到驴年马月才能造出真正实用的傀儡战甲来?

而陈海看似将聚泉岭交出去,却一下子就多出十三位明窍境大匠师,满心想着发展更完善的机关战车、更完善的傀儡铠甲,后期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明窍境大匠师甚至道丹境的大匠师加入。

而真正到某一天,聚泉岭的实力蓦然间已经能与太微宗这样的一流宗门比肩之时,这些来自董氏、苗氏的大匠师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就像吴蒙、周景元、葛同、沈坤等人,他们严格意义上说,都是太微宗的外门弟子,他们为何此时会有这样的选择?

陈海看似将聚泉岭老窝让出去,但目的还是为将董氏、苗氏等强藩势力的鸡引进来生蛋,他整个计划是有不少漏洞跟风险,却是他此时唯一的选择。

此外,也唯有这样,昭阳亭侯府才能一步步从河西剥离出去,不再受董氏及太微宗的完全控制。

宁蝉儿是极聪慧,但她完全看不到陈海最终的目的,自然是怎么都猜不透陈海的意图是什么。

陈海也压根不会跟宁蝉儿解释什么,歇过力之后,待到抓起戟矛继续赶路,却隐隐看到七八骑快马正逆着风雪,从南面往这边赶来。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九章 妖女相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