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三十章 夜渠山

第二百三十章 夜渠山

宁蝉儿同时也感知有人接近,她美眸杀机乍现,想要杀人夺马,但转瞬又改变了主意,不知道她从哪里翻出一件深褐sè的罩袍,跟陈海身上所穿的竟然是同一种款式,将罩袍穿在身上,将她傲人的身材都包裹在里面,仅仅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来。

宁蝉儿这时候又摘去脸上的面纱,陈海转身却发现她那千娇百媚的容颜,在倏然间又变得平淡无奇,仿佛是跟着他出行的贴身女侍——陈海知道宁蝉儿是摧动脸面窍脉间的精气扭曲脸部的肌肉,以达到变换面容的目的,但极难得的是他都看不出有什么破绽。

宁蝉儿的表现也恰像个贴身女侍,在七名陌生骑客——满脸横肉或伤疤纵横的剽健汉子——靠近时,她身子躲到陈海的身后,畏畏缩缩,就像是怕这七人将她拖出去当场就给强暴了。

来人皆穿灵甲,黄级灵甲谈不上多强,但所镌刻的道篆禁制隐然牵动着天地元气,有神华暗藏,一旦遇到突袭就会立时显现出刀枪不入的威力来。

这七人竟然都有辟灵境的修为,背负大弓、腰间佩刀系剑,各持长枪大戟,御马散成半弧形将陈海、宁蝉儿隐隐包围起来,像刀子似的凌厉眼神在陈海、宁蝉儿的脸上扫来扫去,却也不主动喝问陈海他们的来历。

这伙人看着凶悍异常,却又不像寻常的马贼,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更像是游哨大漠的悍卒。

“姚兴见过诸多将爷。我主仆二人西出铁流岭,欲往西羌诸国游历,不曾想在风雪中迷了路途,敢问诸位将爷,此地是何地?”陈海耸耸魁梧的身躯,从巨石后走上去拱手问道。

“我叫胡必烈,姚氏在燕州的大姓啊!”为首者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有着辟灵境后期的修为,有两道伤疤横贯全脸,看不出到底有多大年龄,像刀子似的凶戾眼神盯着陈海,此人虽然鹰鼻深目,是羌胡人,但对燕州的情形十分熟悉,可不会轻易就信了陈海这番说辞。

“是啊,姚氏是燕州的王侯大族,我祖上跟贵居燕京的姚京还是有些牵涉,但此时已经是攀附不上了。”陈海笑道。

“你们的马匹呢?”胡必烈问道。

如此大的风雪,绝非燕州那些娇生惯养的宗阀子弟所能承受得起的;而陈海身材魁梧、稍有些臃肿的脸,也是满脸的络腮胡子,有几道浅浅的伤疤纵横交错、显得狰狞剽勇,也绝不像是娇生惯养的宗阀子弟,甚至比他们更像马贼派出来的探子。

“燕州所产的马匹,不耐这酷寒天气,出铁流岭没几天就双双倒毙了,我主仆二人却是不甘心半途而废,在这风雪天里已经走了三天三夜,都不知道偏离西羌故道多远了。”陈海平静的解释道。

“你们往南走三四百里地,就能看到乌鞘岭的北山山嵴了,那里才是西羌故道所在,不过,这风雪天,你们要是再这么瞎走下去,多高的修为,都只怕会落个精尽人亡的下场,”那自承名叫胡必烈的汉子看不透陈海的底细,凌厉的眼神制止住蠢蠢欲动的手下,说道,“我们恰好护送一支商队回西羌国,如果你们不介意先随我们同行到夜渠山拜访一下友人,这时候可借一匹马给你们充当脚力,到西羌国你们再适当支付我们一些银钱便是。”

说是邀请陈海他们同行,胡必烈却不容陈海拒绝,示意手下让出一匹马来。

这十数人,每人都有一匹空马系在身后,一名骑士拿长戟往身的那匹跛马捅了捅,要陈海与宁蝉儿共乘那匹跛马。

陈海心想他要是不想同行,这七人会不会立时对他们下手?

“你们也要去西羌国,那一路上有伴,真是太好了;至于夜渠山,我在古籍里有见过关于夜渠山的记载,传言大漠深处,有黑山名夜渠,山南石地涌出灵泉,以饮苦旅。这次能有机会,怎么都要去看一眼的。多谢!”陈海拱手相谢,一边敷衍说道,一边暗地里揣摩这七人的身份跟来历。

入冬之后,西峡走廊的环境即便比北面的大漠要好一些,却也极其的残酷,稍不注意,有着通玄境底子武修,都有可能冰死在风雪之中,寻常商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西行。而眼前这伙人是不像马贼,但却要跑到马贼窝去拜访什么友人,鬼才信他们是什么商队的护卫?

这七人到底是哪方势力派出来的探子,这时候跑去联络夜渠山的马贼,又有什么样的企图,要不要直接将他们扣下来审问,但宁蝉儿这妖女会不会捣乱?

“我带着逆灵散呢。”大概看出陈海的犹豫,从后面骑上马抱住陈海后背、浑不介意与陈海亲昵共乘的宁蝉儿悄然说道。

宁蝉儿这亲热的抱姿,令陈海如坐针毡,但她的话还是令他心里一动。

夜渠山的马贼规模是不大,但这伙人真要将他们诱入马贼窝再动手,陈海也不会轻易去冒这个险。

离开西峡走廊,在大漠深处的绿洲,不管大小,数量都极其有限,何况夜渠山的涌泉,还是一眼难得的灵泉,能占据夜渠山的马贼,哪怕只有两三百人规模,也不容轻视。

陈海刚才还是想着直接夺马走人,也不想贸然去闯马贼窝,但听到宁蝉儿说她随身带着逆灵散,心想跟着胡必烈这伙人到夜渠山走一趟,却是他们的胜算更大一些。

而宁蝉儿万里迢迢追踪他到茫茫大漠,也不至于是要害他被马贼围杀。

也许是察觉到陈海跟更多的人汇合了,狼群就没有从后面再追杀过来,消失在茫茫沙海深处,陈海随胡必烈这伙人一直到夜渠山,都没有见狼群的踪影再跟上来。

夜渠山,与陈海沿路所见的黑sè石岭,都是太微山露出地面的余脉。

太微山的主干,仅有一万余里,东接天水郡内的腾蛟岭,伏蛟岭过去,就是秦潼山西麓的绵绵绝岭,则从太微山往西,就是绵延两千里的马鬃山、铁流岭余脉,而将夜渠山这些余脉算上,太微山的地脉延伸足有近三万里。

陈海出马鬃山,沿路所见的黑sè山岗,都只有百余米或数十米高,断断续续就像是茫茫大漠深处的路标,而夜渠山的主峰则有四五百米高。

陈海随七人赶到夜渠山时,风雪已经停歇下来,茫茫大漠覆盖着一层皑皑白雪,夜渠山在这茫茫沙海雪原之中,显得尤其的高耸。

夜渠山是一座呈半弧形的山岭,有七八里绵延,夜渠泉在山南,从山脚涌流出来,在南麓汇聚成一座百亩大小的浅湖,形成一片范围有四五千亩的稀树与草甸混杂的绿洲。

在大漠深处曲折走了十来天、四五千里,蓦然间看到这么一处灵气腾涌的绿洲,不管是不是被强大的马贼势力盘踞,眼前的情影都叫陈海看了心神一振。

“都说夜渠山虽小,却是大漠深处的一颗明珠,姚兄看此情形,是否也深有所感啊?”胡必烈在绿洲边缘勒住马,回头笑着问陈海。

“不错,史书记载早年大燕边军曾在此筑塞,填以精锐,抵挡胡马妖蛮南下,保护西羌要道通畅。山脚下那座石寨,大概就是大燕边军早年所筑而留下来的营地吧?”陈海拿马鞭指着山脚下的小石城,跟胡必烈谈笑风声,似乎他不谙世事,完全没有看到胡必烈眼里所藏的杀机与轻蔑的笑意。

“不要提史书记载,二十年前益天帝西征诸羌,就派军马进驻夜渠山,但益天帝在砍柴湖畔被我们诸羌联军杀得屁滚尿流,夜渠山的军寨也就破落下来了,”胡必烈说起二十年前的往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似在嘲笑当年益天帝的自不量力,马鞭挥指小石城,说道,“现在是我的朋友住在这里,筑城建垒,他们现在就是夜渠城的城主,只是暂时还没有得到西羌国的册封罢了。”

夜渠山说是城池很有些勉强了,小石城大约就里许周长,紧挨着夜渠泉从山里涌出的溪口,有箭楼哨塔等建筑,将不大的夜渠湖也完全控制在箭楼的射程之内。

除了小石城外,绿洲边缘还散布着两三百间矮小破落的民舍,大多数都是石彻土垒,十分简陋,有些衣衫破烂的妇女、孩童从四处漏风的土屋里探出头,眼神麻木看着陈海这些访客。

在夜渠湖的南岸,还有上千亩田地开垦出来,开渠从夜渠湖引水灌溉。时值寒冬,看不到有人在田地里劳作,但在夜渠山的南坡,有一座采石场,有近千人正在监工的监视下,将大块的坚石开凿出来运下山,正在小石城南面建造一座更大规模的石寨。

这些人看外貌,有燕州人,有羌胡人,但他们绝大多数都衣裳褴褛、面黄肌瘦,想必是被马贼俘获过来奴役的奴隶。

陈海没想到这股马贼才三四百人,竟然也有在西羌故道旁经营夜渠山的意图,真是稀罕得很。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章 夜渠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