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难题

第二百三十一章 难题

金州大漠内分布着数以百计、千计的大小绿洲,分别被羌胡大大小小的势力占据,虽然说主要都是羌胡一族,但彼此征战厮杀起来,要比燕州频繁得多,故而王朝君国的变迁替换,也要远比燕州来得频繁。

像西羌国这种有五六百年传承历史的,已经是相当罕见了。

即便是如此,西羌国在二十年前一度失去九成以上的城池,几乎被灭国,此时的国境基本都是在大燕兵马西撤之后的残墟上重建起来。

除了西羌国这样的较大势力外,金州很多中等规模的羌胡势力,平时在所占据的地盘也自封国主、城主,分封官爵,但除了经营耕牧商业及开采矿产,有些时候也会客串一把马贼,出兵游掠商旅及其他势力。

这一类的势力,很难说他们跟马贼有什么区别;而大股的马贼,仅仅依赖掠夺四方也难以长久维系下去,也极注意经营地盘、保持基本的物资供应,又或直接投附更强的诸侯国势力,封得一两座绿洲城池以休养生息。

像西羌国这样的大诸侯国,也通常会或明或暗招揽一些大股马贼势力,除了增强自身的实力,还能借用马贼打击、消弱敌对方的实力;也有很多马贼,本身就是诸羌争霸中的失败者。

总之,金州大漠的情况要比想象中复杂得多,很多时候都是敌我混乱不明的。

而以整个金州东部来说,西羌国所在的平卢大绿洲,是河西西出铁流岭之后第一座方圆超过千里的大型绿洲,两者相距有一万三千余里。

而在平卢大绿洲到铁流岭之间,承接乌鞘岭的冰川融水,也孕育一连串、数量有上百座之多的中小绿洲,像一条长长的珠链,将两大地域连接起来。

这些绿洲,小者就像夜渠山只有三五千亩、数里方圆,大者也有上百里之广,和平时作为商旅通过、战时作为兵马出击的跳板地块,在金州东部拥有着轻足轻重的地位,统称西峡走廊。

有史以来,连接金燕两州的西羌故道,与西峡走廊是重合的。

这些中小绿州上的旧有势力,早就被多年来燕州与诸羌的战事所彻底摧毁。

二十年前那场战事,谁都不会承认自己失败,实际上是两败俱伤。

虎贲军大溃,河西兵马撤回铁流岭,而西羌国的兵马以及藏羌等国的联军也都撤回到平卢大绿洲以西地域。

河西与西羌国谁没有能力分兵长期控制西峡走廊上的这上百座小型绿洲,但双方也不会容忍其他的势力插手进来,几乎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出兵梳理一番,宁可任其荒芜,也不卧榻之旁容忍其他的威胁滋生。

在夜渠山的正南方五百里外,也就是乌鞘岭融阳峰下,就有一座方圆达上百里的月牙湖绿洲,就彻底荒芜下来,此时仅仅是商旅通过的歇脚地。

也唯有偏离西羌故道的夜渠山,双方才会放任马贼盘据经营,毕竟河西及西羌国的实力还是有限,不可能将西羌故道附近像杂草割之又生的马贼势力都清剿干净。

当然,河西真正要防患的强敌,不是占据平卢大绿洲、二十年前曾一度被灭的西羌国,而是近年刚统一破柴湖大绿洲的藏羌国。

方圆超过三千里的砍柴湖大绿洲,西距平卢大绿洲不到两千里,谁能统一砍柴湖大绿洲,就注定是金州东部的霸主;三千里沃土,足以蓄养数十万甲卒,实力甚至要比董氏还要强出一大截。

西羌国此时愿意与董氏结盟,大概也是深刻感受到藏羌国的吞并威胁。

************************

陈海思绪飞远,宁蝉儿看着眼前一幕,却是满脸的天真跟好奇的问胡必烈:

“这么多奴隶散在外面做工,都没有什么人看管,就不怕他们逃跑吗?”

这时候,绿洲及夜渠山上,除了必要的监工外,马贼在外围连警戒都没有放出。

确实也没有必要放出哨骑。

绿洲就三四千亩范围,草甸边缘距小石城最远不过两千多步的距离。

马贼占据坚固的石城,根本不怕外来势力突袭。

只要外来势力短时间强攻不下石寨,甚至无法从夜渠湖汲水获得补给,也就无法在夜渠山立足。

而夜渠山距离西羌古道虽然只有五六百里的距离,但这对普通人来说,却是死都无法穿越的绝域天途,马贼也不怕这些奴隶能逃出夜渠山的范围。

“是有奴隶会逃走,你看那些就是逃亡奴隶的下场!”胡必烈哈哈一笑,指向不远处一片小树林说道。

那边是绿洲南部边缘地区,有十七八棵胡杨木根系虬结的扎根于沙土的深处,此时每棵树上就吊着三五具衣裳破烂的死尸,吸收七八头秃鹫盘旋在半空中,就等着陈海他们通过去,再飞下来啄食尸肉。

这些死尸,看衣裳、嶙峋的骨肉,想必不少就是逃跑后被抓回来处死的逃奴。

逃奴就算准备充足的水跟食物,在茫茫沙海里徒步而行,怎么可能逃过马贼的追杀?而就算逃到南面的月牙湖绿洲,那边荒芜一片,除了从乌鞘岭出来猎食的妖兽,恰好遇到商旅经过、又不惜得罪、激怒马贼势力的,也是百之一二的机会而已。

看到陈海等九人驰来,有二三十骑体形剽悍的披甲马贼从石城里策马驰出。

胡必烈出示一枚深黑似墨、镌刻鹰首人身图样的铁牌,马贼也没有盘问什么,只说首领樊大春不在山里,但临行说过胡必烈这几天有可能就会过来,特意吩咐他们要盛情款待。

首领樊大春这时候不在山里,虽然石城还有两百多马贼驻守,但都难决大事,所以胡必烈他们还要在石城里住上两天,等待樊大春他们回来才能商议要事。

陈海与宁蝉儿也似装无知的在夜渠山石城里先住了起来,到第二夜里,马贼首领樊大春就率部百余马贼赶了回来,在狭小的石城里摆下宴席,款待胡必烈一行人。

陈海、宁蝉儿作为同行的贵客,也受到邀请。

“河西董氏欲与西羌国结盟,西羌国主忘却当年的血海深仇却也罢,而一旦叫叶氏与河西董氏勾结起来,不要说我等在西羌国内会受叶氏的打压,而叶氏也必会借助董氏之力,再也不会容忍你们在西羌古道外围栖息。到时候恐怕就连樊城主你们都无法在这夜渠山逍遥自在了吧?”

胡必烈这时候已经毫不介意机密之事被陈海、宁蝉儿听入耳里,在宴席上直截了当的跟樊大春说明他此行的来意。

“胡校尉在外人面前说这事,怕是有些不大合适吧?你就不怕身份泄漏出去,让西羌国主知道你与我们这些马贼暗中勾结想要破坏叶氏与董宁的联姻?”樊大春乍听名字,还以为是个髯须大汉,实际却是个脸面白净、眼神yīn戾的中年人,这时候yīn柔笑着回应胡必烈的话,但举杯饮酒时,眼神却在来历不明的陈海、宁蝉儿身上打转。

“这次走得匆忙,没有带什么礼物,刚好在路上遇到一头迷路的小肥羊,便顺手带到夜渠山孝敬给樊城主享用。”胡必烈这时候哈哈大笑,毫不遮掩的说道。

“他们是在说我?”宁蝉儿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天真的问陈海。

陈海摊摊手,说道:“你此时看似是相貌平凡了一些,但大漠这么大的风沙,婆娘绝大多数都皮肤粗糙发黑,即便是捋夺到几名美妇,玩弄一段日子就枯萎不堪,像你这般细皮嫩肉的,都算得上是极品了。你没看到胡校尉看你都不时要咽口水?要不是要将你献给樊城主,恐怕他早就下手了。”

陈海这么说,宁蝉儿非但不怒不恼,还羞涩的一笑,好像被陈海夸得很不好意思。

宁蝉儿虽然没有露出真容,但这一笑也是有倾城倾国之态,胡必烈、樊大春即便认知到陈海、宁蝉儿此时的神态太诡异了,但也经不过被宁蝉儿这一笑惑得神魂迷离。

陈海朝胡必烈、樊大春拱拱手,笑着说道:“我身边这婢子,脾气差得很,心机yīn毒,曾三番数次想要谋害我,我早就像卖掉脱身,这次多谢樊城主愿意接手啊!”“……”樊大春毕竟是明窍境初期的武修强者,被宁蝉儿惑动心神也就一瞬短时,这时候拍碎身前的枣木案,摧动身后的黑鞘灵剑,刚要喝问陈海、宁蝉儿是什么来头,就觉得灵海秘宫内真元法力不受控制的沸腾起来,像水冲入沸油锅里,狂暴的真元往十二玄脉乱冲,骤然间压制不住暴乱的真元,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大叫道:“逆灵散!”

宁蝉儿纤纤玉手往地上一按,千百道光华绽放,像是春潮般贴着地面、墙壁往四面八方涌流,极瞬间就形成一座波光粼粼的春潮灵罩,将宴会大厅完全笼罩起来,朝陈海娇喝道:“我只能坚持三十息时间,你要杀不了这些人,我们就只能跑路了。”

石殿里除了陈海、宁蝉儿、胡必烈等九人外,还有十三名马贼首领参加宴席,而除了这些人之外,石殿外还有四百多悍不畏死的精锐马贼。

一旦有一丝的动静传出来,四百多彪悍马贼疯狂的杀进来,陈海与宁蝉儿也只能逃为上策了。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一章 难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