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箭射群贼

第二百三十二章 箭射群贼

樊大春这伙人,能占据夜渠山多年,不知道与其他马贼经历多少场厮杀,虽然才四五百人,陈海、宁蝉儿却绝不敢放任四五百马贼冲入石殿,甚至都不能让石殿内搞出什么动静传出去。

无尽的粼粼光华从宁蝉儿纤纤玉掌间释出,仿佛逆流的春潮贴着地面、墙壁往四面八方延伸,化作春潮灵罩从内部将二三十步纵深的石殿彻底封锁起来。

金sè道篆若隐若现,仿佛无数龙蛇在春潮灵罩内极速游动。

这是脱胎于六甲秘盾的某种神通。

六甲秘盾修炼到一定境界,就能抵挡辟灵境后期武修的全力劈斩而不碎,是玄修最常用的术法神通,但六甲秘盾的范围通常只需要遮挡人身即可,而宁蝉儿此时所施展的春潮灵罩,将整座石殿都从内部封印起来,不知道比寻常的六甲秘盾大出几千、上万倍的面积,还要能承受剧烈的斩劈及元力动荡的冲击,真元法力的消耗就像抽水机一般快得难以想象。

此时借用天地元气,必然会引起石殿外马贼的警觉;一旦四五百精锐马贼都躁动起来,天地元息混乱,宁蝉儿也就再没有借用天地元气的可能,所以她这时候只能用自身的真元法力,但考虑到陈海一旦与诸贼交手,即便诸贼没有想到破壁而出,石殿必然会有剧烈的元力冲击产生,她也只能勉强支撑三十息时间。

三十息内,陈海要不是能将石殿内的场面完全控制,宁蝉儿还要留在真元法力用于跑路。

陈海心想,宁蝉儿给他出的可真是一道难题啊。

石殿外的精锐马匪不提,石殿里有胡必烈七人,还有樊大春等十一名大小马贼头目。

虽说实力最强的樊大春第一时间就中了招,体内真元法力狂暴逆冲玄脉而受创,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大的威胁,但胡必烈等十六人,都是有辟灵境修为的武修,即便他们这时候澉、不能动用真元法力,但在尸山血海里锤炼出来的玄武绝学绝对不凡。

更何况,虽然不能动用真法力,但还是能祭用玄符啊;各自携带的法宝也大多数会封存一两道最强的术法神通备用。

他要在三十息内,将这么多人都解决掉,除非是道丹境巅峰修为。

陈海原本巴望着诸寇能有更多的人中招,这时候谁只要摧动真元就会丧失战斗力,而只要有半数人中招,他们就能控制局面,但没有想到,马贼竟然能警觉到第一时间就想到逆灵散,除了贼首樊大春之外,其他人竟然都没有中招。

陈海猜想是这段时间逆灵散的威名重振,让他们失去不少先机,这时候也是暗暗头痛,就想着现在是不是与宁蝉儿直接杀出重围逃跑更稳妥一些。

为这一战,陈海也是早有准备。

他平时不用储物法戒,是担心真元法力会有额外的消耗,但在赴宴前,将玄胎宝弓、破甲箭、九焰腾蛟印、金锋戒、玄胎淬金戟都统统放入储物戒里随身携带,以便随时能够取用。

宁蝉儿出手之后,陈海动作也不稍慢,九头焰蛟几乎是同一时间狰狞而出,往四面八方扑杀过去。

能进石殿饮宴的马贼,都是身经百战的凶徒,即便被下药搞得措手不及、不能摧动真元法力,也是第一时间将防护法宝及防御玄符祭出,将周身护得严密,之后才想着掣出玄兵宝刃,跨步上前,将那一头狰狞的、烈焰所化的腾蛟斩碎,然而再将陈海、宁蝉儿剁成肉酱。

陈海也不指望九焰腾蛟印能凑效,实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

这时候陈海已经将玄胎铁弓聚在手里,一支破甲箭已搭在弦上。

石殿内虽然被宁蝉儿用春潮灵罩与外界彻底的隔绝开,但众贼暴跳如雷,气血怒张,即便是没有人再敢摧动体内的真元法力,但石殿内犹掀起阵阵狂飚,吹得木案石几东倒西歪。

通常不会有人在这么持弓射敌。

这么近的距离里,拉弓射箭的过程绝对要远比直接持刃斩劈要慢得多,何况箭行轻灵,此刻石殿内狂飚怒扫,一片混乱,谁知道箭离弦射出后准头会偏到哪里去。

在那一瞬间,四周掀起的狂飚仿佛怒潮在周身狂涌,在唯有掌握逆流真意的陈海守心如寂身处这狂飚之中,能感知一条条玄之又玄的路线在石殿内交叉纵横。

第一箭射胡必烈。

除樊大春外,胡必烈的实力最强,他只要战力未失,陈海就不要想能控制局面。

胡必烈同时还是信使,只要将他射杀,这伙马贼将没有其他退路可以选择。

破甲箭仿佛是撕开虚空一般,贴着胡必烈劈斩而下的精玄剑刃,射及他的胸口。

箭势再快,都快不过念头,胡必烈虽然穿着黄级上品宝甲,但陈海这一箭快得令他胆颤心惊,念头转动,还是将左手所捏的玄符捏碎,化作十数道流光往箭簇缠来。

胡必烈没想到他所祭出的化藤符并没有发挥作用,下一刻,破甲箭即撕开他所穿的灵甲,仿佛一支快速震动的冲击钻,直接射穿他的肩胛骨,随后又穿透后背甲衣,猝不及防的射中他身后一名扈从的面门。

胡必烈也是下意识的身形一矮,才躲过致命一击,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修为境界与他相仿的陈海,这一箭就有如此锐不可挡的威势,他的肩胛骨几乎被这一箭射得稀烂,痛得他想到惨声嘶嚎!

此时,诸寇与胡必烈手下的扈从,已联手将九头焰蛟斩碎。

法宝所化的九头焰蛟,这时候散作一团团的碎焰流火在石殿内飞溅,却没有熄灭,而这时候陈海已取出第二支破甲箭拉开满弦。

看到胡必烈身穿黄级上品灵甲都挡不住这一箭,而这一箭射穿胡必烈肩胛后的余势,犹能射杀一名辟灵境初期的武修,大家皆是胆颤心惊,谁都不敢往陈海箭头前冲,下意识后退,也同时将所有能用的防御手段都用上。

看诸寇后撤,陈海知道时不再来,第二支破甲箭立即脱弦而出,还是往胡必烈的胸口射去。

胡必烈脚踏天罡、身形暴闪,在原地留下一道虚影,就见那支破甲箭贴着虚影的腋下,难以想象的划出一道弧影,竟往胡必烈侧后方的樊大春射去。

樊大春此时正极力控制体内狂暴的真元,不想破甲箭直接射穿他的左下腹,同时直觉介入虚实之间的灵海秘宫都已经被这一箭射穿。

好强的真意!

此子修为才辟灵境后期,箭势之中怎么可能携带如此之强的真意伤他人神魂?

樊大春神魂皆受重创,心神失守之余,真元再度狂暴起来逆冲玄脉、脏腑,他张口喷狂鲜血,甚至还有不少脏脏碎块杂夹在鲜血里喷出。

诸寇这时候也都想明白过来,他们不能退。

陈海的箭术太神乎其神,令众人想起传说中的太微神箭术。

董良早年未崛起之时,竟是河西边军的小史,曾率数百甲卒驻守月牙湖绿洲,一手太微神箭术,令盘跨附近的大小马贼吃尽了苦头。这些马贼头目,多少从父辈那里知道太微神箭术的威力,没想到今天还能真见如此玄异的箭术。

他们这时候也都清楚,他们与陈海拉开距离,唯一的下场就是被逐一射杀,唯有一哄而上、围杀过去,才能令陈海腾不出手来继续开弓射箭。

然而在诸寇意识到这点后,从惊恐后撤到不要命反扑之间,陈海手里的第三支破甲箭已经射出。

胡必烈连躲开致命的两箭,第三箭终于没能再躲过去。

他五名扈卫都持灵剑斩出,但不能以真元摧动灵剑远袭,出剑的速度要慢了一截,都没能将第三支破甲箭截住;而胡必然本身同时祭出三张金刚玄甲符,在周身形成三重由金辉道篆凝聚成的甲衣,也都没能抵挡住破甲箭的怒射,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一支破甲箭穿胸而过。

他这时候才看清楚破甲箭的箭簇皆是用玄胎精铁所铸,镌刻着比蚊蚁腿都要细微的道篆,宝光暗藏。而箭势中所暗藏的无尽真意,这一刻更是像冲入他眉心祖窍的风暴,将他的神魂都搅得粉碎。

胡必烈手下的五名扈从,惊恐大叫,还以为胡必烈只是受到重创,这时候才来得及摧动灵剑在胡必烈身前组成剑阵,联手防备第四支破甲箭再射胡必烈。

而诸多马贼头目此时也都悍不畏死的围杀上来,逼迫陈海再没有开弓的机会。

陈海弃玄胎铁弓,此时已将玄胎淬金戟取在手里,往前劈出,当面两贼见戟势如万吨怒潮狂拍过来,不敢硬挡,身形往两侧暴退。

陈海第二步跨出,战戟在手里左右横扫,咔咔两声,就将左右两名马贼手里所持的精玄刀击碎,第三步斩在一名马贼掷出道篆凝聚成的一把金光巨剑上。

玄级道篆果真是非同小可,陈海大步踏出的身形,竟然被这金光巨剑硬生生的挡住,十步断水斩这才到第三斩,戟势就嘎然而止,冲击得陈海胸臆间气血翻滚,狂喷一口鲜血,才将气血抚平……

金光巨剑也是应声而碎,化作无数流光碎影,将石殿内的元气冲荡更加狂暴。

宁蝉儿以为她足以能支撑三十息,但没想到陈海一出手,直接将战场掀起到高潮,石殿内的元气冲击,要比宁蝉儿所预想的强出数筹,这就照成她所施展的春潮灵罩都剧烈震颤起来,随时都有失控、崩坍的迹象,她所能支撑的时间,实际要比她所预料的短一截。

这时候已有三名马贼各持刀矛,从侧后杀来,陈海身形不能停下来,左手往后化出一道弧线,抹出一道玄光,要将身后三名马贼的攻势封住。

三名马贼虽不能摧动真元法力,但双臂也有两三千斤的神力,悍不畏死的抢攻过来,攻势也非陈海简简单单所施展的六甲秘盾所能挡住。

刀枪齐加,术法秘盾随即破碎,陈海魁梧的身躯,也似狂风中的落叶,被攻势吹荡得往前扑倒。

三名马贼来不及欣喜,他们看到陈海扑倒的方向,恰是先被逆灵散搅动真元逆转玄脉、既然被破甲箭射中下腹的首领樊大春所在。

左右各有两贼想要抢攻上去,但已经来不及,陈海挥戟左右拖斩,戟势化作狂奔下山的江潮,硬生生将两贼往外挤开。

陈海下一步踏出,玄胎淬金戟那锐不可挡的戟刃,已经架在樊大春的脖子上了:“樊城主,现在大家是否可以心平气和的谈事情了?”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二章 箭射群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