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同仇

第二百三十三章 同仇

谁都没有想到,电光石火之间,胡必烈面如金纸、生死不知,而樊大春的性命则彻底落在陈海的手里。

“真是漂亮,早知道你这么厉害,我就放开手痛痛快快的厮杀一场得了,何苦费这老鼻子劲将石殿封锁住啊!”宁蝉儿拍着纤纤玉掌大声夸赞陈海厉害,收起极耗真元的术法,毫无顾忌的从欲杀不敢、欲退不能的群寇中间走过去,走到石殿的中央,走到樊大春身边站定。

“谢大当家夸赞。”陈海谦逊的笑道,将玄胎淬金戟扔在樊大春的身上,又重新玄胎铁弓从储物戒里取出来,将破甲箭轻轻搭在弓弦上,睨视诸寇及胡必烈手下的五名扈从。

陈海虽然没有说话,但这时候石殿里的众人都如石雕般,不敢胡乱动弹,既不敢冲去抢人,也不敢破壁逃走。

胡必烈可以说将所有的防御手段都用上了,却接连被陈海两箭穿胸而过,这时候已是生死不知。陈海如此神乎其神的射箭,诸寇谁也没有把握自己就能逃过下一支破甲箭的怒射。

更何况樊大春的性命,已经完全落在陈海、宁蝉儿的掌控之中!

樊大春积威甚久,诸寇虽然都放肆大胆、厮杀起来都悍不畏死,这时候却不敢完全拿樊大春的性命当儿戏。

他们只是不知道,陈海以逆流真意窥势借势,又要将碎裂真意附在箭势之中,精神念力消耗极大,倘若再接连射出两箭,就再掩饰疲态。

“你说我是大当家?”宁蝉儿一只纤纤玉足踏在樊大春的胸口上,一脸轻松的嫣然笑着问陈海。

“那当然,接下来要跟樊城主怎么谈,还得要大当家您来做主。”陈海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樊大春虽然小命捏在宁蝉儿的脚下,却也有武者的尊严,厉声喝斥着要挣扎坐起来。

却不想宁蝉儿一脚踩过来,趁樊大春张口喷血之际,将一枚黑漆漆、腥臭无比的丹丸塞到他的嘴里。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樊大春勃然大怒,他想吐出那枚丹丸时已经来不及,就觉得有一股腥臭无比的热流往他的四肢百骸钻进去,想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连喉管里的血,也一时间被这腥臭热流锁住。

狂暴的真元将他的腑肺摧残得七零八落,但他肉身残剩力气犹是惊人,劈拳就往宁蝉儿纤细得随时都会折断的腰肢轰去。

“樊城主还真是暴脾气,我不先给你吃一颗保命灵丸,你这么重的伤势,要是死了,我跟谁去谈买卖去?”宁蝉儿身形鬼魅的闪开,坐到樊大春的蛟龙宝椅上,娇笑道,“不过,这保命灵丹里也确实掺了些别的东西,你要是不乖乖听我的话,发作时神智错乱、五脏六肺腐烂发臭,却又一时半会死不了,的确不会太好看。”

“樊城主,我劝你还是听大当家的话,”陈海一屁股在台阶前坐下来,跟樊大春勾肩搭背的说道,“你看看我这样,跟着大当家混,只要不忤逆她老人家的意思,可也不是活得好好的?”陈海言外之意,是他也被宁蝉儿下药控制了。

“我怎么着你了?”宁蝉儿见陈海故意误导樊大春,虽然猜不透他的用意,还是美眸横扫过来拆穿他。

“要不是我体内被你种下魂种,我岂会跟着你跑到夜渠山胡闹?”陈海一本正经的怒道。

“我还以为你没有发现呢,定是那妮子心往外拐了,将什么都告诉你了。”宁蝉儿娇笑起来,也不再否认媚魔魂种的事。

樊大春惊疑不定的看了看陈海,又看了看宁蝉儿,都不知道他们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你们可知道刚才杀死的是谁?”

这时候胡必烈的五名扈从,才知道胡必烈已经神魂破碎而气绝,其中一人怒不可遏的喝问道,摧动灵剑就要往陈海这边斩来。

“我们是不知道胡校尉是谁,但等会儿可以问樊城主啊,”陈海耸耸肩,跟樊大春说道,“赶紧让兄弟们将这五人给杀了,好方便我们谈事情。”

“樊大春,你要想想后果!”那人见樊大春满脸惊疑不定,似犹豫着想听从陈海与宁蝉儿,禁不住怒喝起来。

“不管什么后果,总没有比想象保住性命重要,”陈海朝迟疑不决的樊大春摊摊手笑道,“当然了,除非你哪个手下巴望着你早些死好方便他来坐夜渠山的头把交椅,或许会认真考虑他所说的‘严重后果’?”

听陈海这么说,樊大春也不再犹豫,挣扎着在台阶前坐好,脸sè沉毅的朝手下诸寇点点头,诸寇便各祭玄兵灵剑,朝胡必烈手下的五名扈从围过去。

这时候石殿外的精锐马贼听到动静,也都持刀兵像潮水似的冲进石殿。

诸多马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石殿里胡必烈与大当家樊大春一死一伤,而其他头目也都往胡必烈的手下围过去,他们都毫不犹豫的将胡必烈的五名扈从围杀过去。

这群马贼盘踞夜渠山多年,围杀颇有章法。

胡必烈五名扈从破开石殿一角想要突围,但他们这时候甚至都不能摧动真元、御空而行,无数戟矛刀枪捅刺过来,仅凭他们手里五把灵剑根本无法抵挡,很快就被斩剁成稀烂,变成五具面目全非的死尸。

******************

狂暴的真元虽然平息下来了,逆灵散的药力也差不多散去,但樊大春脏肺受创极重,没有三五个月的调养,休想恢复到巅峰战力。

而看着坍塌一角、面目全非的石殿,樊大春与十名马贼头目,更是欲哭无泪。

他们在夜渠山逍遥快活多年,无论是董氏还是西羌国的游哨兵马都拿他们没辙,小股兵马他们不惧,大股兵马围剿过来,他们就暂时放弃夜渠山逃入茫茫大漠深处,没想到这时候会被两个来历不明的雌雄大盗搅和成这样。

樊大春他们走到陈海与宁蝉儿暂居的小院,神sè也迟疑不定,想着要不要下手除去这两人,待日后再想办法拔出体内已附入百骸窍脉的毒煞,但再想到陈海那神乎其神的射箭以及宁蝉儿令他都窥不透深浅的修为,樊大春还是有些心惊胆颤,将这个大胆的念头抛到一旁。

就算能成功将这两个来历不明的雌雄大盗逐走,他在夜渠山也会寝食难安。

除了樊大春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将这两人逐走外,更关键是他此时受伤极重,他手下十名马贼头目可也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啊。这时候这两个来历不明的雌雄大盗在夜渠山,其他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但要是将这两个雌雄大盗逐走,这些人会不会有趁机取代他的心思?

马贼窝里从来都是强尊为尊,樊大春也是干翻别人才上位当老大的,以往修为无损时都是时时刻刻防备着这些龟孙子,这时候他深受重创,连个通玄境武修都能将他干翻掉,就不容他不加倍小心,不容他不考虑太多。

走到小院前,樊大春刚要扣门,陈海就推开院门走出来,看到樊大春身后十名马贼头目都聚集过来了,从怀里掏出十枚黑漆漆的丹丸,说道:“这是大当家赐给大家的保命灵丹,还特地吩咐我盯着大家咽下去。”

“……贼他娘,真要将老子当成傀儡控制不成!”顿时就有马贼头目按捺不住,啐骂着拔出玄铁刀就要朝陈海的脑袋上斩过去。

“韩文当!”樊大春怒喝道,yīn沉着脸制止那马贼的冲动,朝陈海拱手说道,“樊某对大当家绝无二心,誓死效忠,诸位兄弟也都是忠心耿耿,是不是请大当家通容一二,毕竟大家都没病没灾的,灵丹妙药再好,胡乱服用总也不是十分好吧?”

“我也是听命行事,真是对不住啊,”陈海毫不介意马贼朝他撒来的怒火,还满脸抱歉的说道,“要是诸位大哥觉得这丹丸有什么隐患,会伤害到大家的健康,我就先服用一枚,剩下的九枚,大家就吃点亏,平分一下——以后大家都是一根绳子所绑的蚂蚱,就不会再分彼此了。”

大家肚子里将陈海祖宗十八代都操遍了,恨不得将十枚毒丸都塞他嘴里。

樊大春狐疑不定的打量陈海,心里琢磨着陈海的话,心想也是,既然他暂时摆脱不了那女魔头的控制,为防止其他人惹事生非、不受控制,还是要一起绑上来,但他不信陈海同样也是受那女魔头控制,为防止陈海在毒丸里动什么手脚,示意其他人先挑走九枚毒丸,随机留下最后一颗看陈海吞咽下去。

这样他也能确信陈海跟他们是绑成一根绳上的蚂蚱。

陈海也不犹豫,忍着恶心劲将一枚毒丸吞咽下去,又看着十名马贼头目,将九枚毒丸平分吞服,这才请大家请院子里说话。

宁蝉儿就站在院子里,众人走进来,她美眸独往陈海脸上撩去,言外之意是问陈海就不怕从她那里得不到解药。

陈海摊摊手,示意他体内已经被种下媚魔魂种了,也不怕再多服一枚毒丸。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三章 同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