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噬魂丹

第二百三十四章 噬魂丹

陈海体内里有蛊魂丹、有媚魔魂种,而宁蝉儿这时候强迫众人所服的毒丸,实际上只能算盅魂丹的半成品,甚至连半成品都不如,他又有什么好畏惧的?

宁蝉儿这时候并没有条件炼制真正能控制他人神魂的盅魂丹,事实上就算是赤眉教的大炼丹师,也不可能批量炼制蛊魂丹。

在某种意义上,蛊魂丹比九转金液丹还要珍贵得多,炼制的条件还要苛刻得多。

宁蝉儿让樊大春等人所服用的,在赤眉教称之为噬魂丹。

噬魂丹作为蛊魂丹的半成品,无法控制他人的神魂,但就算如此,也是厉害无比,由数种毒物魂魄炼就的毒煞,很难用寻常手段拔除或炼除,要是不能定期服用解药压制,就会神魂错乱而亡。

寻常玄修、武修,难以抵挡这种毒丸的威力,要不能想毒发神智错乱而死,就只能乖乖接受控制,但这种名为噬魂丹的毒丸,还是远不能跟蛊魂丹相比并论的。

不要说道丹境强者神魂融炼有道之真意,强大无比了,哪怕是明窍境后期的强者,也能勉强做到神魂不被毒物魂魄炼就的毒煞所侵,只要耐着性子,还是有机会慢慢炼除了。

而事实上,宁蝉儿随身只有两枚真正的噬魂丹,一枚已经强迫樊大春吞咽下去了;另一枚噬魂丸,则分成十份,临时制成十枚毒丸,强迫其他的马贼头目服下,毒煞威力就更有限了。

陈海参悟多种道之真意,神魂比道丹境强者只强不弱,自然也不会怕噬魂丹的粗制滥造半成品能威胁到他。

虽然宁蝉儿并不知道陈海曾服下蛊魂丹,压根不会畏惧噬魂丹,但也知道此时的陈海,早就不是她能玩弄于股掌间的姚氏少年了,狐疑的横了陈海两眼,就没有再说什么。

而在樊大春、韩文当等马贼的心目里,感受还是不一样的。

这下子大家都服下毒丸,心里多少会有不甘,但暂时为性命计,也只能先认命再说。也或许是认定陈海跟他们一样,都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樊大春等贼首看他的眼神也就没有之前的仇怨。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搞清楚胡必烈联络诸寇的目的,这个都不需要陈海、宁蝉儿问,樊大春就跟倒豆子似的全吐了出来:

“赢辰那老贼,二十年前率军西征,想要扫平金州,羌胡诸部皆受其摧残,董氏附骥之后,也做了不少绝户恶事。栖息繁衍平卢绿洲的羌胡诸部,在二十年前,数百万丁口都几乎被屠灭一空,这样的血海深仇哪里是二十年就能抹平的?此时西羌国王族叶氏竟然要与董氏联姻,平卢绿洲的其他部姓怎么可能愿意?而在王廷之上,西羌国主一意孤行,谁都劝服不了,这才有人暗中联络我等,想着在迎亲队伍进入平卢绿洲之前劫下来!这胡必烈虽然借黑山寇的名义行事,我却认得他是西羌国北军里的一员校尉,以前我们有打过交道。”

胡必烈虽然是借黑山寇的名义联络诸寇,但大家对他的身份都心知肚明;而胡必烈也没有刻意掩饰什么,甚至有意无意的暗示,多半也是想着能让更多的马贼大胆参与此事。

“这个真是好玩了啊,听说越城郡主貌美如花,劫过来当压寨夫人却是不错,”宁蝉儿知道胡必烈等人冒着风雪狂暴的恶劣天气赶来夜渠山,还被他们杀死在这里,竟然是为这事,就觉得甚是有意思,得意的瞥了陈海一眼,说道,“可是越城郡主是个女的,我对女人可不感兴趣,你们谁来做二当家,要是将越城郡主劫下来,就给二当家当压寨夫人,也能长我们夜渠山的志气!”

“你来做这个二当家?”宁蝉儿又问陈海。

“夜渠山该由大当家与姚老弟主持。”樊大春都没搞清楚宁蝉儿这女魔头是什么脾气,可不敢跟她贴得太近,当然不会想着这时候争什么位置。

“樊兄都喊我姚老弟了,这二当家的宝椅怎么也得樊兄来坐。”陈海笑着推辞道。

“好,樊大春你来当二把手,姓姚的不识抬举,就给他做三当家,”宁蝉儿拍拍纤嫩的手掌,干脆利落的将这事决定下来,跟樊大春说道,“我们将越城郡主劫过来,就给你当压寨夫人,让姓姚的看着干瞪眼。”

“这……”樊大春想着暂时挂着二当家的名衔,却也无所谓,小命都捏在人家手里,不要说二当家,就是二十当家,他都会捏鼻子先认下来,但想要去打劫越城郡主,他的头皮就要炸开来,也不知道宁蝉儿是假疯还是真疯,尴尬的说道,“胡必烈幕后到底是谁,咱也不清楚,不过他们这次联络了有十几数人马这两天就会下手,夜渠山跟别家比,还是弱了一些。再说真要将越城郡主劫下来,也是一个烫手山芋,可没有几家敢接手啊……”

“那你以为我与三当家万里迢迢跑过来,就是为了在夜渠山当山大王好玩,跟你们玩过家家的喽?”宁蝉儿脸骤然间冷如寒霜。

“不敢不敢,大当家说什么,我们都歇力照做。”樊大春没想到宁蝉儿说变脸就变脸,反复无常难以琢磨,赶忙换了口气,将这事应承下来。

“你们都快去准备,这次还非要将董家的小娘们劫下来不可,你们不要,我自己留在房里慢慢玩。”宁蝉儿满脸寒煞的说道。

樊大春猜测宁蝉儿可能是真与董氏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然以她与陈海修为,只要不是走投无路,也不至于跑到夜渠山占山夺寨,这时候不敢去惹这反复无常的女魔头,心想着真要将董氏得罪干净了,大不了放弃夜渠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反正他们已经将胡必烈及扈从都杀了,消息泄漏出去,也无法再在夜渠山立足了。

“我们杀了胡必烈,还能怎么准备?”刚才暴怒之余要对陈海动手的韩文当,瓮着声音说道。

西羌国有人暗中联络十数路马贼,要破坏董氏与西羌国王族叶氏之间的联姻,夜渠山只是最弱的几路马贼之一。大家心里都想着,要之前没有将胡必烈杀死,还可以混在其他马贼之中伺机行事,但这时候他们已经将胡必烈杀了,还怎么再跟其他马贼联合行动?

“杀就杀了,有什么大不了,”宁蝉儿满不在乎的说道,“先吩咐兄弟们,守住秘密,要是消息实在守不住,就说是胡必烈得罪了我,老娘看了不耐烦,随手就杀了,那时候大家都满心想着大事、想着劫董氏的送亲队伍,怎么会为几个无关紧要的信使,跟我们过不去?”

宁蝉儿说得轻描淡写,樊大春与诸马贼头目却是面面相觑,实在是揣摩不透眼前这女魔头的脾气,怕忤逆了她的心意,不知道会惹来什么无枉之灾,都不敢多说什么,便都退下去做准备。

等樊大春他们离开后,宁蝉儿在陈海面前又露出桃花般的娇艳美脸,讨好似的笑问道:“我帮你将董宁劫下来,你要怎么谢我?”

“劫不劫董宁,是你在拿主意,与我有什么关系?”陈海摊手说道。

“你万里迢迢走入大漠,真不是为了董宁?”宁蝉儿哪里会轻易放过陈海,身子贴过来问道。

宁蝉儿恢复真容,身上透漏出一缕迷离的馨香,身子倾斜过来,都快要压到陈海的大腿上。她仿佛妻姬般讨好的看着自己的夫君,柔软的腰肢深深的塌陷下去,衬托出裙衫下的臀部是那么浑圆娇挺,但真正令人砰然心动难以制止的,是宁蝉儿眉眼里那似有似的诱人媚意,撩得陈海体内精气狂暴,压制在体内的媚魔魂种也蠢蠢欲动,要往他三魂六魄最深处钻去。

宁蝉儿这是要催生他体内的媚魔魂种,陈海现在都有些怕与宁蝉儿孤独一处,苏绫跟她姐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啊。

宁蝉儿也不会挑逗太过,岔过话题,说道:“你那弓倒是有些意思,我以前却也没有想过你有这么厉害的箭术,借来给我拿看看——还有那几支箭。”

陈海将玄胎铁弓及破甲箭取出来给宁蝉儿看。

玄胎铁弓重五百斤,宁蝉儿浑不当回事的拿在手里,但要真正尝试开弓时,才吓了一跳。她虽然也能将玄胎铁弓拉开,但以她的修为也没有办法做到像陈海那般举重若轻,问道:“你到底能举起多重的重物?”

“我也就这点蛮力气。”陈海不以为意的笑笑。

“我看难说。”宁蝉儿狐疑的扫了陈海一眼,又将破甲箭举到眼前细看。

破甲箭的箭簇部分,完全是用玄胎精铁铸成,不要看箭簇要比寻常细得多,但箭杆连同箭身及起稳定作用的箭翎,每一支破甲箭则足有上百斤沉重,也只有陈海这样的人型巨弩机器才能用玄胎铁弓射破甲箭。

胡必烈死在玄胎铁弓及破甲箭之下,真是一点都不冤,宁蝉儿怀疑要是她没有提防,吃陈海一箭能不能吃得消。

宁蝉儿将破甲箭搭到弦上,还有些吃力的才拉开,比划了数下,确认她并没有办法将手里的破甲箭射出陈海射杀胡必烈时的威势,反转身子,盯着陈海的眼睛问道:“你到底掌握了几种真意,又将真意修炼到几重境界了?”

“你作为燕州年轻一代里,最有希望踏入道丹境的第一人,到底掌握了几种道之真意,又将真意修炼到几重境界了?”陈海反问道。

“你要不愿说就拉倒,怎么老想着打听人家女孩子的秘密?”宁蝉儿撇过嘴娇怨的说道。

陈海摊摊手,他就没有想过这辈子要跟女孩子讲道理,更不要说眼前这性情反复无常的妖女了。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四章 噬魂丹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