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33 前往桃花园

233 前往桃花园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人群中,李娇娇并不显眼,她穿着暗sè的衣服,至少有三个人在她前面,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这种感觉,和我一眼看到我爸并不一样,我爸那个是亲情上的羁绊,而面对李娇娇却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而让我惊讶的是,她手里竟然也提着一截棍子,似乎打算和万江流他们一起和我同生共死,看上去很有一种违和的感觉。

其实按照李娇娇的性格,在和我打过那个“决裂”的电话之后,绝不可能再主动找我。现在也是看我有了麻烦,所以才混在人群中准备尽一下自己的力量,这让我心中既觉得感动,又觉得惭愧。

隔着车窗,我们依然四目相对。车窗是暗sè的,她不可能看到我的眼睛,可世上的事偏偏就是这么奇妙,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就好像知道我正在看着她。李娇娇的眼神里流出一丝渴望,似乎在等我和她说点什么,而我只要轻轻按下车窗,就能完成她的这个愿望。

“巍子,到底怎么了?”卷毛男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却什么也看不到,所以非常疑惑。

我看着人群中的李娇娇,手指放在控制车窗的按钮上,但终究还是没有按下。

我轻轻地说:“没事,走吧。”

卷毛男摆了摆手,车子缓缓启动。人群中,李娇娇面露一丝绝望,她往前迈了几步,似乎还想追过来,而我把头回了过去,心中默默地说:“对不起……”

对不起,我什么都给不了你,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也不能和你在一起。

混乱中,我们的车子不停向前,很快就驶离了这片区域。很远很远之后,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实际上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可我还是能感觉到李娇娇依然站在那里,目光呆滞地看着我们离去的方向……

而我的心,也再次裂成了一片一片,疼痛到几乎无法呼吸的地步。我低着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卷毛男以为我在为了爆狮和元朗的事情烦恼,搂着我脖子说没事,先到桃花园那里去避避风头,总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显然,今天晚上,我的地盘遭到爆狮和元朗联手袭击的事已经传开了,很多人要么等着看我笑话,要么等着看我下一步准备怎么应对。也是,现在的我,比起考虑感情问题,如何扭转局势才最重要,很多兄弟也都还在等着我。

所以,我立刻收拾了一下心情,把李娇娇暂时抛在脑后,询问卷毛男,桃花园的火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他那里可不可靠?

卷毛男告诉我,火爷的名字里有个“焱”字,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个字,所以就叫他火爷。但是,卷毛男也不知道火爷到底什么身份,但是火爷来头确实不小,就连他爸都得给火爷几分面子。

卷毛男说,火爷刚到罗城布置自己商业版图的时候,还有不识好歹的想收他的份子钱,结果省城一个大哥打来电话,全部都蔫了;就连官家,都给火爷最大的利益让步,能减的税几乎都减掉了,从此没人再敢打火爷的主意。

卷毛男还说,火爷为人不错,对谁都是笑眯眯的,好像全天下都是他的朋友,谁有个困难什么的去找他,他也会倾尽全力帮忙,所以人缘相当不错。但实际上,他的性格很乖僻,谁冒犯到他,他也会不遗余力地打击。能入火爷的眼,真正成为他朋友的,其实并不太多。整个罗城,掰着指头数,最多五个而已。

说到这里,卷毛男有些为难地看着我,说:“巍子,本来以你江湖大哥的身份,火爷怎么着都会给你几分薄面的。但你现在正落魄着,被爆狮和元朗联手打击,到桃花园也是我和朱校长牵线搭桥。所以,火爷如果对你不太亲近,你也别放在心上。”

现在的我,本来就是丧家之犬,到桃花园去也是寄人篱下,主人看不起我也是很正常的。所以,我并没觉得有什么,便说好,我知道了。

因为我手机没了,所以在去的路上,我又重新买了一个手机。第一件事,就是给李爱国打了电话,说了一下我现在的情况。

李爱国已经把我们的精英力量转移到之前我舅舅在时的那个村庄了,其他分散力量则都隐匿在罗城之中,暂时不会冒头。我让李爱国继续藏着,说我暂时在桃花园避避风头,随后会想办法和他们汇合,然后再商讨反攻爆狮和元朗的计划。

车子一路向南,很快就来到郊区的一个山脚下,桃花园就设在这里。之前我听说过火爷的桃花园,但是还没来过,现在一看,果然大的很,而且依山傍水,可以称之为山庄了。

经过一晚上这么折腾,夜已经挺深了,但是桃花园内依旧灯火通明,显然是个不夜城。一路上至少经过三个岗亭,才终于来到桃花园的大门,这地方的防守这么严格,感觉比官家的大楼还难进,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桃花园被一圈砖墙围起,只有大门可以进去。桃花园的大门很阔气,堪称金碧辉煌,一看就价值不菲。在大门口,卷毛男那些朋友的车都停下来,只有我们坐的这一辆车进去了。卷毛男告诉我,想进桃花园,得先预约才行,所以他们进不来。

“当然,也有人不用预约,不过肯定不是咱们。”卷毛男笑呵呵的。

卷毛男越这么说,我越觉得桃花园无比神秘,心想这地方如此难进,到底要靠什么赚钱?算了,有钱人的世界我想不通。

进了桃花园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大喷泉。绕过喷泉之后,是一个停车场,停车场上空落落的,都没几辆车,感觉这里生意实在不怎么样。司机没有下车,就我和卷毛男二人朝着会所的门走去。会所当然也是金碧辉煌的,看上去就像皇宫一样,我这辈子还没来过这么豪华的地方,市里那些场子和这里一比简直跟农家院似的。

门口,有长得像仙女一样的漂亮迎宾拦住我们去路,问我们有没有预约。其实这个问题,来的路上已经被问过四五遍了,搁卷毛男平时的脾气早就爆了,但他现在依旧规规矩矩的,说有的,已经和火爷联系过了。

迎宾确认过后,便将我们迎了进去。大堂里很安静,也没什么人在,迎宾让我们等着,说火爷马上就会下来。

迎宾离开之后,卷毛男和我就坐在沙发上等着。大堂里除了偶尔有工作人员走动之外,再难看到其他客人的身影了,我忍不住悄声问卷毛男,说这里到底做不做生意?

卷毛男说做啊,不过是会员制的,而且需要邀请,邀请之后再充值一定数额,才能入会。也就是说,有钱都不一定能进来,还得桃花园主动向你发出邀请。卷毛男笑呵呵地说:“你也就是当大哥的时间太短,否则桃花园肯定也会邀请你的。”

听着卷毛男的介绍,我忍不住有点咋舌,说这哪是会所,跟皇帝老爷的地方一样。这地方的娱乐项目有什么特sè吗,难道这里的姑娘浑身都镶着金钻?

卷毛男说那倒不是,其实很多人来这里,已经不是为了享受,而是为了交朋友、谈事情。因为能来这里的人肯定都不简单,平时很多很难寻觅到的人都会在这出现,也省去一些人四处找门路了。火爷相当于搭建了一个平台,把罗城大部分贵人都集中起来,方便大家交流,所以钱嘛,肯定是不愁赚的,而且比大部分会所都要赚。

“当然,这里的姑娘也很不错,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水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连微积分都会解。巍子,你没事可以试试,包你美得乐不思蜀……”

我老脸一红,还没尝过人事的我,突然说起这种话题,确实有点不好意思。而卷毛男看到我的窘相,忍不住惊呼起来:“巍子,你不会还是个雏儿吧?你可是罗城江湖大哥之一,可不能给你们道上丢脸啊……”

卷毛男说得我无地自容,还好这时楼上传来了脚步声,暂时缓解了我尴尬的处境。卷毛男回过头去,看到来人之后,便立刻站了起来,热情地打着招呼:“火爷,好久不见!”

我也回过头去,只见楼上下来几个男人,为首的满头白发,身上穿着唐装,看上去已经有六十多岁,不过身子骨显得很硬朗,整个人也精神矍铄。尤其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像暗夜中的星光,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而他身后则是几个中年男人,平均年龄都在三四十岁岁,也是个个气势不凡,眼睛如鹰一般锐利,一看就相当能打,显然是火爷的贴身保镖。

火爷笑眯眯的,看上去和蔼可亲,走过来冲卷毛男伸出手,说:“周少,好久不见!”

卷毛男也握住他的手,说是是是,您这地方,没事还真不敢来。

卷毛男这谦卑的态度,我还是第一次在他身上见到,也更让我对火爷肃然起敬。卷毛男和火爷打完招呼,又说:“火爷,给您介绍一下,这就是王巍,他的情况我都和你说过了。”

我也赶紧伸出手,说火爷,您好!

火爷却并没握我的手,而是上下看了我几眼,说:“你就是小阎王的外甥?”

我的心中一凛,原来火爷认识我舅舅。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我舅舅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名震罗城,是道上人人闻风丧胆的角sè。虽然坐了二十年牢,名声地位都有所下降,但前段时间在乱坟岗子踩着棺材在漫天纸钱中现身,轻而易举就弄死宋光头的威风事迹,也再次流传于整个罗城地下世界,名字也重新为人所孰知。

只是不知,火爷是早就认识我舅舅,还是前不久才听说过他的名字?

但不管怎么说,他没握我的手,还用这种眼神看我,让我心里怪不舒服的。虽然在来桃花园之前,我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火爷这样的态度,还是让我有点无法接受。我悻悻地收回自己的手,低声说道:“是。”

火爷轻叹了一口气:“你舅舅刚走还没一天,你就沦落到要到我这里避难的地步,实在有点惨啊!”

爆狮和元朗联手对我发动袭击,确实是因为我舅舅不在了,而且要不是李爱国、乐乐他们足够机灵,紧急转移了我们的人,恐怕只会输得更惨。这件事就是不用火爷说,我自己心里也明白,但他现在直截了当地说出口,对我的轻蔑也溢于言表,让我肚子里的火一下就翻上来了,恨不得现在就离开桃花园,就不用再看这个火爷的脸sè了!

卷毛男是个人精,立刻为我打着圆场,说道:“哎呦,火爷,您可不能这么说,爆狮和元朗都是老油条了,王巍这才多大啊,败在他们手上一次并不丢人。这事啊,还得看往后,反正我对我兄弟有信心,他迟早能把爆狮和元朗干掉!”

他一边说,还一边推着我的胳膊,让我不要生气。卷毛男把我带到这来不容易,如果我现在调头就走,显然就毁了他的一番好意;而且如果我现在出去,恐怕会立刻遭到爆狮和元朗的袭击,到时候别说翻身,就是连命都没了。

哪头轻哪头重,我还是分得清的,所以我效仿卧薪尝胆的勾践,暂时咽下这口窝囊气,但也没有再和火爷说话,而是把头扭到一边。

火爷也看出我的不悦,淡淡地说:“你放心吧,有周少和朱校长的面子,你在这里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住到老死都没关系。”

火爷这话,好像断定了我要当缩头乌龟,从此以后都不敢出去一样。这事要搁在其他落魄的大哥身上,就算心中有气,嘴上也会婉转地说些好听话。但我也是年轻气盛,眼睛都有点红了,咬牙切齿地说:“也就是周少和朱校长的面子,我才肯来你这里!”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处境太过艰难,逼得我不得不忍辱负重,我真想现在就拂袖而去!但是我这句话一说,我和火爷之间的火药味就更浓了,现在他就是要把我赶出去,我都没有任何意外。

火爷还要再说什么,这时候突然有人急匆匆进来,说:“火爷,爆狮和元朗来了,说要见您一面!”

我的眉头一下皱紧,爆狮和元朗来干什么,就是用脚趾头猜都能知道。如果火爷现在就把我赶走,那我可就……

安静的大堂里面,火爷霸气的声音淡淡响起:“他俩来干什么,我心里明白。人嘛,我就不见了,你出去和他们说一声,王巍既然在我这里,我就不会让人动他半根汗毛!”

那人领命,回头匆匆而去。

卷毛男自然对火爷千恩万谢,还不停冲我使着眼sè,让我也谢谢火爷,而我仍旧梗着脖子没有吭声。火爷看我这样,反倒笑了一声,说道:“没事,和你开开玩笑而已,用不着这么苦大仇深的。时候也不早了,早点去休息吧,还是那句话,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这句话虽然彰显了火爷的义气,却也有着另一层潜台词:想什么时候离开也都可以。

说完之后,火爷便和卷毛男道了个别,带着他的人离开了。有个工作人员过来,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要带我去住的地方。卷毛男已经不能再呆下去,拍拍我的肩膀安慰了我几句,说没事哥们,以后干掉爆狮和元朗,拿下整个罗城的地下世界,火爷还不高看你一眼?

卷毛男也离开之后,我便跟着工作人员来到我住的地方。对桃花园这种私人会所来说,住宿的地方当然不少,而且每一间都很高大上,可以媲美五星级酒店。

工作人员把房卡递给我,并且告诉我吃饭的地方在哪,还说走动的时候最好安静一些,周围可能有大人物在休息。听到这样的告诫,我不由得苦笑一声,在没被爆狮和元朗联手袭击之前,我也算是个大人物吧,可惜现在落魄了,都不能打扰别人休息。

苦哉,苦哉。

工作人员离开之后,我按照我舅舅之前教我的手段,检查了一下房间里的设施,确认没有什么监控设施,便脱了衣服去洗澡。温热的水流淌下来,不光洗去我一身的疲惫,也让我整个身心都宁静下来。

回想这一天的经历,见完我爸从监狱出来的时候,我还踌躇满志、信心满满,决定要在罗城大干一场。结果转眼之间,我便被爆狮和元朗联手袭击,不光地盘尽失,过去小半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我也忍辱负重地寄人篱下,看尽人的脸sè,饱尝世间冷暖。

如同从天堂跌到地狱一样,这种滋味可实在太难受了。

这一个澡,我洗了很久很久,脑子里不断在想着究竟如何翻盘,怎么才能从这夹缝中突围而出?我想不出任何办法,只觉得脑子都要彻底乱掉了。

洗过澡后,我擦干身子躺在床上,久久地睁着眼睛,辗转难眠。想到还在省城李皇帝那里受苦的我舅舅,我的心中异常难受,我连罗城都拿不下来,又怎么去和李皇帝拼呢?

难道说,我离了我舅舅,就真的是个废物吗?

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这一夜,在辗转反侧之中,终究还是过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把窗帘拉开,让阳光洒了进来。窗外,是桃花园私人会所的后院,后院有一大片高尔夫球场。此时此刻,球场上零零碎碎的站着几个人正在打球,我能一眼看到满头白发的火爷,以及另外几个虽然大腹便便,却一看就知道是大人物的中年人。

火爷对他们的态度很好,脸上始终都笑呵呵的,和现在的和煦的阳光一样温暖。再对比火爷昨天晚上对我的态度,实在让人不胜唏嘘,实在让人心生悲凉。

如果有一天,我能击败爆狮和元朗,站在罗城的地下之巅,火爷也会对我露出这样和煦的笑容吧?

哪怕是为了这个目标,我也要努力啊!

桃花园里真的很好,不像其他会所那样充满冷冰冰的金钱味,全是钢筋水泥砸出来的现代设施,这里有山有水有风景,不光能玩,还能度假。不过,我并没有心情享受,也没有脸面四处游走,所以在餐厅吃过饭后,便回到了自己房间。

现在的我无所事事,便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锻炼身体上面,做俯卧撑,做到筋疲力尽、满身大汗,再像一滩烂泥似的倒在床上。休息过来之后,又继续其他体育项目,再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沉沉睡去……

我何尝不知道这样挺伤身体,可我除了这样,再也找不出其他填充时间的办法了。只要我一停下来,就会陷入重重的痛苦和慌张之中。

在桃花园里,除了吃饭以外,我很少踏出房门半步。但是时间久了,我也会觉得枯燥,也想找人说话。但我知道我现在的境地,哪里还有资格和这里的“大人物”交谈,所以只能和一些保安、服务生,以及来给我收拾房间的大妈说话。

从他们口中,我知道爆狮和元朗的人始终埋伏在桃花园的外面,就等我出去之后将我碎尸万段。我也想早点离开桃花园,好尽快和李爱国他们汇合,但目前看来很难办到。

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在这里憋屈地窝着。

而火爷,除了第一天我来时,和我说过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之外,后来就再也没找过我,好像已经忘了我的存在。偶尔推开窗户,可以看到他在陪一些人打高尔夫球,如果我现在还是江湖大哥的话,那里当然也有我的一席之地,只可惜现在那个世界离我太远了。

就这样,我在桃花园呆了三天之后。某个上午,一个汉子突然过来找我,说火爷要和我吃顿饭,现在带我过去他的私人餐厅。

火爷要和我吃饭?!

我很吃惊,同时又受宠若惊,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火爷为何好端端跟我吃饭,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带着满腔的疑惑,跟着那名汉子来到火爷的私人餐厅之后,我不禁有点哭笑不得,原来火爷不是要和我一个人吃饭。

因为,餐厅里人很多,至少有二三十个,而且还时不时地往里进人。

这些人里,模样、身高、长相,还有穿着、打扮、气质都各不相同,有面相粗犷的江湖豪客,也有神态儒雅的知识分子,还有看似高高在上的领导,感觉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但也似乎每一个人都来历不凡,不知为何会被火爷召集到这里来?

感觉在这人群之中,我这落魄的江湖大哥好像都不算什么了,便悄悄找了个角落自己坐了下来。周围的人好像挺熟,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话,有些声音自然免不了传到我耳朵里,我才知道这些家伙都是什么来头了——要么被官方通缉,要么被仇家追杀,要么被道上所不容……合着和我一样都是落魄之人,跑到桃花园里来投靠火爷来了!

嘿,这火爷,原来窝藏了这么多走投无路的人啊!

想到身边的人和我境遇都差不多,顿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甚至都不怎么拘谨了,整个人也放松下来。就在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一个汉子,身材虽不怎么高大,却自有一股威风凛凛的彪悍气息,一看就是江湖上饱经风雨的大枭。他走进来之后,餐厅里顿时都安静了不少,好多人都谨慎地看向了他,可见此人气场之强。

而我看到他后,一颗心也砰砰跳了起来,后背也浸出一层冷汗。

竟然是王宝林!

看网友对 233 前往桃花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