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诱骗

第二百三十五章 诱骗

(兄弟们的假期,也快结束了吧,哈哈……)

虽然胡必烈在宴席上都还没有谈到具体的计划,就被陈海出手杀死了,但从他随身携带的信函里,还是有提及十数路马贼聚集的地点与时间以及一些初步的计划。

除了西羌国内部有人积极策划参与此事外,参与此事的诸路马贼,有三股最为强大,皆来自西羌国西北面的大漠深处。

仅这三路马贼就计划出兵五千余骑,而要是此前所有联络过的马贼都如期出兵,预计将有超过万余的马匪在西峡走廊一侧聚集,准备拦劫河西送亲的队伍。

此事除了西羌国内部有人积极策划外,除三股最为强大的马贼可能会有额外好处,或者藏羌国都有可能牵涉进来之外,对夜渠山这样的中小股马匪,最直接,同时也是最大的诱惑,还是越城郡主董宁嫁入西羌国,传言中用来与西羌国结盟的嫁妆是一笔足以倾国倾城、诱人疯狂的财富。

传言嫁妆里,除了最为寻常的大量金银珠宝之外,还有太微宗当年西征掠夺的玄法秘典孤本、有于百里外杀敌于无形的地级法宝、有锐不可挡的上古玄兵灵剑,也有起死复生的灵药仙丹,总之任何一样拿出来,都能在茫茫大漠深处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跟疯狂。

虽然此前侦察到的情况,显示河西送行及西羌国主派出去迎接的人马,不将仆妇及赏赐的奴隶算在内,才五百精锐骑卒护送,而考虑到西羌国随时会派出增援兵马进入西峡走廊,生性谨慎的樊大春并不认为这十数路马贼合起来有上万兵马,就一定有得手的把握。

而既然肥羊都跑到家门口来,樊大春想不参与都不行。

参与进去,夜渠山马贼跟其他马贼就是一伙的,有肉吃肉、有汤喝汤,大家还都有一个同生死、共进退的情份;要是不参与,夜渠山就在西峡走廊的边上,其他马贼极可能就会先联合起来,先将夜渠山给端掉了,然而将夜渠山当成打劫送亲队伍的前进基地。

樊大春原计划是让韩文当等人,率两百人手,过去掺和这事,他率领其他的马贼守在夜渠山观望形势,要是有什么不对劲,他们卷起细软之物跑路也快,但这时宁蝉儿要求樊大春将夜渠山所有能骑能射能战的马贼都集结起来,都要跟她到夜渠山以西七八百里外的松阳湖绿洲,与其他马贼汇合后一起行事。

马贼窝完全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

马贼要是临老之前,不能为自己准备好退路,一旦老态龙钟骑不了马、射不了箭,在马贼窝里最终的下场就是被其他马贼联手吃得连肉渣子都不剩;而病了、残了,基本上都不要想能有善终。

所以夜渠山马贼四百三十七人,即便有一小部分老弱病残,也都基本能上马骑射作战。宁蝉儿是要将夜渠山四百三十七名马贼,一个都不剩的拉出去。

樊大春不愿意倾巢,大家聚到库房里商讨出兵计划时,苦瓜着脸诉苦道:“夜渠山好不容易凑起两三千人的家当,要不能留下足够的兵马看守着,这些奴隶造起反来,拆了夜渠山不说,一溜都跑光了,以后还有谁来伺候大当家您啊?”

宁蝉儿坐在库房中间的一张石椅上,打量着夜渠山库房里这些年的积存,满脸的嫌弃,不要说地级法宝灵剑了,就连几株她看得上去的灵草灵木都没有。

几十副低级妖兽的骨骼、鳞皮,都只能炼制最低级的黄级下品灵甲法宝;一大堆黑漆漆的石块,是能从中炼取玄胎精铁,但两三人高的石块加起来,能炼取的玄胎精铁,都不足以铸造一支破甲箭;更何况炼取玄胎精铁,费时费力,她也看不上眼。

而除了一些破铜烂铁之外,库房里还存了几十万斤粮食,她都不明白樊大春这一群马贼,积存这么多粮食干什么,外面一群奴隶都还个个饿得皮包骨头,她这时候都懒得跟樊大春说话。

“二当家真想要在夜渠山经营地盘,将来或有机会获封城主之位,就不能将捋掠过来的人口都当奴隶使唤,”陈海慢条理丝的瓮声说道,“可以挑选最早进入夜渠山的那几批奴隶,免得他们的苦役,给他们平民身份,让他们协助管理其他的奴隶。这样就不需要兵马看管,也不用担心奴隶都会跑光了。而往后,兄弟们都老了,都可以在夜渠山安居,有子嗣继续家业,就不需要再绞尽脑汁,藏到其他地方隐姓埋名、凄凉度过残年了。”

“都不知道这次事过后,这边会是怎么样形势呢;而将西羌国得罪干净,哪里还能奢想什么城主不城主的?”樊大春苦笑道。

“既然你都不考虑以后的事,那还管这些奴隶逃跑不逃跑?”宁蝉儿秀眉一竖,她心里正为这次的收获贫乏不爽呢,听了樊大春的话,俏面寒霜的盯过去,厉声喝问道,“你是不是想领着一部分人留下来,等我们走远了,你们就卷起细软跑路?你是不是想提前尝试一下,一个月后不服用我特制的解药,会是什么下场?”

樊大春被宁蝉儿一句话给堵在那里,有话咽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他虽说小命被宁蝉儿捏在手里,虽说性情也是狡诈,但他也有着明窍境武修强者的尊严,只是坐在那里闷不作声。

“都说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我们杀了信使,消息还是不可能永远都瞒过去的,最终只能找其他的借口推卸责任。而二当家你再仔细想想看,这西羌国藏在幕后的事主暗中破坏联姻的事,能瞒得了一时,还能瞒得了一世?”陈海语重心长的跟樊大春劝说道,“藏在幕后的事主,暗中搞这么大的动静,二当家真就认为他们单纯就是为了破坏西羌国与河西的联姻,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干?他们真就会安心的等着日后事情败露了,让西羌国主知晓后狠狠的收拾他们吗?”

“三当家的意思是?”樊大春狐疑的打量了陈海两眼。

“这往后,不要说夜渠山城主了,我觉得啊,只要二当家这次能立下赫赫战功,在西羌国封侯、封大将军都不是没有可能啊,”陈海打了哈哈,笑道,“要不然的话,二当家真以为大当家万里迢迢跑过来,真就是看上你这小小的夜渠山了?”

樊大春对陈海的话将信将疑,但细想下去,陈海的话的确又极大的打开了他的想象力,闷声说道:“那我们便听从大当家的安排就是。”

胡必烈及扈从随身携带的几柄灵剑与三件法宝,宁蝉儿也看不上眼,她的眼珠子在樊大春腰后所捧场的那根古铜鞭上打转,这大概是夜渠山唯一一件玄阶玄兵了,她内心挣扎了很久,终究是没有好意思将那根古铜鞭给直接抢过去;当然抹不下脸来,将陈海手里那张玄胎铁弓与九支破甲箭抢走。

樊大春下意识的将破焰鞭往身后藏了藏,陈海看樊大春还是多少有些不情愿,耐着性子劝他说道:

“除了最初的几批奴隶要赦免苦役,还要将寨子里多余的粮食分给他们,让他们有家业可守,才会对二当家你忠心耿耿,而不会想着逃离夜渠山。二当家你也无需心痛这些粮食,这一票干不成,多余的粮食咱们也不能带着跑路;而这一票干成了,二当家你也不会再在乎这点粮食了。分过粮食后,还要让他们有田业可以操持,寨子里按收成抽取田税即可,这才是城池经营之道——而夜渠湖畔那两三千亩薄田以及那一小片牧场,二当家你不会真当成是宝吧?此事能成,二当家封侯有望,到时候占据一座比夜渠山大百倍、千倍的绿洲,子嗣绵延万世,那才是二当家你们这时候所应该谋划的啊……”

“要是什么事都干不成,夜渠山就是一场空,现在分也就分了,没什么好可惜的。”之前夜渠山的三当家,现在在夜渠山排名退到老五的韩文当却是想得透彻,瓮着声音催促樊大春做事不要太婆婆妈妈。

胡必烈进入夜渠山之前,就一直有人暗中盯着河西送亲的队伍,此时距离经过月牙湖绿洲也就两三天的行程,他们这边还要先赶到松阳湖与其他马贼兵马汇合,要是再拖延下去,什么事就都赶不上趟了。

樊大春对陈海的话将疑将信,其他头目却让陈海说得颇为心动,都禁不住窃窃私语起来,猜测西羌国内部到底是谁藏在幕后想破坏与河西董氏的联姻,又猜测幕后这人的最终意图到底是什么。

谋权篡位?

整天刀口舔血、盯着樊大春当家位子的马贼头目们,最容易联想到的就是这个。

想到有机会能参与西羌国改朝换代的大事之中,想到以后大家能封官获爵、封妻荫子,比起干马贼的前途不知道要好出多少倍,这几个马贼头目也都热血沸腾,都忘了他们体内都还有宁蝉儿所下的毒丸,都忘了他们以往杀人如麻。

做马贼虽然逍遥自在,但最大的前途不就是等着招安吗?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五章 诱骗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