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鹰妖令牌

第二百三十七章 鹰妖令牌

孤月悬于铅灰sè的天穹之下,晒下一片冷冽的月辉,四周皑皑白雪覆盖,仅有稀疏的灌木与胡杨树,努力的从厚厚的积雪下探出头。

松阳湖早就冻得坚实如铁,覆盖冰雪,与茫茫沙海融为一体。

陈海此时身为马贼头目,还能享受着独立帐蓬,将寒风遮挡在在毛毡布外面,铺着干燥的草褥子,衣不解甲的躺在干草褥子上,透着帐篷顶上故间拉开的一道缝隙,看着外面迷人的月sè。

陈海有时候忍不住想,要是没有无休止的战事,能与心怡之人蜷在这帐蓬里,看着月sè迷离,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陈海也不清楚停在五六百里外月牙湖绿洲的董宁,此时此刻会是怎么的心情,这一刻是感到庆幸有机会不用成为宗族的牺牲品嫁入西羌国,又或者肩上背负着董氏一族所赋给她的艰难责任,一心想牺牲自己,促成河西与西羌国的结盟?

这时候,裹着黄褐sè罩袍的宁蝉儿掀开厚毡布帘子钻进来。

虽然营地里那些马贼头目不敢太放肆,但陈海敏锐的耳朵还是听到帐篷外传来夹杂着羡慕与调侃的嬉笑声,没有人认为宁蝉儿这女魔头会是他乖巧的妻妾,这一路上宁蝉儿动不动就往他帐篷里钻,旁人则认定他只是宁蝉儿这女魔头玩弄的面首,看过来的眼神既是揶揄又是羡慕。

“你在看什么?”宁蝉儿见陈海翘腿躺在干草褥子上一动不动,也挨过来躺下来,通过缝隙就见外面一片清冷的月辉,什么都看不到。

“看月亮!”陈海说道,有时候他心里也困惑,为何这片大陆,与地球一样都有日月星辰及四季变化,这是天地法则所致吗?

宁蝉儿不觉得月亮有什么好看的,她的眸子在昏暗的灯光下,特别的清亮深邃,好奇的盯着陈海,问道:“你怎么还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我还以为你趁夜逃走,去给董家妮子通风报信去呢。”

“冉虎看似相貌粗犷,却有成为名将的潜力,他们既然有了警觉,就不需要我再去通风报信了。”陈海平静的说道。

他在伏蛟岭治军,冉虎在他帐前任虎贲校尉有一年多时间,虽然是宗阀子弟出身,性情看似粗犷、不拘小节,却与杜镛、柴裕等宗阀子弟是两类人,都护将府军用冉虎护送董宁西进,也是有考量的。

“即便有成为名将的潜力,也要有命活着回去,才有崭露头角的机会啊,”宁蝉儿虽然言语间还习惯性的冷嘲热讽,但见陈海难得跟她正经的谈事情,也有兴致的坐起来,说道,“现在河西仅有四百余骑精锐护送董宁,西羌国迎亲的人马仅有百余骑,是不是有人居心叵测或暗中跟这边传递消息,都还不得知,不管是冉虎或者是你,都不要想能以四五百精骑对抗上万悍贼。要是董家妮子还不能知难而退,我也猜不透你要怎么解开当前的危局。”

“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呗!”陈海摊摊手说道。

局势如此错乱迷离,他哪有可能一开始就将所有的事情都考虑透彻?

陈海心里想,武威神侯董良及世子董畴,即便想到董宁此行会遇到阻力,大概也没有想到此刻就会有上万马贼精锐聚集,势要破坏河西与西羌国的联姻吧。

他是希望董宁、冉虎觉察到有大股马贼在松阳湖一线聚集后能直接东撤回铁流岭去,但即便是董宁她自己会做什么选择,他也不清楚,又怎么可能一切都妙算于心?

“即便我不出现,你也是直奔夜渠山而去的?”宁蝉儿可没有想过这么轻易就放过陈海,说道,“月牙湖绿洲无险可守,倘若他们不东撤,进入夜渠山还能固守待援,但也恰好给马贼围点打援的机会。如果换了你,大概不会被动的去取夜渠山吧?”

“守夜渠山也算是不错的选择,马贼即便想围点打援,也要有心与西羌国的援军在大漠深处决战才行,但真正的变数或在西羌国内。”陈海说道,接下来每一步都暗藏奇险凶机,他也没有什么心思再与宁蝉儿这妖女斗什么心机了,这时候也坦然将他心里的一些考虑说出来。

“那这么说来,我帮你将马贼都从夜渠山调出来,得要算你欠我一个人情喽?”宁蝉儿却是邀功的问道。

宁蝉儿说的也没有错,倘若樊大春率两百马贼留守夜渠山,冉虎他们就这么点人手,是没有机会在短时间里强攻夜渠山小石城的;而在茫茫大漠深处,又不想退回河西的话,冉虎、董宁身边仅有四五百骑精锐护卫,在上万精锐马贼的侵扰围袭下,是没有机会支撑到援军赶到的。

陈海无奈的一笑,说道:“黑燕军此时还能从聚泉岭获得大量的精良兵甲,云梦泽那边也能造机关连弩,机关战车及武卒级傀儡铠甲,黑燕军又都看不上眼,你千方百计一定要我欠你的人情,想做什么?”

“在神陵山北麓宿卫军大营之中,你将我神魂意念所拖入的那座血sè苍穹,并非幻境?”宁蝉儿盯住陈海的眼睛,问道。

陈海没想到宁蝉儿不惜万里迢迢追他入茫茫大漠,目的竟然是想到搞清楚这个。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对你来说,又有什么重要的?”陈海似是而非的问道。

“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便不问就是,你记得欠我一个人情不好。”宁蝉儿似乎只为确认那日神魂意识所陷入血sè苍穹是幻境,还是真实的存在,撑起身子站起来,嫣然一笑,拍拍裙裳就跑出陈海的帐篷走了。

董宁、冉虎倘若不想撤回铁流岭,陈海这时候能替他们想到的,还是赶到夜渠山,据小石城坚守待援,但这也不能算什么上策,西羌国内部有人居心叵测不说,聚集松阳湖的马贼也的确太强了。

陈海虽然还没有机会直接与其他的马贼首领见面,但听韩文当等马贼头目瞎扯,他也不难搞清楚此次聚集松阳湖合力的诸路马贼里,有超过二十名明窍境强者;而黑山寇的大当家孔鹏,也是此次黑山联军的大统领,自称黑山武尊,更是有着道丹境初期的修为。

传说孔鹏早年就在西羌国担任北军都尉,当时就有半步道丹的修为,是西羌国屈指可数的强者,是西羌军军方前十号人物之列,但早年犯下灭族大罪,不容于王族叶氏,率嫡系逃入茫茫大漠深处,但他所在的宗族数百人都受到残酷的惩处。

孔鹏率嫡系扈从消失了有几年,再回到西羌国附近占据黑山时,手底下又拉出一支有近两千人马的马贼队伍。

这些年,孔鹏又陆续收编黑山附近的马贼,自称黑山寇,人马发展到四五千之多,成为西羌国附近最大、对西羌国威胁最大的一支马贼势力。

西羌军虽然号称拥兵十万,但需要照顾的方面太多,对侧榻之旁的黑山寇却无以为计。

除了孔鹏他个人的实力绝不在宁蝉儿与他之下外,他麾下还有六名明窍境强者,这次就有四人统领三千马贼精锐随他进入西峡走廊,其实光凭黑山一部马贼,就有可能将河西的护送队伍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陈海暗暗头痛,他与宁蝉儿暗中控制着夜渠山的这伙马贼还是太弱小了,即便樊大春他们老实配合,要仅仅是随波逐波,实难有什么大作为。

陈海这时候也无心修炼,将玄胎铁弓、破甲箭等物收入储物戒,待要潜行出去探听樊大春这些人有无异动——宁蝉儿这妖女随性得很,随时有可能丢下这烂摊子远走高飞,而他在茫茫大漠深处,能用的就这点人手,扛不住太多的意外发生。

陈海走出在帐篷,就隐隐听见有十几匹快马,“嘀哒哒”从夜sè深处驰入视野。

趁夜驰入松阳湖的,是马贼派出去的精锐游哨,还有几头体形硕大的青鳞鹰在夜空里翱翔,随同这十数游哨一起返回大营。

青鳞鹰与黑羽灵鹫都是金州大漠所特产的妖禽,陈烈身边那头青鳞雷鹰,便是青鳞鹰里极特殊的异种。

虽然普通的青鳞鹰,并没有想象中强大,但也力大无穷、迅捷无比,坚锐似铁的利爪能轻易将一头成年的沙狼抓到半空中撕成两半。

羌胡人驯养青鳞鹰,用于警戒侦察以及追踪逃敌,都极为方便。

很可惜,青鳞鹰在大漠深处虽然并不少见,但想驯养却非易事,樊大春盘踞夜渠山多年,却没能驯养一头青鳞鹰这样的妖禽能为己用,也只有河西董氏这样的大势力,才能足够的耐心与资源,批量驯养妖禽为己所用。

陈海站在那里看到十数骑游哨带着几头青鳞鹰直接驰入黑山寇所在的主营,很快就看到黑山寇所在的主营,派人赶到姑获山及魔月湖两路马贼所在的营地,请主事人过去商议事情。

樊大春也注意到派出去的十数游哨深夜驰回,走出营帐,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去黑山寇大营打探动静。

很快黑山寇所在的主营,就有数人驰出大营,往其他马贼驻扎的营地传信。

其中有一人径直往他们这边驰来,在营地外围停下来,看到樊大春,从怀里取出一枚黑铁牌,说道:“河西车马队,退回到月牙湖后,却没有停留下来,而是折向往北,直接往樊当家的老窝夜渠山过去了,看来是意识到夜渠山的防守空虚,有意夺下夜渠山据险以守。孔当家要夜渠山的兵马立时做好准备,我们要连夜赶往夜渠山去,但愿樊老大你们留在夜渠山的那点兵马能支撑一两天……”

来人所出示的铁牌,与当初胡必烈在夜渠山出示的铁牌一模一样,都是镌刻着鹰首人身的图样,是孔鹏为黑山寇特制的信符令牌——这铁牌上所刻鹰首人身像,传说是上古时期占据黑山的一头修炼到化形境的大妖。

看到来人将鹰妖令牌收入怀中,往下一座马贼营盘驰去,陈海眉头微蹙,胡必烈的那枚鹰妖令牌就在他的怀里,或许还能发挥一些作用。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七章 鹰妖令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