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破门

第二百三十九章 破门

黑山寨所在的绿洲,范围并不比夜渠山大多少,甚至都没有十里纵横,比松阳湖绿洲都要少得多。而孔鹏率四五千黑山寇之所以能在黑山立足,主要还是因为周围三四百里内分布着十数座大小绿洲,栖息的部族加起来有十数万人;这些部族受黑山寇的胁迫,不仅为黑山寇提供粮草、牲口、马匹,还为黑山寇提供必要的兵员补充。

而黑山原本是附属于西羌国的一城,是被孔鹏率部侵夺后才被变成马贼窝,而附近的部族又迫于黑山寇的强大武力不得不屈服。

黑山城虽然规制不大,也就三四里见方,但耸立在黑山南麓的绿洲深处,在稀树草甸及茫茫沙海的衬托下,显得巍峨壮阔。

陈海御马直驱,都进入黑山寨箭楼的射程范围,也都浑不在意;与陈海并肩御马在诸马贼最前端的樊大春看到黑山寨的城门这时候紧闭着,手心捏着汗,心里更期待黑山寨的守兵能够发现异常,一通乱箭射来,他们好打马逃离这是非之地。

陈海的计划虽然可以说很有想象力,但也大胆之极、凶险之极。

虽然说是黑山寇精锐尽出,留下来守寨的两千兵马战力有限,但樊大春心里知道马贼窝是弱肉强食最残酷的地方,老弱病残根本没有生存下去的空间,黑山寇留下来守寨的两千兵马再弱,也不知道要比西羌国的仆兵强出多少倍。

与其骗开寨门,冲进去混战,樊大春宁可这时候就被黑山寨的守兵看出破绽。

“二当家,你不会故意露出破绽吧?”陈海将玄胎淬金戟横在身上,笑盈盈的压着声音问樊大春。

“三当家开什么玩笑?”樊大春苦笑道,“你们到底是不是董氏派出来的?这些年我与诸多兄弟提心吊胆、风餐露宿,也早就想着找家强豪攀附。说实话,干完这一票,我也不想再像沙耗子似的东躲西藏,这日子死活都看不到一个尽头,到时候还希望大当家、三当家帮着引荐啊!”

先让他们倾巢而出,方便河西兵马能赶到在诸路马贼合围前进占夜渠山石城坚守,这时候就又带着他们突袭黑山寇的老巢,搅乱诸路马贼的军心,樊大春再愚蠢,也不会相信宁蝉儿、陈海与河西董氏没有半点干系了。

宁蝉儿乘马稍稍落后一些,与韩文当等马贼头目混在一起,她娇小的身子裹在深褐sè的罩袍里,露出巴掌大的小脸,听隐约听到陈海与樊大春在聊什么,没有吭声。

“夜渠山的兄弟,你们不是应该正跟着我们大当家谋大事吗?怎么就突然跑到我们黑山来做客了,莫非是你们被西羌国的贼族收买了,想要来偷袭我们黑山寨?”

这时候黑山寨的敌楼,站出一位干瘦老者,深陷的厉眼透漏两道寒芒,如有实质般在陈海、樊大春脸上扫来扫去,满脸的狐疑。

樊大春恨不得直接夸老贼费溪有眼光,一语就说破他们的行藏,但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将路上编好的言辞说出来:

“大统领已经将董氏的女娃子围困在月牙湖,就等着将西羌国的援军诱出伏击,大统领特地令我们夜渠山的兵马过来,与费老爷子你汇合,要费老爷子你带着大家,从侧后包袭西羌国援军……”

“我家大当家的手令在哪里?”费溪在这茫茫沙海里厮混了半辈子,什么样的尔虞我诈都遇到过,虽然樊大春的说辞看不出什么破绽,但也不会轻易打开城门。

“操,鸟鸡|巴事恁地烦人!”陈海压着声音,很不爽的骂了一句,一口唾沫掷地有声的吐城门前的沙地上,驱马往前跑了一段距离,从怀里掏出鹰妖令牌扔上去。

“我要看我们当家的手令。”费溪自然能验出令牌无误,但犹不肯相信这么重要的事情,大当家竟然都没有派一名嫡系亲信跟樊大春他们一起回来,坚持要看到手令才开门。

“贼娘稀匹的,”陈海这时候再才忍耐不住,举起玄胎淬金戟指着城头就破口大骂道,“姓孔的呼来喝去,扔了一块破铁牌就要我们在茫茫沙海里跑东跑西,鬼知道你妈什么狗屁手令不手令?老子顶着风雪跑了三天三夜都没有歇一口气,你们两头老倔驴躲在城里吃香喝辣的,跟老子要什么手令,信不信老子一戟将你们这破鸡|巴门给斩个稀巴烂?”

“三当家,不要冲动,费老爷子也是慎重行事……”

看着陈海破口大骂的同时,已经举起手里的丈八战戟驱马直接往城门冲过去,樊大春吓了一跳,脸sè惨白要将陈海给唤回来。

黑山城以坚逾金铁的黑砂岩筑城,城墙基座有二十四米宽、顶有十二米宽,高也有二十余米,又烧熔铁汁浇灌到墙石缝隙里,早年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才筑成这么一座三四里见方的小城。

而黑山城仅有一座能供出入的城门洞。城门洞虽然只有一座,但城门洞里的城门却有三重,而每一重城门都是用精锻铁铸造,厚达数寸、重逾二三万斤。

樊大春心想陈海要是有道丹境的武道修为,或可以尝试逐一斩开这三重精铁城门,这时候却休要想能有破门的机会;更何况黑山寇还有费溪、范立山两位明窍境强者坐镇在城头,怎么可能无动于衷的就看着他去斩开城门?

樊大春的话没有落下,陈海已经从马匹高高跃起,举戟就朝铁铸城门斩去。

这一刻城头的黑山寇也都看傻眼了,没想到夜渠山的三当家脾气是如此的暴躁,一言不合就真要跑过来斩开他们的城门,而这时候看到樊大春他们都傻乎乎呆站在箭塔的射程之内,他们一时间竟也没有起什么疑心,就等着樊大春将这位脾气暴躁的主给喊回去。

城门用精铁所铸也就罢了,边缘还密密麻麻的镌刻着无数道金刚固山道篆,似乎龙蛇盘绕,也使是铁门逾发坚固。陈海也没有想过能将城门斩开,战戟第一击化入万钧锤击之势,硬生生的将两扇精铁城门砸出一道缝隙,露出里面的门栓来。

门栓乃是用淬金铁所铸,铸有盘龙道篆缠绕,又名擒龙栓,坚固无比,而且每一重城门都应该有九道擒龙栓封门,但要真是如此,陈海也难在猝然间将城门破开。

不过,守门的寇兵并没有真正认为夜渠山的兵马是过来偷袭黑山寨的,此时关闭城门进行盘问,只是大当家孔鹏定下来要执行的例行规矩而已,故而黑山寨三重城门就关闭了一重,而第一重城门后的九道擒龙栓,也只落下一道。

陈海装痴卖傻的冲上来,就是猜守城门的贼兵会疏于防备,看到果真跟他推测的一样,都禁不住撇嘴一笑;而这一刻他从城门缝隙看到里面有数十贼寇露出震惊又不屑的神sè,大概是嘲笑他自不量力吧。

玄胎淬金戟在陈海手里骤然变得缓慢,似有万钧重力或一座山岳压在他的身上,让他的一切动作都变拖泥带水、无比缓慢,但下一刻,陈海整条大脊椎仿佛九天神龙怒然张开,全身筋骨、肌肉在无穷劲力摧动下,隐隐发动山崩海啸的呼啸声。

“破山势!”

陈海大喝一声,这一刻所穿的铠甲也猛然往胀开,仿佛有无尽的气流从他的体内喷薄而出,要将他身上所穿的铠甲、袍衫吹破裂。

这一刻城门洞里的数十贼寇,即便是隔着一层铁铸城门,犹能感受到从陈海体内爆炸似喷薄而出来的震撼感,他们再想有什么动作也都迟了,就看着玄胎淬金戟就像一道闪电,从城门缝隙间猛然往擒龙栓斩来。

直径将近一尺、淬金铁所铸、镌刻盘龙道篆的擒龙栓,应声而断,两扇皆重逾万斤的铸铁门,甚至被陈海这一戟带动的猛烈风势直接吹开。

樊大春、韩大春都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黑山寨的城门,就这样被陈海一戟斩开来了?

而更震惊、慌乱的则是城门洞里数十贼寇,他们甚至都没有搞清楚眼前这莽汉到底是敌是友,还没有搞清楚眼前这莽汉到底是想夺城,还是纯粹发泄心里的愤怒跟怨恨,数十人举起刀盾,下意识还只想着将陈海往城门洞外驱赶。

“兄弟们,杀啊!”还是五当家韩文当最先反应过来,举起斩金矛驱使跨下的青狡马,就往城门冲过去。

樊大春他们都是进城门敌楼三百米范围内,才接受盘问,樊大春他们距离城门的距离更近,甚至都不到二百米,以最快速度冲到城门洞里,仅需要三五个呼吸的时间。

城墙上的黑山寇这时候才有极少数人反应过来,呦喝要两翼的弓箭兵往城门楼这边边集中,费奚、范立山二人刚要摧动嗡嗡如蛟龙啸叫的灵剑,要直接往城门洞里绞杀过去,宁蝉儿抬起纤纤玉手,数十道莹莹光华,仿佛绿水春潮般往城头涌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九章 破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