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四十章 夺楼

第二百四十章 夺楼

狭窄的城门洞刚好够陈海将十步断水斩的戟势完全的施展开来,每一戟斩出似缓实疾,皆有山岳倾压之势,摧枯拉朽般将眼前之敌不容拒绝的撕裂、摧毁。

而城门洞数十贼寇还没有完全防备之心,举着刀盾围过来,还想着将看似发疯的莽汉赶出去,猝然之间承接如山岳崩杀过来的戟势,顿时间就被杀了落花流水,纷纷往城门内溃逃。

这时候有几个清醒过来的贼寇看到城门外的夜渠山兵马也都往城门这边冲杀过来,顿时惊醒过来是陈海不是发疯,实是要趁他们疏乎防备夺城。

有两人反应也快,举精玄刀猿身而上,动作快捷无比,刀光雪亮,想要从左右夹击陈海,想要将陈海逼住,左右兵卒还要关闭最后一重城门的机会。

陈海手里的战戟左右两个拖斩,快如闪电,城门洞内的贼寇都没有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平时在他们跟前耀武扬武的两个通玄境头目,身形猛然一滞,硬生生站在那里就再没有任何动作,就连精玄刀举过头顶都没有再落下来的意思。

诸多贼寇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下一刻就见这两名头目下半身还纹丝不动,但上半身开始缓缓的往一侧滑动、错位,四截身子往四面八方鲜血喷涌……

黑山寇虽然凶悍,但看到陈海有如魔神般的凶悍战力,也吓得手足发软。

这时候,一黑一白两柄灵剑,如蛟龙般往冲入城门内侧的陈海缠杀过来。

两柄灵剑不知道用何种金铁炼制,看似平淡无奇,宝光隐藏,但这一刻在费溪、范立山两位明窍境强者的摧动下来,黑剑仿佛一樽重逾万钧的山岳,往陈海当头镇压过来,而白剑却捷如灵蛇,快如闪电般,震颤着往陈海斩击过来。

费溪、范立山两位明窍境强者,一对一相争,陈海有足够把握能压制任何一人,但战场之上从来都不是一对一的公平决斗场,费溪、范文山两位明窍境强者,所御灵剑一黑一白,配合起来的威力足足比他们任何一人都要提升三四倍。

这时候,宁蝉儿盈盈双手间释出的光华似春潮般涌上城头,三四百聚集城头的黑山寇如置狂潮漩涡之中,无穷无尽的压力推挤、拉扯着他们,东倒西歪,不要说拿起弓箭御敌或将城楼前所堆的滚石擂木都推下去,就连站稳都困难。

樊大春这时候想不战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战,他的伤势还没有好,但与韩文当冲入城门,联手将范立山所御的白剑缠住也没有太大的压力。

十步断水斩也就罢了,陈海所悟的逆流及碎裂真意都极重势。

此时没有白剑的缠绕,陈海则有余力将十步断水斩的戟势摧发到极致,每一戟都与黑剑以攻对攻,以势降势,短短十数瞬间,黑山寇及夜渠山的马贼都直觉天地间雷霆崩灭、山摧石垮。

也由于陈海与黑剑对攻的气势太强,城门洞内外的战势这时候都被迫压制下去,所有人都觉得呼吸艰难,仿佛左右的空气都被狂暴的对攻抽干,心里都想要是这一战发生在城门洞内,这一段城墙怕早就让彻底的摧毁掉了。

然而这一刻风息云止之时,大家都在猜在这段狂暴如雷霆般的对攻谁胜谁负之时,就见费溪那具干瘦的身躯从城楼往左翼暴飞而去,大家还能清晰看到他狰狞的脸上七窍鲜血溢出,显示出刚才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对攻他吃亏极大。

而这时候黑剑像一条死蛇似的,毫不见动弹的插在一块城墙石上。

有着明窍境中期修为的费溪,竟然如此干脆利落的败了!

樊大春都觉得难以思议,他以前知道陈海很强,箭术通玄,但也至于以战戟对抗费溪的灵剑,也能在十数瞬短时就将费溪击败啊!

要知道费溪虽说猝然间内难以借用天地元气,但明窍境中后期的修为,真元法力不知道要比寻常辟灵境的玄修、武修磅礴浑厚多少,黑剑之势能劈山斩崖,而陈海都没有摧动真元法力,仅仅是以肉身气力持战戟相搏,陈海每一戟斩出要有多强的气势,才将压着黑剑打?

八千斤、一万斤?

凡夫俗子的肉身,怎么可能会有神魔一样的神力?

樊大春震惊之余,也暗暗惋惜没有借机斩杀费溪的机会,范立山这时候已经将白剑收回,挥手数道烈焰符篆祭出,在半空凝聚出似山似海般的烈焰,空气都要被烧着,下一刻就往城门楼罩过来。

樊大春与韩文当等人连手斩出百千道刀气剑芒,摧动烈焰往四周倒卷,避免集中在城门楼下的己方出现惨重的的伤亡,但这时候范立山已经带着费溪往黑山城左翼飞过去。

那里是黑山寇的一处兵营所在。

虽然说有黑山寨里此时还有两千多兵马防守着,但陈海他们过来时,黑山寨这边有所警惕,但也并没有如临大敌般,将所有守备的兵马都拉上城头进行防御。

城门楼附近这时候除了日常守值的兵力外,再加上临时赶过来看热闹的人马,加起来也就三四百人,而主力兵马都还在营房里歇息,或者在城里的妓寨、赌坊、酒楼里玩乐!

单打独斗,费溪、范立山都不是陈海、宁蝉儿的对手,而樊大春、韩文当等人率四百多悍匪夺下城门,他们在城门楼附近的兵力及战力又处在下风,不能据城门楼以守,战械及地势优势都尽失,费溪、范立山二人就只能放弃城门楼,先退回城里稳住阵脚,再考虑组织优势兵马将城门楼夺回来。

看到费溪、范立山两个当家往城里退去,城门楼附近的其他贼寇哪里还有心恋战,都纷纷往城里逃去。

绝大多数的贼寇只能凭借两条腿逃命,唯有少数三五辟灵境头目,能御风飞行,只是樊大春他们都知道接下来想要彻底的占领黑山寨,还有一番苦战、血战要打,现在难得占据优势,怎么可能放这些贼寇逃走后重新组织起来反攻这边?

这时候宁蝉儿从城外飞进来,似从虚空踩出一般,第一脚恰到好处的踏到一名御风飞行的辟灵境贼寇后背上。

那贼寇头目刚要挥动玄铁刀往宁蝉儿张纤玉足缠斩过去,宁蝉儿那漂亮得过份的手,已经在这贼寇头目的头颅上抓出五个血洞。

看到那贼寇头目一声都没能吭出来,就从半空飞坠下来,头颅上五个洞|眼,红的白的往外喷涌着东西,樊大春他们看到头皮都发麻。

辟灵境后期强者已经着手修炼眉心祖窍,颅骨都坚硬无比,绝不在淬金铁板之下,宁蝉儿不用玄兵法宝,仅用看着漂亮的纤细手指,就将辟灵境后期强者抓出五个血淋淋洞|眼来,还有脑浆往外喷,杀人如麻的樊大春他们看了,也有些受不了。

诸马贼分出两股,在樊大春、韩文当等贼首的率领下,贴着城墙两侧的甬道,追杀往外围溃逃的黑山寇,这时候陈海则飞到城楼上,让人将他绑在马背的那两只大箭囊解下来搬到城门楼上来。

破甲箭只有九支,陈海不会轻易用出,但满满两只大箭囊,装满的淬金箭足有两百多支。

就眼前的战事,两百多支淬金箭还远远不足,陈海又让人尽可能多的收集精铁所铸的铁翎箭过来给他。

玄胎铁弓是强,但对箭羽也挑剔。

黑山寨三里见方,他站在南门城楼上,距离他最远的城墙东北、西北角两座箭楼,相距也就一千八百步;而东西两座兵营,距离南门城楼仅有一千步,这也就意味着黑山寇要是不能重新夺回南门城楼,所有在黑山寨内的兵马,要么不从房屋里出来露脸,要不然的话,都在陈海的有效射杀范围之内。

樊大春、韩文当等贼首,是见识过陈海那神乎其神的箭术,但那次是陈海在石殿内近距离的快速强力射杀,他们还不知道陈海远距的射杀威力如何。

辟灵境武修,受六识感知的限制,再强的弓弩在一千步开放就会失去准头。

学宫闱选,一千八百步外射中箭靶,就能获得超凡评价。每届学宫闱选,从燕州诸郡选拔出来的上万精英子弟里,也就屈指可数的数人,能拥有如此神乎其神的箭术。

通常说来,能在一千步以内保持射杀威力的,都是最精锐的弓手,更远的距离,主要是依靠箭雨密集覆盖形成杀伤力。

而明窍境强者,六识感知上升到神识的境界,准头不再受距离的限制,但箭支毕竟不是祭炼的法宝,射出之后就不再受弓手的控制,射出的距离越远、箭势越弱,同时受风势等外在因素的干扰也越强。

通常说来,明窍境强即便能御超强弓,但也难将射杀威力保持在两千步之外。

明窍境以神识御剑,能在视野之外斩杀强敌,但在彼此干扰下不能借用天地元气,远距离御剑消耗真元法力极剧,难以持续,就像刚才费溪御剑与陈海狂暴对攻百余下,就受创不轻,而箭支的威力及距离,无法与灵剑相比,但射箭消耗的是体力,持续性就要比真元法力强多了;而体力气血要比真元法力容易恢复多了……

陈海让樊大春他们准备引火之物,或用城墙上的攻城器械,除了防备黑山寇大举反攻南城门楼之外,还要尽可能逐屋将贼寇从房屋及其他遮挡物后面逼出来……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章 夺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