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分官鬻爵

第二百四十二章 分官鬻爵

樊大春、韩文当等人,到现在都不清楚陈海、宁蝉儿到底是什么来头,虽然还是怀疑陈海的说辞,但也认得两枚官印都作不得假,猜测陈海、宁蝉儿更可能是犯下什么大罪,才被迫弃官夺印、逃入茫茫沙海里的大燕官员。

官印是不假,但陈海真要是官使,为何不与越城郡主他们同行前往西羌国?而作为使节,应该也不仅仅是用官印来证明身份吧?

而以陈海、宁蝉儿这么高的修为,使团扈卫的战力也不会差,哪路马贼洗劫了他们,夜渠山不可能一点消息都听不到。

然而陈海对战俘如此说,樊大春心里怀疑,却不会当面戳破,又想到陈海、宁蝉儿此前诸多部署,包括将他们倾剿调出、以便河西兵马能顺利进占夜渠山石城固守待援,实际上都是在暗助董氏出嫁之女逃过此次大劫,早就在猜想陈海、宁蝉儿与董氏有什么瓜葛,诸多事很可能是想向河西董氏戴罪立功。

陈海让其他人留下来甄别战俘,他与宁蝉儿请樊大春到旁边一栋小院里说话:

“樊当家,我知道你心里还有诸多的疑问,我此时也不能解释你心里所有的疑问,但你真有心投靠河西,甚至直接投到越城郡主麾下为将,我都能帮你举荐。不管最终能不能救得了越城郡主,夜渠山兵马所做的种种事,我相信河西是能看得到的,樊当家不用担心将来出路的问题……”

“难道我就不能给他一个将军当当,你非要帮董家妮子招揽大将?”宁蝉儿不爽的说道。

“樊当家要是愿意率部去燕州,你自然能封他一个将军,”陈海说道,“但要是樊当家还想留在金州大漠里逍遥自在,唯有河西日后能让西羌国承认樊当家的地位。”

宁蝉儿想想也是,虽然董氏对陈海很多行为都极为不爽,但陈海真要举荐樊大春给董氏,董氏当然不会在介意在铁流岭之外,有一支能听他们招呼的势力存在。

何况河西董氏除了需要给西羌国施加一点压力,还不用付出其他的任何成本;这种便宜,董氏怎么可能不要?

而黑燕军此时还是“流贼”,影响力完全渗透不到金州大漠来。

听了陈海与宁蝉儿的话,樊大春心情实在是复杂到极点。

事实上在看出陈海、宁蝉儿暗助董氏之后,樊大春就动了一些心思。

樊大春早年是流窜金州的独行大盗,意外踏入明窍境之后,才想着要聚拢势力,继而在夜渠山占寨为山。他看似在夜渠山逍遥自在,但夜渠山就那么大一丁点的地盘,还要随时担心西羌军及河西会派兵清剿,实际上过得也是寝食难安的苦哈哈的日子。

樊大春流窜金州时,得罪藏羌国的贵族,也不敢放心投附西羌国,有心投附河西,但没有引荐之人,河西也绝不可能重用来历不明的马贼。

如果放在以前,有足够分量的人举荐他投附河西,他不会有太多的犹豫,但这时候他内心实在是挣扎得很。

他知道这时候要是答应陈海引荐之事,那接下来就不可能拿着黑山的财物就远走高飞,就需要留下来牵制黑山联军,甚于需要最终助越城郡主逃脱大劫,才算是立下大功;到时候他都不需要陈海的引荐,河西估计也不会吝啬对他的封赏。

但是西羌国内部有权臣联络诸寇,欲破坏两家的联姻,这么大的漩涡,岂是夜渠山这点兵马能参与进去的?

“樊当家,你在犹豫什么?”陈海盯着樊大春的眼瞳,问道,“你担心黑山诸寇兵强马壮,西羌国内部又有实权人物居心叵测,担心夜渠山这边兵马难以成势,但是黑山附近部族知道这事?”

“这……”樊大春迟疑不语。

“我们三四百人就杀得黑山寇两千兵马屁滚尿流,轻易就夺下黑山城,我们此时向附近部族征兵,共御孔贼,你说我们能征集到多少兵马?”陈海问道,“即便我们不从诸部族征兵,仅仅是从黑山奴隶以及降俘中收编战卒,又能增加多少兵力?”

樊大春这才明白陈海根本的目的还是要欺骗附近的部族出兵。

的确,附近的部族压根就不清楚西峡走廊的形势,注定会被眼前的夺寨大捷蒙蔽住眼睛,想着有机会效力摆脱黑山寇的控制,必定会积极的出兵助战。

事实上,不是欺骗左右的部族,亦或鼓动奴隶拿起兵甲对抗黑山寇,只要能凑足三四千健勇,守黑山城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孔鹏此时看似黑山联军的大统领,但上万兵马不可能都听他的命令跑过来助他夺回黑山寨;孔鹏想这时候夺回黑山寨,手里实际也只有三千嫡系精骑可用。

真正的威胁,其实还是藏在西羌国内部操控此事的那个人头上。

但这个威胁,至少要等到越城郡主在夜渠山被俘,甚至西羌国王族叶氏政权被颠覆之后,才会降临到他们头上——这么说来,他们在黑山寨其实还有观望形势的时间,并不需要立时逃入茫茫大漠深处。

“他的小命抓在我手里,你问他什么意见干甚?”宁蝉儿不悦的说道。

“樊当家是识大势、有智勇之人,你不能用这种手段控制他听从你的命令,”陈海跟宁蝉儿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将噬魂丹的解药给樊当家吧,毕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每一步都极凶险,樊当家不能真心诚意的图谋大事,强绑着他上,只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樊当家这时候要选择远走高飞,我们也不该再阻拦他。”

“你这是欠我第二个人情了。”宁蝉儿不情愿的从储物戒里掏出噬魂丹的解药,又将服药后拔除毒煞之法传给樊大春。

“能否容我想一想?”樊大春说道。

陈海点点头,也阻拦樊大春离开。

樊大春走后,宁蝉儿就嫣然笑道:“你真是好谋计啊,有降俘可选用,就做滥好人让我将解药给樊大春,你就不怕樊大春真就拍拍屁股走到,你就算能有几百降俘能用,又能做成了什么事情?”

“樊大春为什么要走?他只是去验证你给的解药是真是假罢了。”陈海笑道,他并不觉得樊大春会走,而樊大春真要将夜渠山三百多精锐带走了,也的确很头痛。

“要是我给的解药是假的呢?”宁蝉儿诡魅的笑问道。

“那练兵实录第二卷,与黑燕军就没有任何关系了。”陈海说道。

“得,我也就随口说说,你犯得着威胁我吗?”宁蝉儿娇怨的横了陈海一眼,又问道,“我刚才如此配合你,这个人情你不能忘了?”

陈海头大如麻,说道:“我修为不如你,谋算不如你,现在也落得大家皆不喜的尴尬境地,你要我欠你那么多人情干什么?”

“你只要记住欠我的人情即可;当然练兵实录第二卷这种诸家都能得到的大陆货,可不能算你还过人情。”宁蝉儿说道。

***************************

事实上,孔鹏留守黑山寨的两千多兵马,除了骨干及马贼头目都是孔鹏的嫡系外,其他大多数人都是附近部族被迫从贼的健勇——因为被迫从贼,所以这部分兵马的士气及战力都相对一般,所以孔鹏将他们留下来,而率真正的嫡系精锐去谋大事——也正因为这部分人作战意志薄弱,陈海他们才能仅以百余伤亡就轻易夺下黑山寨。

黑山寨附近十数绿洲,都是三四百里方圆之内,诸部族此前都隶属于黑山城,部族之间都彼此熟悉,因而甄别工作也相对容易轻松。

天黑之前,千余战俘的甄别工作就完成了,其中有八百人,都是附近部族被强迫从贼的青壮,甚至有不少人都有通玄境的武修底子,这时候都愿意拔乱归正,投靠到陈海的麾下,伐贼立功。

陈海这三天来,站立城头以无敌箭术射杀诸贼给众人的印象太深刻了,战俘都暗中称他为黑山箭魔;而宁蝉儿也表现出不凡的神通,都令诸部族降俘对孔鹏的畏惧之心大减。

夜渠山四百兵马袭夺黑山寨大胜,这令他们滋生出抵挡甚至彻底消灭黑山寇的强大信心。

樊大春服下解药后,确认将窍脉间的毒煞都拔除干净,已经是深夜了,再看到陈海已经收编了八百战卒为己所用,他就更没有什么话好说。

“樊当家,你将这枚官印收好,这往后你就是大燕的宿卫将军、夜渠山都尉了;我们也都要尊称樊当家您为樊大将军了。”陈海直接将他那枚宿卫将军印,塞以樊大春怀里。

“这……”樊大春有些猝不及防,拿着那枚掌心大小却沉甸甸的宿卫将军印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本使出行西羌诸国,身在朝堂之外,却有便宜用事之权,樊当家只要认可我这枚司丞印有监督夜渠山军之权,就不用担心朝廷及河西事后会不认你手里的那枚将印。”陈海还给自己单独留下一枚将作监的司丞印,说道。

樊大春将信将疑,韩文当等头目跟樊大春祝贺,又兴高采烈的围上来跟陈海讨要一官半职。

陈海当下就封韩文当等人为夜渠山校尉,暂时都在樊大春帐前听候调遣,还当场摧动真元,凝聚烈焰熔化精锻铁,为韩文当等铸造夜渠山校尉等印。

樊大春自然不信陈海是什么鬼捞子官使,但看韩文当等人兴高采烈的样子,也知道自己已经被陈海架到架子上爬不下来了,他这时候要说不干,韩文当等人未必会再听他的命令了。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二章 分官鬻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