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上古遗迹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上古遗迹

除了樊大春心思沉重、若有所思外,韩文当等人皆兴高采烈,宁蝉儿这时候也才认识到陈海真正强悍的实是掌控人心的本事。

而这点恰恰是有些人即便是拿到练兵实录都无法真正掌握的精髓所在。

陈海不管宁蝉儿在想什么,这时候就将韩文当从樊大春手里借出来,负责跟他连夜整编八百降俘战卒,明天还要继续从奴隶征先兵卒。

樊大春麾下有十一名辟灵境头目,个个修为不凡,又都是双手染满血的江洋大盗。韩文当这些年当然也没有少杀人,但这几天接触下来,韩文当除了性情没有那么残暴、yīn沉狠毒是一方面外,陈海更看重的是韩文当与手下三四十名马贼相处融洽、战术也相对要灵活一些,那就多少有些培养的潜力。

不管降俘战卒人数有多少,以及明后天能从奴隶编选多少战卒,这些战卒不可能在三五天内就成为能冲锋陷阱的精锐,短时间内遇敌,能充当主力的,也只有夜渠山三百多精锐马贼。

因而除了韩文当外,其他三百多精锐马贼还是由樊大春统一指挥。

夜渠山马贼还当精锐骑兵使用,但八百降俘所编的战卒,在马背上绝难跟精锐马贼在沙海及草地里争锋,更不要说奴隶们的个人战力更弱了,陈海计划临时编四十百人队的马步军。

马步军行军时乘马,战时下马结阵。

孔鹏在落草为寇前,曾任西羌国北军都尉,手下诸多嫡系,也都是追随他从西羌国逃出来的武官,即便是在黑山占地为寇,孔鹏对黑山寇的管束还是军营那一套。

八百多降俘战卒,虽然就百余人有通玄境的武修底子,但也熟悉队列编阵等事,这为陈海编组新军提供极大的便利。

奔忙了一宵,陈海将百余拥有通玄境武修底子的降俘战卒挑选出来,担任四十百人队的百武校尉及副尉,又给每个百人队分配近二十名降俘战卒,剩下的缺额,就从奴隶们中选用。

这些被迫从贼的降俘战卒,主要来自附近的部族,特别是百余百武校尉及副尉,在各自的部族都还有一定的地位。

他们除了自己想伐贼立功,甘心为陈海所驱使外,还都纷纷请缨要赶回各自的部族请援,都相信诸部族联合起来,彻底歼灭黑山寇,为以前所受的屈辱跟压迫报仇血恨,都不是什么难事。

陈海却没有答应这些人的请求,只是要他们从黑山奴隶里征募壮勇,以最快速度编入夜渠山军,好方便执行他下一步的计划。

黑山寇占据黑山这几年,除了强迫诸部族派遣健勇附从外,还陆续捋掠四五千奴隶到黑山来充当苦役。

这些奴隶里有相当一部分人,就是附近不甘心屈服黑山寇而受到毁灭性打击的部落残族,他们对黑山寇痛恨更是入骨,只恨没有报仇血恨的机会。

樊大春并不认为瘦骨嶙峋的奴隶与降俘,真能与精锐马贼对阵厮杀;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新编的战卒,身体虚弱得都无法骑快马驰行,又能有多少战力?

然而考虑到他们后续主要任务,可能就是守住黑山寨,以备孔鹏率黑山寇反扑,这时候多编一些兵卒并没有什么坏处。

这次还从黑山寇寨缴获两三千副兵甲,以及城外上万亩的稀树草甸里还豢养两三千匹战马以及大量的牲口。这些都是黑山寇之前从附近部族那边勒索而得,陈海想编一支四千人规模的马步军,不管战力究竟如此,兵刃、战马却是勉强够用的。

**********************

次日清晨,负责挖掘黑山寇内府的人手终于传来喜讯,挖出黑山寇在城里的秘室了。

秘室的入口就是黑山寇首领孔鹏所住的内府书房,强攻黑山寨时,宁蝉儿将数十万斤岩浆正好倾泄在书房上空,连夜挖开岩浆冷却后的岩壳,才发现这座书房的地面上还有一座精铁所铸的小铁门。

秘室门虽然是精铁所铸,内有机簧锁死,但这时候都不需要陈海、宁蝉儿出手,就已经难不住樊大春他们了。

打开铁门,排空秘|洞里的浊气,陈海、宁蝉儿、樊大春走进秘室,发现穿过七八十米深的甬道,里面是一座仿佛石殿般的岩洞,除了大量的粮草外,还有上千副极精良的淬金级兵甲、弓弩战械。

这些极精良的淬金级兵甲、弓弩上都镌刻着西羌国北军都尉府监造的字样。

虽然孔鹏曾担任过西羌国北军都尉,但这些兵甲不会是孔鹏十数年前逃离西羌国时带出来,这一切极可能说明西羌国暗中想破坏两家联姻的内鬼,正在西羌国北军担任高级将职,很可能就是西羌国现任的都尉。

这批兵甲应该是西羌国那位内鬼取信孔鹏的前期订金,而此前被陈海射杀夜渠山的胡必烈,真正的身份也是西羌国北军的一员校尉。

樊大春他们对满窖的粮食不感兴趣,他们放开肚皮又吃不了几碗饭,将来要弃守黑山寨,多余的大量粮食也无法带走。

他们对淬金级精良兵甲的兴趣也不大,除了让手下马贼的兵刃都更新换代之外,多余的兵甲还是便宜新编的马步军,他们个人的兴趣主要集中在嵌入石壁深处几间小秘室上。

这些秘室还额外用精铁门锁着,但锁得越严实,樊大春他们越兴奋,似乎里面有脱得赤裸裸的绝世佳人在等着他们宠幸。

宁蝉儿也极兴奋,她在夜渠山根本就没有得到什么宝贝,黑山势力要比夜渠山强大十倍不止,而孔鹏本身也有道丹境初境修为,也唯有孔鹏收藏的宝物,她才有可能看上眼。

“这些有什么好看头的?”宁蝉儿注意到陈海举着火把,在看岩壁上残缺的壁画,顶了顶他的腰问道。

黑山在上古时期就有人族或有灵智的种族栖息繁衍,四周岩壁上的彩绘岩画就是明证,只是年代太久远了,这些彩绘岩画残缺不堪,所绘又是上古神魔时代的情形,在宁蝉儿眼里没有多大的价值,但予陈海的感受就不一样了:

岩画那残缺一角里,那头神龙从金殿飞腾而出接受万民膜拜的形象,不是龙帝苍禹又是谁?

陈海心潮澎湃,睁大眼睛,恨不得将这一副副残缺的岩画印入脑海里,那是龙帝苍禹在播云洒雨吗,那是左耳在教授万民耕种吗?

如果说龙帝苍禹、左耳他们曾经是这片大陆的统治者,后来又发生怎样的事情,才会令他们退出这片大陆,而在血云荒地里孤军奋战,去抵挡持续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罗刹魔大军的进攻?

陈海这时候也更加确认他脚下的这片大地,就是左耳、龙帝苍禹所说要世代守护的九野天域,而他作为神殿新一代的守护使,守护这片大地也是他的职责。

“你在笑什么?”宁蝉儿见陈海脸上的神sè诡异,问道。

“如果有一人自不量力的跑过来跟你说,他降于此域的职责,就是守护这片大地,你会怎么想?”陈海问道。

“神经病吧?”宁蝉儿撇撇嘴说道。

“也是。”陈海莫名沧桑的笑了起来,挥手释出十数道剑芒就要将四壁的残缺岩画尽数摧毁,他现在看到这些岩画就心烦意乱,要他来守护这片大地,真是开玩笑啊,他算哪根葱啊?

“你神经病啊,这些岩画碍着你什么事了?”宁蝉儿拍出层层掌影将陈海弹指出的剑芒全数封住。

虽然她不觉得这些简陋岩画有什么好看的,但毕竟是上古人族所留下来的珍贵遗迹。

就算黑山城此前的无数代主人,以及黑山寇孔鹏将这岩洞据为秘室,都没有想着要破坏这些岩画,她也不会袖手看陈海将这些上古岩画都破坏掉。

陈海这时候却如木头人一般僵立在那里,宁蝉儿还以为他被自己骂傻了,但下一刻就见陈海在一角残缺的神龙像岩画前盘膝坐下,自顾自面壁参修起来,也好奇的看过去。

然而这处残缺岩画,只画出太古苍龙从雷云深处探出龙爪的一角,其他地方都残缺了,宁蝉儿看了半晌,完全看不出有什么蹊跷之处。

樊大春、韩文当等人也跑过来看了半晌,完全不知道有什么蹊跷,注意力又集中的那几间秘室的开启上了。

别人从这角岩画上看不出什么眉目,是他们没有像陈海亲眼看到龙帝苍禹从神殿腾空而出、伸爪抓聚雷电的那一幕,而岩壁所画苍龙探爪的形象,与当时龙帝苍禹抓聚雷电的一幕,陈海压根儿就分辨不出有什么区别。

而他刚才心烦意乱,想要摧毁这石壁岩画之时,便是这角岩画透漏出几许想要抵制他摧毁的洪荒意韵。

这岩画到底是谁所画,为何过去无数年都还有道蕴残存?

陈海心潮澎湃,没想到无意之间,竟在这里发现上古人族留存下来的无上瑰宝。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上古遗迹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