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破辟灵

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破辟灵

宁蝉儿、樊大春等人想不理会陈海,继续挖掘那几处被精铁门封住的小秘室,但很快他们就感受到陈海身上的气息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樊大春、宁蝉儿都有明窍境的修为,在这么近的层次里,神识感应最为敏锐,但他们这一刻都说不好陈海的气息给他们到底是怎样一个感觉。

太复杂了、太错误了!

有怒潮滂湃的激烈、有风卷云舒的淡然、有曲折百回的蜿转绵延、有天高云清的阔然……

宁蝉儿自然早就知道陈海参悟得多种真意雏形,才有可能学宫闱选中斩获西北域第一的头衔,但也没有想到他所悟的真意雏形是那么的乱七八糟。

她心里愕然,这时候也彻底猜不透陈海所修的根本武道是哪种传承,完全颠覆她们苦修二十年来的所有见解,一个武修怎么会参悟出这么乱七八糟的武道真意出来,而参悟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武道真意,怎么就没有走火入魔?

宁蝉儿、樊大春很快注意到陈海透出的气息,悄然间竟有与岩洞里天地元息融为一体的迹象,岩洞里的天地元息骤然变得活跃起来。

“突破?陈海看了这鬼捞子岩画,竟然抓住突破踏入明窍境的契机了!这鬼捞子岩画里,到底藏了什么玄机?”

宁蝉儿可以说是燕州年轻一代里的第一人,时年二十三岁,就已经半步踏入道丹的预兆,天资之高,甚至能比武威神侯董良这一级数的人比肩,然而她偏偏从这岩画里看不到半点玄机,不明白陈海会在这一刻获得机缘,抓到突破辟灵境瓶颈的玄机。

以陈海的天赋与实力,两三年内踏入明窍境都是不值得奇怪的,毕竟冉虎、董宁、华哲栋、刍容等人,这两年也都成功开辟祖窍识海了。

冉虎等人,在学宫闱选上的名次,虽然都不如陈海那么耀眼,但他们却是燕州年轻一代里万里挑一的佼佼者,都是宗门的天之骄子,是精锐中的精锐,他们与陈彰、柴腾等人,二十来岁或三十岁不至,突破踏入明窍境,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陈海的天赋、根骨,比冉虎、董宁他们更强,两年多前参加学宫闱选,就显示他至少掌握两种真意雏形,拖到今天都没有开辟祖窍识海,别人都还觉得奇怪呢。

只是这一刻,除了眼前这副残缺岩画,宁蝉儿完全看不出这岩洞还有什么是陈海突然想着要突破、要开辟祖窍识海的契机,陈海甚至都不避讳她与樊大春等人的存在。

这时候,樊大春只能先安排其他人都出岩洞,一旦陈海突破辟灵境时引发大规模的天地元息感应,除了他与宁蝉儿有能力抵挡住,其他人在这么近的距离,是没有自保能力了。

当然,宁蝉儿、樊大春也应该退出去不干扰陈海自行参悟、突破,但宁蝉儿留在岩洞里没有动,樊大春也装糊涂留下来。这时候樊大春却没有加害陈海的心思,他就想看看陈海所修的根本玄法到底是什么,将来真要撕破脸,他也好有防备。

樊大春是死皮赖脸的留在岩洞,但留下来后,随着时间的推延,是越来越恐惧于心的震惊与不解。

陈海初时透漏出来的气息是错乱的、捉摸不透的,但随着时间的推动,与天地元息相融得越彻底、他身上透漏出来的气息越是纯正、磅礴。

樊大春作为明窍境强者,当然清楚这背后意味着什么,而这一刻,他闭目入寂,甚至能在识海之中“观见”到陈海身上此时透漏出气息里所内蕴的风云雷霆怒潮之相……

“竟然在突破辟灵境瓶颈时融合参悟出更强的道之真意!这是强得多么恐怖的道之真意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悟得后踏入道胎境就能突破八百岁寿元限制的上品真意吗?”樊大春控制不住内心的惊骇,喃喃自语道,“都传说百年来燕州跨入道胎境的第一人武威神侯董良,所悟的道之真意,距离上品级还差那一点,姚将军所悟真是传说的上品真意吗?”

宁蝉儿瞥了樊大春一眼,她看得出以往对陈海满心戒防的樊大春,这一刻满脸的震惊之余,竟然还有一点点的慑服,心里不屑,心想马贼就是这么没出息,看到比真正自己强的,膝盖就发软了。

她纠正樊大春说道:“他应该是突然间融合参悟出更强的上品道之真意,才进入不得不突破的状态,不然的话,以他的狡诈,岂会容我们留在这里看穿他的底细?”

“啊,姚军使以前是刻意压制修为,有能力却没有急着踏入明窍境?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樊大春既震惊又困惑不解的问道。

“燕州猜不透这点的人多了,你就不要费脑子瞎猜了。”宁蝉儿不屑的说道。

樊大春还想继续观察下去,但韩文当派人通报有大股马贼在费溪、范立山的率领下,往黑山寨逼来,他身为刚刚获封的“夜渠山都尉”,他就不得不出岩洞到外面去主持防务,只能留宁蝉儿在岩洞里为陈海护法。

费溪、范立山率部残寇翻城墙逃出去,由于寨子里仅有几头青鳞鹰都被孔鹏带走,短时间内难与黑山寇主力联系上,他们一边派人去寻大头领孔鹏,一边从附近部族借兵,想要看有没有机会夺回黑山寨。

黑山寇在这附近积威甚重,费溪、范立山还是从不清楚形势的几家部族借到上千兵马,但他们率领上千兵马赶到黑山寨,那些出兵的部族知道夜渠山仅以四百余众精锐就攻下黑山寨,而且他们此前受胁迫从贼的子弟都已经加入夜渠山军,这时候哪里还有半点斗志?

樊大春、韩文当率部出寨,费溪、范立山从诸多部族借到的上千兵马就一哄而散的溃败,根本没有人真心想助黑山寇夺回黑山寨。

韩文当所率的四千马步军,可以说是还没有什么战力,降俘战卒混编奴隶壮勇,两三天时间连最基本的阵列都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能有多强的战力?但他们的士气与昂扬的斗志却不弱。

而且地形平坦的沙海、雪原,能一眼望到底,这有助于极大减少不必要的混乱。

在借来的上千部族兵马轻易就溃败往四面八方逃跑后,费溪、范立山率百余嫡系精锐也只能仓皇逃跑,这时候韩文当率马步军包抄侧翼,樊大春率夜渠山马贼精锐,咬住尾巴追击不息。

这两三天,费溪、范立山虽然从诸部落获得新的战马,但新得手的战马诸贼寇驯骑不熟练是一方面,更关键的是附近的部族已经被他们收刮得没有什么好马了。

加上他们这两天都马不停蹄的不断联络诸部族出兵,一刻都没有歇下来,人勉强能扛住,但马匹的消耗极大。

而樊大春他们所乘御的战马,却休生养息了几天,精力正足。

前后一追一逃疾速奔跑不到两个时辰,费溪、范立山就发现压根摆脱不了樊大春他们的追击,而且樊大春这伙夜渠山的人马都还压着速度,想着在追击最大限度的消耗他们的气力,乃至将他们直接拖垮就可以不战而胜。

他们也看出左右两翼的奴仆马步军战力极弱,这时候只能努力回旋过来,冲击左右两翼,想着制造更大的混乱然后摆脱追兵逃走。

令费溪、范立山意外,樊大春压根就不管左右两翼马步军的死活。

陈海从降俘、奴隶里编选马步军,樊大春是有不同意见的,这时候只是视韩文当所率的这些马步军为消耗,他亲率三百多嫡系精锐始终停在外围死死盯住费溪、范立山他们,不急于参战。

左右两翼马步军虽然战力很弱,但士气及作战意志,却要比想象中强得多,即便中间数度被费溪、范立山率部撕开列阵、冲散,但犹拿着枪矛、弓弩疯狂的围上去,似要在费溪、范立山这些黑山寇身上咬一块肉下来才解恨。

虽说在这样的混战中,马步军的伤亡要十数倍于黑山寇,但黑山寇的数量太有限了,二三十人倒下马就支撑不住要逃跑,这时候樊大春率夜渠山精锐像饿狼一样围扑上去,强弓劲弩“扑扑”射出,樊大春更是摧动灵剑,紧咬住身受重创未逾的费溪老贼。

范立山最终率十数骑杀出重围,只能眼睁睁看着费溪与其他黑山寇彻底陷入重围之中,再也没有可能突围出来。

樊大春一剑把费溪的头颅斩下,然而看着其他三四十黑山寇死在乱刃之下,这时候才认识到四千多马步军即便是拉出黑山寨,也不是毫无作用。

而想到这些马步军厮杀黑山寇的疯狂跟狠劲,樊大春也是暗暗心惊,都不知道夜渠山的奴隶如此恨他入骨者到底有多少。

虽然他们在离开夜渠山时,已经将所有奴隶都释放了,但他这时候暗暗拿定主意,以后能不回夜渠山,还是尽可能不要回夜渠山了,不然夜里还真睡不着觉。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四章 突破辟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