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石槲蜜

第二百四十五章 石槲蜜

范立山逃走,但斩山费溪等九十余人,樊大春相信在孔鹏率黑山寇主力赶来之前,他们在黑山寨是不会再有什么威胁了。

随他出寨迎战的三千马步军,这一仗也战死两百多人、伤三百余人,但表现要比樊大春所想象的好得多,也正因为马步军的奋勇作战,夜渠山嫡系就十数人受轻伤,要不然的话,怎么也要损失三五十人,才有可能将费溪、范立山这些老贼歼灭。

樊大春率部返回黑山寨,暮sè从四面八方围聚过来,但就见黑山寨上空七八里方圆内乌云滚滚,鱼鳞般的云层间电弧雷光如龙蛇游动。

听守寨的首领说陈海与宁蝉儿这两天都没有从岩洞出来,策马从城门洞缓缓驰过的樊大春听了,更是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才吩咐守寨的首领,严禁将陈海在岩洞潜修的事情传出去,就说陈海在内府潜修。

樊大春虽然有明窍境初期的修为,神识延伸出去,也能勉强感应、搅动方圆五六里的天地元息,如果将神识延伸固定在某个方向上,能感应、搅动的天地元息距离还能长达十数里,但这是他在没有其他干扰因素的情况下所能做到的程度,而一旦受到干扰,比如他身在地底,受到三五十米深的岩土岩屏蔽,他根本就没有感应到地面上的天地元息……

考虑到陈海此时身在三五十米深的岩洞里,樊大春能断定陈海所开辟的祖窍识海之强大,绝不在道丹境初期强者之下!

这是何等恐怖的妖孽!

传说中的西北域第一人、武威神侯董良,当年远没有如此的妖孽啊!

这一刻,樊大春|情不自禁的想,要是此子将来注定要成长为比董良更妖孽、更强悍的存在,那夜渠山还有必要千方百计的去投附董氏吗?

虽然樊大春此时都不知道陈海、宁蝉儿的真实身份,心里有太多的猜测,但能确定他们必与河西董氏有复杂的纠缠,而除了这千年难出的妖孽修炼天资及根骨外,陈海这几天在用兵、权谋乃至胆略上的表现,樊大春也远叹不如。

如果此子注定要成长为比董良更妖孽、更强悍的存在,那夜渠山还有必要千方百计的在河西争一席之地吗?

安排兵马各自归营,樊大春又视看一圈防务才走到内府,内心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夜渠山即便这次能立下大功,助越城郡主逃过大劫,河西对他们的封赏是不会少,宿卫将军、夜渠山都尉等职,都极可能事后会得到河西的认可,但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河西的嫡系将领。

要是岩洞里的那个人,此时真是被迫逃出燕州,孤身一人到金州来闯天下,还没有什么嫡系兵马,这时候要是自己不再三心二意,那岩洞里这人日后成就一番基业时,夜渠山的地位就将完全不一样。

当然后者更具挑战、会有更多的曲折跟风险,但无疑收益更大。

樊大春胡思乱想的,地底突然先后传出剧烈的两次震动,几乎要将坚固的黑砂岩岩洞都要震塌掉。

抬头见寨城上空的雷云渐渐散去,樊大春与韩文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下了岩洞,就见陈海已经袖手而立,而岩洞深处他们此时想办法要打开秘室铁门,已经被炸得四分五裂。

看铁门碎片皆是淬金铁所铸,有三寸多厚,还镌着提升强度的固金道篆,但这时候已经四分五裂,留下雷殛残留下的焦灼痕迹,接连两道雷柱竟然将这么厚的淬金铁板轰得四分五裂?

樊大春震惊的看着陈海,暗感这应该还不是他此时驾驭天地元息施展雷系神通的极限,好强!

韩文当等人盯着铁门被轰碎后,秘室里露出的金银财宝及法宝灵丹眼冒金光,樊大春则是耐着性子跟陈海说他潜修时,他率部击溃费溪残部的事情,言罢又将宿卫将军印拿出来,拱手奉上,说道:“我能力实在有限,不敢执掌此印,希望能在姚军使帐前当个校尉就足够了。”

见樊大春突然表现得如此恭顺,宁蝉儿忍不住都要伸懒腰了。

陈海心知董氏未必会容他独立河西之外独领一支精锐战力,即便到时候董氏拿他没有办法,也不会提供额外的帮助,然而更重要的,陈海他的意向并不是要在金州当一个军阀。

“接下来步步凶险,樊当家就想着推卸责任了?”陈海让樊大春将宿卫将军印收起来,笑道,“我们还是来看看黑山寇这些年,到底收刮来多少好东西?”

樊大春将宿卫将军印送还,只是表明他的立场与态度,而既然陈海要他继续冒领这个夜渠山都尉,他也不推辞,便与其他人一起,将注意力转移到两间秘室的收藏之上了。

黑山这些年除了兵势要比夜渠山强出十数倍,孔鹏率部进占黑山,也有着报当年逃亡之仇的意思,这几年洗劫地方也要远比夜渠山活跃得多。

两间在崖洞深处开辟出来的大秘室,都有二三十步见方、两人高矮,共十排铁架子,分格密密麻麻的摆放着黑山寇这些年收刮的财物及珍宝,富足程度堪比小诸侯国的国库。

用来铸造凡铁极品兵甲的淬金铁料,在金州大漠比金银还要珍贵,秘室里除了寻常金银珠宝外,收藏最多的就是十数樽大铁锭子,足有十数万斤,但这个却是陈海、宁蝉儿最看不眼的。

不过想到要将十数万斤淬金铁从聚泉岭运到金州也极不容易,这十数万斤淬金铁料这时候也是能算一笔巨额财富。

玄胎精铁两千、赤髓铜五千斤,还有更比玄胎精锐更珍贵的紫辰砂金,看着只有拳头大小的三块,却足有上千斤之重。

紫辰砂金是炼制玄级上品灵剑的天材地宝,宁蝉儿毫不犹豫的拿走两块,只留了一块给陈海。

一小截木心部位已呈金铁之相的雷击木也是能炼制玄级上品法宝的极珍阳木。

雷击木的形成,虽然不限木种,但受雷殛之时,要将雷罡元息融入木体之中,概率只有亿万分之一,这种极阳之木在燕州自然也是万金难求。

宁蝉儿既然知道陈海此时所融合参悟的道之真意,与风雷秘相有关,也没有好意思跟他争这截雷击木。

百余幅名人字画,最珍贵的一副,是千年前羌胡画圣、由画道修悟无上道意而成就道胎境修为的天榜强者吴玄同的山水画作。

看画卷上的落款,应是吴玄同早年的作品,但如果是真迹,后人就有可能从此画中参悟到吴玄同当年所悟而诉诸笔端的道之真意。

这一副画卷无异于一部蕴藏无上玄法的秘典。

宁蝉儿费了这么大劲,没想到樊大春竟然对陈海有了归顺之心,这时候自然不肯再吃亏,将吴玄同的画卷也直接收入囊中,说她先拿去参悟三五年再借给陈海参悟。

此时秘室里还有大大小小百余件法宝、灵剑、灵甲,但由于黑山寇有六名明窍境强者,除了一件玄阶中品的玄霜剑归樊大春外,其他法宝灵剑灵甲都是黄级宝物,

陈海也不会想着将这些法宝灵剑囤积在手里,都拿出来分给有功要赏的将卒。

而他此时正式踏入明窍境,有雷击木、紫辰砂金可以炼制趁手的玄阶上品灵剑玄兵,那柄得太尉府赏赐的玄级下品灵剑斩狼剑没有太大用场,远不如玄胎淬金戟及玄胎铁弓用得趁手,就当作战功给了韩文当。

要说有什么可惜的,就是秘室里除了数万枚益元丹、罡阳丹、生肌续骨膏等增益气血、滋壮筋骨或疗伤的中低级丹药以及一枚气息强烈到能影响修炼者心神的妖兽妖丹外,并没有像九转金液丹这种能助人开辟祖窍识海的高级灵丹收藏。

这也很正常,高级灵丹数量有限,重量、体积都微乎其微,孔鹏等人都能随身携带着以便随时保命,自然没有必要收藏在秘室之中。那枚妖丹,实是一枚毒兽妖丹,毒性甚烈,气息又极强大,才没有被孔鹏随身带走,自然就落入宁蝉儿的囊中。

而在中低级丹药里,黑山寇还收藏一种的炼制丹药原料,也是金州大漠深处所特产的石槲蜜。

这种石槲蜜产自大漠深处的石槲草,虽然只能算低级灵药,但有一种特性,就是不仅炼制成灵丹,也不需要特殊的服用炼化之法,普通人食用也能将药力化入百骸筋骨之中滋养气血,炼丹师常将这石槲蜜作为其他中高级灵丹的辅药,以便服用是能辅助药力的炼化,也是金州输入燕州的大宗低级灵药之一。

黑山寇在秘室足足收藏了七八缸、有上万斤之多的石槲蜜,而且sè泽呈金琥珀sè的上品货,也不知道黑山寇打劫了哪家大型商队劫夺过来,价值绝不在那十数万斤淬金铁锭之下。

陈海此时看中石槲蜜的价值,并非其价值比十数万斤淬金铁料还要高一两倍,更重要是有这上万斤石槲蜜,他率领数千瘦骨嶙峋的马步军,穿越茫茫沙海,却偷袭其他的马贼窝,将成为可能。

他现在从降俘及奴隶里收编三四千马步军,身体都谈不上强悍。

要在这酷寒时节穿越茫茫沙海、雪原,每次都要奔袭五六百里甚至上千里路,没有一定的修为底子,普通人根本就扛不住。

奔袭一处马贼山寨,都还没有开打,马步军在行军上的战力减员或许就要超过一成,到时候即便还有余力攻打小型的马贼山寨,伤亡就更难控制住,而这时有了这上万斤普通人食用就能吸收药力的石槲蜜,陈海就觉得他们在这茫茫沙海深处,战术就可以更机动灵活……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五章 石槲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