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49 殊死一战

249 殊死一战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尽量拖住爆狮,好让花少和乐乐尽快离开。我当然知道我打不过爆狮,但我现在有甩棍在手,拖他一会儿总是可以的吧?

但是,在我如同飓风般冲向爆狮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左右也都有脚步声跟着响起。我吃惊地回头,发现乐乐和花少竟然又跟了上来,我问他们这是干什么,乐乐说:“少废话,要走你走,我是没有临阵脱逃的习惯!”

花少则说:“乐乐不走,我当然也没法走,我虽然不怎么会打架,但是偷偷摸摸给他一闷棍还是可以的。”

乐乐身上受着重伤,虽然看着还很生龙活虎,但实际上连跑都跑不利索了,根本扛不住爆狮几下;而花少的身姿虽然看着矫健一些,但我很了解他的底子,爆狮一刀就能将他撂展。

但是现在,我又没法将他们推回去,只能尽量跑得比他们快一些,好能最先和爆狮短兵相接。而看着我们冲过来的爆狮,站在原地巍然不动,嘴角撇出一丝冷笑,显然完全不将我们放在眼里。

在他眼里,我们三个不过是三只蝼蚁,三只弱不禁风的蝼蚁。

我比乐乐和花少要快过至少两个身位,所以也最先来到爆狮身前,同时举起手里的甩棍,狠狠朝他甩了过去。直到这时,爆狮才不慌不忙地举起他手里的钢刀,然后同样一刀朝我劈了下来。

这一刀还没劈下,我就已经感觉到呼呼的风声,空气仿佛都要被撕裂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威力绝对霸道无穷;这一刹那,我想起之前在拘留所门口的时候,我舅舅曾经和爆狮有过短兵相接,我舅舅仅仅一铁链甩出去,爆狮的刀就当啷一声跌落在地,吓得他拾起刀来就落荒而逃。

虽然我没有我舅舅那样恐怖的战斗力,但我知道爆狮绝对不是不可战胜的,所以勇敢地用甩棍挡向爆狮的刀。甩棍的硬度,我很有自信,现在比拼的就是力气,就听“铛”的一声,甩棍和钢刀撞在一起,瞬间迸溅出无数的火花。但是与此同时,我感觉自己的臂膀就好像遭到了一座大山的压制,爆狮手中钢刀的力量瞬间铺天盖地而来,我手里的甩棍也跟着猛地往下沉去。

“你还嫩的很!”爆狮嘴角再次勾起一抹不屑的笑。

随着甩棍一起沉下去的,还有我那颗充满惊慌的心,我只想到我手里有了甩棍,肯定可以拖延爆狮一段时间,却忘记了爆狮一样手里有了家伙,我俩都不是号子里赤手空拳单挑肉搏的那时候了;而拿了刀的爆狮,实力更是倍增,我根本就抵挡不住,我距离我舅舅还是太远。

但是就在这时,两边的花少和乐乐也赶到了。

乐乐虽然身负重伤,但是仍旧比花少快了一步,乐乐从我左边迅速闪出,手里的尖刀闪电般刺向爆狮的左肋。而爆狮猛地抬起腿来,狠狠一脚踢在乐乐的肚子上,乐乐的身子当场就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落在地上。

花少手持一截棍子,也狠狠朝着爆狮的脑袋砸去,爆狮的头往旁边一闪,躲开这一棍后,脚步又往前跨了一下。接着,他的胳膊肘往前一推,狠狠撞在花少的胸口,花少“哇”的一声,连人带棍一起朝后飞出,同样砰的一声重重落在地上。

我一下就急了,趁着这个档口赶紧抽出棍子,狠狠戳向爆狮的肚子,而爆狮的另一只手却猛地伸出,一把抓住了我的棍子,让我不能再前进半分。我情急之下,又狠狠一脚踹向爆狮的肚子,而爆狮没躲也没避,在硬顶住我这一脚之后,便反手一刀削在我的腰上。

这一刀削得十分随意,就好像集市里卖肉的老板随手削下一片五花肉。【择天记吧少年王】

看似随意,却无比精准。

其实我并没感觉多疼,只是觉得腰间一凉,接着血花便在我的腹部绽放,迅速染红了我的衣服。与此同时,我的身子也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砰的一声和乐乐、花少落在了一个水平面上。

直到这时,我才感觉到了腹部上的疼痛,犹如开水沸腾一样迅速席卷整个身体。我用手一摸,发现手上一片殷红,鲜血已经浸出来不少。和鲜血一起浸出来的,还有我浑身上下的冷汗,这是何其精湛、恐怖的刀法!之前我一直以为爆狮的实力应该比陈队长和宋光头差上一些,现在我知道我错了,他们至少不相上下!

能当大哥的人,又有哪个是普通的?

而爆狮越是厉害,便越彰显出我舅舅的恐怖,当初他可是一链子就把爆狮的钢刀击落在地了啊!也就是因为那次,我才对爆狮的实力做出错误判断,误以为他并不怎么厉害。

所以我也能够明白,从陈老鬼到宋光头,再到爆狮,他们为何一个个都那么害怕我舅舅了。我舅舅在的时候,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看似仇深似海的爆狮都屁颠屁颠地跑来找我,说是不再计较八爪鱼的死,希望能够和我合作;而我舅舅前脚刚被李皇帝抓走,爆狮后脚就和元朗勾结起来对付我了。

我舅舅仿佛一棵参天大树,他在的时候,我这棵小草也能耀武扬威、呼风唤雨;我舅舅一不在了,我这棵小草立马风吹得、雨打得,谁都能来欺负我一下了。

如果乐乐现在还好好的,那我俩联起手来或许能够斗过爆狮,可惜他现在受了重伤,我也有伤在身,完全不是爆狮的对手。这条小巷子里,前后都没有人,我们三个现在都倒在地上,显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以往这个时候,我舅舅都会出来救我,可现在我舅舅远在省城、被人禁锢,又怎么可能救得了我?

在我倒地的瞬间,花少就大叫了一声巍子,然后迅速朝我扑了过来,询问我怎么样了。倒在一边的乐乐同样满脸着急,想过来查看我的情况,但是他连动都动不了,比我可惨多了。

我捂着还在往外渗血的肚子,艰难地朝花少摇了摇头,刚想让他赶快离开,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便响了起来,爆狮已经拎着刚到一步步走了过来。安静的小巷子里,提着钢刀的他犹如一个死神,前来收割我们几个人的性命。

巷子里面,气氛压抑、恐怖到了极点。

“花少,快带着乐乐走!”

我艰难地说着,然后用手撑着地,想爬起来再阻挡爆狮一下。然而我还没有站起,花少就率先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提着棍子就挡在了我的身前,恶狠狠瞪着走过来的爆狮。

看他这个模样,我惊愕地说:“花少,你……”

但是还不等我说完,花少就截住了我的话:“行了巍子,你别劝我了,我是不会走的。以前都是你们护着我,也该我护一回你们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剧烈的咳嗽起来,还喷出一口鲜血,脸sè也变得惨白。显然,爆狮刚才那一肘击,也给花少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爆狮嘿嘿嘿地笑了起来:“小朋友,你到底行不行?”

花少擦擦嘴角的血,手里的棍子指向爆狮,吼道:“少废话,来吧!”

但是话刚落地,他又剧烈地咳嗽起来,脸sè也变得更加惨白了,爆狮见状更是乐得哈哈大笑起来。花少一直咳、一直咳,似乎要咳个没完了,我看着当然心疼,赶紧扯着他的裤腿,说花少,你走!

“我不……”花少紧紧咬着牙齿,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爆狮。

“真他妈瞎逞能……”旁边倒在地上的乐乐,有气无力地说着:“让你走你就走,非得一起死在这是不是?”

爆狮嘲讽也就算了,那毕竟是我们的敌人,结果乐乐也嘲讽花少,让花少无比气愤,指着乐乐骂道:“你到底是站谁那边的?你那么能,你怎么不上来对付他?”

乐乐挣扎了几下,但是没站起来,“嘁”了一声:“老子要是能站起来,还用你在那逼逼个没完?”

“你……”

花少一个字没说出来,便急火攻心,再次导致他吐了一大口鲜血出来。我也急了,回头狠狠瞪着乐乐,说你他妈的不能少说两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起内讧?

花少和乐乐平时就常斗嘴,但那毕竟无伤大雅,就当玩笑算了,但是现在也吵个没完,顿时让我烦得不行。而我们越吵,爆狮也就越开心,笑得声音也就越大,小巷子里顿时充斥着他狂放的笑声。

“好了好了,不跟你们小孩子玩了。你们啊,还是太幼稚,总以为自己是改变世界的英雄。但实际上呢,这世界谁也改变不了,风吹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得低头。不过,你们这样,倒是让我想起来自己年轻的时候了,那个时候的我和你们一样幼稚、一样热血啊……”

爆狮一边感慨万千地说着,一边慢慢举起了手里的钢刀,接着他的眼神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凶光,狠狠一刀削向了站在他面前仍旧咳嗽不已的花少。花少咳得非常严重,以至于连举起棍子的力气都没有了,俨然成了任由爆狮宰割的羔羊。爆狮的嘴角咧开,显然很享受这畅快的杀意,然而就在这时,刚才还躺在地上看似奄奄一息的我和乐乐,突然一跃而起,一截坚硬无比的甩棍、一柄杀气十足的短刀,一左一右齐齐攻向爆狮。

我发誓,我和乐乐并没有商量好,我只是看着花少处于危难之中,所以才强撑着跳起来想要解救花少。而乐乐,虽然老和花少斗嘴,但在关键时刻也不玩虚的,想必和我的想法一样,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景象。

至于爆狮,他肯定没想到和我和乐乐会突然对他发动袭击,明明刚才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因为花少的脆弱,爆狮这一刀劈得很随意,就跟在玩游戏一样敷衍。

那么现在,他必然会为他的轻敌付出代价!

我这一甩棍,狠狠抽在爆狮腰间,又细又长的甩棍如同鞭子一样,发出“嗖”的一声脆响,直接给爆狮抽了个皮开肉绽;而乐乐则更干脆,直接把短刀送进了爆狮的小腹。

瞬间,爆狮就爆发出一声凄厉中夹带着愤怒的咆哮,响彻整间小巷。

对他来说,被我和乐乐袭击得手,如同被蚂蚁盯了一下的大象那样耻辱。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刚才还咳个不停,看似非常脆弱的花少,竟然在这一刹那也举起手里的棍子,狠狠砸在爆狮的头上。咣当一声,棍子断为两截,由此可见花少的力度确实毫无保留,而鲜红的液体也从爆狮的头顶慢慢淌下。

爆狮再度发出一声咆哮,几乎震天地、撼世间。

被我和乐乐袭击,尚且在他接受的范围之内,可是就连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花少都狠狠给了他一棍子,这让他的愤怒瞬间就爆发到了极点。虽然我和乐乐分别给予了爆狮一番重击,然而爆狮的身子依旧巍然不动,那张脸也变得无比狰狞,同时再度挥舞手里的刀,朝着花少狠狠劈了过去。

“花少小心!”我大叫一声。

但不管我喊迟了没有,以花少的能力实在很难躲开这一刀。所以,花少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刀,同时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后倒去,鲜红的颜sè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在他胸前蔓延开来。

我不知道花少能不能扛住这一刀,但他走上这条路来完全是因为我,这个本该无忧无虑享受生活的公子哥,如今却要面对如此腥风血雨的生活。我大叫了一声花少,同时绝望地朝他扑了过去,想要扶住他脆弱的身子。

但是身后再度传来爆狮的咆哮,接着我的背上一凉。

显然,他的钢刀再次挥出,而我的脊背又挨了一下。顿时,我的身子也飞了出去,和花少一前一后地重重跌倒在地。我不顾自己腹部和背后同时传来的爆炸般疼痛,赶紧伸手拉住了花少的胳膊,颤颤巍巍地问他:“怎么样了?”

花少面sè白的像纸,嘴唇也完全失去了血sè,看上去似乎已经不行了。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哆哆嗦嗦起伸出手,指着爆狮的方向,嘴巴里用力挤出几个字来:“他,他……”

我知道他指的其实是乐乐。

我猛地回过头去,只见乐乐手里的短刀仍旧刺在爆狮的小腹里,但他的人已经跪倒在了地上。乐乐跪下,当然不是因为要求爆狮什么,而是因为他实在站不住了,本来就身受重伤的他,经历过三番两次的折腾,再加上最后一次的爆发,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但他又不愿放弃手里的刀,所以只能跪倒在了地上,手里的匕首还在努力地旋转着,想给爆狮造成更加严重的伤害……

爆狮再度发出一声怒吼,然后反手一刀削在乐乐肩上。

乐乐的身子朝后栽倒,匕首也从爆狮肚子里拔了出来;这一次,乐乐终于站不起来了,甚至连一根小拇指都动不了。

爆狮的头上、腰上、肚子上都流着血,密密麻麻的冷汗也从他脸上流下。显然,他也承受不了这样的重击,所以没有再继续追击我们,而是拄着钢刀慢慢坐在了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显然在稍作休息。

无疑,这是进攻他的最好机会,可惜我们三个现在都站不起来了,每一个人都受了重伤,严重的伤。现在,就要看我们两边谁先休息过来,谁先重新站起就能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花少是不行了,能挥出那关键的一棍已经是他的极限,而乐乐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还能再站起来才算有鬼。所以,最后一击便落在了我的身上,我想挣扎着站起,但是前身和后背的刀伤夺走了我全部的力气,我挣扎了好几下都没能站起来。

在这过程之中,爆狮始终冷冷地看着我,钢刀也紧紧握在他的手中。

我甚至怀疑,就算我努力站起,勉强走到他的身前,是不是依旧无法伤害到他?我转过头,再次看向面sè如纸的花少,问他怎么样了?花少艰难地摇摇头,反过来又询问我,我也努力摇了摇头。

接着,花少又看向乐乐。

乐乐躺在地上,连眼睛都快睁不动了,还咬牙切齿地说:“看我干嘛,你就是死一万次,我也不可能死一次。”

“那就好……”花少有气无力地说着,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你他妈的不要闭眼!”我艰难地伸出手,抓着他的脖颈使劲摇着。

“好,好,我不闭了,你别晃我,我头晕……”花少摆着手。

说实话,乐乐那边我真不怕,那个硬骨头就是明天就生龙活虎,我也一点都不稀奇;可花少能不能撑过去,我的心里是一点谱都没有,我真怕他闭上眼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努力和花少说着话,希望能吸引他的注意力。我抓着花少的领子,说花少,你一定要撑着,你不是还想追刘梦吗?

花少艰难地摇摇头:“瞎说,我现在想追白薇薇……”

“好,好,白薇薇就白薇薇,只要你能活下去,我一定帮你追到她!”

“真的吗?”花少的眼睛果真亮了一些。

果然,在花少面前只有提到女人,才能让他的生命力重新焕发起来。我赶紧说:“真的真的,我和白薇薇关系也不错,帮你说说没有问题,但前提是你要活下去!”

“好,说话算数……”花少嘿嘿地笑了起来,就连那张惨白的脸都有了点活力。

“真他妈的,没女人你是不是就活不下去了……”乐乐在旁边呸了一声。

“你不懂爱情,跟你说不明白,还是巍子懂我……”知道这时候了,花少竟然还和乐乐斗嘴。

但不管怎样,只要他还好好的就行。

我刚松了口气,准备振作起来去对付爆狮的时候,却听到一个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响起。这声音瞬间让我汗毛直竖,我猛地回过头去,果然看到爆狮已经站了起来,并且一步步朝我们走了过来。

最终,还是他先恢复了过来。

“巍子,小心……”乐乐拼命想站起来,但是身体已经不听他的使唤了。

我用手撑着地,忍着身前和身后的剧痛,艰难地站了起来,手持甩棍恶狠狠地盯着爆狮。

面对我,爆狮没有什么反应,仍旧一步步朝我走来,只是脸上露出一些悲天悯人的神sè来:“不得不承认,你们这群年轻人真的很可怕,再成长几年简直不敢想像你们的发展。好在,我现在就要干掉你们了,直接把这个可能扼死在摇篮里吧……”

很快,爆狮就来到了我的身前,举起钢刀朝我劈了下来。

我也立刻举起甩棍就挡。

铛的一声过后,爆狮没有什么反应,而我的身子再次朝后栽出。果然啊,实力就不在一个档次,任凭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巍子!”花少和乐乐一起绝望地大叫。

“嘿,小阎王的外甥……”

爆狮一边摇着头,一边继续朝我走过来:“你和你舅舅真的很像,各方面都挺像的,但你没有他那么狠……这个和年龄没关系,我认识小阎王的时候,他比你现在也大不了几岁,可依然是我生命中见过的最狠的人。他没斗过李皇帝,这不怪他,实在是因为李皇帝的势力太大了,也是他不自量力,非要去碰那块石头,何必呢……”

爆狮叹着气,再度走到我的身前,举起钢刀朝我劈来。这一次,我确实无力抵抗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柄刀离我越来越近,绝望和无助也顿时笼罩了我整个身心……就在这时,一个干巴巴却充满威胁的声音突然响起:“住手。”

声音来自我的身后,也就是爆狮的身前。

爆狮抬起头来,惊讶地看向对面的人,语气充满错愕:“是你?!”

“对,是我。”这人冷冷答着。

我回头一看,只见我身后不远处,身材并不高大的老许正稳当当地站在那里,手里还端着一柄黑漆漆的猎枪。有风吹过他的身子,撩起他的衣摆,此刻的老许,很酷,酷毙了。

是老许,老许竟然也从号里出来了,并且还带了枪过来,我们有救了!

看网友对 249 殊死一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