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攻寨

第二百四十八章 攻寨

(人在外地,更新就稍稍抱歉了……)

虽然陈海与宁蝉儿两人联手杀入寨中,就能将黑隼崖两百多留守兵马杀个人仰马翻,但这达不到借实战操训马步军的目的——他们此时孤身奋战,但遇到悍匪逾千、能凝聚杀伐兵气的寨子,总还不能是他与宁蝉儿孤身上阵吧?

铁桦木所造的寨门紧闭着,比精铁所铸的大铁门差不了多少,陈海、宁蝉儿与樊大春皆不出战,普通将卒冒着头顶射来的箭石、滚下的落石擂木,想要强攻这样的寨门,伤亡必不会少。

陈海就让编入两百余奴隶工匠的辎重营,造出水车,然而从黑隼崖前的冰湖取冰烧融化掉,用水车不断的将水扬洒到寨门上。

借着滴水成冰的酷寒,水洒到寨门前,很快就冻成一层层坚冰,将城门洞冻成一大块冰坨子。

既然寨门难攻,就索性从外面封死,也不叫贼兵有从寨里出兵反击的机会。

之后,陈海又使辎重营在黑隼崖前的绿洲树林里伐木,在黑隼崖寨城外造偏厢车、撞杆、楼车、投石弩等攻城器械……

偏厢车主要是马步军逼迫寨墙能挡箭石、撞杆以强攻寨墙;楼车也极为简单,最简单的木车架子上面竖两根高杆,只要能将悬厢吊到二三十米高,方便精锐弓手能站在悬厢里居高临下射杀寨城垛墙后的贼兵。

这些都是兵尉府操典里都有记载的攻城战械,以及墨甲司也有人力型投石机制造方法的记录,但这种投石机在燕州诸多战事中并不受到重视。

燕州除了所建的城池都极为坚固外,普通将卒所持的铸铁护盾也极坚固,倘若有通玄境悍卒在,非需要投掷上百斤重的石弹,才能形成致命的威胁。

同时燕州的弓弩射程极远,一架人力型投石机,通常需要安置在千步之外,才有可能不受敌军弓弩的影响,进行持续不断的操作。

一群人想要分秒都不差的同步拉动投石杆,很困难,这时候想要在千步之外,将百斤重甚至数百斤重的石弹投掷到敌阵之中,可能需要一二百人同时拉拽投石杆才能做到这一点。

要想密集攻击敌阵,怎么都需要二三十架投石弩同时使用才行。

这时候就至少需要四五千人同时协作此事,外围还要部署足够的防卫兵马,以防备敌军的反击突袭。

太多的弊端,因此投石弩在燕州的战场上极少出现。

而陈海这时候所造的投石弩,是利用杠杆原理,制造的配重型投石机。

配重型投石机,投石杆的一端不再利用人力拉拽,而是配以坚固的配重箱,往里面填满数千斤甚至上万斤的碎石或铁锭,作为配重系到投石杆的尾端;而在投石杆的前端弹囊里装上数百斤的石弹,用绞轮将投石杆前端缓缓拉下来,用绳索系住。

待到攻击敌阵时,用刀斧猛然斩断投弹端的绳索,尾端上万斤重的配重箱猛然下坠,就能轻易将石弹投掷到一两千步以外。

同时,二三十人就能操作一架配重型投石机,就地取材,制造也相当方便,唯有对强度要求极高、需要用淬金铁铸造的部件,陈海才需要亲自出马。

陈海此时给马步军编了四十个百人队,辎重营每造好一架配重型投石机,除了安排二十余俘虏操作外,还额外安排一到两个百人队护卫侧翼。

马步军草草编成,将卒的战力仅比普通人稍好一些,就算是结成防御战阵,最前列三四人所形成一个战斗小组或战斗面,持戟盾或刀盾,根本不可能阻挡一名通玄境悍卒的冲杀。

在密集的阵列之中,一名通玄境悍卒,手持铁盾,足以抵挡住三四名普通将卒持长矛捅刺。

这也是樊大春压根就看不上降俘战卒及奴兵的关键原因。

陈海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很简单,就是以马其顿方阵加五米超长矛为主,编训这些普通将卒。

马其顿方阵是有致命的缺陷,但却是陈海此时所能想到编训马步军,在茫茫沙海中对抗精锐马匪的最好办法。

在密集战阵里,五米长杆铁矛能让前四到五列将卒都能与敌军直接接触到。

这么一来,当一名通玄境悍卒哪怕是御马冲杀过来,迎击他将不再是三到四名普通将卒,而是十数甚至二十杆重重叠叠的铁矛捅刺过来。这样所形成的密集矛墙,将能彻底弥补普通将卒在个体战力上的严重不足。

当然,陈海直接将黑隼崖寨的贼兵封在寨子里,他此时还没有机会检验这种超长矛方其顿方阵的威力,毕竟编练方其顿方阵需要时间,改造三四千支加长铁矛需要时间。

同时马其顿方阵需要与精锐骑兵以及大量的辅助刀盾兵、弓箭兵战阵配合好,也同时要在相对开阔、平坦的战场上,才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来。

陈海此时围困黑隼寨,只是尽可能争取时间,在实战中练兵,这时候能发挥作用的,也就是那一架架陆续造出来的配重型投石弩。

石弹虽然威力更大,但没有足够的人手采集石弹,陈海就直接安排人手采集湖冰,制成大量坚硬的冰弹,往黑隼寨投掷,也同时在投掷过程里,不断的训练这些战俘,校准提高投掷的精准度,以便对小段寨墙形成密集的冰弹覆盖。

投石弩的制造,陈海也是先简后繁,先让匠工用普通的铁料铸造部件,用普通的胡杨树造投石杆,然而慢慢换上千年胡杨坚木以及淬金铁铸件。

到第十五天时,辎重营已经造出二十架投石弩,能同时发射上百枚百斤重冰弹。

即便辟灵境武修,也不敢轻易去接从两千步外抛掷来的百斤重冰弹,而用黑砂岩浇铁汁灌筑的坚固寨墙,在冰弹密集而且精准的持续轰击上,也布满蛛网状的密集裂痕,随时都会崩垮掉。

黑隼崖寨的规模,要比黑山城小得多,就只有四百步见方。

到夜间,投石弩改变配重箱的重量,调整射程,将大量的石弹投掷到寨城之内,令贼兵伤亡惨重,也不敢休息。

也是坚持到第十五天,都没有看到援军出现,寨子里百余残寇在认清楚陈海实际只是在拿他们练兵之后,除了十数头目趁夜逃跑外,其他人就痛痛快快的投降了。

在更强的自信心之后,驱逐头目,樊大春也顺从的接受陈海的建议,挑选一部分黑隼崖的俘虏编入骑队,补充战力的不足;同样又将数百精壮奴隶挑选出来,编入马步军及辎重营。

与黑山寨的处置一样,粮食等大宗物资带不走,就与胆怯而认命的奴隶都抛弃在空旷的场地上,任人来取,也任去留。

五六千人马没有在黑隼岩做什么停留,毕竟过去十数日主要是编训,比之前持续两三天的强行军要轻松多了,普通将卒都没有什么消耗。

而每天都有少量的石槲蜜服食,从奴隶里挑选的战卒,孱弱的身体也就稍稍变更加强健;在攻下黑隼崖的次日,陈海就与韩文当等人率四千多马步军及辎重营,直接往四百里外的金象岭开拔过去。

二十架抛石弩虽然极其沉重,但拆成数以百计的大小部件,用上千匹马直接在茫茫沙海里拖行,行进的速度并不算慢。

樊大春先率四百多精骑逼近金象岭外围,将四百多贼兵堵在山寨里,使其没有机会弃寨逃脱;马步军拖后两天,也携带着投石弩的大小部件过来,在金象岭寨外进行组装。

同样的攻寨步骤,有过前一轮的示范,韩文当都已经驾轻就熟了。

先引水凝固、冰住寨门,使得贼兵没有大举出寨反攻的机会,再从容不迫的将二十架投石弩组装好,采集湖冰制弹,一波波的往贼寨上空投掷过去。

四千多马步军,二十支百人队继续在寨子外空旷的绿洲草甸上,结成防御阵型,演练马其顿长矛方阵;十支百人队,演练刀盾阵;十支百人队则练习射术;樊大春率四百余精锐骑兵,监视一侧,以防备突如其来的变故。

这时候,陈海似乎也完全不管被围困夜渠山的河西送亲兵马到底怎么样了,也没有派人去侦察西羌国的动静,甚至都不关心西羌国的援军到底没有被马贼诱出,也不关心西羌国内到底是谁想着要颠覆此时统治平卢大绿洲的叶氏王族。

当韩文当能有条不紊的主持编训及轰击贼寨之事,陈海主要精力就是铸造更精准、强度更高的部件,将投石弩一步步改造的更精良、更强大。

四百多贼兵被围困在寨子里,人心涣散,陈海则能从容不迫的借用天地元息,凝聚烈焰、熔金铸铁,铸造更精良、同时也努力将投石弩的型体造得更小一些,方便拆御下来更容易拖运。

宁蝉儿这时候也相当热心的跑过来帮忙,当然,她的目的还是想着将配重型投石弩的制造及使用办法学过去。

这种在练兵实录第一卷里没有记载的配重型投石弩,制造工艺并不复杂,至少要比机关连弩简单多了,但普通将卒使用起来,用于攻城围寨,威力相当可观。

特别是大量使得淬金铁,大幅提升投石杆等部件的强度后,甚至有可能投掷上万斤重的石弹。

她能想象,一旦这种配重型投石巨弩,数以百计的在城池外排布,调用数万名将卒操作,燕京城的防御大阵,都会受到致命的威胁——陈海的横空出世,真正是将燕州旧有的战争格局都彻底改变过来了。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八章 攻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