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52 对不起,我来晚了

252 对不起,我来晚了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原来如此,看来老许的那枪确实能要爆狮的命,那时候他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即便我不追上去,他也必死无疑。不过郑朝宗话还没有说完,自己似乎也觉得语气不太合适,这个时候怎么能高兴呢?于是立刻又变得严肃起来,说道:“当然,人虽然不是你杀的,可你作为这场混战的始作俑者之一,虽然主要责任在于爆狮,可你仍旧有着不可替代、推卸的责任,关你十天半个月都是轻的!”

说完之后,郑朝宗又做出一副对我十分厌恶的模样,拂袖而去。

而对我来说,差点以为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了,最终却只落十天半个月的拘留,高兴的我都要找不着北了。所以不等郑朝宗出去,我就冲着他的背影说了一句:“谢谢!”

郑朝宗拉着门把手,顿了一下,说道:“谢什么谢,少给我来这一套,我和你们这种黑恶势力势不两立!我警告你,以后最好不要落到我手上!”

说完之后,郑朝宗出门,砰的一声把门甩上,走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霸气十足。

因为郑朝宗带来的消息,我一下从性质严重的杀人嫌疑犯变成了普通的聚众斗殴人员,就连负责看我的两个条子都放松了好多,气氛瞬间变得轻松了不少,俩人还和我开起了玩笑。

手机,当然也还给了我。

临近中午的时候,其中一个条子说是要去接孩子放学,便离开了病房,另外一个则说要去给我打饭,也离开了。病房里只剩我一个人之后,我便给李爱国打了一个电话,和他说了一下我这边的情况。

李爱国当然也特别高兴,说这几天没少为我这事跑腿,能求的人几乎都求过了一遍,就连桃花园的火爷都去找过了。但是因为我杀爆狮的时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真的很难再暗箱操作什么,所以大家都没什么好的办法。还好,最后尸检的结果是这样的,那大家就可以放心了。

接着,李爱国又给我说了一下这两天的情况。

首先,我们这一仗确实打赢了,但是也有不少兄弟受伤,现在都还在医院养着;其次,爆狮和他的势力完全陨落,其中一部分已经解散掉了,还有一些躲了起来,只有一小部分联合起来,说要给他们大哥报仇。当然,那么点的人,我们肯定不放在眼里,慢慢和他们玩就是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整个过程中,元朗没有任何动作,并且做出一副隔山观虎斗的状态。这说明我之前的策略是成功的、有效的,元朗非常乐意看到我和爆狮狗咬狗,谁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而且在我们打赢之后,元朗便立刻托人捎了个口信,说是要和我们和平相处,共同分享罗地下世界的大蛋糕。为了堵住我们的野心,他甚至还说:“不管谁想一家独大,李皇帝也不同意啊,是不是?”

元朗把李皇帝搬出来压我们,却不知道我们一步步发展起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干掉李皇帝。当然,从现阶段来看,我们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元气大伤、百废待兴,还有一大块的地盘和势力要吃、要消化,确实不方便和元朗闹出矛盾,暂时的和平相处对我们来说极有好处。

所以,李爱国答应了他。

“可以吧,巍子?”李爱国问。

我说可以,就该这么办,趁着这个机会抓紧壮大咱们的势力。当然,也不能什么人都收,贵精,而不贵多,知不知道?

李爱国说知道。

接下来,我又问了问其他人的事,尤其是乐乐和花少等人。

李爱国告诉我,乐乐和花少都受伤不轻,但是花少还在医院躺着,而乐乐已经出了院,去给他父亲守灵,谁都劝不住他。老许下葬的日期,定在三天之后,李爱国问我能不能参加,我说我尽量去。

我嘴上说尽量去,可我心里想的是一定得去,如果那天不是老许,恐怕我这条命都没了。老许走了,我怎么着都该送他一程。和李爱国谈完之后,我又给郑朝宗打了一个电话,希望他能给我一天时间去参加老许的葬礼。

我本来以为会很难办,都想好了一大堆说辞和承诺,结果郑朝宗这次没按套路来,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我:“你可以去,不过有个条件,我得派两个手下跟着你,万一你跑了呢?”

我说大哥,就十五天拘留,我至于跑吗?

“那说不定。”郑朝宗挂了电话。

……什么玩意儿!

总之三天之后,我便得以出院,去参加老许的葬礼。虽然我的伤势还未痊愈,但是已经不妨碍行动了。

站在医院门口,我看着前来接我的黑sè奔驰车,忍不住抬起了并在一起的手腕,对两边看守我的警员说道:“警察叔叔,我好歹是坐大奔的,在罗城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戴着手铐去参加葬礼,是不是有点太难看了?能不能行行好,给我解了?”

“不能,这是郑局的命令。”两个警员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

我:“……”

坐在副驾驶的李爱国,已经笑得肚痛。

上了车子,两个警员也寸步不离,稳稳坐在我的两边。车子一路前行,来到许家村里,许家村是罗城的一座城中村,十年过去了,这里起了不少的小高楼,但是有座古老的屋子依旧稳稳扎在这里。

屋前,搭起一座灵棚。

来的人很多,村子里面也停满了车。严格来说,老许虽然是乐乐的父亲,但并不属于我们这个圈子的人,但大家伙还是自发地来了。因为大家知道,是老许干掉爆狮的,他是我们的大功臣,现在他死了,我们要用最高的待遇为其送行,将其风风光光地大葬。

来到灵堂里面,杂乱的人群安静下来,齐刷刷叫了我一声大哥。

我冲大家点点头,然后恭恭敬敬地过去给老许上香,然后跪地磕头。在我上香的时候,四周始终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盯着我看。磕完头后,我站起身,长久地凝视着老许的遗照,依旧不敢相信他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了。

还记得第一次认识老许的时候,是在老许饭庄,还是豺狼带我去的,说那边的菜虽然难吃,但是啤酒免费。真的免费,一点都不带虚的,哪怕只点一碟醋泡花生,也可以免费畅饮啤酒。

老许是我认识的人里最豪爽的一个,而且他也数次救我于危难之中,是我最尊重的人之一。回想起老许的音容笑貌,我的鼻子忍不住一酸,点点泪水从我脸上滑落,李爱国走了过来,轻轻拍着我的肩膀。

我擦擦眼泪,冲他摇摇头,然后走向站在一边的乐乐。乐乐穿着白sè的孝服,脸上充满疲惫,但是却很平静,豺狼、花少等人都站在他的身边。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说。

哀乐响起,葬礼开始进行。

一翻跪拜过后,长长地送葬队伍便绕村而行,我和豺狼、花少陪在乐乐身边,一起充当孝子。纸钱漫天飞舞,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布满哀伤,随着队伍渐渐出村、出城,来到一处郊外的山上。

当年就是在这,还是村长的老许,和年仅八岁的乐乐,亲手将那个倔强的妇人埋下。现在,乐乐又要将他的父亲埋下了。下葬仪式进行的很顺利,现场也摆满了花圈,延绵出好几百米去。

下葬过后,人群渐渐散去,只留下一些零零星星的人还在收拾现场。乐乐一屁股坐在坟前,呆呆地看着他爸和他妈的牌位,豺狼和花少在远处整理着一些东西,我则陪着乐乐坐在坟前。

“想哭就哭一哭吧。”我拍了拍乐乐的肩膀。

乐乐长长地叹了口气,低下头去,泪水淌了下来。

“巍子,你知道吗,其实我妈,是我害死的……”

乐乐的这一番话惊呆了我,我当然是知道的,可我以为乐乐那时候还年纪小,并不记得这件事了。包括老许,也以为乐乐不记得了,所以才千方百计地瞒着乐乐。

乐乐低着头,继续沉沉地说:“记得爆狮攻过来的那天晚上,我妈只用一杆猎枪就吓退了他们所有的人。那时候我虽然年纪小,却也知道我妈手里那东西非常厉害,所以就特别想拿过来看一看。后来我爸去报官后,我妈就把猎枪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柜子里,然后去收拾行李,准备到省城去。我实在耐不住好奇心,就悄悄把猎枪拿了出来,并且因为害怕我妈责骂,就跑到厨房去把玩了……”

“这时候,我就听见院子里传来砰砰砰的声音,似乎有人跳了进来,接着那些人就闯进了我家。我赶紧冲出厨房,就看到那些人手里都拿着刀,而我妈则慌慌张张地冲向柜子……”

说到这里,乐乐几乎泣不成声:“可想而知,我妈怎么找得到枪呢,枪在我的手里啊!于是我就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挥刀而出,活生生将我妈砍死在了地上……我怒极了,便学着我妈的动作,胡乱地朝他们开了一枪。他们被枪声所慑,迅速逃走,可我妈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年幼的我,只能抱着猎枪嚎啕大哭,我知道我害死了我妈,是我害死了我妈!我爸回来以后,我还不敢和他说,只能不断地哭、不断地哭,假装什么都不记得了……”

乐乐一边说,一边哭得泣不成声,接着又跪倒在地上,砰砰砰地在父母的坟前磕起头来。

“都是我的错啊……”乐乐把脸埋在泥土里,泪水汹涌而出。

坐在一旁的我,当然也无比心酸,可是乐乐的这份痛苦谁都替代不了,我也只能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默默地给他一些力量。不知过了多久,乐乐慢慢地不哭了,天sè也渐渐地暗下来。

那两个条子走上来,对我说:“王巍,该走了。”

看网友对 252 对不起,我来晚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